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9-01-28 | 《星岛日报》

在水泥上种出森林



香港去年经历超强台风「山竹」吹袭,塌树枯枝随处可见的画面[1],相信不少人仍历历在目。树木倒下,需要重新种植,也引起人们对市区植树品种和方式的讨论。[2]种树看似简单,却是大有学问,毕竟市区与大自然、郊区环境分别极大,未必所有树木都适合在市区环境种植。香港是否已做足准备,让树木融入城市生活?

香港树木品种太集中

在香港,其中一个值得关注的植树问题,是本地树木品种颇为集中。在2016年,有研究透过政府的电子树木管理资讯系统,发现由政府部门管理的路边、人造斜坡、公园及物业内的树木有近70万棵,并辨识到554个品种,当中20个品种占了树木数量约49%,其中台湾相思占比最多,达到近7.9%。[3]另一个在2008年发表、集中分析维港两岸市区街边树木的研究,同样发现品种较集中。[4]研究记录约二万棵树,有149个品种,当中14个品种已占了总数约三分二。[5]

树木品种单一的其中一个弊端,是万一有危害相关品种的害虫或疾病出现,可能会导致大量树木生病甚至死亡[6];相反,品种多样性有助改善泥土状况、植物健康,而有不同寿命及生长速度的树木,亦可以令街道上不会有大批树木同时衰老,大煞风景。[7]树木多样化,可连带野生动物多样化[8],让生物有不同的食物和栖身地选择,而若植物于不同季节开花结果,更能在四季保持该地区对生物的吸引力。[9]

早前政府发表的《街道选树指南》(《指南》),正是尝试处理树木品种过于集中的问题。《指南》按不同类别的街道列举了较多种类的树木,供参与市区街道换树及植树工作的政府部门、专业人士及从业员参考。[10]其所举的80种树种,就并不包括上述20种常见品种。[11]

确保合适街道种合适的树 大有学问

《指南》另一作用,是让合适的树种出现在合适的街道。毕竟不是所有树种都适合在街道种植,也并非所有市区街道都适合种树。故此,《指南》列举了一些合适树木的必要条件,包括耐热、耐旱、耐涝、抗风、抗虫防病、管理难度等范畴[12],亦包括市区有用预期寿命(Urban Useful Life Expectancy)。[13]如果树木品种在任何一个必要条件表现太差,被评为「低」,《指南》则不作推荐[14],例如脆弱的树木或者生命周期大部分时间需要额外支撑的树木,均会在抗风能力上被评为「低」;而在香港曾大规模染病的树种,则会在抗虫防病方面被评为「低」[15],同样无缘被荐。

除必要条件外,《指南》亦以一些理想特征,衡量树木品种是否值得种植。这些特征包括抗路边污染能力、耐修剪能力、对市区土壤的适应力、树木大小、树荫、生态价值及观赏价值[16],《指南》更列出所推荐80种树种在各特征方面的表现。[17]在选择树种时,要否考虑这类理想特征,则按相关地点的环境及街道情况而定。[18]

至于如何判断街道是否适合种树,《指南》提及要考虑的因素,包括地点的土壤量、根部生长地点附近有没有地下建筑物或设施、行人通道是否够阔等。[19]

如果街道合适种树,下一步就是衡量街道的种类、空间特征及周遭环境,以选择合适的树种。[20]《指南》按照道路的类型、种树地点是在行车道中央还是路边、种树地点的阔窄、路边活动、附近是建筑物还是园景区、建筑物毗邻地带是否有商店、出入口等,将街道分成14类[21],并指出选择植树种类时要考虑的因素,例如对抗路边污染能力、生态价值、树荫大小等。[22]

详细的指引,固然有助植树者可按不同地点的特性,栽种合适的树木。然而,单凭一份指引,仍不足以处理所有植树问题,《指南》亦强调在决定植树品种前,应寻求专业意见。[23]

现行管理方式是否合适?

事实上,在《指南》公布之前,树木管理办事处(树木办)已一直推广「在适当的地方,种植合适的树木」,亦有制订指引及小册子,教导各政府部门在栽种树木过程中须注意的事项,但有关指引只属建议性质,并无约束力。[24]树木办曾指,选择栽种树木的品种和地点,是由负责相关设施建筑工程及日后负责管理该树木的部门协商后决定,树木办在职能上无须直接监督部门日常工作。[25]现时推出的《指南》似乎只是提供参考资讯,未见与树木办的一贯做法有重大差异。

此外,现行由多个政府部门管理树木的做法,也引起不少讨论。审计署在2014年发表的报告提及未拨用政府土地上的路旁树木,护养责任由数个政府部门承担,其中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康文署)负责快速公路、郊野公园及路旁园境地点内的树木。[26]

然而,实际上各政府部门对于路旁树木护养责任谁属,尤其某树是否位于「园境地点」、何谓园境地点、有没有移交记录等,向来存在争议。[27]当时审计署报告认为,部门间的争议已影响树木管理工作[28],而时至今天,仍有人批评现行做法「政出多门」。[29]不过当局称,现时由管理树木所在土地或设施的部门,同时负责护养相关范围内树木的做法,大致上既有效率又合乎成本效益,又指香港的斜坡安全工作亦采用类似方法管理。[30]

另一方面,外地不乏以较统一方法管理市区公共树木的例子。在美国康涅狄格州,每个行政区需任命一名树木管理员(tree warden),由其管理公共道路旁及公共空间内(除了州物业或公园委员会的管辖范围)的树木,责任包括批准树木的种植、修剪及移除。[31]

树木专才了解本地情况?

分散或统一管理较佳,有待进一步讨论,除此以外,培训切合本地需要的管理树木的人才,也十分重要。在香港,要成为负责栽植、研究、管理树木和植物的树艺师[32],除了可经由本地课程培训,亦可从香港政府承认的各地相关学会,例如英国树木学会、国际树木学会等取得资格。[33]然而,国际树木学会香港分部主席曾指,该学会考试内容不包括本地树种,树艺师要自行学习辨认香港的树种。[34]这令人不禁担心,那些非由本地培训的树艺师,对本地植物、土壤、气候等,是否有足够认识。[35]

不过在资历架构下,政府已为树艺及园艺业,成立行业培训咨询委员会,制订相关的《能力标准说明》(《说明》),列明从业员在相关行业的工作范畴要具备的技能、知识和达到的成效标准。政府预计《说明》的编制工作将于今年完成[36],其对培训本地树艺人才之成效如何,各界拭目以待。

如何处理街道限制?

在完善管理制度和人才培训之外,在市区植树还要克服其他限制,当中包括理顺地区对植树地点的意见。有政府园境建筑师接受传媒访问时提及,湾仔有教会因为担心树木会吸引白鸽和遮挡教会的户外电视,反对在教会前的公众地种树。[37]

除了主观意见,也有客观限制,如《指南》提及狭窄的行人路不宜植树。[38]另外,有本地树木专家认为,地底的水、电、通讯、煤气管道的增减或修缮,会令马路多次开坑,过程粗暴,往往以挖泥车的泥斗乱挖,不避开树根,遂令树根被破坏,真菌可乘虚而入,感染树木。[39]

为了让地底公共设施与树木共存,外国学术界有人提倡利用「公共设施共同沟」(Multi-Utility Tunnel),将不同地底设备放置在单一管道内,使得无需重复挖路,也有保护设施不受树根破坏的作用。[40]不过,改用「公共设施共同沟」涉及城市规划,要考虑的事项也远不限于种树的需要。

话说回来,政府还有不少工作需要围绕《指南》执行,例如按其提议,建立一个全面的市区树木资料库,当中资讯包含植树日期、树木大小及健康状况等,以持续评估不同树木品种在不同街道类别的表现。[41]十年树木,想让市民在既美丽又安全的树荫下散步,在市中心享受绿意,并非一时三刻可以完成的工夫。

1 「局长随笔:感谢义工们」。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5.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30日。
2 「局长随笔:感谢义工们」。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5.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30日;〈种错树加剧破坏 遇强台一吹就塌〉,《东方日报》,2018年10月14日,A01页;「局长随笔:植树有方•因地制宜」。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1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3日。
3 "Street Tree Selection Guide," Development Bureau Greening, Landscape and Tree Management Section, December 2018, pp. 23, 25 and 28.
4 C.Y. Jim, "Multipurpose Census Methodology to Assess Urban Forest Structure in Hong Kong," Arboriculture & Urban Forestry 34(6) (2008), pp. 367 and 371.
5 同4,第371页。
6 同3,第13页。
7 同3,第13页。
8 同3,第13页。
9 梁融轩,「7.5万台湾相思撑起战后香港保育 一代树木霸者步向衰暮」。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3178,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29日。
10 同3,前言。
11 "Street Tree Selection Guide," Development Bureau Greening, Landscape and Tree Management Section, December 2018, pp. 28 and 48;「发展局推出《街道选树指南》」。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12/19/P201812190042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9日。
12 同3,第30至32页。
13 市区有用预期寿命是预期树木在合符保养成本情况下,可以为社区带来贡献及留在该市区园景的时间,亦是树木在多久后要用其他树替代的一个预期时间。选择市区有用预期寿命较长的树种,可以用较低成本为社区带来较长时间效益。市区有用预期寿命太短的树种需要较高的保养成本,因为它们要在较短时间内被更替。资料来源:"Street Tree Selection Guide," Development Bureau Greening, Landscape and Tree Management Section, December 2018, p. 31.
14 同3,第28和30页。
15 同3,第31至32页。
16 同3,第32至34页。
17 同3,附件A、B。
18 同3,第32页。
19 同3,第39、40和43页。
20 同3,第38页。
21 同3,第40至42和44页。
22 同3,第48至62页。
23 同3,第48页。
24 「主动调查报告:政府的树木管理制度及工作」,申诉专员公署,2016年6月14日,第13页。
25 同24。
26 「政府加强树木安全的工作」,《审计署署长报告书〈第六十三号报告书〉》,香港审计署,2014年10月,第12至13页。
27 同26,第13页。
28 同26,第13页。
29 Regina Ip,「【树木办难以根治塌树问题】」。取自Medium网站:https://medium.com/@reginaip/树木办难以根治塌树问题-6b7c79598b6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6日。
30 「目的与目标」。取自发展局 — 绿化、园境及树木管理组网站:https://www.greening.gov.hk/tc/about_gltms/purpose_objective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日。
31 "Connecticut Tree Wardens," State of Connecticut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https://www.ct.gov/deep/cwp/view.asp?a=2697&q=569360&deepNav_GID=1631, accessed January 2, 2019.
32 「树艺师」。取自youth.gov.hk网站:https://www.youth.gov.hk/m/tc/career-and-study/career/671,查询日期2019年1月15日。
33 评论编辑室,「无统一注册制度 政府认可『树艺师』必定专业?」。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01观点/22272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5日。
34 同33。
35 同33。
36 「教育局有关资历架构的政策措施」,人力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28/18-19(02)号文件,2018年10月,第1页。
37 吕嘉丽,「园境建筑师为港种2万棵树 批规划『以车为本』限制绿化」。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47773,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1日。
38 同3,第39页。
39 潘晓彤,〈土壤差 乱挖坑 塌树死因岂只短根〉,《明报》,2018年9月23日,S03页。
40 D.V.L. Hunt, D. Nash and C.D.F. Rogers, "Sustainable utility placement via Multi-Utility Tunnels," Tunneling and Underground Space Technology 39 (2014), p. 18.
41 同3,第8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