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3-12-02 | 《星岛日报》

主权基金的投资趋势



十一月初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证实,已与英国发展商Great Portland Estates成立合营公司GHS Limited Partnership,斥资2.02亿英镑(约25亿港元)合作开发伦敦西部核心地段汉诺威商场(Hanover Square Estate)商住项目。项目将于2016年动工,双方各占股权五成,2018年完成后预计市值将达4.75亿英镑。

金管局首次以地产发展商角色参与投资,在社会引起了一阵讨论。虽然一亿英镑的投资额相对外汇基金接近三万亿港元[1](约2,230亿英镑)的总资产,比例甚小,而且增加投资项目和方式,理论上有助分散风险。但另一方面,外汇基金是根据《外汇基金条例》(第66章)设立,旨在维持本港货币和金融稳定。而金管局直接注资公帑成立地产公司前未有文件公开,也没经公众咨询,惹来金管局投资策略改变的猜疑。[2]而且与透过基金投资房地产相比,直接投资房地产开发要兼顾的风险更多,因为当中涉及数年的前期工程、利息成本、物业管理及销售等问题。[3]

外汇基金的投资组合

只要留意金管局过去几年的投资选择,其实不难发现今次他们的决定有迹可寻,因为早于2008年,香港外汇基金的投资已渐趋多元。数年前本地通胀升温,传统资产类别(先进经济体的股票和债券)的投资回报率逐渐下调,为平衡风险,财政司司长于2007年要求金管局为外汇基金的投资多元化作出研究。2008年外汇基金首次投资新兴市场债券,2009年投资私募基金,其后逐渐扩展至新兴市场股票,房地产以及人民币资产。[4]

货币市场近年的变化,是促使外汇基金更新投资组合的另一因素。本港外汇基金逾七成资产为债券,当中不少为美债。但十月美国政府因国会两党就政府预算之争停摆,虽然僵局暂解,但已引发外界对美国债务违约的忧虑。早前受美国联邦储备局退市消息影响,金管局表示已在资产配置采取多项措施,以减少冲击,包括减持美债及欧债,并增加地产、私募基金等多元化投资。[5]

经历数载,去年底多元化投资类别的投资总市值达1,489亿港元(下同),其中私募基金和房地产投资分别达471亿和135亿元;新兴市场股票与债券以及人民币资产则分别为414亿元和469亿元。[6]

回报率方面,去年外汇基金整体回报率为4.4%。低于多元化投资类别的投资过去的年均回报率。自开始投资至去年底,外汇基金在新兴市场债券与股票及人民币资产的年均回报率为8%,私募基金及房地产的年均内部回报率则为10%。[7]

据规定,多元化投资的上限不能超过外汇基金累计盈余的三分之一。截至去年,外汇基金累计盈余为6,237亿元,即上限约为2,080亿元。[8]今年初,金管局宣布将新兴市场债券与股票及人民币资产拨入传统投资组合,为私募基金和房地产部份腾出883亿元的投资空间。[9]

海外房地产

投资海外物业,金管局已有一定经验,2011年及2012年已分别投资 34.21亿和129.26亿元于海外房地产,包括伦敦、纽约等地的商用物业,一年间投资额增加2.8倍。以往金管局未有披露投资金额及地点,今次则由英国合作方公开,再经金管局确认,是故引起社会关注。

抛开角色争论,金管局今次的投资是否过于进取,是公众的另一焦点。因为金管局看中的地皮,正位于备受亚洲投资者热捧的伦敦。近年伦敦楼价屡创新高,部份地段的住宅价格较2008年上升三成以上。[10]英国于去年三月推出类似香港买家印花税的调控楼市措施,凡购买200万英镑或以上住宅物业的海外公司需要缴付15%土地印花税(stamp duty land tax)。[11]但地产代理Savills的数字显示,去年伦敦核心地带售出的住宅物业中,仍有38%由海外买家购入,新建物业的海外买家比例更高达73%。今年九月,受海外买家涌入和政府扩阔一手楼买家的优惠政策(Help to Buy scheme)刺激,伦敦房价按月跳升10.2%。[12]

英国楼价的升势,难免令人担心泡沫形成。英国政府现正考虑向外国投资者额外征收物业增值税(Capital Gains Tax)。因为目前当地居民出售住宅单位时须缴付18%至28%的税款,海外买家却得到豁免。但有分析指,即使增加税项,伦敦依然比纽约、香港和新加坡更具投资价值。[13]金管局也表示,地产投资属中长线投资,年期达七至十年,长期收租回报率4至6%,可起稳定作用。而且伦敦西区的物业价值处于上升轨迹,加上同类物业供应短缺,因此具有很高的长期持有价值以及抗跌能力。

多元化投资 大势所趋

若参考世界各地主权基金近年的投资取态,我们也会发现外汇基金投资组合这些年间的变化,乃属大势所趋。当然,外汇基金与主权基金有别。据《外汇基金条例》,外汇基金主要运用于财政司司长认为适当而直接或间接影响港币汇价的目的,以及运用于其他附带目的,以保持货币金融体系的稳定健全。这跟以投资为主要目的之主权基金大为不同。

但就投资策略而言,外汇基金跟不少主权基金近似。投资产品趋向多元化,包括投资房地产,就是全球多个主权基金的写照。去年有调查指,全球主权基金渐撤离核心资产类别,如股票、债券和现金。相反,私募基金、房地产、对冲基金、商品期货等另类投资正成为各主权投资者新宠。过去12个月,主权投资者在全球房地产市场的投资增长69%,国际私募股权的投资增幅为61%,国际债券投资却下降了38%。[14]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主权基金规模最大的前十位,九个来自亚洲。总资产达3,267亿美元的香港外汇基金,亦被视为主权基金,总资产排名全球第七;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成立六年资产已达5,752亿美元。[15]中投的境外投资包括股权、固定收益和另类资产(对冲基金、私募市场、大宗商品和房地产投资等)。据闻,中投近年大幅减少了股票投资,并增加长期策略持股。去年中投以2.45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德意志银行在伦敦金融城的总部大楼。不久前又有消息指其向美国私募股权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收购位于伦敦的办公楼开发项目,谈判价格在6.5亿英镑至8亿英镑之间。一旦成事,这将成为中投在欧洲进行的金额最高的房地产交易。[16]

社会责任:挪威经验

目前全球主权基金规模超过6万亿美元,其中最大的主权基金——挪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 Global)自1990年成立以来资产规模超过8,000亿美元,掌握全球股票总市值的1%。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北海发现油田,石油利润给挪威人带来滚滚财富,政府后来成立主权基金,由挪威央行投资管理,投资组合以股票(63.6%)和债券(35.5%)为主。2010年,挪威基金开始进军房地产,虽然投资上限被设为5%,但实际只占0.9%。[17]去年,当地财政部又提高了对北美、亚洲及新兴市场的股票投资。

挪威基金的表现并非一直令人满意,今年第二季基金因新兴市场股票投资就亏损5.9%,幸日美股票投资表现理想,最终仍有0.1%的回报率,最新一季的投资回报亦升至5%。据报,基金正争取将对中国的投资由目前10亿美元提高至15亿美元,以得到更高回报。[18]

若能否平衡风险回报以及是否染指地产发展项目,已是外汇基金需要面对的所有质疑,那么挪威基金所兼顾的要求,大概复杂得多。能力愈大,责任愈大。挪威政府早于2004年成立了伦理委员会(Council on Ethics),就筛选和评估投资项目提供咨询和建议。现时挪威基金设有公开禁买股票名单,香烟、军火和对环境造成破坏的公司,均被拒诸投资组合门外。

推动经济 发展本土

挪威基金甚至被寄予维持经济秩序的厚望。以往挪威政府认为公营机构已占去国家经济相当比重,因此基金只会投资海外,以免扼杀本地私人市场。但数月前挪威首相大选期间,进步党建议将挪威基金投资于国内基建。也有报道指,保守党领导的新政府正计划将基金投资于发展中国家的可再生能源。[19]智库Re-Define今年发表的报告,更促请挪威基金将更多投资转向发展中地区或新兴市场,为这些地区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20]

从挪威的例子可见,主权基金肩负的,不只经济任务,还有社会责任和政治期望。另一间较为活跃的主权基金——新加坡淡马锡的投资方式,则更见配合国策。淡马锡由新加坡财政部负责监管,以配合当地经济发展。至今年三月,淡马锡总资产达2,150亿新元(约1,713亿美元),主要投资于金融服务业(31%)、电信、媒体与科技(24%),交通与工业(20%)等关系经济命脉的行业。为获取更高回报,基金近年主力投资在亚洲市场,同时丰富欧美市场的投资组合,包括首次投资西班牙。去年淡马锡又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并加大对一间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为包括中小企在内的新加坡企业提供资金。[21]

参考各地例子,主权基金在现今世界已非纯粹的投资工具,社会对它们的期望亦与日俱增。这种变化是否恰当,有待讨论。与某些主权基金比较,香港外汇基金的角色仍然简单,毋需担当发展经济、促进就业以至更多的社会责任。但可以肯定的是,社会对其投资组合的讨论,已经不再停留在能否维持港元稳定。

 

 

1   至去年年底,外汇基金总资产额达27,811亿元。来源:《香港金融管理局二零一二年年报》。
2  「金管局何时兴建鬼城」,《信报》,2013年11月12日。
3  「金管求财伦敦起楼」,《东方日报》,2013年11月8日。
4    陈德霖,「外汇基金投资多元化」,《汇思》,金融管理局,2012年5月14日。
5  「陈德霖:美倘退市 游资必撤港」,《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9月7日。
6  「外汇基金投资伦敦楼市」,《大公报》,2013年11月8日。
7  《香港金融管理局二零一二年年报》,香港金融管理局,2013年4月26日。
8  「美债大跌 外汇基金本季势劲蚀」,《明报》,2013年6月21日。
9   2012年,新兴市场债券与股票以及人民币资产的总投资额为883亿元。
10  Live and let buy, the Economist, 9 November, 2013.
11 《当局对《2012 印花税(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于2013年1月25日会议上所提事项作出的响应》,运输及房屋局,2013年1月。
12  Peggy Sito, Impact of a UK capital gains tax on foreign-owned property likely small,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3 November, 2013.
13  同注12。
14「景顺调查报告:全球主权基金规模超越6万亿美元」,《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10月18日。
15 Fund Rankings, Sovereign Wealth Fund Institute, November 2013. http://www.swfinstitute.org/fund-rankings/
16《中投接近收购伦敦商业园》,FT中文网,2013年11月11日。
17 The 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 (GPFG), Norwegian Ministry of Finance, September 30, 2013.
18「挪威主权基金将加大对华投资」,《中国证券报》,2013年10月29日。
19 Joao Peixe, “Norway’s Sovereign Wealth Fund Gives a Boost to Global Renewable Energy,” www.Oilprice.com, October 16, 2013. http://oilprice.com/Latest-Energy-News/World-News/Norways-Sovereign-Wealth-Fund-Gives-a-Boost-to-Global-Renewable-Energy.html
20 Sony Kapoor, “Investing for the Future”,” Re-Define, Norwegian Church Aid, Aug 10, 2013.
21 Portfolio Highlighes, Temasek Review, 2013, Jul 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