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9-02-04 | 《星岛日报》

扮嘢有罪? KOL的文化地雷



在社交媒体盛行的新世代,网络红人(KOL)不靠在传统媒体的曝光率,也可获大批粉丝追随,但由于网络资讯高速传播,KOL若稍一不慎发布惹争议的言行,便会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近年不少白人KOL透过化妆及整形手术等方法「大变身」,把外表打扮得与黑人无异,从而在社交媒体取得好处。这种被称作blackfishing的行为,更被批评对黑人文化欠缺尊重。[1]游走在表达自由与文化尊重之间,网络用家应如何自处?

上述白人扮黑人的行为,也有人视为一种「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这个学术名词在上世纪80年代起被广泛应用,至去年被记载于牛津英文字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2],意指主流族群在未被确认的情况下或不恰当地,采用较弱势族群的习俗、服装或对美态的认知。[3]有人认为,美国人戴上美洲原住民的头饰,是其中一个「文化挪用」的例子;另在1830至1960年期间,不少西方白人演员涂黑自己的脸,并模仿黑人说话的口音,以出演黑人角色,亦是一个例子。[4]

白人网红「变身」黑皮肤美少女 引人注意从中图利

「文化挪用」在网络世界并不罕见,近年不少外国白人少女模特儿及KOL,透过化妆、戴上发饰,甚至接受整形手术把自己的身材变得更丰满,或把双唇变得更丰厚,使自己看似一般人想象的黑人。她们在社交平台上载大量日常相片,吸引追踪者眼球,继而获取品牌赞助,从中图利──这连串行为,被网民称为blackfishing。[5]去年底,黑人作家Wanna Thompson在Twitter贴文,指出白人扮黑人的现象令人担忧,发动网民抽出相关人士,该贴文获两万多名网民转发,同时在网络上疯传[6],令全球开始关注相关议题。

被网民起底的人当中,包括20岁英国大学生Aga Brzostowska。她近年经常在社交平台上载打扮成黑人的自拍照。她一张13岁时拍摄的照片早前曝光,照片中的她不论肤色、体型或打扮,均与现时有很大分别。她因而被网民标签为blackfish,并收到死亡恐吓。[7]她接受当地记者访问时,否认曾接受整形手术,亦无刻意把皮肤晒黑,又称:「我不认为需要停止有关行为,因为它为我带来好处,而且我很享受自己做的事。」[8]

批评Blackfish只顾自身利益 黑人女性感被冒犯

Blackfishing为像Aga Brzostowska般的模仿者带来好处,但黑人女性有另一番感受。居于美国纽约的黑人女护士Dara Thurmond认为,黑人真实呈现自己时,往往遭人侧目,被迫改变以迎合外界,并举例指黑人篷松的发型被视为不整洁,部分工作又要求黑人女性戴上贴服的纺织假发才可上班,而blackfish则利用黑人女性的优点得到好处,却不理解黑人女性在生活上遇到的困难,对于努力争取认同的黑人女性并不公平。[9]

加拿大学者James Young指出,在「文化挪用」的过程中,可能对被挪用文化的族群造成冒犯,而当冒犯达至冲击对方核心价值和自我形象的程度,则会被界定为「严重冒犯」(profound offense)。[10]James Young认为,有关「冒犯」可分为三种,一是表达冒犯(representation offense),即由于挪用一方没有相同的经历与见解,故难以避免地错误展现另一方的文化;二是未有向被挪用一方寻求允许(consent offense),导致他们感觉被利用和轻视;三是不恰当地挪用神圣或私人的文化(violation offense),使被挪用的一方精神上感到被冒犯。[11]不过,James Young又认为,人们主要可从社会价值及表达自由的角度,衡量涉及冒犯的「文化挪用」是否不合理。[12]

社交媒体冒起 成「文化挪用」催化剂

有意见认为,白人借取其他种族的文化并非新鲜事,引起反响的原因在于白人现时可利用社交媒体使其曝光机会大增,从而把两者结合,成为有利自己的社会资本,例子包括白人艺术家借用其他文化艺术风格,化为属于自己的创新意念,再将作品照相上载至社交平台,而这些行为亦令白人看起来较具文化意识[13]。但另一方面,由于网络自由容许不同背景人士发声,让反对者亦能在社交平台公开批评有关人士和行为,这种风气则被称为「批判文化」(call out culture)。[14]

凡事有正反两面,「批判文化」亦如是,部分例子更是值得探讨。以意大利品牌Dolce & Gabbana早前发布的新宣传片为例,画面中一名亚裔女模特儿学习手执筷子进食薄饼、意粉等意大利传统食物,旁述更以「小棍子」形容筷子,被大批内地网民批评该品牌不尊重中国文化,更有人认为事件已达到「辱华」程度。[15]

此外,NBA球星林书豪在2017年的球赛中,以留有发辫的新形象示人,被前NBA名将Kenyon Martin骂他「想当黑人」,要求他更换发辫的造形[16],亦有网民指他挪用黑人的发辫文化。[17]他在网志回应指,没想过换新发型会与文化挪用扯上关系,自己作为亚裔美国人,明白被他人错误演绎属于自己种族文化的感受,因此不想把这样的感觉带给别人。[18]

另一名美国白人少女去年穿着传统中式旗袍参加毕业舞会,并把照片上载至社交网站,其后被华裔网民炮轰「我的文化不是你的毕业舞会晚装」,引起有关「文化挪用」的争议。但该女生回应说,当时只希望透过穿着旗袍,表达自己喜爱中国文化。[19]

以上例子属捍卫种族文化的良性批判,抑或极端思想衍生的恶性批判,人们各有定论。不过,批评容易赞赏难,KOL与追踪者交流时,难免遭人抨击,因此当KOL也有不少需要注意的地方。

加拿大作家Carola Finch指出,网民喜欢在社交平台批评具名气的人有多个原因,包括透过批评发泄生活中的负面情绪;妒忌别人比自己有名气、地位或富有;以贬低他人的方法提升自尊心等。[20]她建议,如在网络世界遇上具冒犯性的批评,发帖者除了不理会或删除留言,亦可考虑以礼貌的方式回应,避免对方进一步反驳;当遇上一些明显为了吸引注意的留言,发帖者可表示考虑对方的意见,令他们感觉意见已被听到。[21]

另一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交平台急速发展的世代下,KOL及艺人的一举一动,也可能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话题。在香港,艺人王浩信于2014年为一间保险公司拍摄广告,他在广告中戴上厚长曲假发,面部皮肤涂得黝黑,扮演女外佣做家务,被本地外佣组织投诉广告带有种族歧视成分,保险公司事后抽起广告,并就事件道歉。[22]由此可见,一些原意只是「搞笑」的装扮,在部分群众的眼中或视之为「文化挪用」,甚至涉及冒犯。假如这宗「扮外佣」事件在高速传播资讯的社交平台发布,而非在传统媒介播放,相信受众范围会更广,甚至传至其他国家,引起更多不同种族人士不满,成为国际新闻。

网络世界,伤害与被伤害往往只在一念之间,即使不是KOL,发布讯息前也宜以和谐、尊重为大原则,避免因一时之快而伤人于无形。与此同时,网民面对各式各样的资讯,亦要有更强的判断力,以免人云亦云,令思想被牵着走。

1 Olivia Petter, “WHAT IS BLACKFISHING? THE INFLUENCERS ACCUSED OF USING MAKEUP TO 'PRETEND' TO BE BLACK,” The Independent, December 5, 2018,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women/blackfishing-what-is-it-influencers-instagram-makeup-racism-black-white-social-media-a8667961.html.
2 Katherine Connor Martin, “New words notes March 2018,”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https://public.oed.com/blog/march-2018-new-words-notes/#, last modified March 29, 2018.
3 “Cultural appropriation,” English Oxford Living Dictionaries, https://en.oxforddictionaries.com/definition/cultural_appropriation, accessed January 9, 2019.
4 「何谓『文化挪用』?」。取自香港电台公共事务专页网站:http://app3.rthk.hk/special/pau/article.php?aid=3129,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8日。
5 同1。
6 “Wann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WannasWorld/status/1059989652487069696?ref_src=twsrc%5Etfw%7Ctwcamp%5Etweetembed&ref_url=https%3A%2F%2Fd-13583905773255045125.ampproject.net%2F1812131718380%2Fframe.html, accessed January 9, 2019.
7 Jessica Rach, “Influencer who was accused of ‘blackfishing’ on social media insists she DOESN’T pretend to be black – as she reveals she’s received death threats online,” Mail Online, December 6, 2018,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6466771/Blackfishing-Aga-Alicja-Brzostowska-polish-blogger-defends-death-threats.html.
8 Kameron Virk and Nesta McGregor, “Blackfishing: The women accused of pretending to be black,” BBC, December 5, 2018, https://www.bbc.com/news/newsbeat-46427180.
9 同8。
10 James Young, “Profound Offense and Cultural Appropriation,” 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Art Criticism 63 (2) (2005), doi: 10.1111/j.0021-8529.2005.00190.x, p. 135.
11 同10,第135页、144至145页。
12 同10,第139页。
13 Maia Wyman, “Burden of Proof: Call Out Culture and Cultural Appropriation in the Age of Social Media,” Graphite Publications, https://graphitepublications.com/burden-of-proof/,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8, 2018.
14 同13。
15 端小二,「DG『辱华』事件,是失败的幽默感,还是傲慢的种族歧视?」。取自端传媒网站:https://theinitium.com/roundtable/20181122-roundtable-zh-d-and-g/,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2日。
16 Ian Begley, “Jeremy Lin takes Kenyon Martin jabs on hair, race in stride,” ESPN, http://www.espn.com/nba/story/_/id/20925633/jeremy-lin-brooklyn-nets-all-good-kenyon-martin-remarks-hair-race, last modified October 7, 2017.
17 同4。
18 Jeremy Lin, “So ... About My Hair,” The Players' Tribune, 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en-us/articles/jeremy-lin-brooklyn-nets-about-my-hair, last modified October 4, 2017.
19 「美国学生穿旗袍引发的争议:娱乐观众与『文化挪用』」。取自BBC中文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395855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1日。
20 Carola Finch, “Understanding and Responding to Criticism on Social Media,” TurboFuture, https://turbofuture.com/internet/Understanding-And-Responding-To-Criticism-on-Social-Media,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3, 2017.
21 同20。
22 〈王浩信扮外佣 广告被指涉歧〉,《东方日报》,2014年6月19日,A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