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9-02-13 | 《经济日报》

打唔打针 犹豫不决有原因



冬季流感来袭,公立医院病房和急症室全线爆满的情景再度在本港上演,今年更引致幼稚园及幼儿中心全港停课,提早放农历新年假。[1]卫生防护中心指出,接种流感疫苗是有效预防流感和并发症的方法[2],不过本港疫苗接种率向来偏低,未有打流感针的市民,大多亦觉得自己身体健康无需接种,或担忧会出现副作用[3]。公立医院病房和急症室服务供不应求的状况,固然需要正视,但在减少市民对疫苗的疑虑方面,社会同样需要多下工夫。

根据卫生防护中心的数据,截至1月30日,累计录得570宗学校或院舍流感爆发个案,受影响人数高达3,723人,当中幼稚园及幼儿中心为重灾区,爆发个案高达397宗[4],流感亦已夺走一名儿童的性命。[5]

卫生防护中心指出,接种流感疫苗有助减低高危人士因流感而出现并发症、入院留医和死亡的风险。[6]在2018/19年度,疫苗可预防疾病科学委员会建议九类人士优先接种流感疫苗,当中包括六个月至 11 岁儿童、50 岁或以上的人士、居于安老院舍的长者、孕妇、有长期健康问题的人士,以及医护人员等。[7]

不过,数据反映了本港两大流感高危群组──儿童及长者──的疫苗接种率偏低。在2011/12至2016/17年度,儿童接受流感疫苗注射的比率维持在一成多,长者则介乎三至四成[8],尽管两者均呈微升趋势,惟前者仍大大低于专家建议的七成[9],后者亦远不及世界卫生组织(WHO)目标七成五。[10]

眼看流感每年夺走数以百计市民的性命[11],而自己或家人属高危一族,为何仍有市民「偏向虎山行」,不打可降低死亡风险的流感针?[12]这些人当中,部分压根儿不相信疫苗成效,对政府和医学组织的呼吁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接种疫苗有损健康。这种反疫苗现象,过去已有不少论者分析,在此不赘。

世卫全球卫生十大威胁 「疫苗犹豫」榜上有名

不打流感针的人当中,也有一些并不抗拒疫苗,而是有所谓的「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2014年世卫发表相关研究报告,将疫苗犹豫定义为:「尽管可获得疫苗,但延迟或拒绝接种疫苗。」[13]对疫苗犹豫的群体介乎于完全接受和完全拒绝疫苗之间,他们可能拒绝接种部分疫苗,但同意接种其他。[14]世卫强调,疫苗犹豫现象复杂,具体情况会随时间、地点和疫苗有所不同,其影响将会反映在低于预期的接种率上。[15]

此现象已经席卷全球,根据世卫《2018 全球疫苗行动计划评估报告(2018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Global Vaccine Action Plan)》,汇报出现疫苗犹豫的国家稳定增加,于2017年达到83%,只有七个国家汇报没有此现象。[16]世卫早前更把疫苗犹豫列为今年全球卫生面临的十大威胁之一。[17]

各类疫苗可预防的疾病,均有可能出现疫苗犹豫,世卫认为,此现象或令多年来在应对疫苗可预防疾病取得的成果倒退。[18]以麻疹为例,世卫指其病例在全球增加30%,虽然并非全部由疫苗犹豫引致,但在部分本已接近消灭麻疹的国家却卷土重来[19],像美国西北部华盛顿州自踏入2019年开始,爆发多宗儿童和青少年麻疹个案,而要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官方指确诊者中多人没有抗体。[20]

个人会否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根据世卫分析,主要受以下三大因素影响:[21]

自满(Complacency):个人自满情绪通常出现于疫苗所预防疾病的感知风险(perceived risks)低,接种疫苗不被视为必要预防措施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疫苗覆盖率高或引致自满情绪,因人们会以为该疾病不常见,感染风险低于接种疫苗风险。
信心(Confidence):人们对疫苗的信心,受疫苗效用和安全性、疫苗接种系统(包括工作人员)的可靠程度和能力,以及政策制定者的动机左右。
便利(Convenience):取决于获得疫苗的途径、价钱是否可负担、接种服务覆盖度和质素、人们理解疫苗的能力等因素,接种服务是否方便和令人舒心均会影响人们接种的决定。

自满信心便利三大因素 左右市民打针决定

以上述三大因素审视香港状况,多少令人关注本港是否也受疫苗犹豫影响。例如纵使出现流感死亡个案,但不少市民似乎颇为「自满」,不相信自己会受感染。卫生防护中心曾以电话访问4,082市民,调查2015/16年度接种流感疫苗情况,发现未有接种流感疫苗的人,大多认为自己身体健康,感染风险不大。[22]香港医学会更早期的调查同样反映市民自信身体健康,不怕「中招」,因而未有接种疫苗。[23]

此外,过去本港曾发生过不同的疫苗安全事故,打击市民对疫苗的「信心」。去年底台湾发现法国药厂赛诺菲生产的流感疫苗含有白色悬浮物,而同一批次亦有供港,虽然卫生署已立即停用并暂停接种服务,但已有7.5万人接种了相关疫苗[24]。纵使一个月后,该批次经检验确认品质、安全和功效未有受损[25],但早期的新闻已令家长人心惶惶,担忧疫苗安全,在网上讨论区讨论应否打针。[26]再者,该次事件同时揭发本港没有检验疫苗机制[27],本来对疫苗安全半信半疑的市民,自然更为担心。

市民质疑流感疫苗的效用,或跟有市民打针后仍然染上流感,甚至出现并发症有关,最新有已接种今季流感针的16岁少女,感染甲型流感并发严重肺炎,情况危殆。[28] 事实上,疫苗不可以提供100%的保护,但能降低患病、出现并发症和死亡的风险,有些人打针后仍感染流感,可能是接种时间太短,使身体不足以产生抗体,又或受其他病毒感染。[29]

另一项与「信心」有关的因素,是打流感针的副作用。根据卫生防护中心,市民接种疫苗后可能出现发烧、肌肉疼痛,以及疲倦等症狀,一些罕見但严重的不良情况如吉-巴氏综合症、严重过敏反应,也可能在接种流感疫苗后出现,但两者未必有因果关系。[30]过去三年,本港亦仅发生一宗女子接种疫苗后出现严重神经不良情况,且未能证实与接种疫苗有关。[31]

尽管严重的副作用不多,惟政府绝不能忽视各种事故的后续影响。世卫警告,接种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如死亡的事件,万一处理不善,可能在社区引发疫苗犹豫,医护人员需要接受良好培训去应对以上情况,包括调查、因果关系评估和沟通,亦要建立监测疫苗安全的系统。[32]

本港接种流感针的「便利」程度又如何?本港打针途径不少,不同组别的人士可在公营医院、诊所、母婴健康院、学生健康服务中心及私家诊所等地方接种,但光顾私家诊所,注射费「海鲜价」减低疫苗便利程度,如本年度为12岁以下儿童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的私家诊所中,大部分在政府资助金额以外要额外收费,最高额外收取630元。[33]

提供额外资讯 「医治」犹豫不决

要解决疫苗犹豫,世卫强调各地政府必须「对症下药」,建议度身定制一套免疫计划,进行疫苗犹豫相关研究,有系统地分析情况和原因,才可按此策划应对措施,以及监察措施的效果和持续性,以增加疫苗接种的需求。[34]

举个例子,在香港,除了设法确保疫苗安全,给予市民更多接种疫苗相关资料,也是提高接种率的一剂「良方」。中大医学院2014至2015年招募833对母婴进行一项试验研究,其中416对被编进「介入组」,接受四项介入措施,包括:(1)一份解释儿童流感风险和流感疫苗接种益处的简明资讯;(2)申请疫苗资助的半完成表格;(3)接种疫苗不额外收费的诊所联络方法;(4)接种疫苗的提示短讯,余下417对被编进对照组的母婴,则只取得一般季节性流感疫苗资助计划的资讯。结果发现,介入组接种流感疫苗的儿童人数,较对照组多近两倍,研究团队估计,以上介入措施有助预防两岁以下儿童流感相关住院率13%至24%。[35]

世卫亦指出医护人员是人们决定接种疫苗时最信赖的人[36],建议加强对现行医护人员的培训,并将针对疫苗犹豫患者的疫苗接种教育纳入医护学生的课程之中,使他们能够解决患者和父母的疫苗犹豫问题。[37]除此之外,政府亦应重视个人教育,向年轻人灌输疫苗的知识,塑造未来良好的接种态度。[38]

眼看每年经历流感大爆发,杀政府、医护人员、家长和老师一个措手不及,政府必须对症下药,释除高危人士对疫苗的疑虑。市民亦宜征询家庭医生的意见,为自己及家人的健康作出合适选择。

1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会见传媒谈话全文」。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1/24/P201901240047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4日。
2 「季节性流行性感冒」。取自卫生防护中心网站:https://www.chp.gov.hk/tc/healthtopics/content/24/29.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7日。
3 「去年度儿童疫苗接种率不足2成」。取自东方日报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70105/bkn-20170105171503079-0105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5日。
4 「流感速递 (第16期第4号) (2019年第4周)」,卫生防护中心,2019年1月30日。
5 郑翠碧,「【流感高峰】2岁男童不治 今年首宗儿童染流感死亡个案」。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87609/流感高峰-2岁男童不治-今年首宗儿童染流感死亡个案,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8日。
6 「2018/19 季节性流感疫苗常见问题」。取自卫生防护中心网站:https://www.chp.gov.hk/tc/features/10076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7日。
7 同6。
8 「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718ise06-seasonal-influenza-vaccination.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18日。
9〈儿童流感针 今季有效九成 港大分析:疫苗配对良好 爆发因接种率低〉,《明报》,2019年1月26日,A01页。
10 “Seasonal vaccination policies and coverage in the European Regi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gional Office for Europe, http://www.euro.who.int/en/health-topics/communicable-diseases/influenza/vaccination/seasonal-vaccination-policies-and-coverage-in-the-european-region, accessed January 29, 2019.
11 〈3个月高峰期夺400市民性命 卫署宣布冬季流感完结〉,《成报》,2018年4月5日,A06页; 「冬季流感季节后持续保持卫生防呼吸道疾病」。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4/13/P201704130037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13日。
12 同3。
13 “Report of the SAGE Working Group of Vaccine Hesitanc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November 2014, p. 7.
14 同13,第8及9页。
15 同13,第7及14页。
16 “2018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Global Vaccine Action Pla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November 2018, p.8.
17 “Ten threats to global health in 2019,”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ten-threats-to-global-health-in-2019, accessed January 23, 2019.
18 同17。
19 同17。
20 〈华盛顿州麻疹潮 进紧急状态〉,《明报》,2019年1月29日,A19页。
21 “Report of the SAGE Working Group of Vaccine Hesitanc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November 2014, pp. 11 and 12.
22 同3。
23 「香港市民对流感及流感疫苗的认知和意见调查」,香港医学会,2013年1月15日。
24 「安排转送四价流感疫苗」。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11/27/P201811270079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7日。
25 「早前停用的四价季节性流感疫苗通过品质检验」。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12/28/P201812280077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8日。
26 「流感疫苗」。取自亲子王国香港讨论区:https://m.baby-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103026&page=1,查询日期2019年1月24日。
27 「问题流感针曾进口香港 议员促港府回收」。取自东网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81128/bkn-20181128154703808-1128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8日。
28 「卫生防护中心调查一宗儿童感染甲型流感严重个案及葵青一间安老院舍爆发上呼吸道感染个案」。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1/30/P201901300085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30日。
29 同6。
30 同6。
31 「2018/19 年度疫苗接种计划的统计数字」。取自卫生防护中心网站:https://www.chp.gov.hk/tc/features/2673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3日;「【流感肆虐】48岁女打针后疑现『不良情况』 药剂师倡代医生注射喷鼻式疫苗」。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123/5917600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3日。
32 同13,第13页。
33 陈正怡、林晓晴,〈流感针资助增至210元 明展开〉,《香港经济日报》,2018年10月9日,A17页。
34 “Addressing Vaccine Hesitanc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immunization/programmes_systems/vaccine_hesitancy/en/,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1, 2018; "Tailoring Immunization Programmes (TIP) An introductory overview,"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immunization/programmes_systems/Global_TIP_overview_July2018.pdf?ua=1, May 2018.
35 Karene Hoi Ting Yeung et al., “Increasing influenza vaccine uptake in children: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Vaccine 36 (37) (2018), pp. 5,524-5,535; 「中大设计的介入措施有效提升本地幼童流感疫苗接种率」。取自中文大学传讯及公共关系处网站: https://www.cpr.cuhk.edu.hk/tc/press_detail.php?id=2954&t=中大设计的介入措施有效提升本地幼童流感疫苗接种率&s,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0日。
36 “Addressing Vaccine Hesitanc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immunization/programmes_systems/vaccine_hesitancy/en/,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1, 2018.
37 同13,第63页。
38 同13,第6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