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9-03-04 | 《星岛日报》

单车行人不相争 「共融通道」有路行?



为了响应低碳生活及追求健康,不少香港人闲时会骑单车郊游,更有打工仔骑单车上班。[1]但他们与行人争路的场面,同样不教人陌生。近年外国流行「共用道路」(shared path),即可同时容纳单车及行人流动的道路。政府去年也「小试牛刀」,在观塘海滨公园引入为期半年的「共融通道」试验计划[2],更打算把这个新概念落户启德发展区。[3]究竟香港有没有大力发展「共用道路」的潜力,深化「绿色出行」之余,达致单车行人不相争?

在香港,其实早有关注单车政策人士就共用道路概念进行讨论。立法会于2017年6月就「制订单车友善政策,将单车定为交通运输工具」议案作辩论,当中有意见要求容许在较宽敞的行人路上踏单车,惟时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回应指,单车最高速度可达每小时20至30公里,远较行人的步速为快,若容许骑单车者及行人同时使用行人路,会产生安全风险,因此认为划分两者使用的道路,属较安全的做法。[4]根据《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4(8)条,任何人如「无明显需要而在行人路上策骑或驾驶」,即属犯罪,可处罚款500元或监禁三个月。[5]

观塘海滨试验后 「共融通道」落户启德

不过,土木工程拓展署在去年7月起,把位于启德发展区观塘海滨公园内长约一公里的行人路,改为让行人和单车共用的共融通道,并将这个概念「复制」到启德发展区约13公里的单车径网络,连接启德车站广场、启德体育园、宋皇台公园等地标,以促进单车径与周围环境融合。[6]有意见认为,现时由康文署管理的公园受制于《游乐场地规例》,公园内不准踏单车、不准放狗等,令游人感到枯燥乏味,「共融通道试验计划」可为公园注入活力。[7]但亦有意见质疑「共融」会衍生人车争路的问题,对双方安全构成隐患。[8]

根据政府以往的立场,在启德发展区单车径网络引入共融元素,可说是大胆之举。究竟共融通道概念是否值得在全港推展?还是只适用于新发展区的规划之上?参考外国的例子及学者的研究,或会得到启示。

设计需考虑环境限制

共用道路的概念已在外国实践多年,英国交通部早年发表的报告,将其定义为可同时容纳单车行驶和行人步行的道路。[9]这些道路可分为「分隔」(segregated)及「不分隔」(unsegregated),前者是以白线、横壆等设施分开单车驾驶者及行人使用的路径;后者则无任何设施分隔,双方可随意使用道路。[10]

设计方面,上述报告认为相关政府部门在检视单车道路政策时,应从行车公路入手,但当有些公路无法透过改善设施确保单车驾驶者安全,便有需要考虑构建共用道路。[11]一般而言,引入共用道路有两种方法,分别是兴建一条全新的道路,以及把行人路改装。选择哪种方法,视乎相关路段是否有空间兴建一段全新道路。[12]

报告又认为,构建共用道路不只方便单车驾驶者,因为路面、灯光等设施一般都会同时得以改善,惠及行人;再者,除非行人因安全等理由而改用其他路线,否则兴建共用道路不会影响他们的行程时间。[13]

共用道路虽有可取之处,但亦有其弊端。报告指出,虽然不少人认为引入共用道路的最大优点,是可减少单车在公路行驶,对单车驾驶者较为安全,但事实却不一定如此。因为如果共用道路靠近一条来回行车的公路,汽车司机驶至接近转弯位置时,一般会较集中留意公路上有没有其他汽车,较难同时察觉单车驾驶者的出现,令双方出现碰撞的风险增加。[14]此外,共用道路的连贯性若不及一般公路,亦会增加单车的行车时间。[15]

建立共用文化 使用规则要讲究

共用道路能否真正惠及用家,还要视乎其使用规则。三名英国西英格兰大学学者曾探讨相关问题,他们在布里斯托市区的一条非分隔共用道路,以及布里斯托古堡公园的一条分隔共用道路,分别访问400及200名使用者,了解让他们更享受使用通道的因素。结果发现,选择「规定单车靠左行驶」及「引入行为守则」的受访者中,分别有58%及54%是单车驾驶者;而选择「白线分隔单车和行人」及「规定单车减速」的受访者中,分别有61%和57%是行人。[16]

上述学者进而指出,单车使用者偏向喜欢没有分隔的共用道路;行人则较喜欢分隔的共用道路,因觉得较为安全。[17]研究认为,不论共用道路是否被分隔,制定清晰的行为守则,可协助不同类型的使用者建立一套共用文化,使他们对设施形成共同的想法及理解,以减少冲突。[18]

由此可见,共用道路的成效,关键未必在于分隔与否,而是能否针对不同类型使用者的习惯和想法,订立他们能接纳的守则,以促进共融文化。

新加坡多管齐下 推动绿色出行

以单车代步,不仅在欧洲流行,新加坡近年也致力推动「走、骑、搭」(“Walk, Cycle, Ride”) [19],鼓励市民多走路及骑单车,同时减少路上的行车数目。有意见认为,计划能使政府不必拨出大量土地兴建公路,以换取更多绿化空间。为了做好单车道路的规划及配套,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要求申请参与发展私人住宅、商业区、科学园等大型项目的企业,在今年2月开始,提交计划书列明如何将发展地带接驳至公共运输系统、单车停泊设施的供应等。[20]

除了兴建共用道路,新加坡政府同时制订了一系列指引及罚则,以作规管,例如规定单车行驶时速不得超过25公里,违例者最高可被罚款5,000元坡币及入狱三个月。[21]

在香港,政府推动单车政策一再遇上阻力,例如早于2008年提出兴建、贯穿马鞍山至荃湾的112公里「超级单车径」,原先预计于2011年起陆续完工,惟工程因地区反对等原因,以致峻工遥遥无期。[22]共用道路的构思,能否为单车文化争取多一些地区支持?

一个城市能够有效地落实单车友善政策,除了道路规划、配套因素外,营造一套以「用家为本」的道路文化亦尤其重要。政府应从多方面思考,加强与不同持份者沟通,逐步订下完善可行的政策。

1 黄文轩,「公路上踩车到荃湾返工 少女:司机开窗闹我黐线」。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6900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3日。
2 香港政府把行人单车共用、完全没有被分隔的道路称为「共融通道」;外国的shared path有部分是以白线、横壆等设施分隔。由于两者有差别,因此文中提及试验/启德计划时称为「共融通道」,提及外国例子时称为「共用通道」。
3 「『共融通道』试验计划」,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15.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9日;「启德共融通道 迈出第一步」,《启德新里程第三十三期》,木土工程拓展署,2018年8月。
4 「就“制订单车友善政策,将单车定为交通运输工具"动议的议案」,立法会会议,立法会CB(3) 550/16-17号文件,2017年5月11日;「立法会: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就『制订单车友善政策,将单车定为交通运输工具』议案开场发言」。取自政府新闻公布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6/15/P201706150053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5日。
5 香港法律第228章《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4(8)条,版本日期:2017年2月15日。
6 同3。
7 吴永顺,<「共融通道」为海滨添活力>,《星岛日报》,2018年12月15日,A13页。
8 余震宇,「共融通道属纸上谈兵 人车步道合一极危险」。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thestandnews.com/city/共融通道属纸上谈兵-人车步道合一极危险/,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4日。
9 “Shared Use Routes for Pedestrians and Cyclists,”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September 2012, p. 5.
10 同9。
11 “Shared Use Routes for Pedestrians and Cyclists,”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September 2012, pp. 8 and 12.
12 同11。
13 “Shared Use Routes for Pedestrians and Cyclists,”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September 2012, pp. 21-22.
14 “Shared Use Routes for Pedestrians and Cyclists,”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September 2012, pp. 22-23.
15 “Shared Use Routes for Pedestrians and Cyclists,”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September 2012, p. 22.
16 Hannah Delaney, Steve Melia and Graham Parkhurst, “Walking and cycling on shared-use paths: the user perspective,” Proceedings of the Institution of Civil Engineers - Municipal Engineer 170(3) (2017), pp. 177-181.
17 Hannah Delaney, Steve Melia and Graham Parkhurst, “Walking and cycling on shared-use paths: the user perspective,” Proceedings of the Institution of Civil Engineers - Municipal Engineer 170(3) (2017), pp. 175, 177-182.
18 Hannah Delaney, Steve Melia and Graham Parkhurst, “Walking and cycling on shared-use paths: the user perspective,” Proceedings of the Institution of Civil Engineers - Municipal Engineer 170(3) (2017), p. 182.
19 “Walk Cycle Ride,”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https://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walk-cycle-ride.html, last modified January 31, 2019;李静仪,「未来交通更鼓励“走骑搭”出行 陆路交通发展总蓝图启动公众咨询」。取自联合早报网站:https://www.zaobao.com/znews/singapore/story20180920-89258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0日。
20 “Walking and Cycling Plan,”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https://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walk-cycle-ride/WCp. html,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3, 2018.
21 “Rules and Code of Conduct,”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https://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walk-cycle-ride/rules-and-code-of-conduct.html,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4, 2019.
22 「【01观点】超级单车径几度延工 单车汇合中心又有何用?」。取自香港01网站: https://www.hk01.com/01观点/146979/01观点-超级单车径几度延工-单车汇合中心又有何用,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