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9-03-12 | 《信报》

长者就业唔容易 英雄难过保险关



随着人口老龄化,政府预计本港劳动人口将在未来三年间见顶[1],善用银发力量成为其中一条出路。政府近年亦以不同方式鼓励健康及有意继续工作的年长人士(50至64岁)及「少老」(65至74岁)重投职场[2],例如举办招聘会,以及推出支援进修的措施。[3]

促进长者就业,还需要整个社会的配合,扫平年龄歧视障碍,创造良好的就业环境。然而,即使雇主唯才是用,不介意员工年龄,劳保问题也有可能使长者被拒诸职场门外,需要社会想方法解决。

购买劳保烦且贵 窒碍雇主聘用长者

近年愈来愈多长者逼于生活所需,又或不想就此「退隐江湖」,选择继续在职场打滚。65岁或以上长者的劳动人口由2006年的近六万,增至2016年的13万,劳动参与率同期则由7%升至11.2%,当中以「少老」一族的升幅尤其显著。[4]

而根据香港法例第282章《雇员补偿条例》第40条,所有雇主必须投购雇员补偿保险(下称「劳保」),以承担雇主在条例及普通法方面的法律责任,否则不得雇用雇员从事任何工作,不论其合约期或工作时数长短、全职或兼职。[5]

有劳保,长者才可再就业,不过目前为高龄员工购买劳保困难重重,容易吓退雇主。雇主甫申请已要面对第一道难关,有保险经纪和专门协助长者就业的顾问指出,为65岁以上退休人士购买劳工保险,不但手续程序繁复,又要雇主提供额外资料,令部分雇主嫌麻烦,索性放弃聘用长者。[6]

即使雇主「不辞劳苦」,愿意为高龄员工申请劳保,保险公司也可能开出极为昂贵的保费,甚至拒绝承保,令雇主投保无门。2016年平等机会委员会发表了一份职场年龄歧视研究,当中访问了部分没有设退休年龄,容许雇员自行退休的雇主。其中一名受访的酒店业雇主称,手下有年达60岁的女性雇员仍然热衷工作,假如她没有犯错,将会继续聘用,但当雇员年满65岁以后,保险费用十分高昂,有些保险公司甚至不受保,这情况下唯有要求员工离开,「无理由为一个买咁贵。」另有雇主表示,由于保费太贵,聘用年老工人的模式转为自由身。[7]

到底长者劳保费用有多贵?官方似乎没有相关数据[8],但我们可以尝试综合坊间的不同说法。平机会主席陈章明早前表示,留意到有逾60岁的员工投购劳保保费,较一般员工贵三倍,相信是基于劳动市场长者雇员人数较少及受伤机会较大的假设;有中小企商会主席则指出,在劳动工作方面,由于长者的受伤风险较高,其保费高一至两成。[9]智经亦曾向聘有约20名文职员工的机构了解,对方表示,购买劳保时未有以年龄划分,反而是按职位类别及职级厘订保费,差异不大,但为长者员工购买医疗保险,则其保费较其他同事贵一倍。

值得注意的是,企业承担的劳保费用是高是低,其实主要取决于工种风险,文职和室内工作,费率会较低。[10]亦有说法指,总受保人数对保费影响,大于个别受保人的年龄,员工众多的大企业,即使聘用高龄员工,其较高的劳保费用也可能被其他雇员的保费「沟淡」,而不至令整体劳保支出大幅增加。[11]相反,中小企由于人数较少,会较受昂贵的高龄员工劳保打击。

劳保包底计划门槛高 成效存疑

雇主投购劳保有困难,港府交出的解决办法,是由保险业界推出的雇员补偿联保计划(下称「联保计划」)[12]「包底」,为相关雇主,特别是高风险行业的雇主,提供最终保障。[13]联保计划为22个高风险行业订立保费费率基准,如清洁业是工资的2.73%,搭棚业则是66.39%,[14]雇主若曾被最少三家保险公司拒绝,或承保保险公司提供的保费费率报价,较计划所订的基准超出30%或以上,便符合资格申请。[15]计划管理人会将申请书发送所有在本港经营劳保的保险公司,如最终没有公司回应,计划管理局会按旗下核保委员会订立的保费费率承保。[16]

联保计划实施已经超过十年[17],惟从上述雇主、学者及求职顾问近年发表的言论可证,长者劳保问题仍然存在。其原因之一,可能是联保计划的设计,较方便雇主因应其所属行业提出申请,而非高龄员工的比例。

事实上,翻查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过去三年的年报,也未见提及雇主因聘用长者而购买不到劳保的数据,申请个案大多是来自高风险行业,或是因公司过往索偿纪录欠佳或风险管理不理想,而未能在市场续保。[18]

再者,联保计划的申请条件之一,是被保险公司拒绝三次。在此情况下,除非该长者是高技术工人,难以取代,否则很难想象欠缺资源的中小企,会为一个员工花时间尝试申请三次劳保,而不索性聘用投保过程较简单的年轻人。

美国立法限制保费差距 无助增加长者就业

联保计划是否需要改革,固然有待讨论,但可能也有人觉得,与其为现有措施「小修小补」,不如由政府介入,限制保险公司的收费水平。就这种意见,美国的做法或可带来一点启示。美国45个州份在上世纪90年初各自立法,规管保险公司在承保小企业为员工购买的医疗保险时,不得因员工的特征,开出差异巨大的保费金额,冀助减低雇主聘用长者的成本。[19]

各州有不同做法,当中部分采用了「社区评级」制,容许保险公司按年龄及性别等因素,厘定保费溢价,但不可以员工的健康状况作考虑因素,最严格的州份限定保险公司只能向小企业收取等额的员工平均保费。[20]而大多数州份则主要采用「费率范围」政策,即各自为不同员工的保费费率差距订立上限,将保险公司的保费调整幅度,规限在指定范围内,有「奥巴马医保」之称的《平价医保法》(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21],便落实高龄员工池与年轻员工池的保费差异,比例最高为3:1,即前者保费最多只可是后者的三倍。[22]

限制保费差异的做法,没有换来一面倒的掌声。奥巴马医保实行时,有批评者指出,长者的医疗开支比年轻人高五倍,认为强制定立年长和年轻员工保费差异于低比例水平,会令保险公司为免蚀钱而调高年轻员工保费。[23]

且不说上述预言是否成真,有研究人员分析各州份的人口数据后断言,限制保费差异根本无助增加长者就业,指出无论采取何种方法、保费限制是强是弱,或者是没有限制,年长工人的就业率都相差无几。[24]研究人员认为上述政策的唯一好处,是将大企业与小企业高龄员工的收入差距拉近,保费差异限制愈强的地方,收入差距愈少。[25]研究人员认为,要吸引雇主聘用长者,政府要给出更直接诱因。[26]

追踪健康运动表现 助减壮健长者保费

纵使此路不通,政府要促进长者就业,始终需与保险业探讨解决年长员工保费高昂的问题。平机会建议,保险公司应提供客观标准和透明条款及条件,解释因受保雇员年龄而提高保费的原因,同时劳工处应与保险业监理处(已解散,由保险业监管局接替工作[27])合作,确保年长员工的保费设于合理的水平。[28]

正如官员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在香港已经不适用[29],有说法认为,由于现时长者的身体状况比过往为佳,保费应有下调空间。[30]惟保险业监管局的统计数字显示,雇员补偿保险过去五年均录得承保亏损,2017年亏损进一步增至5.84亿元。[31]以企业不做蚀本生意的逻辑,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高龄雇员的劳保保费似乎没有下调的空间。再者,若没有港人健康的全面数据支持说法,短期内寄望保险公司会降低整体年长雇员的劳保收费水平,看来也是妙想天开。不过随着长者雇员人数愈来愈多,「做大个饼」,扩大相关资金池,同时令保险公司掌握更多65岁以上人士的健康数据,保费说不定有下调的可能。

按个别高龄雇员的健康状况减保费,让有心有力的长者更易投入职场,值得政府和业界进一步探讨其可行性。近年本港有保险公司推出保健计划,利用健康手环追踪受保人运动表现,只要他们达到指定目标便可赚取积分并提升会员级别,级别愈高,可享用的保费折扣愈多。[32]

当然,单靠一项措施,并不足以推动长者就业,但社会要为长者扫平就业障碍,劳保问题绝对不能忽视。

1 「2017 年至 2066 年香港劳动人口推算」,《香港统计月刊》,香港统计处,2017年10月,第FB1页。
2 「善用人力资源 推动经济发展」。取自政务司司长网志网站:https://www.cso.gov.hk/chi/blog/blog2018041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5日。
3 「今年二月起调高社会保障金额及把领取长者综援合资格年龄由60岁改为65岁」。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1/07/P201901070045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7日。
4 「主题性报告:长者」,《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香港统计处,2018年3月,第41至42页。
5 「雇员补偿条例简介」,劳工处,2018年5月,第19页。
6 「推动耆壮人士就业」,香港青年协会青年创研库,2018年6月,第31和48页。
7 「职场年龄歧视的探索性研究」,平等机会委员会,2016年1月,第53页。
8 「2017年年度一般保险业务统计数字」。取自保险业监管局网站:https://www.ia.org.hk/tc/infocenter/statistics/market_4_201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9 〈称长者劳保贵3倍 促政府介入〉,《明报》,2019年2月10日,A01页。
10 同9。
11 唐希文,「补贴雇主聘长者 善用银发族」。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paper.hket.com/article/198242/补贴雇主聘长者%20善用银发族,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7月12日。
12 「立法会二十一题:扶助贫穷长者」。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2/13/P201712130056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3日。
13 「简介」。取自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ecirsb.com.hk/b5/about.html#a,查询日期2019年1月31日。
14 「高风险行业保费费率基准」。取自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ecirsb.com.hk/b5/pdf/Premium%20Benchmark%20Rates%20of%20the%20High%20Risk%20Groups1.pdf,查询日期2019年1月31日。
15 「申请资料」。取自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ecirsb.com.hk/b5/Criteria.html#a,查询日期2019年1月31日。
16 「雇员补偿联保计划小册子」,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2018年2月。
17 同13。
18 「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2015/16年报」,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2016年;「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2016/17年报」,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2017年;「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2017/18年报」,雇员补偿联保计划管理局,2018年。
19 Matthew S. Rutledge and Caroline V. Crawford, “Do Health Insurance Reforms Boost Demand for Older Workers by SES?,” Centre for Retirement Research at Boston College, April 2017, pp. 1-2.
20 同19,第2页。
21 注:美国国会于2017年通过修改税务法案,撤销了奥巴马医保的部分规定,继而有联邦法官裁定奥巴马医保违宪。资料来源:「德州联邦法官裁奥巴马医保违宪」。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1216/2056982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6日。
22 同19,第2页。
23 Avik Roy and The Apothecary, “How Obamacare Dramatically Increases The Cost of Insurance for Young Workers,” Forbes, Mar 22, 2012, https://www.forbes.com/sites/theapothecary/2012/03/22/how-obamacare-dramatically-increases-the-cost-of-insurance-for-young-workers/#17ddcc1c7e46.
24 同19,第3页。
25 同19,第3至4页。
26 同19,第5页。
27 「历史」。取自保险业监管局网站:https://www.ia.org.hk/tc/aboutus/role/history.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8日。
28 同7,第64页。
29 「【60岁中年论】罗致光:劳动唔等于劳损 仲有冇人讲人生七十古来稀?」。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117/5915229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7日。
30 同6,第34页。
31 「一般保险业务承保业绩」。取自保险业监管局网站:https://www.ia.org.hk/tc/infocenter/statistics/files/T_G15_2017.pdf,查询日期2019年1月30日。
32 「『AIA Vitality 健康程式』保费优惠」。取自AIA Vitality 健康程式网站:https://zh.aiavitality.com.hk/vmp-hk/rewards/premium_discount,查询日期2019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