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9-03-21 | 《经济日报》

港版「厕所革命」 不能单靠拨款翻新



上厕所是人们每天必做的事,不少市民在街上人有三急,均会选择到公厕解决。然而,本港公厕屡被批评恶臭难挡、设备破烂[1],令使用者未能舒适地办「大小事」。新一份《财政预算案》建议拨款六亿元翻新全港240个公厕[2],款项若要用得其所,改善公厕根深柢固的问题,当局必须从设计、管理,以及使用者行为三方面对症下药,为公厕除掉污名。

目前由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环署)负责管理的公厕共有799间,另设在公园、沙滩及其他康乐场地内的厕所,则由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负责管理。[3]新一份《财政预算案》打算拨款六亿元予食环署,在未来五年分阶段翻新全港240个公厕,有传媒引述政府消息人士指出,食环署会根据公厕的保养情况及使用率等因素,加入电动干手机、红外线感应水龙头及LED灯等。[4]

翻查食物及卫生局去年底向立法会提交的文件,局方已拟订23个公厕,优先进行改善措施,当中四个会进行全面翻新工程,包括浅水湾公厕(近拯溺会)、山顶凌霄阁公厕、湾仔修顿中心公厕,以及赤柱市政大厦公厕。[5]

诟病原因一:硬件配套

政府斥资改善公厕的设施及卫生问题,对使用者而言实属好事,但清晰了解问题的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香港厕所协会去年抽查全港多个公厕,并按卫生环境、设备等多个项目评分,其中曾于2013年耗资670万元翻新的深水埗鸭寮街公厕排名「包尾」。[6]有传媒早前走访该公厕,发现当时女厕的「臭、脏、坏」情况严重,不但地面湿滑,而且在12个厕格中,有一半正在维修,至于余下的则有四格未能有效冲水。[7]

上述公厕仅翻新五年,并且有一系列服务标准管理,惟已存在硬件损坏及卫生恶劣等问题,究竟是相关部门的设计指引未及完善,还是使用者的期望与署方制订的标准存在落差?

在建筑设计方面,《建筑物(卫生设备标准、水管装置、排水工程及厕所)规例》(第123I章)就本港厕所的照明及通风、厕所门、面积等作出一些规定,例如每个厕所须设一道自动关闭的门,而高度与门口的高度需要相同;另外每个厕所须设有开口,供照明和通风之用。[8]

而硬件方面,为针对气味及地面湿滑问题,根据食环署于2002年就「公厕翻新计划」向立法会提交的文件,署方指会尽量采用大型风口和固定通风窗系统或加高屋顶;为每个厕格装设抽气扇;以及在洗手盆柜台下面装设机动抽入新鲜空气系统等。而公厕内外墙壁则会采用明亮色调,使其环境变得宜人,为公厕塑造清洁的观感。[9]

潜在应对方案:提升设备规格及保养标准

为了进一步改善旅游景点公厕的卫生问题,食环署目前正咨询建筑署和机电工程署,在可行情况下加装空调系统和抽湿机;提供结合洗手盆、枧液器及干手机的一站式镜柜型洗手盆设施等。[10]

至于管理方面,根据食环署网页,署方对公厕的服务标准主要有三项,包括(一)在一般情况下,如接获损毁报告,需于24小时内把轻微损坏修妥;(二)每天至少进行两次彻底清洁;(三)在高使用率的公厕提供厕所事务员值勤服务,以保持公厕清洁。而以上三项标准于去年均是100%达标。[11]

虽然相关部门设下一系列准则及监察指标,但本港公厕仍存在不少问题,参考外国的经验和指引,或对提升本港公厕形象有所启示。新加坡厕所协会的「良好公厕设计及保养指引」(A Guide to Better Public Toilet Design and Maintenance),就公厕的灯光、门口位置、冲水系统、通风设计、清洁程序等20多个范畴提供意见。[12]指引认为,公厕所属的部门应为设施订立装修周期(renovation cycle),举例装修周期为五年,部门则应在采购时确保物料的耐用程度,最少长达五年。[13]

针对地面湿滑及恶臭方面,指引指出,有效的通风系统可确保公厕中的空气快速被抽出,避免厕所长期处于潮湿状态,导致地板和墙身滋生霉菌[14],因此建议安装机械通风系统的公厕,空气交换率每小时至少达20次,而公厕的每个角落三米范围内都应设有抽风口,同时抽风口亦应安装在与马桶高度相若的水平,使臭味能在扩散前被迅速抽走。与此同时,设于公厕外的排气口应安装在路面高度至少两米的位置,并距离窗户或其他空气入口至少五米[15],以减少对邻近地方造成滋扰。

至于冲水系统,指引建议安装同时具备自动感应及人手冲水的系统,以确保电力不足时仍能冲厕。[16]

诟病原因二:外判制度

除了完善的设计,以及配置合适的硬件,公厕落成后的管理及维修问题,同样影响内里的卫生状况。在香港,有意见把公厕卫生未如理想的问题,归咎于政府服务合约「外判制度」。当局现时以公开招标形式批出公众洁净服务合约,并采用政府中央投标委员会所批准的「标准评分制度」评审标书。根据制度,技术得分和投标价格得分的相对比重分别为30%及70%。[17]

由于价格所占的比重大,有意见认为,不少外判商为求在接近「价低者得」的基础下中标,不惜下调投标价,即使没有下调,其标价增长亦追不上法定最低工资的升幅;为了保持利润,它们只好削减清洁工的人手。[18]早年各区有不少多人使用的公厕,确曾因削减夜更清洁工人手,而被指卫生问题恶化。[19]

有议员提出把外判商的管理水平作为中标的准则[20],以改变「以钱行先」的原则,期望政府把服务合约批予管理表现较佳的公司。不过,本港清洁工人职工会早前综合食环署153份外判合约资料,发现逾八成合约由五间外判商包揽。[21]在这种市场结构下,要促使承办商管理方式,恐怕不能单靠更改审批标书准则。

潜在应对方案:设认证制度、容许收费

为提升公厕的管理质素,有国家会为厕所推出评级认证计划。新加坡厕所协会与国家环境局于2003年起,推出「开心厕所计划」(Happy Toilet Programme),为优质厕所提供星级认证,符合基本设计、卫生及保养要求的厕所可获三星认证,优异的厕所最高可获五星认证,评级每年更新一次,以鼓励管理单位保持厕所卫生清洁。[22]台湾行政院环境保护署亦于2008年起,落实「推动台湾公厕整洁品质提升计划」,透过认证提升公厕洁净环境,塑造新如厕文化。[23]

另外,为了鼓励清洁工人更投入服务,新加坡部分市镇理事会(Town Councils)在辖下的小贩中心公厕设立「厕所看护员」(toilet caretaker)一职,主要由基层长者担任,而理事会亦订下规例,看护员除了获得工资外,同时可向每位到访人士收取一至两毫子坡币。[24]

世界厕所组织创办人Jack Sim指出,收费厕所的卫生环境理论上相对理想,又反问:「假如收费厕所比免费的骯脏,哪有人愿意付钱?」因此他认为收费厕所可吸引更多人使用,同时增加清洁工的收入。但另一方面,当地有意见认为,市民已缴交税项,加上公厕属公众地方,所以有关收费并不合理。[25]

在香港,很多任职公厕清洁工的都是基层长者,他们的时薪稍高于法定最低工资,不少关注工人权益的组织呼吁各界正视清洁工的低薪问题。[26]新加坡的公厕征费制度为清洁工提供金钱诱因,使他们收入增加,并期望他们更有效率打理公厕。不过,本港公厕的人流或多或少取决于其地理位置,在人流较多的闹市,即使是卫生欠佳的公厕,仍有不少途人选择使用,征费能否有效改善其卫生环境,恐怕是未知之数。再者,本港不少露宿者需要到公厕如厕及梳洗[27],假如公厕变为收费,难免会对他们造成困扰。

诟病原因三:使用文化

说到底,假如公厕使用者欠缺公德心,即使有再优质的硬件或完善的管理模式,也难以保持公厕环境洁净。香港厕所协会早前批评市民使用厕所文化差劲,不但如厕后时常不冲厕,洗手后亦把水花洒在地上等,认为当局应加强宣传爱护公物的讯息。[28]

潜在应对方案:加强公民教育、以设计改变行为

日本人爱干净[29],当地人民奉行座右铭──如需要使用某空间,确保该空间洁净是你的责任──因此所有学童在小学阶段起,便要分担打扫课室及清洁厕所的工作,让他们从小明白保持环境洁净的重要性,培养公德心。[30]

教育当然是灌输正确使用行为的重中之重,但其实亦可从设计入手。根据新加坡的指引,使用暖色灯光、鲜色物料、放置摆设等,均有助正面影响使用者的行为,使他们更有责任感,更有爱惜公众设施。[31]

民生无小事,本港公厕质素一直为人诟病,政府拨款翻新,固然受使用者欢迎。不过,公厕污渍斑斑背后隐藏不少问题,相关部门必须深究原因,方能改善公厕的卫生问题。

1 郑榕笛,「旅游区公厕损香港形象 情况有几恶劣? 连『银奖』公厕都……」。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政情/26704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5日。
2 〈240公厕翻新料五年完成〉,《星岛日报》,2019年2月28日,A06页。
3 「公厕」。取自食物环境卫生署网站:https://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cleansing/clean1.html#%E5%85%AC%E5%BB%8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7日。
4 同2。
5 「改善主要旅游景点的公厕设施和洁净服务」,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383/18-19(05)号文件,2018年12月11日。
6 张雅婷,「【世界厕所日】青屿干线观景台厕所夺最佳公厕 胜在播音乐摆盆栽」。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6003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7日。
7 同1。
8 香港法律第123I章《建筑物(卫生设备标准、水管装置、排水工程及厕所)规例》,版本日期:2015年12月14日。
9 「公厕翻新计划」,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 113/02-03(03)号文件,2002年10月22日。
10 同5。
11 「厕所服务」。取自食物环境卫生署网站:https://www.fehd.gov.hk/tc_chi/department/performance/performance2018.html#k,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1日。
12 “A Guide to Better Public Toilet Design and Maintenance,” Restroom Association (Singapore), Fourth Edition 2018, p.1.
13 同12,第6页。.
14 同12,第19至20页。
15 同12,第19至20页。
16 同12,第10页。
17 「公众洁净服务合约招标制度」,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748/18-19(04)号文件,2019年2月1日。
18 「政府外判价低者得 承办商减人手 清洁工做足30日冇假放」。取自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12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7日。
19 「繁忙公厕减夜更清洁工 食环纵容外判公司剥削」。取自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09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7日。
20 「【预算案】拟5亿翻新公厕 郭家麒指改革外判制才可改善卫生」。取自苹果新闻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225/5929956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5日。
21 〈5清洁商夺八成合约 食环:已分拆合约增竞争〉,《明报》,2018年1月25日,A12页。
22 “Toilets Management,” 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 https://www.nea.gov.sg/our-services/public-cleanliness/toilets-management/overview, last modified January 18, 2019.
23 「公厕清洁维护」。取自台湾行政院环境保护署网站:https://www.epa.gov.tw/Page/9636C4DB3F8D14C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11日。
24 Samantha Boh, “askST: Why is there an entry charge at certain hawker centre toilets?,” The Straits Times, July 19, 2016,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environment/askst-why-is-there-an-entry-charge-at-certain-hawker-centre-toilets; Lim Jia Qi, “Pay toilets: An inconvenience when nature calls?,” Channel NewsAsia, January 12, 2017,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pay-toilets-an-inconvenience-when-nature-calls-7569650.
25 Lim Jia Qi, “Pay toilets: An inconvenience when nature calls?,” Channel NewsAsia, January 12, 2017,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pay-toilets-an-inconvenience-when-nature-calls-7569650.
26 朱雅霜、鲁嘉裕、黄廸雯,「【公厕・女工】徘徊最低工资为储退休钱 73岁婆婆:勤力做大家好」。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30115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6日。
27 吕诺君,「【赶绝露宿者?】日前才清场 通州街公厕晚上突然上锁唔开放」。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18区新闻/30051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8日。
28 文森,〈逾200公厕有望获5亿元翻新〉,《文汇报》,2019年2月26日,A05页。
29 洪慧冰,「日本人带头巴黎执垃圾 法国人:政府清洁资源只给富人区」。取自籽想旅行网站:https://hk.feature.appledaily.com/travelseed/心导游/1_5917198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3日。
30 “Students in Japan clean their own classrooms and school toilets and the reason is incredible,” India Today, May 6, 2018, https://www.indiatoday.in/education-today/featurephilia/story/students-in-japan-clean-their-own-classrooms-and-school-toilets-and-the-reason-is-incredible-1227619-2018-05-06.
31 同12,第5、6和3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