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9-04-11

「遥距监护」科技兴起 双职家长无后顾之忧?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不少家长为了确保子女安全,以及协助他们培养良好习惯,都会绞尽脑汁,甚至利用科技实践一些以往被视作不可能的育儿方式,例如利用智能手机等科技产品,定位追踪子女,以及让孩子穿上智能校服,方便了解他们的校园生活。[1]

遥距监护变得可能,是因为新一代已活于智能产品普及的年代。政府统计处数字显示,10至14岁人士拥有智能手机的比率,由2013年的47.8%[2],增加至2015年的76.9%[3],再上升至2017年的81.3%。[4]

智能产品普及,一方面让年轻人享受其带来的无拘无束,可以使用手机与朋辈交流、玩线上游戏和浏览社交媒体等[5],但另一方面,智能科技也让父母可以追踪及介入子女的生活。当新的可能伴随着新的难题,在行使监护权力及赋予子女自由之间,家长应如何平衡,教人费煞思量。

监护产品层出不穷 家长可全天候追踪孩子

家长要遥距监护子女,可谓十分「就手」,只要在应用程式商店App Store及Google Play,输入「家长监控」(parental control)的字眼,不难找到多个相关程式。其中OurPact除了具备追踪功能,更让家长可禁止子女在手机浏览个别网站或使用程式,同时为子女制订时间表。[6]当踏入预设的指定活动时段,例如睡觉或做家课等,其子女手机上的所有娱乐应用程式便会暂时被隐藏,以避免他们只顾玩手机,而未能在课堂上专注学习、积极参予课外活动和好好作息等。[7]

另外,一名英国父亲因不满儿子经常不回复短讯,遂研发应用程式「ReplyASAP」,当他透过程式向儿子发出短讯,儿子的手机即使调较至静音模式,也会不断发出声响,直到回复为止。[8]

此外,内地贵州省有十多间中小学,安排学生穿上植入晶片的「智能校服」上学,配合校园人脸识别闸机及手机应用程式,使家长和老师可追踪学生的位置、学习表现和生理状况等。[9]广州也有中学要求学生配戴智能手带,以记录学生在校内所处的位置,同时收集学生的运动数据及睡眠数据,以及监测他们的课堂活跃度和举手次数等。[10]

将来或普及 有隐忧也有潜力

或许有人认为以上只是个别例子,但遥距监护的普及潜力,绝对不容忽视。首先,有市场研究公司预测,全球家长监护市场于2016年的市场价值为约14亿美元,相关金额将于2025年增加至约33亿美元[11],足见其发展空间。

再者,虽然有人觉得父母以手机应用程式监护子女,会让他们感到不被信任,又认为孩子应学懂独立及保护自己[12],但不论是家长或是子女,都不乏监护工具的支持者。其中,在儿子手机安装追踪程式的英国演员Amanda Abbington,认为即时知道儿子的位置,可使她更安心地给予对方更大的自由度。[13]也有患有严重的坚果过敏症的美国青年,认为父母可透过手机应用程式追踪他的位置,是他的「安全网」,能够保障其安全。[14]

在法律层面,美国法律咨询网站FindLaw表示,虽然现时没有特定关于儿童及全球定位系统的法例,但儿童的私隐权利应与成人一样得到保障,很多地方均十分关注儿童私隐的问题,又举例指欧洲一直有声音反对身份证附有儿童健康资料数据。[15]不过,该网站指出,保障儿童私隐免受侵犯的关注只针对外人,并非家长,同时认为家长亦拥有法律权利行使监护者的角色,包括管束孩子身处的位置;而孩子也有法律责任服从父母。[16]

盲目管束欠沟通 增加子女暴力行为

说到底,父母监护子女,有权有责,只是当中松紧的拿揑,却考验家长的能耐。多位意大利学者以问卷方式,成功邀请1,341名14至18岁的青少年,就愿意与家长沟通(child disclosure)、家长对自己的监管(parental control),以及家长对自己的信任(parental trust)三个范畴评分。[17]结果发现,「三项评分皆低」、「沟通及监管低但信任度高」、「沟通及信任度低但监管程度高」的青少年,发生最多暴力行为;而「三项皆获高评分」的青少年,则涉及最少暴力行为。[18]

上述学者进而指出,当家长高度监管子女,但并不信任子女及双方没有良好沟通,家长会被视为处于权威的状态,强迫子女接受要求,而不是从旁协助子女分析和处理问题;而如果家长只单向信任子女,但未有施予合适的监管,可能是家长较宽容的风格,或家长不愿与子女谈判和沟通。以上两种管教模式均会使青少年的暴力情绪增加。[19]

监护科技可减少疏忽照顾儿童?

话说回来,香港地搵食艰难,很多父母均要外出工作。有政党数年前访问548名年龄介乎25至39岁,家庭月入超过二万元的年青家长,便发现当中超过七成为「双职家庭」[20];另参考统计处数字,2016年有16,883名单亲爸爸,以及56,545名单亲妈妈。[21]当这些家长未能全天候看管子女,除了聘请佣人或由家中长辈帮忙照顾孩子,遥距监护或是另一选择。

然而在现行法例下,遥距监护似乎未能符合社会对为人父母者的要求。根据《侵害人身罪条例》第27条,任何超过16岁而对不足该年岁的任何儿童或少年人负有管养、看管或照顾责任的人,如导致或促致该儿童或少年人受袭击、虐待、忽略、抛弃或遗弃,即属犯罪,循公诉程序定罪后,最高可处监禁10年。[22]

但科技日新月异,遥距监护也可协助父母克尽己责,不一定是疏于照顾子女的托辞。上述法例,说不定可以改变。有资深社福界人士认为,现时很多中学生拥有手机,当有紧急事发生可即时通知家人,而订立相关法例的年代,与现今家长和儿童所面对的挑战已很不一样,修例可在减低家长困扰与保护儿童之间,取得平衡。[23]当然,即使社会普遍接受以科技协助照顾儿童,但法例如何改变才算合理,以至遥距监护的可靠性等问题,仍需社会作深入讨论。

父母紧张子女无可厚非,但孩子并不是父母的附属品,家长在管教子女的同时,也要反思自己认为「正确」和「理所当然」的事,会否对孩子的成长造成反效果,甚至伤害亲子关系。近年社会不时有人提出「做父母要考牌」,既可被视为对某些家长的批评,却也反映了为人父母的艰难。看管与放手之间的分寸,从来不易拿揑。在苦恼如何教导子女的同时,有哪位父母不是「摸着石头过河」?

1 Lisa Damour, “Should You Track Your Teen’s Loc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August 29, 2018, https://www.nytimes.com/2018/08/29/well/family/should-you-track-your-teens-location.html;「内地推智能校服 全天候监控学生」。取自苹果新闻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1223/2057529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3日。
2 「吸烟情况、接受脊医诊治的情况、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程度」,《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3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3年11月,第86页。
3 「吸烟情况、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程度、语言使用情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9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6年2月,第83页。
4 「吸烟情况、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程度」,《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4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8年3月,第76页。
5 「子女要求用手机 家长怎么办?」。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692246,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9日。
6 “The #1 Parental Control App & Family Locator,” OurPact, https://ourpact.com/, accessed April 1, 2019.
7 同6。
8 「英父发明『强制回复』APP对付懒理短讯儿子 追踪1人收费约10元」。取自明报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国际/article/20170818/s00005/150302794121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18日。
9 「内地推智能校服 全天候监控学生」。取自苹果新闻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1223/2057529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3日。
10 李虎门,「广州名校学生上课全程要带『手环』?网民:坐牢都没这么夸张」。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大国小事/302768,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6日。
11 “Global Computer Parental Control Market 2017-2025: Market is Expected to Reach $3.3 Billion,” Cision, https://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global-computer-parental-control-market-2017-2025-market-is-expected-to-reach-3-3-billion-300672421.html, last modified June 26, 2018.
12 Tanith Carey, “Is it OK to ‘spy’ on my child with a tracking app?” The Telegraph, May 10, 2018, https://www.telegraph.co.uk/family/parenting/ok-spy-child-tracking-app/.
13 同12。
14 Lisa Damour, “Should You Track Your Teen’s Loc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August 29, 2018, https://www.nytimes.com/2018/08/29/well/family/should-you-track-your-teens-location.html.
15 “Tracking Your Children With GPS: Do You Have The Right?,” FindLaw, https://corporate.findlaw.com/law-library/tracking-your-children-with-gps-do-you-have-the-right.html, accessed 19 February, 2019.
16 同15。
17 Giannino Melotti et al., “Adolescents at Risk of Delinquency. The Role of Parental Control, Trust, and Disclosure,” Deviant Behavior 39(3) (2017), pp. 4-6.
18 同17,第8页。
19 同17,第11页。
20 聂晓辉,「中产父母多双职『三供』苦」。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4/02/11/YO140211001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2月11日。
21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政府统计处,2018年7月,第33页。
22 香港法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条例》第27条,版本日期:2017年2月15日。
23 「疏忽照顾:15岁可返工 却不能独留在家」。取自教得乐网站:https://happypama.mingpao.com/凑b经/闗你b事/疏忽照顾:15岁可返工-却不能独留在家,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