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4-22 | 《星岛日报》

电竞普及危与机(三):电竞也有「打假波」



政府刚刚发表指引,让电子竞技(电竞)场地的营运者,可以申请豁免领取游戏机中心牌照,条件包括场地须主要用作供选手即场进行电竞比赛,以及拥有进行和直播电竞活动所需的设备及设施。[1]

本系列的前两篇文章,指出随着政府为业界「拆墙松绑」,电竞有望发展成一项跨年龄层的活动,并可能衍生各类赌博问题。虽然这些长远的商机和挑战,不会在短期内出现,何况其他人借赛事或游戏进行赌博,亦非场馆营运者可以控制,但当更多的电竞比赛在香港出现,在场馆内出现的疑似犯罪行为,业界便不得不防。

有奖电竞比赛 或构成赌博

营运者首先需要注意的,是设有奖品的电竞比赛,本身是否一种博彩活动。在英国,法律将透过凭运气取胜的游戏赢取奖品,界定为博彩行为,当电竞涉及玩游戏赢取奖品,在某些情况下可能符合赌博的定义,而引伸的含意是举办有奖电竞比赛要领取赌博牌照。[2]

在香港,有奖电竞比赛也有同样的考虑。其中按《赌博条例》,在未领有牌照或获豁免情况下,进行或参加任何博彩游戏,以赢得金钱或其他财产并不合法[3],而法例中博彩游戏的定义就包括「碰机会取胜」、「凭机会结合技巧而取胜」。[4]按传媒在2018年7月报道,民政事务总署指除非电竞活动涉及博彩游戏,否则毋须领有推广生意的竞赛、有奖娱乐游戏等牌照。[5]

这带出的核心问题是,有奖电竞比赛会否也可能属于博彩游戏?有法律界人士就曾提出,电竞与《赌博条例》所涵盖的博彩活动的类近之处,指许多电竞在某程度上,都可能涉及运气或不确定性等因素,例如抽牌。[6]英国则有电子游戏业界认为,列入电竞的游戏,本质上是以技巧取胜,高手会有显著能力左右游戏结果,亦持续地较大机会取胜。[7]

随赛事普及 政府或需表明立场

坊间对有奖电竞比赛的性质各有看法,但至为关键的,可能是官方的立场。根据英国博彩委员会在2017年3月的立场书,委员会当时认为大部分专业电竞活动并不算是博彩活动[8],但明白电竞游戏有很多种类,而且业界也承认大部分游戏都包含一些运气元素,因此认为游戏开发商及电竞活动举办者在举办有奖比赛前,需先衡量游戏的运气成分。[9]立场书又指,若然委员会对某游戏有顾虑,游戏的制作方或发布方要提供证据,解释游戏玩法、内里的技巧及运气元素,以及对玩家体验的影响。[10]

除了游戏内在机制,英国博彩委员会亦提醒主办方要注意比赛的形式,例如将个别参赛者随机编入不同队伍,为不同参赛者编配游戏角色或武器等,都可能会加强运气元素的影响。[11]

法国也曾就电竞应否归类为赌博作出决定。当地在2016年9月通过法例,容许只要玩家是亲身到比赛现场,相关电竞比赛就不受当地博彩条例规限,而当局亦预料会透过订明奖金金额,以及每名参与者付出的最高金额等,进一步阐述豁免的要求。[12]

虽然上述要求政府澄清的情况,暂时未有在本地出现,但若然电竞比赛在香港更趋普及,吸引不同背景人士废寝忘餐地投入,坊间自然会有人关注其潜在的社会问题。届时本地政府或须如英国和法国般,审视电竞活动的本质,搞手们也可能会为此进行大量的游说工作。

「打假波」会破坏行业认受性

另一项预计会受政府和电竞搞手关注的议题,是与赛事相关的欺诈行为。一项由律师事务所 Foley & Lardner LLP及电竞市场调查机构The Esports Observer在2018年进行的调查显示[13],有71%受访的电竞行业持份者认为,在未来一年有关电竞赌博的辩论中,忧虑赌博会带来操纵赛果行为,这将会是讨论焦点。有78%受访者相信,操纵赛果对电竞行业的认受性及增长构成中等或高度风险。[14]

在海外,电竞比赛确曾出现相关丑闻。在2016年,南韩《星海争霸II》知名电竞选手Life,便被当地检控部门指控收取约7,000万韩元(约48万港元[15]),故意输掉两场国内比赛[16],结果被判入狱18个月,缓刑三年,并且承受同额罚款。[17]

有意见认为,选手不容易赚取稳定收入,可能让他们难以抵抗「打假波」的金钱诱惑。[18]何况即使他们有幸胜出比赛,奖金也未必及得上从「打假波」收受的利益,例如Life在比赛造假的报酬,便是该赛事首名奖金的七倍。[19]一旦电竞与赌博扯上关系,涉及的金钱利益更大,选手从「打假波」所得「油水」大有可能会水涨船高。

除了造假,也有选手服药催谷表现。2015年《绝对武力:全球攻势》电竞选手SEMPHIS在一次访问中提及,自己及队友在一项奖金达25万美元的赛事中,服用可协助专注力不足及过度活跃症患者更加集中的药物阿得拉(Adderall)。[20]虽然该药物对提升选手表现的功效成疑[21],不过举办该赛事的大型电竞组织Electronic Sports League随之宣布,跟反禁药组织合作推动反禁药政策,并且在赛事中为选手进行药物测试。[22]

电竞比赛要面对的,还有一些不存在于传统体育运动的作弊方式,例如利用作弊软件或进行网络攻击等。[23]矢志维护电竞公平公正的组织Esports Integrity Coalition(ESIC)亦认为[24],利用软件或发动黑客攻击的作弊,会对电竞构成重大威胁。[25]

须从技术与制度入手 确保比赛公平

业界对电竞作弊并非束手无策。ESIC提到侦测及应对软件作弊的技术非常先进,人们难以在现场比赛中瞒天过海。[26]针对「打假波」行为,ESIC亦曾经与其他组织合作,透过分析全球的赌博模式,找出有操纵赛果成份的比赛,并对涉事选手作禁赛惩罚。[27]

除了侦察和严惩作弊者,预防措施也十分重要,ESIC为电竞选手提供防止作弊的教育[28],并为他们及相关人员订立行为守则,列出各类违规行为包括言语侮辱、威吓、不遵从裁判指示,以及作弊等的报告机制及纪律程序,以及相应的惩罚,包括罚款以至禁赛。[29]在2018年10月,ESIC就判断一名《绝对武力:全球攻势》印度选手的作弊行为,属行为守则内的最严重违规类别,罚他五年内禁止参与ESIC成员组织的所有与电竞相关的活动。[30]

当电竞比赛在香港盛行,其规管方式预计也会备受关注。可能有人会认为可以参照香港足球总会的管理模式[31],以单一组织规管本地电竞比赛、活动及选手。这固然是一个选项,但另一方面,电竞游戏众多,要全数交由单一组织去管理,未必如想象般容易。[32]上述Foley & Lardner LLP的调查,虽然显示有47%受访者认为需要有一个总体规管组织,但亦有34%的受访者表示反对。[33]

香港政府为回应电竞业界对场地发牌条件严苛的关注[34],就电竞场地订立标准,固然有助电竞业发展。然而,如何防止舞弊,确保比赛公平,仍会是业界及社会的挑战。

1 「根据《游戏机中心条例》(第 435 章)申请豁免电子竞技场地领牌规定的指引」,民政事务总署,2019年4月,第1至4页。
2 "Virtual currencies, eSports and social casino gaming – position paper," United Kingdom Gambling Commission, March 2017, p. 9.
3 香港法例第148章《赌博条例》第2条,版本日期:2018年12月13日;香港法例第148章《赌博条例》第3条,版本日期:2018年12月13日;香港法例第148章《赌博条例》第22条,版本日期:2018年12月13日。
4 香港法例第148章《赌博条例》第2条,版本日期:2018年12月13日。
5 李咏希,「办国际级电竞馆『无牌可申』 负责人斥政府空谈发展电竞业」。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707/58398682,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7日。
6 Eugene Low 、Arthur Ng,「你有玩电玩吗? 电子竞技的机遇及法律议题」。取自香港律师会网站:http://www.hk-lawyer.org/tc/content/你有玩电玩吗-电子竞技的机遇及法律议题,查询日期2019年3月6日。
7 同2。
8 同2。
9 同2,第10页。
10 同2,第10页。
11 同2,第10页。
12 "New Law Will Open Up French Market to eSports Contests," Covington & Burling LLP, https://www.cov.com/-/media/files/corporate/publications/2016/09/new_law_will_open_up_french_market_to_esports_contests.pdf,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8, 2016.
13 "2018 Esports Survey Report," Foley & Lardner LLP, https://www.foley.com/files/uploads/2018-Esports-Survey-Report.pdf, accessed March 7, 2019, p. 15.
14 同13,第6页。
15 按2019年4月12日的汇率,即1韩圆等于0.0069港元计算。
16 Stephen Chiu, "The life of Life: Chronicling the rise and fall of Lee 'Life' Seung Hyun," ESPN, http://www.espn.com/esports/story/_/id/15356948/chronicling-rise-fall-lee-life-seung-hyun, last modified April 27, 2016.
17 Chris Godfrey, "'It's incredibly widespread': why eSports has a match-fixing problem," The Guardian, July 31, 2018, https://www.theguardian.com/games/2018/jul/31/its-incredibly-widespread-why-esports-has-a-match-fixing-problem.
18 Darren Heitner, "Match Fixing Remains A Threat To Esports Community," Forbes, July 25, 2018, https://www.forbes.com/sites/darrenheitner/2018/07/25/match-fixing-remains-a-serious-or-moderate-threat-to-esports-community/#3d1e062f65ea.
19 同16。
20 Ben Gilbert, "Here's why Adderall is taking over the world of professional gaming," Business Insider, July 30, 2015,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how-adderall-is-used-in-esports-2015-7.
21 同20。
22 Ella McConnell, "ESL leads anti-PED initiative for esports with the support of NADA," Electronic Sports League, https://www.eslgaming.com/news/esl-leads-anti-ped-initiative-esports-support-nada-2170, last modified July 23, 2015.
23 "Threats To The Integrity Of Esports: A Risk Analysis," 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 https://www.esportsintegrity.com/wp-content/uploads/2018/11/esports-Threat-Assessment.pdf, accessed March 7, 2019, pp. 14 and 15.
24 "What We Do," 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 https://www.esportsintegrity.com/about-us/what-we-do, accessed March 7, 2019.
25 同23,第11及14页。
26 同23,第14页。
27 Adam Thanos, "UCC, ESIC & Sportradar Combine To Secure 2 Year Bans For Esport Matchfixing," 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 https://www.esportsintegrity.com/2017/10/ucc-esic-sportradar-combine-to-secure-2-year-bans-for-esport-matchfixing, last modified October 16, 2017.
28 "About Us," 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 https://www.esportsintegrity.com/about-us, accessed March 7, 2019; "What We Do," 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 https://www.esportsintegrity.com/about-us/what-we-do, accessed March 7, 2019.
29 "Code Of Conduct," 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 https://www.esportsintegrity.com/integrity-programme/code-of-conduct, accessed March 7, 2019.
30 Kezra Powell, "Esports Integrity Coalition (ESIC) Announces 5 Year Ban for Player Nikhil 'Forsaken' Kumawat for Cheating," 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 https://www.esportsintegrity.com/2018/10/esports-integrity-coalition-esic-announces-5-year-ban-for-player-nikhil-forsaken-kumawat-for-cheating, last modified October 24, 2018.
31 「香港足球总会有限公司二零一八/二零一九年度纪律章程」,香港足球总会,2018年7月,第2至3页。
32 同13,第11页。
33 同13,第11页。
34 「立法会五题:对电竞场地的规管」。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2/20/P201902200048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