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4-29 | 《星岛日报》

电竞普及危与机(四):场地牌照松绑 不只营运者得益



政府近日发表指引,容许符合要求的电竞场地营运者,可申请豁免领取游戏机中心牌照。[1]规限放寛后,最直接受惠的,自然是电竞场地的投资者。但具备什么条件的投资者,才能成为今次「拆墙松绑」的大赢家?除了电竞馆的营运方,其他人是否也能分一杯羹?

欲获豁免 须符合特定要求

将政府的指引形容为拆墙松绑,是因为在此之前,经营电竞场地须先领取游戏机中心牌照,发牌条件包括100米内不能有教育机构处所或另一间游戏机中心,而游戏机中心又分为「禁止16岁以下人士进入」或「只准16岁以下人士进入」。[2]这些发牌条件,不但令经营者难以觅地开馆,也减少了他们的客源。[3]

政府的豁免安排[4],无疑有利业界大展拳脚,前提是营运方能满足指引的要求,例如能定期举办电竞比赛,并有充足位置容纳与比赛规模相符的观众人数。[5]政府在决定是否豁免前,亦会因应场地的配备[6]、赛事的类型和次数,以至场地收费的种类和数额等,作出考虑。[7]

除了要达到监管者的要求,电竞场地要大展鸿图,还需要获得游戏商的支持。因为举办比赛需获得游戏商首肯,而游戏商对于这类第三方比赛,往往设有多项授权条件。举例,想办《炉石战记》、《斗阵特攻》或《星海争霸II》等赛事,必须向游戏商暴雪(Blizzard)申请比赛授权[8];想为Valve旗下游戏例如《Dota 2》及《绝对武力:全球攻势》办电竞比赛,则要向Valve申请授权[9];而腾讯旗下手机游戏《王者荣耀》则设有「全民赛」,供电竞馆及餐厅等商家申请举办。[10]

举办赛事要跟游戏(商)规则

在版权费方面,香港电竞总会主席周启康回应智经查询时指,大部分小型比赛,游戏商都不会收取版权费,即使收,亦只占主办者成本的「轻微部分」,并非沉重负担。

更考验主办者的生意头脑,反而是其他授权条件。例如像周启康所指,游戏商可能会规定主办方不能收取入场费。参考个别游戏商的资料,亦可见到他们对于第三方比赛的收入和开支设有限制。举例,《王者荣耀》的全民赛规定一场次比赛的最高总价值,包括奖金、奖品、工资和车马费等,不能超过五万元人民币。主办单位一年的全民赛活动经费,也不能多于50万元人民币,而且禁止向玩家收取任何形式的费用,包括报名费。[11]不只是收入和开支,就连赛事宣传海报的具体内容,游戏商也规定要由官方提供,主办方不能作修改,海报上也不能有其他游戏、商品的名称和商标。[12]

至于Valve的授权,虽然无需收取版权费用,但亦设有一些限制条件,例如申请者每月不可举办多于四项赛事[13];而暴雪的《斗阵特攻》的社群比赛授权,更只限单独活动,赛事的赞助亦须少于1,000美元。[14]

虽然游戏商设下重重限制,但本地有电竞业界人士指,只有在业余联赛的规则、配套及生态系统发展得愈来愈完善时,才有可能跟游戏官方谈办理职业联赛的授权,令香港能够催生薪金和奖金都比现在为高的职业联赛。[15]展望将来,且看有多少业界能脱颖而出,成为赢家。

赛事愈多 搞手财路愈阔

另一方面,政府为电竞场地拆墙松绑,受益的并不限于场地营运者,还包括赛事搞手。以由三位前职业电竞选手在2013年开办的Cyber Games Arena 为例,搞手除了自办赛事外,也会为其他主办单位提供市场营销及筹办活动的服务。[16]

可能有人认为,除非有幸筹办有知名选手参与的赛事,否则搞手难有「大茶饭」可言。然而,外国就有电竞活动公司开拓业余「打机」人士市场,并成功上市。今年2月于美国上市的Super League Gaming[17],便主力为业余玩家创造职业选手的环境及待遇,包括设立及营运业余玩家可参加的联赛及比赛,并以串流播放他们的游玩片段。[18]香港会否有下一个Super League Gaming,现时当然言之尚早,但放寛开设电竞场地的规限,无疑为有志者创造了寻梦空间。

游戏商可自行开设电竞馆

限制放寛后,受惠的当然还有游戏商。这不只是因为电竞比赛能增加相关游戏的知名度,还在于游戏商可以「亲自落场」,自行发展电竞场地。

上述的游戏商暴雪,便在洛杉矶及台北设有电竞场馆[19];内地的腾讯科技,亦于2016年与其他公司合作,共同发展1,000家直营连锁电竞馆「KIE电竞馆」。[20]

另一游戏商艺电(Electronic Arts)今年3月也在其加州总部,开设附有观众席、竞技台,以及具播送电竞比赛和节目功能的工作室,以便自行举办赛事[21],一改以往将赛事外判的做法。该公司解释,这是因为聘用其他公司在外举办比赛,既花资源,又不能得到具有长久价值的资产,而且借工作室举办赛事,亦有助他们朝媒体公司转型。[22]

未来若有游戏商在香港营办电竞场地,他们想必会成为一般营运者的强劲对手,因为游戏商可能选择将自家游戏的赛事,落户到旗下或有关连的电竞场地,变相减少其他场地举办比赛的机会。暴雪旗下的《斗阵特攻》联赛,第一季常规赛事便全数在其洛杉矶的电竞馆举行,到今季才有部分赛事移师其他场馆。[23]

变身表演场地 促进文化娱乐产业发展

如此说来,无法为热门游戏举办赛事的电竞场馆,岂不是无利可图?未必。因为电竞场馆的空间、音响、萤幕及餐饮等配套,不仅能用作电竞比赛,也可以是文娱表演活动的珍贵资源。在美国,电竞场馆Esports Arena的营运总监,就表示场馆不会每晚都有赛事进行[24],该场馆会尝试趁空档引入非电竞活动,例如演唱会及栋笃笑。[25]在内地,现时亦有将电竞及电影播放结合的娱乐场所。[26]

按政府刚公布的指引,获豁免领取游戏机中心牌照的电竞场地,其设施或部分设施,要以举办电竞比赛作为其主要活动[27],因此能否用作其他活动,仍存有疑问。然而,这可能正是业界未来放眼的领域,甚至是促进本地文化娱乐产业的契机。

1 「根据《游戏机中心条例》(第 435 章)申请豁免电子竞技场地领牌规定的指引」。取自民政事务总署网站:https://www.hadla.gov.hk/el/filemanager/common/docs/forms/Guidance_Note_on_Application_for_Exemption_of_Electronic_Sports_Venues_from_Licence_Requirements_under_the_Amusement_Game_Centres_Ordinance_chi.pdf,查询日期2019年4月18日,第1至6页。
2 「立法会五题:对电竞场地的规管」。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2/20/P201902200048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
3 同2。
4 同1,第1页。
5 同1,第4页。
6 例如有否配备所需的电竞游戏软件、电脑、低延迟高带宽的互联网连接、直播电竞的设备及设施,以及足够的观众席位。资料来源:「根据《游戏机中心条例》(第 435 章)申请豁免电子竞技场地领牌规定的指引」。取自民政事务总署网站:https://www.hadla.gov.hk/el/filemanager/common/docs/forms/Guidance_Note_on_Application_for_Exemption_of_Electronic_Sports_Venues_from_Licence_Requirements_under_the_Amusement_Game_Centres_Ordinance_chi.pdf,查询日期2019年4月18日,第3页。
7 同1,第2至4页。
8 「筹办您自己的社群电竞比赛」。取自Blizzard Entertainment网站:https://communitytournaments.blizzardesports.com/zh-tw,查询日期2019年3月7日。
9 「VALVE 游戏大赛」。取自Steam Powered网站: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tourney,查询日期2019年3月7日;"Limited Game Tournament Licenses," Steam Powered,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tourney/limited_license, accessed March 7, 2019.
10 「2018《王者荣耀》全民赛通则」。取自王者荣耀网站:https://pvp.qq.com/match/quanmin/index.html#/about/businessRace,查询日期2019年4月10日;「关于全民赛:常见问题」。取自王者荣耀网站:https://pvp.qq.com/match/quanmin/index.html#/about/question,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
11 「2018《王者荣耀》全民赛通则」。取自王者荣耀网站:https://pvp.qq.com/match/quanmin/index.html#/about/businessRace,查询日期2019年4月10日。
12 同11。
13 同9。
14 同8。
15 陈君毅,「引领香港电竞走向职业规模,CGA创办人点出两大发展关键」。取自数位时代网站: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50346/hk-emf-cga-founder,最后更日期2018年8月27日。
16 「首页」。取自Cyber Games Arena网站:https://cga.gg,查询日期2019年4月16日;「Cyber Games Arena电子竞技平台」。取自Cyber Games Arena网站:https://vs.cga.gg,查询日期2019年4月16日。
17 Lisa Marie Segarra, "Super League Gaming CEO on Leading the First Public E-Sports Company," Fortune, March 1, 2019, http://fortune.com/2019/03/01/super-league-gaming-ceo-esports-ipo.
18 "Super League Gaming, Inc.: Prospectus," Super League Gaming, Inc., February 25, 2019, pp. 1-2, 5 and 9.
19 「洛杉矶暴雪竞技场」。取自Blizzard Entertainment网站:https://esports.blizzard.com/zh-tw/blizzard-arena/los-angeles,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台北暴雪电竞馆」。取自Blizzard Entertainment网站:https://esports.blizzard.com/zh-tw/blizzard-arena/taipei,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
20 腾讯游戏,「王者互娱携手腾讯发布中小城市电竞战略」。取自腾讯网网站:https://xw.qq.com/cmsid/2016121001712800,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0日。
21 Dean Takahashi, "EA creates high-end competitive gaming broadcast studio," VentureBeat, https://venturebeat.com/2019/03/15/ea-creates-high-end-competitive-gaming-broadcast-studio,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19.
22 同21。
23 Andrew Webster, "Blizzard’s Overwatch League will have its first home games in Atlanta, Dallas, and LA next year," The Verge, December 12, 2018, https://www.theverge.com/2018/12/12/18136606/blizzard-overwatch-league-owl-home-matches; Blizzard Entertainment,「全明星赛投票注意事项」。取自Overwatch League网站:https://overwatchleague.com/zh-tw/news/22933224/non-printable,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27日。
24 Arash Markazi, "No one mold for esports venues as arenas continue to grow," ESPN, http://www.espn.com/esports/story/_/id/25602388/no-one-mold-esports-venues-arenas-continue-grow,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4, 2018.
25 同24。
26 「新闻中心」。取自魔杰电竞网站:http://www.mjdj.cn/www/news.htm,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
27 同1,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