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3-12-11 | 《经济日报》

双非学童只会留在北区?



大约十年前罗湖口岸开放「深港走读学童专用通道」,每日来往香港、深圳的「鸭仔团」成为两地独有的风景。跨境学童人数过去多年持续增加,到2011年超过一万,当中相信不少是双非儿童,过去的智经评论曾指,香港需为「双非世代」的诞生及早规划。数月前北区小学学额出现不足,只是问题的开始。[1]要避免问题恶化,香港有必要了解双非学童的就学模式。

「双非世代」对教育资源的需求日增,可由数字解释。自2003年自由行开放后,单非、双非婴儿的人数及比例一路增加,新生婴儿总数于2008年近7.88万,当中双非婴儿占32.1%。假设这些双非婴儿六年后全数在香港升读小一,2014年入学的双非学童将首次占总数逾三成。2011年香港新生婴儿人数达11年来最高,约9.55万人,其中双非婴儿占37.4%(见表一)。[2]依此推算,2017年的小一学位需求将最为殷切。

教育局早前公布2014/15学年小一自行收生结果,今年共约5.2万名儿童参加小一自行派位,成功率只有42%,创16年来新低。有北区学校校长表示,因双非儿童的申请增多,获得自行派位的成功率仅得三成多。

小一跨境生比例减少

小一入学统筹办法(下称「办法」)分两个阶段,若首阶段的自行分配学位不获录取的学童可参加第二阶段的「统一派位」。按教育局规定,2014年9月入学时年满五岁八个月的儿童便可参加「办法」,报读本港官立或资助学校。换句话说,学童应于2008年或之前出世。2008年本港共7.88万名新生婴儿,当中32.1%为双非婴儿,即2014/15学年符合入读小一的双非儿童近2.53万名。今年3,900名跨境学童参加自行派位,较去年的3,050名增加了28%。[3]但以跨境学童数目相对入读小一的双非学童总数计算,今年的数字(15.4%)其实低于去年(16.2%)。

据教育局数字,2009至2012年,跨境学童和适龄入读小一的双非儿童人数均呈倍数增长,分别为1.65倍及6.75倍。人数增多,跨境学童数目相对适龄入读小一的双非儿童总数,却由2009年的43.2%,逐年递减至2012年的14.8%(见表二)。[4]

跨境学童数目相对双非学童总数减少,可能是因为2009年入读小一的双非儿童,乃2003年香港实施内地自由行以来的首批。当年的双非婴儿数目较少,只有2,070人。当时跨境学童的父母,相信仍以港人为主。因此早年的数字,未必能反映双非儿童跨境上学的实况。

另一个跨境学童相对双非学童总数减少的可能原因,是长居香港的双非儿童的比例逐渐增加。近年时有双非家长选择在九龙塘一带买楼或租屋的新闻,亦有报道指,一些办理升学的教育中心,去年开始营办跨境宿舍,为跨境学童提供寄宿和补习服务。最近有传媒发现屯门一带的跨境宿舍今年暑假起需求急增,9月时约有10名跨境学童入住,甚至出现轮候名单。中心租用屯门四幢独立屋,一屋最多容纳16名儿童。[5]现时并无法例规管六岁以上儿童托管服务,学童安全未能保证。而且同一时间向八人或以上提供教育课程,需注册为学校,某些跨境宿舍提供补习服务,其实在地下进行。

愈来愈多双非学童「扎营」香港,除为了免去每日奔波跨境就学,更重要是可以利用住址申请统一派位。因为据教育局规定,跨境学童只能够申请邻近口岸的「专网学校」。跨境学童的家长难免担心,明年适龄升小一的学童人数大增,子女会被派至偏远地区。

幼稚园学额适时调节

与小一跨境学童相似,幼稚园跨境学童人数近年虽然不断上升,对比适龄就读幼稚园的双非儿童却有减少迹象。2007年,幼稚园跨境学童为1,456名,适龄(2002年至2004年出世)双非儿童共7,422名,跨境学童人数与适龄双非儿童的比例19.6%。这一比例随后几年连续下跌至2011年的9.5%,于2012年回升至10.1%(见表三)。[6]

跨境学童增多,幼稚园数目却见减少。2007/08年度,全港共986间幼稚园,2012/13年度跌2.9%至957间,幼稚园学生人数却由2007/08年度的13.8万增加两成至16.5万。庆幸的是,幼稚园学额尚有剩余。2008/09学年的学额使用率为73.1%,2012/13学年增至83.4%(见表四)。[7]2013年港府开始对双非关闸,不计「冲关」的内地孕妇,今年起双非婴儿数目理应为零。若本地女性生育率保持与过去几年相若,2016/17学年升读幼稚园的适龄人口势必减少。

但我们不宜对此过分乐观,因为从出生人口看,未来两年才是入读幼稚园的高峰期。2015年入学(2010年至2012年出生)的适龄学童将超过27.5万人,高于2012年的23.2万。尤其是2014年(2009年至2011年出生),适龄的双非儿童将超越往年,达9.8万(见表五)。[8]适龄学生人数增多,要保证人人有书读,需适当分配学额。

中学学位将成争夺焦点

中学方面,2017年将可能迎来首批「双非」潮,因为2005年时双非婴儿人数飞跃,双非比例首次超过一成。再以2011年出生人口出现顶峰推算,12年后,即2023年,中一学位需求将最为紧张。[9]

这一两年因为跨境学童人数大增,香港的教育资源分配大失预算。北区学额紧张,部分升读小一的学生被迫前往其他地区上学。现在距第一波中学「双非」潮尚有三年多,香港需要及早计划,避免学额供求失衡的问题延续至中学阶段。要注意的是,应付幼稚园和小学学额紧张的方法,未必适用于中学阶段,因为原先在北区读书的双非学生,届时是否仍留在北区,还是扩散至其他地区,仍是未知之数。从上述的小一入学数字可见,跨境学童与双非学童的比例已跌至一成多,若认定学额压力只会出现在北区,未见合适。当局宜早日就未来学额需求的分布进行调查,以助厘订应对措施。

事实上,政府己开始寻找应对方法。近日港府与深圳当局签署协议,增设深圳私人小学的「港籍学生班」(前称「港人子弟班」,下称「港籍班」)至7间,新增200个学额,并准许入读的双非学童参与本港升中派位。但有双非家长担心深圳学校的师资和学生质素不及香港小学,除非被分派至本港交通不便的小学,否则不会考虑报读。目前深圳六所学校的「港籍班」八成为单非学生,两成为双非学生。2010年至2013年,共有160名「港人子弟班」学生获派香港中一学位[10],现两地为双非学童跨境升中正名,相信未来中学学位竞争将更为激烈。

同样可以预见的是,经历2011年的双非高峰期,幼稚园、小一及中一的学额需求将分别于2016年、2019年和2025年逐渐降低。不过未来仍然充满无限变数。譬如一旦跨境宿舍由北向南涌入市区,学额不足的问题会否蔓延到其他地区,教育局的「专属校网」会否形同虚设;「港籍班」会否由小学扩展至中学,政策如何应时应需,都值得我们当下思考。

 


1 《双非世代上学去》,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6月21日。
2 「香港活产婴儿数字」,《父母均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儿童的居留权问题 立法会CB(4)679/12-13(03)号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3 「3,900跨境童争小一」,《苹果日报》,2013年11月27日。
4 《财务委员会审核2013-14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答复编号EDB082》,2013年4月3日。及「香港活产婴儿数字」,《父母均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儿童的居留权问题 立法会CB(4)679/12-13(03)号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5 「跨境童宿舍抢攻屯门」,《太阳报》,2013年11月25日。
6 《财务委员会审核2013-14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答复编号EDB082》,2013年4月3日。及「香港活产婴儿数字」,《父母均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儿童的居留权问题 立法会CB(4)679/12-13(03)号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7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幼稚园学额供应和需求的相关事宜 立法会CB(4)80/13-14(01)号文件》,教育局,2013年10月。
8 「香港活产婴儿数字」,《父母均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儿童的居留权问题 立法会CB(4)679/12-13(03)号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9 「香港活产婴儿数字」,《父母均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儿童的居留权问题 立法会CB(4)679/12-13(03)号文件》,律政司,2013年5月。
10「深圳港籍学生「领正牌」跨境升中」,《东方日报》,2013年11月26日。




附表

表一
表二
表三
表四
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