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5-02 | 《经济日报》

网上募捐成风 同情心惹祸?



网络发展一日千里,近年全球不少求助者在网上发起募捐行动,被称为cyber begging或digital begging(「网络求助」),让更多善心人知悉其困境,施予援手。本港早前有一名患癌的菲佣遭解雇,幸而在网上筹得所需金额留港治病[1],足证网络募捐的威力。然而,有人被指利用捐赠者的善意骗财[2],更有正值壮年的无业男靠网上直播,恳求网友施舍维生。[3]当这些行为在网上成风,并且入侵人心,对社会有何影响?

科技网站Techspirited把cyber begging定义为在网上向陌生人寻求金钱或物质上的支援[4],该网站的其中一篇介绍文章指出,寻求协助并非羞耻的事,但有些人却会感到尴尬,因此网络平台可为求助者提供完美的解决方案,保护受助人的身份和尊严。[5]

网上众筹送暖 患癌菲佣获捐款留港治病

网络世界不乏好人好事,在菲律宾育有五名子女的单亲妈妈Baby Jane Allas,前年离乡背井来港,在本港一个巴基斯坦裔的家庭内担任外佣。Allas早前确诊患上第三期子宫颈癌,又遭雇主终止雇佣合约,幸得在港胞妹的雇主收留,并协助她追讨赔偿及欠薪,又为其医疗费用发起网上众筹。[6]Allas近日成功向前雇主追讨三万港元赔偿[7],而众筹善款已接近84万港元。[8]她接受传媒访问时坦言,这一连串的经历,使她感受到人间有情。[9]

大多善心人与受助者毫不相识,为何仍愿意捐款呢?苏格兰著名哲学家Adam Smith指出,同情心(sympathy)是人类思考另一人状态的能力,把自己代入别人的处境,体会对方的感觉。一般而言,Adam Smith所指的同情心,也可被视为「情绪同理」(emotional empathy)[10],即突如其来、不由自主的心理反应,例如当看见乞丐的皮肤有脓包或溃疡,人们身上对应的部位便会感到痕痒不适,而这种心理反应可进一步发展成为行动,向他人伸出援手。[11]

网上身份难分真假 募捐或涉欺诈

雪中送炭,实属好事。然而,由于求助人在网络上描述的身世及故事,并不容易被查证,若有立心不良的人趁机图利,一众善心人恐怕会沦为骗案苦主。据传媒报道,内地有一名女子于网络平台「轻松筹」,自称罹患第三期鼻咽癌,急需筹集20万元人民币治病,大批网友随即伸出援手,使她迅速筹得目标金额。[12]

不过,有网民揭发她有楼有车,并为营业额达千万元人民币的服装品牌创办人兼大股东,质疑她在网络上「诈捐」,更有人形容她是「网络乞丐」。该名女子遭检举后退还捐款,但在社交平台发表声明,指公司有成本、支出及合伙人,自己赚得比员工更少,手头可运用资金有限,又称「筹的是急不是穷」。[13]虽然未有证据显示杨悦谎称患癌,但以上例子足以说明求助人可选择性提供资料,甚至隐瞒身份和经济状况,而这些行为均有可能左右网友的捐款意欲。

本港去年录得8,372宗诈骗案,按年上升18.1%,其中社交媒体骗案占2,064宗,按年上升94%,受害人损失金额多达五亿港元。而在社交媒体骗案中,网上情缘骗案为596宗,按年增1.5倍,损失金额约占社交媒体骗案的九成。[14]以上数字虽未能反映「网上诈捐」入侵本港,但骗徒手法层出不穷,警方也应多加注意,以保障市民财产。

审计署数年前亦已留意到网上募捐不受政府监察,也有立法会议员认为这种筹款形式渐趋流行和可涉及巨额款项,建议政府研究如何规管。[15]社会福利署署长及后在公开聆讯上解释,网上募捐不属于《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4(17)(i)条下,社署职权范畴内可作出规管的慈善筹款活动,但署方会根据法律改革委员会有关推行良好实务的建议,并与其他相关部门研究处理细节。[16]

当局与时并进,检视法例监察网上募捐的大方向实属正确,但若果法例过度严谨,恐怕会扼杀弱势社群在网上筹款的空间,因此监察制度的松紧必须拿捏得宜,在保障捐款者的利益,以及避免窒碍筹募发展之间,取得平衡。

社交媒体直播求网友捐钱 属工作还是乞讨?

除了「网上诈捐」,近年有年轻人靠网上直播维生,甚至直接要求观众施舍,同样值得留意。据传媒报道,一名居于美国布鲁克林区的25岁无业男子Jovan Hill,不时在家中利用手机进行网络直播,更开宗明义自称很穷,需要金钱照顾母亲、缴交租金及吸食大麻,希望追踪者施予金钱,而且声言「可以为15美元做任何事」。[17]

Jovan现时在多个社交平台的追踪者多达20万,他在网络直播时,间中会与追踪者闲聊,以及作出引人注目的行为,包括戴上女装假发和进食未经煮熟的鸡脾等,其追踪者偶尔给他数美元,甚至100美元,亦有网民称他为「无业皇帝」(Unemployed King)。Jovan透过网上直播募捐,以及在收费视频平台上载个人影片,每月赚取4,000元美金。其实他亦曾在戏院小卖部任职,但发现在网络要求施舍,比工作赚钱更多,因此决意辞工,并直言「将这(直播)当成我的工作」。[18]而Jovan的室友、年仅22岁的Garner也不时在网络直播,赚取生活费。[19]

除了受网友的同情心恩泽,Jovan的「成功」或与时下年轻人的行为及思想有关。美国有调查指出,2012年时有42%年轻人表示计划生育,相关比率较20年前的78%明显下降,评论认为时下年轻人不喜欢对未来作出承诺,没有按揭贷款或儿女等负担,所以有更多闲钱,可用作照顾他人,满足自己的心灵,而捐款予Jovan便是其中一个途径。[20]评论续指,这种助人途径的优点在于捐款人无需每天亲身照顾求助人,不用为对方费神,也不用作出任何承诺。[21]

网络悲情故事泛滥 或致受众麻木

虽然Jovan并无强迫别人捐款,追踪者的施赠也是出于自愿,但若果透过网络宣扬自身的苦况成风,或对受众的心理造成影响。美国心理学家Charles Figley指出,在大部分情况下,人们富有同情心或因同情心作出某些行为均附带成本,包括降低承受别人痛苦的能力和兴趣。[22]他定义有关状态为「情感疲劳」(compassion fatigue),即某人长期身处因同情心所带来的压力环境,使人们在生理、心理及情绪上出现疲惫或障碍,病征包括难以保持客观分析力、焦虑和感到麻木等。[23]

在资讯高速传播的年代,社交平台上充斥的感人故事,往往难分真假。当同情心屡被无理消费,令普遍人对求助者感到麻木,最终受害的,只会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1 胡家欣,「菲佣患癌被辞退 众筹获70万元见证香港有情 今晤前雇主追欠薪」。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0534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日14日。
2 「【价值千万品牌老板】癌女网募$23万医病 被爆有车有楼」。取自苹果新闻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310/5935312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10日。
3 Mike Vilensky, “Live-Streaming Your Broke Self for Rent Money,” The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8, 2018, https://www.nytimes.com/2018/12/08/style/jovan-hill-live-stream-social-media-money.html.
4 “Does Cyber Begging Really Work?,” Techspirited, https://techspirited.com/does-cyber-begging-really-work, accessed 13 March, 2019.
5 同4。
6 邝晓斌,「单亲菲佣患癌惨被解雇 胞妹雇主助众筹医疗费 逾千人捐近70万元」。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0447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日10日。
7 麦凯茵,「菲佣Allas患癌后被炒 向前雇主成功追3万元 盼获好心人聘请留港」。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18145/,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5日。
8 “Helper fired for having Cancer: Urgent Cancer Care for Baby Jane Allas,” GoGetFunding, https://gogetfunding.com/fired-for-having-cancer-urgent-cancer-care-for-baby-jane-allas/, accessed April 24, 2019.
9 同1。
10保罗.布伦,「【道德研究】耶鲁心理学教授:我反对同理」。取自关键评论网站: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7907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29日。
11 同12。
12 同2。
13 同2。
14 「治安持续改善 去年罪案创新低」。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s://www.news.gov.hk/chi/2019/01/20190129/20190129_155227_336.html?type=ticker,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9日。
15 「监察慈善筹款活动」,《审计署署长第六十八号报告书第2章》,香港审计署,2017年4月,第12页。
16 「监察慈善筹款活动」,《政府账目委员会第六十八号报告书第4部第2章》,立法会政府账目委员会,2017年7月,第14页。
17 同3。
18 同3。
19 同3。
20 Kyle Smith, “Millennials are paying thousands to this ‘digital beggar,’ an unemployed pot fiend,” New York Post, December 15, 2018, https://nypost.com/2018/12/15/millennials-are-paying-thousands-to-this-digital-beggar-an-unemployed-pot-fiend/.
21 同22。
22 Charles R. Figley, “Compassion Fatigue: Psychotherapists’ Chronic Lack of Self Care,”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58 (11) (2002), p.1434.
23 Elisa Gabbert, “Is compassion fatigue inevitable in an age of 24-hour news?,” The Guardian, August 2, 2018, 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2018/aug/02/is-compassion-fatigue-inevitable-in-an-age-of-24-hour-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