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9-05-13 | 《星岛日报》

摒除少数族裔长者健康障碍 在地化的「一带一路」



近年不少官员主张港人要放眼海外,拥抱「一带一路」。这类呼吁,在本来就有意寻觅海外机遇的「朋友圈」中,当然不难找到共鸣,但对于学习、工作和业务都扎根香港的市民而言,那些美好愿景,又好像与他们生活无关。

其实连结「一带一路」,不一定要跑到外地,因为香港也有不少具「一带一路」背景的人士定居。政策上关顾他们的独特文化和生活需要,不仅有利于促进社会融合,对提升普罗大众的「一带一路」意识,也有一定帮助。以长者政策为例,高龄海啸步步进逼,人口急增的少数族裔长者[1],与本地长者同样要面对健康问题。要克服当中挑战,正好需要认识「一带一路」的文化。

与大部分长者不同,少数族裔长者往往碍于言语不通和文化差异,难以如大多数市民般获取医疗服务。[2]香港社会如何协助这些长者消除障碍,得享健康晚年,首先要了解当中挑战。

少数族裔长者人口 十年升逾两倍

根据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结果,撇除外籍家庭佣工后,居于本港的65岁或以上少数族裔人士,由2006年的6,412人,上升至2016年的20,124人,十年间增长超过两倍;其占少数族裔人口的比例,也由约4.1%,上升至7.6%。[3]

与大部分港人一样,少数族裔也要面对慢性疾病的风险。以南亚裔人士为例,基督教联合那打素社康服务的「南亚裔人士健康支援计划」,早前发表2017/18年度报告,指出计划在多个健康推广活动中,为南亚裔人士进行多项健康检查,发现25%检测结果为血压水平偏高;4%为血糖偏高;37%为胆固醇偏高;79%属过胖。[4]至于全港整体人口,根据卫生署于2017年发表的大规模全港性健康状况调查,27.7%人口患有高血压;8.4%患有糖尿病;49.5%患有高胆固醇血症;50%属超重或肥胖。[5]

同一天空下 不相等的治疗机会

虽然参考上述数据,本港南亚裔人士患上慢性疾病的比例并非特别高,但随着年龄增长,他们因小毛病而求诊的次数,可能会愈来愈多,社会不应忽视他们在求医过程遇上的障碍。

香港大学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entre for Comparative and Public Law)早年就少数族裔的居港情况发表报告,指出本港拥有世界级的医疗系统,但少数族裔碍于语言隔阂、文化及宗教差异,难以与本地市民一样享有平等获取医疗服务的机会。[6]报告认为当局设法处理人口老化问题时,应同时制定能照顾少数族裔及本地长者需要的措施。[7]

障碍一:言语不通 公立医院传译服务未臻完善

究竟少数族裔求诊时会遇上什么具体困难呢?无法与医护人员良好沟通,是其中之一。香港中文大学的刊物Varsity曾报道,一名居港逾20年的印度裔妇人既不谙广东话,又只懂简单的英文字句,因此每次看病都只能以身体语言,向医生表达自己感到不适的部位,而医生在大多数情况均只会为她处方止痛药。[8]

其实,立法会早于2008年通过《种族歧视条例》,保障所有人都可以平等享用公共医疗服务后,医院管理局发出标书,邀请机构为公立医院提供传译服务,结果由香港圣公会麦理浩中心中标,并成立社企「香港翻译通」,训练及招聘医疗传译员[9],现时「香港翻译通」的服务语言已涵盖乌尔都语、印地语、泰语、尼泊尔语和印尼语等19种语言。[10]

然而,有立法会议员曾向政府反映公立医院及诊所提供的传译服务不足[11];另有社工向智经表示,传译服务并非必然提供,须由医护人员确认求诊者有此需要,才会向相关部门提出,但有医护人员看见部分少数族裔懂得简单回应提问,便以为他们完全理解病况,而未有为他们提供传译服务。有见及此,医管局已研究引入新措施,在病人电子纪录中,为病人记录其首选语言,从而令日后为病人安排翻译服务的工作流程更顺畅。[12]

除此之外,医管局已推出少数族裔专用网页,把官方网站的主要内容,翻译成多种语言,并且提供中、英文及其他18种语言的标准回应提示卡、载有常见疾病资料及同意书的病人单张,协助病人向医管局职员表达自己的语言。[13]卫生署亦已将一系列重点健康资讯,例如有关咳嗽礼仪、正确洗手方法等翻译成不同语文,制作成单张、海报和小册子等健康教育教材,分发至以少数族裔人士为服务对象的非政府机构和宗教团体,为他们提供健康资讯。[14]

不过,上述社工向智经指出,即使政府部门编制的小册子包括多种少数族裔语言,但其实很多少数族裔长者均是「文盲」,故未能阅读和理解有关内容。

障碍二:文化背景差异 难照顾特别需要

文化因素是协助少数族裔长者维持健康的另一障碍。有一种说法指,部分少数族裔被「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观念主导,加上病人在公营医院不能挑选医生为自己诊症,少数族裔妇女很多时为避免遇上男医生,故不愿意求诊。[15]

除此以外,现时居港的少数族裔,大部分皆信奉伊斯兰教、印度教或锡克教等[16],其饮食及生活习惯或异于一般土生土长的华人。以社福机构的送饭服务为例,有传媒引述一名社工指,服务提供者难以因应个别少数族裔长者的需要烹调,「厨房一日煮几百个饭,如何为一个巴基斯坦长者煮一个没有猪肉的饭?不只人手,厨具要不要另用一套?」[17]即使少数族裔长者有经济能力入住安老院舍,院舍能否为他们提供符合信仰的膳食,以及进行宗教仪式的地方,也是疑问。[18]

英国透过宗教力量 让健康资讯走进穆斯林社区

其实,少数族裔长者在获取公共服务遇上困难,不仅在本港出现,参考外国处理相关问题的方法,或可带来一点启示。英国公共卫生部于2017年发表的报告,以健康不平等(health inequalities),来形容受不公平的因素影响,而导致不同组群的健康状况出现差异。[19]报告按经济状况把当地人口分为十组[20],发现大部分少数族裔居于相对贫困地区[21],而居于最贫困地区的人,较居于最富裕地区的预期健康年数,平均少约20年。[22]

为了处理当地的健康不平等情况,英国公共卫生部和伯明翰市政府,联同社福机构于2017年推出《健康生活指引:清真寺》(Guide to Healthy Living: Mosques),以信仰(faith-based)及信仰中心(faith-placed)为基础[23],协助清真寺透过优化设施、人手及政策等,在社区推广健康生活。[24]有意见认为,清真寺不但提供场地,协助解决健康不平等的情况,加上穆斯林人非常尊重清真寺及伊斯兰教领袖,如果健康推广活动可在清真寺内进行,或借《古兰经》内容传播健康讯息,相信可放大宣传效果,并且帮助少数族群作出行为改变。[25]

宏观来看,英国向少数族裔传递医疗和健康讯息的大方向,是由政府主导,并借助宗教力量,在少数族裔聚集的平台搭建沟通桥梁,再透过语言及文化互通的「同乡」网络,传播讯息,长远协助少数族裔消除求医障碍。

香港须多管齐下 连结少数族裔

在香港,有宗教团体也不时与医护组织合作,例如香港伊斯兰教联会早前与宣教委员会联手,邀请医生到清真寺内的研讨室,向信众讲解保护眼睛健康的方法[26],以及邀请心脏科专科医生为信众提供免费心脏健康咨询。[27]

然而,根据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的文件,信奉伊斯兰教的估算人数由2007年的9万人,上升至2016年的30万人[28],但平等机会委员会向立法会提交的意见书指出,信仰敬拜的社区场地和设施却没有相应增加。[29]此外,信奉印度教及锡克教的人数,亦分别由2007年的4万及1万人,增加至2016年的10万及1.2万人[30],惟现时只有一所印度庙及一所锡克庙。[31]

个别宗教的礼拜场所数目未见增长,政府能否以官方宗教设施为切入点,进一步加强传播健康资讯的效果,值得社会深思。不过,正如上述意见所言,信众非常尊重所属的礼拜场所及经文,假如当局、宗教及社区组织能携手合作,把资讯融入他们的宗教生活,相信也是一个有效和可行的方向。

此外,各持份者也可在社区层面多下工夫,在少数族裔社群发掘能充当沟通桥梁的人士。香港大学公民社会与治理研究中心及政策研究公司,去年向扶贫委员会提交报告,指出少数族裔人士之间普遍有较强的凝聚力,并倾向求助于少数族裔朋友。[32]报告续指,学校及领事馆是向少数族裔传播公共服务资讯最有效的途径,其中就读专上教育院校的少数族裔也可担当中间人,将资讯传递予家人及朋友,或透过社交媒体传播予更广大的群众。[33]

话说回来,正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各界着力应对高龄海啸来袭之际,也应关顾少数族裔长者的需要。与此同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推进,本港若矢志担当「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桥梁,或有需要先提升「软实力」,确保本地有良好体制,照顾不同族裔人士的健康需求。

1 报告所指的少数族裔人士是于人口普查/中期人口统计报称其为非华裔人士,包括菲律宾人、印尼人、泰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和南亚裔人士等。资料来源:「2016中期人口统计 主题性报告:少数族裔人士」,政府统计处,2017年12月,第3、28至30页。
2 “Status of Ethnic Minorities in Hong Kong 1997 -2014,” Centre for Comparative and Public Law, September 2015, Chapter 7, p.1.
3 同1,第28至30页。
4 “South Asian Health Support Programme Annual Report -2017/2018,” United Christian Nethersole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https://docs.wixstatic.com/ugd/26b112_b0173e9a16f44c0da8064570c5d6fa88.pdf, accessed March 29, 2019, p.7.
5 「卫生署公布人口健康调查结果」。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1/27/P201711270058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7日。
6 同2。
7 同2,第5页。
8 Charlotte Cheung and Rainbow Ngai, “Blending into local colour,” Varsity, http://varsity.com.cuhk.edu.hk/varsity/0901/periscope2.pdf, accessed May 6, 2019.
9 「【医院传译】医院传译员周薪低至200元 难以为生 流失率达八成」。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92036,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18日。
10 「服务语言」。取自香港翻译通服务网站:http://www.hk-translingual.com/tc/services.php,查询日期2019年3月21日。
11 「立法会二十二题:医院管理局为少数族裔病人提供的传译服务」。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3/21/P201803210024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21日。
12 同11。
13 「传译服务」。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s://www.ha.org.hk/visitor/ha_visitor_text_index.asp?Content_ID=242254&Lang=CHIB5&Dimension=100,查询日期2019年5月2日。
14 「立法会十二题:公营医疗机构提供的传译服务和公众健康教育」。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3/01/P201703010058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1日。
15 「社联政策报 少数族裔在香港」,香港社会服务联会,2013年10月,第16页。
16 陈永浩,「认识香港少数族裔邻里」。取自明光社网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认识香港少数族裔邻里,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1月22日。
17 「【少数族裔老化.下】难获社福资讯 社工:安老服务是否平等?」。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18269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8日。
18 同17。
19 “Public Health Outcomes Framework: Health Equity Report,” Public Health England, July 2017, p.14.
20 同19,第26至27页。
21 同19,第98页。
22 同19,第27页。
23 “Guide to Healthy Living: Mosques,” Public Health England, Birmingham City Council and KIKIT, March 2017, p. 3.
24 Mohammed Vaqar, “Tackling health inequalities through enhancing the wellbeing role of mosques,” Public Health England, https://publichealthmatters.blog.gov.uk/2017/08/23/tackling-health-inequalities-through-enhancing-the-wellbeing-role-of-mosques/, last modified August 23, 2017.
25 同24。
26 「最新消息或活动」。香港伊斯兰教联会网站:https://www.iuhk.org/index.php/ch/25-新闻和活动/755-健康讲座:眼睛护理,查询日期2019年5月6日。
27 「最新消息或活动」。香港伊斯兰教联会网站:https://www.iuhk.org/index.php/ch/25-新闻和活动/733-免费心脏健康咨询,查询日期2019年5月6日。
28 「香港的宗教设施」,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立法会FS01/17-18号文件,2017年12月8日,第4页。
29 「提供予少数族裔人士进行宗教和文化活动的地区场地 平等机会委员会提交的意见书」,少数族裔权益事宜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484/17-18(02)号文件,2017年12月,第2页。
30 同28。
31 同28,第6页。
32 「少数族裔人士对主要公共服务的认知和满意程度研究」,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及香港大学公民社会与治理研究中心,2018年3月,第9页。
33 同32,第3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