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5-17 | 《经济日报》

合成生物学机遇(下):如何将人才化为钱财?



合成生物学被香港首富李嘉诚看好为「极具颠覆性的技术」[1],智经早前发表时事分析文章,介绍合成生物学的机遇,以及其发展潜力和争议。近年全球多国均想把握合成生物学的商机,香港在培育科技人才方面向来有一定成绩,但还需要什么土壤,方能将人才化为真正的产业发展?

全球政府争相发展

合成生物学市场潜力庞大,根据市场研究机构BCC Research预测,其规模会由2017年的近44亿美元,增长至2022年的139亿美元[2]

多国政府亦看好合成生物学,纷纷订立发展计划扶持产业。当中美国对合成生物学的重视,至少可追溯至2006年。当时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拨款1,600万美元,资助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多间顶尖大学,共同建立合成生物学研究中心,以汇聚全国人才,推动合成生物学的研究工作。[3]

中国政府也相当重视合成生物学发展,自2010年起将其纳入多个重大科学问题导向项目的重点研究方向,并提供资助。[4]英国则于2012年制定合成生物学路线图,翌年更将该领域列入八大重点发展科技范畴之一,投资8,800万英镑支持其发展。[5]

澳洲近年亦急起直追,于2017年订立国家研究基础设施路线图,聚焦九大范畴,合成生物学被列在「复杂生物学」的范畴之内[6],澳洲学术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去年又进一步发表澳洲发展合成生物学的展望报告。[7]

推动一个产业发展,往往需要多管齐下,养成优良健康的发展土壤,才可令产业落地生根、茁壮成长。综合上述国家的发展计划,我们尝试归纳一些被政府视为有利合成生物学发展的土壤元素。

土壤元素一:培育跨学科人才

合成生物学汇聚跨学科的知识,包括生物学、工程学及化学等,在这些学科拥有全球领先的专业知识,将为发展合成生物学奠定坚实基础。[8]澳洲研究相关产业的发展条件时,便评估了当地的基础理工科目、跨学科教育,以至合成生物学相关专业学科培训,能否提供足够的支持。[9]

例如澳洲学术研究委员会报告指出,合成生物学要求运用计算模型、编程及生物信息知识,处理和分析大型数据集,当地虽然在科学、工程及科技学科的水平颇高,但需留意近年中学生数学和科学表现下滑,当地亦缺乏掌握计算和编程技能的人才,需要多加推广相关教育。[10]

该报告又认为,要将基础知识转变为合成生物学知识,跨学科教育和合作至为重要,如透过设计联合学位课程,让学生获得和实践多学科知识。[11]英国合成生物路线图协调专家小组亦强调,全球最成功的合成生物学研究中心,均是一开始已提供一个多学科的培训环境。[12]现时,欧美不少大学均有开办合成生物学的本科主修课程、硕士以至博士学位或专业课程[13],英国三间顶尖大学包括牛津、布里斯托及华威大学,更合办合成生物学博士培训中心,提供四年期课程。[14]

土壤元素二:注资支持研究、基础设施

上篇文章提及,合成生物学有望在医药、能源和环境等领域带来改变,但研究之路漫长,令部分外地政府认为,应在较难得到私人资金支持的研发阶段出力。有见多国政府均大力投资于合成生物学的研究项目和基础设施,英国在2008至2015年间,也对合成生物学投放高达三亿英镑公帑,以增加六所多学科合成生物学研究中心,并添购供基础研究之用的仪器和设施,如机械人、自动化平台和DNA合成设施等。[15]

有政府甚至担起主导合成生物发展方向的角色。其中中国政府资助合成生物学研究项目已有多年[16],科技部去年更加码,预算以8.4亿元人民币支持32个相关研究方向,像「原核生物基因组的人工设计与合成」、「重要病原体疫苗的人工合成」和「DNA合成创新技术及仪器研发」[17],以推动合成生物学技术和应用突破。

新加坡更表明将资源放在有竞争力的领域,去年投资2500万新加坡元启动一个合成生物学研究及发展五年计划,并指定三个研究范畴,包括开发合成大麻素。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会项目总监对此表示,他们不是要在所有范畴争夺第一,而是要在有优势的领域竞争。[18]

土壤元素三:从实验室走向市场 研究成果商品化

能够将合成生物学技术转化为应用推出市场,才可促进经济增长、创造财富和就业机会。[19]过去英国政府曾自省其推动科研成果落地的努力不及美国,指英国研究委员会太侧重上游研究,相反美国的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DARPA)、国立卫生研究院和能源部,却更贴近下游市场,又认为美国政府在采购方面更大胆,在极早阶段采用新科技产品,造就硅谷成长。[20]由此可见,在英国政府眼中,研究成果「落地」是推动科技产业发展的关键一环。

就此,英国主管公帑资助生物科学研究的生物技术和生物科学研究委员会(Biotechnology and Biolog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21],拨款1,000万英镑予英国创新及科学种子基金,专门支持合成生物技术商品化,该基金由风险投资公司独立管理,至今协助逾40间公司创立。[22]基金总监声言,比起商业基金,该合成生物种子基金的资金来自公帑,在投资上更具弹性,能够更早投资初创,以支持其早期开发,并快速吸引更大规模的基金共同投资。[23]

英国专家又认为,需要将科学人才与商业创新者拉近,去寻找发挥科学潜力与商机的最佳方案,如协助创新组织、大学向企业展示新技术成果,将有助加快技术商品化。[24]

香港有人才 具资金 惟商品化乏力

回到香港,政府近年确立发展创科四大优势范畴,当中包括生物科技[25],但暂时没有如上述的政府般,针对合成生物学制定具体的发展计划。不过,这并非意味香港缺乏在此领域大展拳脚的条件。

首先,香港虽然没有以合成生物学命名的本科课程[26],但不代表人才欠奉。本港生物学、工程学水平不俗,有五间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电机及电子工程学科,在个别大学排名榜位列进世界头100位[27],亦有两间大学的生命科学学科打入全球首100位。[28]

个别大学也正培育跨学科的人才。以香港中文大学(中大)为例,其生物医学工程学系学生,既要学习医学知识,又要涉猎电子工程、计算机工程等方面的专科知识和技能[29],有潜力成为合成生物学人才。本港学生亦在合成生物学国际赛事中屡获奖项,由中大工商管理、工程、生物医学及生命科学学院学生组成的跨学科团队,去年便凭设计快速辨别流感病毒方法,在国际遗传工程机器设计竞赛(iGEM)中荣获金奖,是中大第七度在此赛事夺金。[30]

在资金支持方面,最新一份财政预算案提出,拨款12亿元成立香港基因组中心及推展香港基因组计划,促进基因组医学的临床应用和创新科研发展[31],政府亦预留160亿元,供资助大学增建或翻新校舍设施,尤其是必需的科研设备如实验室[32],相信可连带带动本港合成生物学在基因方面的研究前行。

至于将科研成果商品化,则可能是相关发展的致命伤,因其成效一直被外界诟病。有从事科技研发的学者认为,问题出于本港大学评核教授表现时,仅以科研及教学水平为准,未有考虑其在科研商品化的成就,令从事科研产品化的教授变得「不务正业」,又或使教授放弃将科研成果应用,只醉心做基础研究,以助晋升。[33]另一原因则是公营机构「但求无过」,怯于担任先行者,因此不愿起用本地科研出品,如其研发的复健机械手,成效数据虽来自公立医院,但医管局也不敢尝试。[34]

放眼大湾区 助解困局?

商品化的困局,部分涉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毕竟发展合成生物学需要资源,但投资者目光一般只会投向水平较领先的地区,例如美国,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亦投资于多家美国合成生物初创企业。[35]

由此可见,本地合成生物学人才若要争取投资者,除了思考如何在香港将科研成果商品化,与周边地区(例如其他大湾区城市)合作,也许是一条出路。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表示,要深化粤港澳创新合作,支持粤港澳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共建高水平的协同创新平台,推动科技成果转化。[36]事实上,深圳近年已出钱出力,锐意成为中国合成生物学的龙头。去年其市政府便和科技部合资,部署多个合成生物学研发项目,同时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协同发展。[37]科技部为合成生物学研究项目的投资加码时,深圳市政府也有份出资,并要求申报项目中至少有一个课题由深圳市单位牵头。[38]此外,当地政府已计划兴建合成生物创新研究院。[39]

在大湾区规划支持下,与深圳合作进行研究,推动将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或是本港合成生物科研人员的机遇。

1 王端、王烁,〈李嘉诚:着眼未来〉,《财新周刊》,2018年3月26日。
2 John Bergin, “BCC Research Report Overview Synthetic Biology: Global Markets,” BCC Research, July 2018.
3 Robert Sanders, “NSF funds $16 million synthetic biology center,” UC Berkeley News, https://www.berkeley.edu/news/media/releases/2006/08/03_SynBerc.s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3, 2006.
4 关正君、魏伟、徐靖,「合成生物学研究进展及其风险」。取自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国家委员会网站:http://cncbc.mee.gov.cn/kpzs/rsswdyx/201506/P020150616593837746632.pdf,查询日期2019年3月6日,第6页。
5 “Eight great technologies,”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speeches/eight-great-technologies, last modified January 24, 2013.
6 “2016 National Research Infrastructure Roadmap,” Australian Government, May 2017, p.69.
7 Claudia Vickers and Ian Small, “The synthetic biology revolution is now – here’s what that means,” The Conversation,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synthetic-biology-revolution-is-now-heres-what-that-means-102399,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5, 2018; ”Synthetic Biology in Australia: An Outlook to 2030,” 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 September 2018, p. vii.
8 “A synthetic biology roadmap for the UK,” UK Synthetic Biology Roadmap Coordination Group, July 2012, p.17.
9 “Synthetic Biology in Australia: An Outlook to 2030,” 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 September 2018, pp. 28-32.
10 同9,第29至30页。
11 同9,第31页。
12 同8,第18页。
13 同9,第31页。
14 “Synthetic Biology in Australia: An Outlook to 2030,” Australian Council of Learned Academies, September 2018, p. 31; “Overview,” EPSRC & BBSRC Centre for Doctoral Training in Synthetic Biology, http://www.synbio-cdt.ac.uk/programme/overview.html, accessed March 7, 2019.
15 “Biodesign for the Bioeconomy UK Synthetic Biology Strategic Plan 2016,” Synthetic Biology Leadership Council, February 2016, p. 7; “Synthetic Biology Leadership Council,”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groups/synthetic-biology-leadership-council, accessed March 7, 2019.
16 同4,第6页。
17 「『合成生物学』重点专项2018年度项目申报指南」。取自中国科学技术部网站:http://www.most.gov.cn/mostinfo/xinxifenlei/fgzc/gfxwj/gfxwj2018/201811/W020181101397542657498.pdf,查询日期2019年3月7日,第1至2、8和18页。
18 Sandy Ong , “Singapore bets big on synthetic biology,” Nature, April 25, 2018,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4123-2.
19 同8,第22页。
20 同5。
21 “About us,” Biotechnology and Biolog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 https://bbsrc.ukri.org/about/, accessed March 7, 2019.
22 “Synthetic Biology,” UK Innovation & Science Seed Fund, https://ukinnovationscienceseedfund.co.uk/investment-focus/synthetic-biology, accessed March 7, 2019; “An Early-Stage Venture Capital Fund Building and Growing Technology Companies Stemming From The UK’s Research Base,” UK Innovation & Science Seed Fund, https://ukinnovationscienceseedfund.co.uk/, accessed March 7, 2019.
23 David Kirk, “How UK taxes are fueling a new synthetic biology industry,” Synbiobeta, https://synbiobeta.com/how-uk-taxes-are-fueling-a-new-synthetic-biology-industry/,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2, 2018.
24 同8,第22页。
25 「创新香港」,创新及科技局,2018年7月,第3页。
26 “Programme Search,” JUPAS, https://www.jupas.edu.hk/tc/search/?page=1&order_by=&keywords=Synthetic+Biology&study_level%5B%5D=Bachelor%27s+Degree, accessed March 7, 2019.
27 同25,第14页。
28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19,” Times Higher Education,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world-university-rankings/2019/world-ranking#!/page/0/length/25/locations/HK/subjects/3051/sort_by/rank/sort_order/asc/cols/stats, accessed March 7, 2019.
29 「中大生物医学工程学士课程 人才需求日增 毕业生出路广」。取自明报升学网:https://jupas.mingpao.com/jupas/中大生物医学工程学士课程-人才需求日增-毕业生出/,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9日。
30 「中大基因工程队伍设计『RAPID』 在国际遗传工程机器设计竞赛2018再度夺得金奖」。取自中大生命科学学院网站:https://www.sls.cuhk.edu.hk/index.php/programmes/undergraduate-programmes/special-programmes/igem/igem-2018/95-sls/601-igem-2018-chinese-version,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3日。
31 《二零一九至二零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19年2月27日,第153段。
32 同31,第75段。
33 「大学教授创科无助升职科研商品化路遥无期」。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70348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1日。
34 同33。
35 周家诚,「【美国直击】李嘉诚投资合成生物领域 颠覆制药、产奶、酿酒三大领域」。取自苹果日报即时新闻网站: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realtime/article/20181210/5901154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0日。
36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取自香港政府粤港澳大湾区网站:https://www.bayarea.gov.hk/filemanager/tc/share/pdf/Outline_Development_Plan.pdf,查询日期2019年3月7日。
37 「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3460号建议的答复」。取自中国科学技术部网站:http://www.most.gov.cn/mostinfo/xinxifenlei/jyta/201807/t20180709_14050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4日;「『合成生物学』重点专项2018年度项目申报指南」。取自中国科学技术部网站:http://www.most.gov.cn/mostinfo/xinxifenlei/fgzc/gfxwj/gfxwj2018/201811/W020181101397542657498.pdf,查询日期2019年3月7日,第1页。
38 同17,第1至2、8和18页。
39 陈姝,〈深圳抢先布局合成生物学 已在基础研究、应用和平台建设上取得重要进展〉,《深圳商报》,2018年7月8日,A0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