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9-05-27 | 《星岛日报》

推动船舶融资 香港是福是祸?



政府正委托香港海运港口局进行研究,以税务及其他措施吸引船舶融资公司落户,期望藉此将香港发展成为亚太区的船舶租赁中心。[1]政府此举相信会教不少人好奇,为何政府要「铺设红地毯」,讨好单一行业?在中美贸易战升级,航运业预料会大受打击的当下,相关研究又会否「生不逢时」?

造船须巨款 造就船舶融资市场

回答这些问题前,让我们先了解何谓船舶融资。船舶与融资有关,是因为要购买、建造及营运船只并不便宜,船主往往需要为此向财务机构借贷。[2]香港海运港口局指出,船舶融资是资产为本的环球业务,而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世界知名金融机构林立,适宜发展这方面的业务,加上本地汇集众多船东,也为船舶融资业务的持续发展提供机遇。[3]

香港的船舶融资业务近年有相当的增长。金融管理局数字显示,香港的航运贷款及垫款数字,今年3月达到1,261亿元,较2011年同期的681亿元,上升了85.2%。[4]另外,根据运输及房屋局的粗略估算,该行业在2016年为本地经济贡献了近20亿元的附加值。[5]

虽然船舶融资业务已有一定规模,但不仅是政府[6],近年金融发展局(金发局)等机构也认为香港既有进一步发展的机遇,亦面对竞争,需要推出措施回应挑战。[7]要了解及分析他们的想法及建议,我们需要理解船舶融资的全球趋势。

金融海啸后西方银行淡出 亚洲填补资金空缺

这个全球趋势,是指欧洲融资渠道淡出,并由中国资金取而代之。自十多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随后的经济衰退,银行收紧借贷标准,以遵守关于充足资本储备的新修订规例,令航运业面对信贷收缩。与此同时,航运界也面对结构性货运能力过剩问题,令船舶价值及租船费率都有沉重下降压力。[8]

面对监管压力、市场波动,还有借款给船公司而带来的坏账,在船务融资领域具主导地位的许多欧洲贷款机构,皆缩减这方面的业务,其中苏格兰皇家银行便在2016年宣布开始减少船舶融资业务规模。[9]

建立船队成国策 中国变全球最大船舶融资者

西退东来,在欧洲资金淡出的同时,亚洲地区对新船只及船务融资的需求,以及当地较为寛松的银行业法规[10],都令全球船务融资的焦点逐渐转向亚洲。

以中国为例,发展航运业、建立船队及从事船舶融资,早已是国策。国务院在2014年提出要促进海运业发展,建设规模适度、结构合理及拥先进技术的专业化船队,以及加快发展航运金融等。[11]当局及中国人民银行等亦在2017年推出《船舶工业深化结构调整加快转型升级行动计划(2016-2020年)》,提及造船产业要集中,到2020年做到前十家造船企业的完工量占全国七成以上,并且提出改善船舶融资环境的措施,包括完善在建船舶抵押的相关政策、鼓励和指导金融机构按实际情况,对船舶行业实行差别化的授信政策等。[12]

中国如此着重航运,要建立自家船队,原因包括要保障国家经济运行安全,因全国九成进出口货物均靠海运完成、希望以海运带动经济增长、认为海运有助保障国家安全和海外权益,以及觉得海运是海洋软硬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等。[13]

在上述背景下,内地金融机构在今天已成为环球船务融资的重要来源。根据船舶融资消息机构Marine Money,中国进出口银行在2017年年终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船舶融资者,融资规模达170亿美元,而中国银行亦以150亿美元的规模,位列全球第五位。[14]内地资金并非仅为国内船业服务,以中国工商银行子公司工银租赁为例[15],其航运金融业务的负责人曾在2017年表示,工银租赁有八成业务来自国外,当中一半是欧洲,而工银当时也积极在当地拓展业务。[16]

推船舶租赁 中资银行由债主变船主

至于香港政府在财政预算案提及的船舶租赁,乃内地金融机构的一个船舶融资方法。与传统的银行借贷给借款人购买船只不同,船舶租赁是由银行借出船只供其他人营运,并收取租金。[17]以工银租赁在2015年与英国BP航运公司签署8.7亿美元的租赁协议为例,工银租赁向对方租出18艘按BP航运设计要求在韩国承建的油轮,租赁期限为10年,可按情况延长期限。[18]

当中值得注意的是,传统的借贷方式下,法律上船只拥有权属于借款人,例如船的营运者,但在船舶租赁下,拥有权则属于银行,营运者只是暂时使用船只。[19]例如根据工银租赁与BP航运的协议,BP航运在租赁期间将全面管理船舶,但在结束时要将船舶交还工银租赁。[20]这种融资方式也意味出资的机构会变成船主,例如截至2017年年底,工银租赁拥有和管理共309艘各类船舶和海工装备,资产规模超过700亿元人民币[21];而交银金融租赁在2018年10月为止,也拥有约350艘船舶。[22]中资机构以至国企大规模拥有船只这个结果,正好配合国家要建立自己船只队伍的目标。

近水楼台 香港可向内地船舶租赁公司招手?

对于中资在船舶融资上的强势局面,有人觉得是香港的机遇所在。贸易发展局在2017年的研究文章就指,部分内地银行如中国工商银行及交通银行等,愈来愈热衷于与海外航运公司进行交易;亦有不少银行在香港设立办事处,方便与区内及国际潜在客户联系,故此香港应把握机会,尽量配合国际航运公司的需要,便利他们使用香港这个融资平台,加强充当「超级联系人」的角色。[23]

金发局在2018年发表的《船舶租赁业务建议》报告(「金发局船舶租赁报告」)中,则提及许多内地船舶租赁公司以境外低税负的税务管辖区,作为其船队或部分船舶的基地或注册地,不过国际有打击避税的行动,以避税天堂作名义基地的出租人被全球税务机关盯上。[24]金发局指出,有些公司研究在合适的税务管辖区开设离岸船舶租赁业务,以享有可预期及稳定的税务及法律环境,而香港具有先进基建及雄厚海运业群,兼且是国际金融中心,若政府以合适政策支持,可以吸引出租人前来建立营运基地。[25]

金发局建议为船舶融资提供资金及税务优惠

前述的国际船舶融资大格局,除了中资崛起外,也有传统船舶融资渠道日渐萎缩的情况。面对船东及海运公司难觅贷款,金发局主张香港可以引入另类融资产品,甚至乎港府也可「落水」提供资金。

金发局船舶租赁报告建议,现有或新成立的高信贷评级机构,例如获香港主权评级的财务机构,可以帮助租赁及融资业务,包括探讨为整宗海运贷款或其一部分提供保险;在一手市场购入由海运贷款支持发行的债券;甚至直接从银行购入海运贷款,让银行把资本分配到新做借贷上。[26]

金发局船舶租赁业务工作小组成员林诗键去年接受传媒访问时提出,如果政府与商业银行合作,动用储备来提供更多借贷或其他金融产品,可以向船东展示香港有决心要吸引他们,长远可增加香港的竞争优势。[27]

另一方面,国际船舶融资的格局给香港的并非尽是机遇,也有挑战,这当中包括来自新加坡的竞争。当地以税务优惠,吸引人们在当地进行船舶融资,包括船舶租赁公司的租赁收入可享有长达五年的税务优惠。[28]

面对新加坡以税务优惠「吸客」,香港有意见认为应以同样方式「回敬」。金发局船舶租赁报告,便建议把「海运及船舶租赁管理」和「海运及船务相关配套服务」活动的标准利得税税率,减少一半或订为不高于8.25%。[29]政府似乎也认同这方向,指已委托香港海运港口局成立专责小组,研究税务及其他措施,相关研究预料在今年下半年完成。[30]

航运业阴晴不定 勿忽视业务风险

从上述的国际船舶融资格局及内地以船舶融资为国策,不难理解为何本地政府及部分机构会提出一些较积极、进取,甚至是与自由市场理念相背的方式,来推动香港船舶融资发展。机遇要掌握,挑战要回应,社会大可讨论及思考上述方式是否香港应走之路,同时衡量个中风险。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在2018年所发表的报告,国际航运量短中期展望整体正面,预期由2018年至2023年航运每年复合增长3.8%。[31]但反观历史,航运业的景况绝非只有乐观的一面。举例,反映航运成本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起伏如波似澜,在过往五年时间曾低至300点以下,高至1,700点以上,到今年2月时又辗转跌至600点左右。[32]

欧洲银行慷慨借贷惹一身蚁 后来者需引以为鉴

欧洲银行过去十年的困局,也反映融资者在航运业由盛转衰时会面对的风险。在航运业好景时,欧洲银行一度慷慨向业界提供贷款,为后来景况逆转时承受大量损失埋下伏笔。有业界估算,欧洲银行曾借出超过1,000亿美元,但当中至少70%的贷款价值已下跌。[33]

其中,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船舶借贷者、德国从前由国家控制的融资机构HSH Nordbank,因为要为船贷款坏账拨备,需两度由政府出手打救。[34]当局最后在2018年要将该机构出售,而德国汉堡及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Schleswig-Holstein)两地表示,他们在HSH Nordbank的投资损失规模由108亿至140亿欧元不等。[35]

前车可鉴,航运业纵有一时好景,各界也不宜过分乐观,而若然香港的财务机构未来要购入海运贷款,甚至政府如某些建议般,动用储备来提供贷款,更需要借鉴上述历史。再者,近日中美贸易战升温,船舶融资行业的机遇与挑战,又会增添变数。面对各种不明朗因素,当局需慎时度势,迎接机遇之余,不忘克服挑战。

1 《二零一九至二零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19年2月27日,第116、117段。
2 "Guide to Shipping Finance in Hong Kong," Mayer Brown, https://www.mayerbrown.com/-/media/files/perspectives-events/publications/2017/04/guide-to-shipping-finance-in-hong-kong/files/english/fileattachment/guidetoshippingfinanceinhk_en.pdf, accessed April 2, 2019, p. 3.
3 「香港:连接全球的『超级联系人』」,香港海运港口局,2017年9月,第13页。
4 「Table 3.5: 在香港使用的贷款及垫款:按经济行业划分 — Table 3.5.1: 认可机构  (百万港元, 另有说明者除外)」。取自金融管理局网站:https://www.hkma.gov.hk/chi/market-data-and-statistics/monthly-statistical-bulletin/table.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9日。
5 "Study on the Economic Contribution of Maritime and Port Industry in 2016: Executive Summary," Transport and Housing Bureau, June 2018, p. 5.
6 同1。
7 「船舶租赁业务建议」,香港金融发展局,2018年5月,第1至4页。
8 「高增值航运服务:船务融资机遇」,贸易发展局,2017年2月22日,第1页。
9 「高增值航运服务:船务融资机遇」,贸易发展局,2017年2月22日,第1页。;Jonathan Saul, "European banks struggle to solve toxic shipping debt problem," Reuters, July 24, 201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rope-banks-shipping/european-banks-struggle-to-solve-toxic-shipping-debt-problem-idUSKBN1A90GG; Jonathan Saul and Andrew MacAskill, "RBS near to selling $600 million of shipping loans: sources," Reuters, December 22, 2016,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rbs-shipping-idUSKBN14A215.
10 同8,第3页。
11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促进海运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4-09/03/content_906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9月3日。
12 「船舶工业深化结构调整加快转型升级行动计划(2016-2020年)」。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http://www.miit.gov.cn/n1146295/n1652858/n1652930/n3757018/c5459940/part/5459951.doc,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12日,第3和10页;「船舶工业深化结构调整加快转型升级行动计划发布」。取自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厅网站:http://www.zjjxw.gov.cn/art/2017/1/17/art_1086753_524936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17日。
13 「《国务院关于促进海运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解读」。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xinwen/2014-09/03/content_274480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9月3日。
14 "Top 10 in ship finance 2018," Lloyd's List, https://lloydslist.maritimeintelligence.informa.com/LL1125081/Top-10-in-ship-finance-2018, last modified December 6, 2018.
15 「为什么要选择工银租赁」。取自工银租赁网站:https://l.icbcleasing.com/why_icbc_leasing.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3日。
16 Kate Jones, "Leasing models take precedent," Baltic Briefing, https://thebalticbriefing.com/magazine/leasing-models-take-precedent,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0, 2017;「定制航运租赁方案」。取自工银租赁网站:https://l.icbcleasing.com/maritime.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3日。
17 "The Evolving Landscape Of Asian Maritime Finance," Clyde & Co, February 16, 2016, p. 3.
18 「经营租赁:工银租赁与BP航运的苏伊士型油轮经营租赁」。取自工银租赁网站:https://l.icbcleasing.com/maritime.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3日。
19 同17,第5至6页。
20 同18。
21 「工银租赁“矿石天津”号40万吨矿砂船顺利交付并正式命名」。取自工银租赁网站:https://l.icbcleasing.com/node/13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22日。
22 同14。
23 同8,第5页。
24 同7,第1和8页。
25 同7,第1、8和16页。
26 同7,第21页。
27 Su Xinqi, "Stop Hong Kong's shipping industry exodus to Singapore by spending reserves on loans and cutting profits tax, advisers sa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y 22, 2018,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hong-kong-economy/article/2147160/stop-hong-kongs-shipping-industry-exodus-singapore.
28 "Maritime Sector Incentive," Maritime and Por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s://www.mpa.gov.sg/web/portal/home/maritime-companies/setting-up-in-singapore/programmes-to-support-your-maritime-business/maritime-sector-incentive, last modified December 6, 2017.
29 同7,第18页。
30 同1,第117段。
31 "Review Of Maritime Transport 2018,"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 October 3, 2018, pp. 2, 4 and 15.
32 "BDIY:IND - BDI Baltic Exchange Dry Index,"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quote/BDIY:IND, accessed May 15, 2019.
33 Jonathan Saul, "European banks struggle to solve toxic shipping debt problem," Reuters, July 24, 201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rope-banks-shipping/european-banks-struggle-to-solve-toxic-shipping-debt-problem-idUSKBN1A90GG.
34 Jonathan Saul, "European banks struggle to solve toxic shipping debt problem," Reuters, July 24, 201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rope-banks-shipping/european-banks-struggle-to-solve-toxic-shipping-debt-problem-idUSKBN1A90GG; Arno Schuetze and Jan Schwartz, "State owners sell Germany's HSH Nordbank to buyout groups," Reuters, February 28, 2018,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sh-nordbank-sale/state-owners-sell-germanys-hsh-nordbank-to-buyout-groups-idUSKCN1GC1YJ.
35 Arno Schuetze and Jan Schwartz, "State owners sell Germany's HSH Nordbank to buyout groups," Reuters, February 28, 2018,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sh-nordbank-sale/state-owners-sell-germanys-hsh-nordbank-to-buyout-groups-idUSKCN1GC1Y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