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9-06-06 | 《经济日报》

提「手机丧尸」睇路 实无用之功?



马路如虎口,谨慎的行人过马路时应该向左望、向右望,观察两边的车辆走向,但低头族过马路却是向下望──只顾看着手机。外国近年兴起「手机丧尸」(Smartphone Zombies)一词,形容这班低头族横冲直撞,俨如丧尸。[1]

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往往会忽略路面交通情况,本港便不时有行人因忙着使用手机而乱过马路,结果遭车撞倒。[2]为免「手机丧尸」酿成交通意外,外国不少地方已出招应对,当中有否值得香港借镜之处?

研究:边行边发短讯读新闻 环境注意力更低

早有不少研究指出,使用手机讲电话或发短讯,会令人过马路时做出一些危险行为,如过马路前未有看清路况。[3]行人走路时用电话做什么最危险?台湾国立成功大学工业与资讯管理学系曾做过一项实验,让行人走在虚拟行人路上,并分别用手机玩图片拖动游戏、发短讯和阅读新闻,以测试这些行为对其认知周边道路事件(如红灯亮起、有行人迎面走来等)的影响。[4]

结果发现,测试者在发短讯和阅读新闻时,对环境注意力减低,明显比玩游戏需要更长时间才可察觉道路上发生的事件。[5]研究人员分析,这可能是因为该两项任务要求参与者分外集中注视手机所显示的文章,或从小型虚拟键盘中选择字符,故他们分配在路边环境的视觉注意力更加有限,而且在获取和理解信息的过程中,他们往往集中注视屏幕显示的句子,干扰了其对环境的认知。[6]

在美国,忙于使用手机被视为近年行人死亡人数大增的其中一个「元凶」。当地高速公路安全协会(Governors Highway Safety Association)发表报告,指2015年美国的行人死亡人数比2010年增加25%,行人占交通意外总死亡人数比例为过去25年来最高。[7]报告认为,愈来愈多人在走路或驾驶时用手机上网,而令他们分心,可能是引致行人死亡数字上升的原因之一。[8]

地面装闪灯 发手机警告 各出奇谋提行人睇路

针对一班不看路的「手机丧尸」,不少国家各出奇谋应对。最新在南韩城市一山的行人过路处,正试行多元警告系统,在斑马线地面安装闪灯,加上激光投射警告图像于地面,当雷达感应器和热感应摄影机感应到过路处有行人和车辆,会启动地面的闪灯,还会通过应用程式发送警告到行人的手机,以提醒低头族留意路面情况。[9]系统亦利用地面的闪灯警告司机,途经行人过路处前要收慢车速,据研发系统的韩国土木工程与建筑技术研究所表示,在一个1,000辆汽车的测试中,警告有效率达到83.4%。[10]

此外,以色列特拉维夫就在市中心一个行人过路处两旁的地面安装LED交通灯,假如试验计划证实有效减少事故,便会扩大计划,而澳洲、新加坡和荷兰亦正使用类似的地面交通灯系统。[11]除了提醒低头族,这些措施也可能为其他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赛马会的「创不同」社会创新实验室,去年两度在深水埗经常有行人乱过马路的斑马线口,作地面LED交通灯实验。有长者反映,因驼背和老花,有时会看不清红绿灯,地上的LED交通灯成为很好的提示。[12]

设装置提醒行人以外,亦有地方政府甚为贴心,会设法减少「手机丧尸」出意外后的受伤风险,如奥地利城市萨尔斯堡官方有见愈来愈多游客只顾望手机,没有留意环境而受伤,遂将街上灯柱围上安全气袋,避免行人分神撞上灯柱而受伤。[13]

实验反映低头族或漠视警告 亦忧助长不良习惯

不过提醒和警告未必万试万灵,还有可能令低头族更不注意交通情况。美国爱荷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团队[14],利用虚拟环境软件和动态捕捉系统,模拟参加实验者分神用手机同时穿越马路。参加者获发一部智能手机,在实验过程中他们需要一边行走,一边回复短讯回答一系列的问题,当部分参加者即将越过较危险的路口,其手机会发出响亮的警告信号。[15]

结果发现,手机会收到警告的实验者过马路时的确更为谨慎,等候更长时间,并选择车与车之间相距较远才横越马路,但若他们收到警告时已经踏入马路,他们不会听从警告返回行人路。[16]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花在注意路面情况的时间,比没有收到警告的实验者更短,令人担忧行人会否过度依赖这种技术。[17]

对于多国政府为「手机丧尸」设置各类提示装置,也有道路安全关注组织有类似的忧虑,批评此举助长低头族的不良道路使用习惯。[18]但有些政府似乎是对「手机丧尸」束手无策,才出此下策,其中以色列特拉维夫交通管理部门主管表示,当局无办法强迫行人将视线从手机转移至道路,故需要找方法将路面情况映入他们眼中。[19]

至于香港,根据运输署数字,近年因行人不留神导致交通意外所造成的伤亡人数逐年下降[20],但从传媒报道中可得知,行人只顾玩或用手机,发生交通意外的事件仍时有发生,去年至少发生三宗,包括一名中五男学生在非行人过路处位置过马路,疑途中拿起手机查看,未有留意车流,继而遭两车连撞浴血。[21]

针对年轻数码世代 加强道路安全教育

本港法例对驾驶者使用手机有较明确规管,《道路交通(交通管制)规例》列明,司机驾驶时不得以手持或置于其头部与肩膀之间的方式,使用流动电话,违例者最高可被罚款2,000元。[22]而透过其他方式使用手机,则有机会触犯《道路交通规例》的「危险驾驶」或「不小心驾驶」。[23]市民在骑单车时使用流动电话,而失却对单车的妥善控制,都可能因「不小心骑脚踏车」而被检控。[24]

至于行人,目前没有法例明令禁止行人在过马路时用手机,但行人若因此没有妥为留意当时的交通状况,而被驶近的车辆撞倒,足以构成疏忽地危害自己的安全,而触犯《道路交通条例》,可被罚款500元。[25]

驾驶者罚则较重,想当然是因为车辆杀伤力大,故驾驶者在法律上和道义上均有较大责任要专注驾驶,但大家同为道路使用者,为保障道路安全,行人亦应承担责任,表现出行人应有的谨慎及专注。有外国政府更加将行人使用手机的不良习惯纳入法律监管,其中夏威夷檀香山便于2017年立法,禁止行人在过马路时看手机,初犯者可被罚款35美元,再犯则被罚75美元,此后每次触犯罚款为99美元。[26]此举能否杜绝当地的「手机丧尸」,有待观察。

虽然近年对于行人不守规矩而发生的交通意外,有不少网民同情司机[27],但要用法律加重惩罚不守规矩的行人,社会需要有更多共识。此刻社会可以做的是加强道路安全教育,特别是针对成长在数码世代的年轻人。澳洲昆士兰科技大学意外研究及道路安全中心的研究发现,18至30岁的青年比起其他年龄组别,更常在过马路时使用手机,包括回复短讯、接电话[28];上文提到本港去年至少发生三宗行人用手机发生意外的事故,事主均为10多至20多岁的年轻人。[29]

由此看来,不管政府会否为低头族度身订造交通安全设施,社会也应着重培育市民,尤其是年轻一代的道路安全意识,免得他们沦为「手机丧尸」。而习惯机不离手的城市人,亦该遵守交通规则,为人为己,安全第一。

1 Tom Chatfield, “The new words that expose our smartphone obsessions,” BBC, November 29, 2016, http://www.bbc.com/future/story/20161129-the-new-words-that-reveal-how-tech-has-changed-us.
2 〈过马路讲手机 女郎遭的士撞飞〉,《星岛日报》,2018年12月11日,A15页。
3 Pooya Rahimian et al., “Harnessing Vehicle-to-Pedestrian (V2P)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Sending Traffic Warnings to Texting Pedestrians,” Human Factors 60(6) (2018), pp. 833-834.
4 Ming-I Brandon Lin and Yu-Ping Huang, “The impact of walking while using a smartphone on pedestrians’ awareness of roadside events,” Accident Analysis and Prevention 101 (2017), pp. 88-89.
5 同4,第91页。
6 同4,第93页。
7 “Pedestrian Traffic Fatalities by State: 2016 Preliminary Data,” Governors Highway Safety Association, https://www.ghsa.org/sites/default/files/2017-03/2017ped_FINAL_4.pdf, accessed April 11, 2019, p.3.
8 同7,第4页。
9 Park Minwoo, “South Korea radar and thermal camera system warns 'smartphone zombies' of traffic,” Reuters, March 19, 2019,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southkorea-smartphones-crossing/south-korea-radar-and-thermal-camera-system-warns-smartphone-zombies-of-traffic-idUSKCN1R0029.
10 同9。
11 Audrey Horowitz, “Tel Aviv deploys ‘zombie lights’ for mobile-obsessed walkers,” Associated Press, March 14, 2019, https://www.apnews.com/4defdfd4939e40ac9ed5ac7496f059d1.
12 颜宁,「深水埗街道大变身 官民设计康乐棋、LED红绿灯:其实街坊都有say」。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0769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9日。
13 Julian Robinson, “Lampposts are covered in airbags to stop 'smartphone zombies' bumping into them as they walk around staring at their screens in Salzburg,” Daily Mail, October 31, 2017,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035191/Airbags-lampposts-protect-Salzburg-phone-users.html.
14 Pooya Rahimian et al., “Harnessing Vehicle-to-Pedestrian (V2P)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Sending Traffic Warnings to Texting Pedestrians,” Human Factors 60(6) (2018), p. 833; “Pooya Rahimian,” The University of Iowa, https://cs.uiowa.edu/people/pooya-rahimian, accessed April 10, 2019; “Joseph K. Kearney,” The University of Iowa, https://cs.uiowa.edu/people/joseph-k-kearney, accessed April 10, 2019; “Elizabeth O'Neal,” The University of Iowa, https://psychology.uiowa.edu/people/elizabeth-oneal, accessed May 24, 2019.
15 同3,第835至836页。
16 同3,第838至839页。
17 同3,第839和841页。
18 “Pavement lights guide 'smartphone zombies',” BBC, February 16, 2017,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38992653.
19 同11。
20 「2017年道路交通意外的主要因素」。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s://www.td.gov.hk/mini_site/atd/2018/tc/section7_7.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2016年道路交通意外的主要因素」。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s://www.td.gov.hk/mini_site/atd/2017/tc/section7_7.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2015年道路交通意外的主要因素」。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s://www.td.gov.hk/mini_site/atd/2016/tc/section7_7.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201年道路交通意外的主要因素」。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s://www.td.gov.hk/mini_site/atd/2015/tc/section7_7.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201年道路交通意外的主要因素」。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s://www.td.gov.hk/mini_site/atd/2014/tc/section7_7.html,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
21 〈几乎丧命 过马路疑顾看手机中五生连遭车撞浴血〉,《头条日报》,2018年4月13日,P14页;〈东铁逛专注看手机失足堕轨〉,《头条日报》,2018年12月6日,P18页;〈过马路讲手机 女郎遭的士撞飞〉,《星岛日报》,2018年12月11日,A15页。
22 香港法例第374G章《道路交通 (交通管制) 规例》,版本日期2017年12月15日;「常见问题的答复」。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s://www.td.gov.hk/tc/road_safety/safe_motoring_guides/your_car_is_not_a_phone_booth/q_n_a/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2日。
23 香港法例第374章《道路交通规例》,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立法会二题:在仪表板上放置智能电话/装置」。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5/02/P201804300079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日。
24 「常见问题的答复」。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s://www.td.gov.hk/tc/road_safety/safe_motoring_guides/your_car_is_not_a_phone_booth/q_n_a/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2日。
25 「常见的交通罪行」。取自香港大学社区法网网站:http://www.clic.org.hk/tc/topics/common_Traffic_Offences/Some_other_offences/Related_to_pedestrians/The_negligent_pedestrian/q1.shtml,查询日期2019年5月21日;香港法例第374章《道路交通规例》,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
26 Samuel Gibbs, “Honolulu now fines people up to $99 for texting while crossing road,” The Guardian, October 25,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7/oct/25/honolulu-fines-people-for-texting-while-crossing-road.
27 「马路的事讨论区」。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833142083471222/permalink/1997904593661626/?comment_tracking=%7B%22tn%22%3A%22O%22%7D,查询日期2019年4月11日。
28 Alexia Lennon, Oscar Oviedo-Trespalacios and Sarah Matthews, “Pedestrian self-reported use of smart phones: Positive attitudes and high exposure influence intentions to cross the road while distracted,” Accident Analysis and Prevention 98 (2017), p. 341.
29 同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