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9-06-14 | 《经济日报》

纳米楼时代 执屋要靠「断舍离」专家?



今年初,日本「收纳达人」近藤麻理惠的真人骚节目《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在Netflix上线。她在节目中走访了八个位于洛杉矶的家庭,帮助他们整理住所,并重新思考生活方式和人际关系。节目播出之后,近藤麻理惠在美国迅速走红,她的整理收纳法,引起了不少关注。[1]

香港地,居不易。狭小的居住空间里堆满物品,整理起来殊为困难,想必是不少香港人的生活常态。面对这样的情况,除了期望有更合理的居住空间,你有否想过像近藤麻理惠的节目中那样,舍弃掉不必要的物品,甚至付钱请专人来整理一番呢?

在内地,这样的职业近年悄然兴起。「职业整理师」[2]或「职业收纳师」[3],虽然叫法不同,但其工作性质类似,都是根据客户需求,上门整理房间,向客户提出空间使用和收纳的建议,或是帮助客户丢弃掉不必要的物品,甚至反思消费习惯。[4]

1980年代出现 随近藤麻理惠走红 进入公众视野

整理师并非新工种,1980年代,美国已出现「杂物管理咨询师」(clutter consultant或organization consultant)。[5]1983年,美国生产力和整理专业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roductivity and Organizing Professionals,下称NAPO)的雏形已经在洛杉矶出现,现在有3,500多名会员。[6]有媒体认为,这一职业出现的背景是美国现代消费产业发展的黄金十年。[7]

2000年以后,这一职业开始在世界其他范围流行。日本的山下英子于2000年开始,以杂物管理咨询师的身份开展活动[8],后来,她出版《断舍离》一书,风靡日本。2003年,美国推出以整理房间为主题的真人秀《Clean Sweep》[9],到了2004年,英国的专业收纳整理协会(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Declutterers and Organisers )也成立了。[10]

日本是整理师行业发展较为完备的国家,目前共有30多家相关组织,其中以于2003年成立的日本整理收纳专家协会(Housekeeping Association)最具代表性,截至2017年7月,全日本有逾十万人持有该协会的收纳整理顾问一级或二级证书。[11]

整理师行业在最近几年再次成为热话,一大原因在于近藤麻理惠在世界各地走红。她早在2010年就在日本出版了《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12]。书籍的英文版The Life-Changing Magic of Tidying Up于2014年面世,成为了《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畅销书,以及亚马逊2014年度工艺品、家居和园艺类别的最佳书籍。[13]《纽约时报杂志》撰稿人Taffy Brodesser-Akenr形容:「她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哲学」。[14]今年年初的Netflix真人骚,又一次提高了麻理惠的知名度。

麻理惠的走红带动了职业整理师行业的发展。就内地的情况而言,内地媒体界面新闻2017年曾在「中国整理师大会」现场采访,发现与会者都对近藤麻理惠的书籍非常熟悉,其中一家整理公司的创始人更是因为《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一书进入整理师行业。《界面新闻》在报道中指出,整理师行业在中国流行起来,是因为「自我提升」成了人们的新追求。[15]

上海一家整理公司的创办人认为,整理师行业在中国需求很大,原因有三:一是房价飞涨,许多家庭都存在收纳不足、杂物遍地的问题;二是人们的物质生活丰富、网络购物便利,人们买的东西变多,开始感到被满屋物品逼到无法生存;三是近藤麻理惠的整理思想确有其独到之处。[16]

整理收纳 源于现代人的心理需求

整理师行业发展的背后,是人们对整理收纳物品的需求。有不少分析认为,这种需求与现代社会的种种特性密不可分。

《时代》杂志引述宾夕凡尼亚州立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兼焦虑与抑郁研究实验室总监Michelle Newman,她认为当人们感到对生活中的事情失去控制时,可以透过整理物品巩固个人心理状况。同时,现代社会中许多工作永无止境,反而整理物品是一项明确和结局令人满意的任务,可使人们得到解脱。[17]

一位美国心理学家兼作家Doreen Dodgen-Magee则认为,现在人们大部分时间生活在网络空间里,网络生活的复杂无序,会促使人们在现实空间中寻找秩序感。[18]

埋头苦干整理收纳也不尽是好处。Michelle Newman就表示,整理收纳若占据过多时间和精力,干扰人们集中注意力,甚至造成过度担忧,变成病态。Doreen Dodgen-Magee也提出,当周围物品不能像期望中那样整洁时,可能给人带来挫败感。[19]

上门整理学问大 收费不低

如此说来,找专人协助「断舍离」──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去多余的事物,脱离对物品的执着──或许是都市人纾缓心理负担,同时避免独力面对满屋杂物的方案。

只是要找到合适的专业人士,并不容易。以目前内地的行业状况来看,职业整理师的工作要求颇为讲究。内地整理师张丹向媒体介绍指,上门整理并不仅仅是帮客户收拾柜子、迭衣服,「第一步是把时间和空间规划好」。他们在做整理之前需要进行前期咨询和实地勘察,要了解的内容包括客户家的布局、客户的生活习惯,甚至客户工作的着装要求。根据这些内容,整理师才能制定收纳方案,并与客户沟通定案。上门整理工作,只是这其中的最后一环。

据报道,整理师上门提供服务的时间,从五小时到八至九小时不等,视乎客户的衣物数量。张丹指,整理的过程中,客户也可以反思自己的消费习惯,改善消费行为。她觉得:「整理的过程,就是认识自己的过程。」[20]

另一位整理师袁春楠说,她曾在一位客户家中,整理出250公斤需要丢弃的物品。她觉得整理师可以传递一种理念:避免重复购买、浪费资源。[21]

整理师的工作细致,要价自然不菲。有报道指,内地南通市的整理师一般会按照柜宽收费,每米990元人民币,每次收费为2,000到1万元人民币不等。[22]参考当地统计局的资料,该市2018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7,071元人民币[23],由此推断,整理师的收费在当地不算便宜。另有媒体梳理专业服务的购买平台「在行」的数据后,发现整理师上门整理的费用从每小时300到1,000元人民币不等,同时会按照柜宽计费,一个衣柜的整理费用可能高达数千元,如果加上厨房、客厅,一天可能要花费上万元。[24]

有不少人会将整理师和清洁工、佣人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两个职业有什么区别?

NAPO的执行董事Jennifer Pastore Monroy在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强调:「她们(整理师)不是女佣。」她的解释是,整理师和客户之间的关系非常个人化,客户的体验要取决于其具体需求。[25]伦敦的整理师Lizzie Grant向BBC介绍,她会和客户一起亲手梳理家中的物品。他们常会将物品分门别类取出,然后一起讨论哪些物品客户会保留,哪些物品依然在使用,以及哪些客户想要丢弃。[26]另一位美国整理师Rhea Becker说,整理师需要客户参与才能决定怎样负责任地保留、丢弃和处置物品,而清洁工则会保留屋中物件,并加以整理。[27]

港人住得挤 专业整理有市场

目前,香港亦有人从事相关行业,但规模就未必似内地和某些国家那样庞大。

《苹果日报》曾报道,一位前数据分析师,在前往日本公干后开始学习断舍离,之后考获了日本收纳检定协会的专业收纳认证资格。[28]她回港后创办公司,专门从事上门收纳服务,收费从每小时250港元起,每次服务至少四小时。[29]

另有一位专业整理师,据报道为香港首位在NAPO注册的专业人士。她在外汇公司工作,兼职做整理师,开设了一个分享「执屋」经验的Facebook专页。[30]

香港居住面积狭小,根据政府统计处公布的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香港的人均居所楼面面积中位数仅为15平方米[31]。如何让有限的居住空间物尽其用,想必是很多香港人经常思考的问题。这样来看,职业整理师或许在香港大有可为。

1 卢伟文,「从家居收纳到整理人生,日本执屋之道登陆美国」。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周报/31897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20日。
2 上官云,「揭秘职业整理师日常:曾帮客户丢掉约500斤东西」。取自中国新闻网网站:https://www.chinanews.com/sh/2019/01-25/8739296.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5日。
3 「上海:职业收纳师走进社区家庭」。取自新华网上海频道网站:http://sh.xinhuanet.com/2019-04/26/c_13800956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26日。
4 「上门迭衣服就收费上千元?这个新职业常被人误解」。取自新华网网站: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03/21/c_112426453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21日。
5 唐怡园,「帮你断舍离的房间整理师,在中国是个好职业吗?」。取自搜狐网网站: http://www.sohu.com/a/154448139_16855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4日。
6 “About NAPO”,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roductivity and Organizing Professionals, https://www.napo.net/page/about_napo, accessed May 14, 2019.
7 同5。
8 同5。
9 同5。
10 “About APDO”,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Declutterers and Organisers, https://www.apdo.co.uk/our-organisation/, accessed May 14, 2019.
11 同1。
12 同11。
13 “The Life-Changing Magic of Tidying Up: The Japanese Art of Decluttering and Organizing”, Amazon, https://www.amazon.com/gp/product/1607747308/ref=pd_lpo_sbs_dp_ss_1?creativeASIN=1607747308&linkCode=w50&tag=instycom00-20&imprToken=BZSasA2F28MDWzvjw05LoA&slotNum=0&pf_rd_p=1944687762&pf_rd_s=lpo-top-stripe-1&pf_rd_t=201&pf_rd_i=1607749726&pf_rd_m=ATVPDKIKX0DER&pf_rd_r=0GWV5CBX4NYFGEGFHREY, accessed May 14, 2019.
14 Taffy Brodesser-Akner, “Marie Kondo, Tidying Up and the Ruthless War on Stuff”,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https://www.nytimes.com/2016/07/10/magazine/marie-kondo-and-the-ruthless-war-on-stuff.html?_ga=2.24137082.1941187364.1558607620-1199742074.1557993962, last modified July 6, 2016.
15 同5。
16 颜维琦,「理东西新业态兴起:不只是收纳整理,也是生活方式」。取自光明网网站:http://politics.gmw.cn/2018-10/22/content_3180139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2日。
17 Markham Heid, “Americans Are Obsessed With Tidying Up. But There's a Downside to Being Organized”, Time, http://time.com/5559039/organization-tidying-up-benefits/, last modified April 9, 2019.
18 同17。
19 同17。
20 同4。
21 同2。
22 「通城悄然出现新职业——生活规划整理师」。取自中国江苏网网站:http://jsnews.jschina.com.cn/nt/a/201904/t20190418_2289550.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8日。
23 「2018年南通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取自南通市统计局网站:http://tjj.nantong.gov.cn/ntstj/tjgb/content/b5477660-a3be-4073-a97a-5541e43a6bcf.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6日。
24 同4。
25 Jolie Kerr, “What Professional Organizers Really Do, and How They Can Help You”,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9/01/16/smarter-living/professional-organizers-productivity-clutter.html, last modified Jan 16, 2019.
26 Dhruti Shah, “The real-life Marie Kondos who will come to your home”, BBC,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46876297, last modified Feb 7, 2019.
27 同26。
28 日本收纳检定协会由日本搞笑艺人、「收纳王子」小鸟弘章于2014年12月创办,是其中一间有代表性的组织。资料来源:高歌,「收纳行业是否会在未来几年内迎来爆发? 『收纳王子』已完成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取自36氪网站:https://36kr.com/p/508594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1日。
29 凌梓鎏,〈港版整理魔法,大埔公屋上演〉,《苹果日报》,2019年2月3日,E01页。
30 「【执屋达人】不是家务助理 整理师一次性执屋减物不求回头客」。取自JobsDB网站:https://hk.jobsdb.com/en-hk/articles/执屋达人-不是家务助理-整理师一次性执屋减物,查询日期2019年6月13日。
31 「表E129c:按居住地区、住户人数、年及房屋类型划分的人均居所楼面面积中位数」。取自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网页:https://www.bycensus2016.gov.hk/tc/bc-m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