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3-12-19 | 《经济日报》

告别高增长 传统零售业的挑战



圣诞及新年将至,又是购物旺季的开始。当市民抢购减价货品的同时,零售商也在摩拳擦掌,期待年尾大丰收。商场闹市歌舞升平,然而种种迹象显示,传统零售业内藏暗涌。

根据上月公布的零售业销货报告,十月本港零售业总销货价值于扣除价格变动后,按年上升5.8%[1],高于去年的3.9%,但与2009年(8.3%)、2010年(19.7%)和2011年(15.0%),十一黄金周为本地零售业带来的催化作用,似有缓和迹象。另外,今年头六个月的每月零售总量,均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0个百分点, 但7至10月只录得单位数字增幅,相比之下显得差强人意。[2]若将这些数字与早前百佳一度卖盘及屈臣氏计划上市的消息一并阅读,更会教人思考本地零售业界,尤其是传统的大型零售商,是否正要走到樽颈

当然,短期数据不能用以判断长远走势,但以上说法并非危言耸听,因为放眼全球,传统零售业务确实面临冲击。早前美国感恩节的零售数据,正是一个警号。根据当地全国零售联会(NRF)的统计,今年感恩节长周末的总销售金额,较去年同期下跌了2.8%[3],七年来首度出现萎缩。但在「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及「网购星期一」(Cyber Monday)两个感恩节期间重要的消费日子,当地的网上消费金额并没下跌,反而录得15%[4]和16.5%[5]的显著增长,反映传统零售店铺才是消费额下跌的最大「受害者」。

网购抢占市场

近年电子商贸的发展引人注目,步步进迫传统零售市场。根据高纬环球的报告,过去三年全球网络销售的增长均在18%以上。[6]在中国,刚过去的「双十一」光棍节更为网购平台淘宝创造销售高峰。今年头三季,中国网购交易较去年同期增长34.7%。[7]预计到2015年,中国电子商贸业务规模将达4,2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网购巿场。[8]

在美国,网购巨擘eBay和Amazon亦开始跟传统零售商龙头直接竞争,沃尔玛则连续两季销售萎缩。[9]沃尔玛于中国市场的占有率,也因为成本上升和网购热潮而下跌。[10]

龙头地位备受挑战,还包括去年发出20年来首次盈利预警的英国最大零售商Tesco。今年第三季,Tesco在英国的销售额下跌了1.5%,欧洲其他地区和亚洲的跌幅,更分别达4%和5.1%。[11]

电子商贸只需仓库,不需门市,成本较传统零售商低,加上物流发展一日千里,逐渐打破地域界限,早已威胁传统零售市场。Amazon最近积极研究以遥控机运送货物,取代人手送货[12],若研发成功,物流成本势进一步减低,令传统零售店将更难生存。香港邻近网购发展迅速的中国大陆,当物流技术持续改进,传统零售商恐怕亦难置身事外。

物流效率改善只是电子商贸替代传统购物的其中一个元素,英国公司Fits.me研发出虚拟试身室,令用家能于电脑前试身,借此改善购物体验并减低商家退货机会。[13]各式各样便利网购的技术如获泛应用,早晚会颠覆零售业的经营模式。

旅客消费增长放缓

受惠于交通便利、资讯发达,香港的传统消费模式仍然稳固。内地旅客来港的消费金额,亦未因网购成风而下调。这可能是因为珠宝首饰、电器产品、药物和化妆用品等最受内地旅客欢迎的消费品,在香港购买仍较有质素保证,而且格价相宜,网购暂难取代。

不过,以内地旅客为主要销售对象的传统零售店,仍需面对内地旅客背景及其消费习惯改变带来的挑战。有分析指,近年欧、美、日、韩已成为内地高消费力人士的外游新宠儿,以往万千宠受在一身的香港,不再是他们的首选目的地。[14]而自由行进一步开放,内地二三线城市的旅客比例增加,他们在本地的消费量,未必及得上早年来港的一线城市旅客。何况不少本地人已抱怨旅客过多,超出城市负荷,传统零售商能否藉旅客业务维持利润增长,不容过于乐观。

缺人手 租金涨

本地行业人手紧绌以及铺租上升,是传统零售商的另一挑战。零售业人手短缺问题近年来颇为严重,今年的空缺估计达8,000个,空缺率为3%。统计处数据显示,零售业的就业人数在2002年底至2012年底增加了24.9%[15],已经高于同期整体劳动人口的升幅(+9.7%)[16],但截至2012年,行业的每月工资中位数只及全港入息中位数的76.9%[17],要吸引新血加入恐非易事。

铺租持续上升亦令传统零售商难以获得利润。根据高纬环球的数据,铜锣湾铺租连续两年冠绝全球,每平方呎租金达3,000美元。[18]别以为大型零售商可以幸免于租金高企之难,国际连锁时装品牌H&M位于中环的旗舰店,也因为业主加租至每月过千万元而要结束。[19]

歌利亚遇上大卫

大型零售商面对的难题,不只租金高企。中型特色商店的崛起,也在威胁各地行业龙头。上文提到的沃尔玛和Tesco,正是面对这种困局的大型超市代表。

过去大型超市以大量入货压低来货价,以节省成本,再以低价攻占市场。但这种令沃尔玛成为全球最大零售商的营运模式,近年遇上了挑战。美国的食品连锁公司WinCo以不卖广告、直接从农场入货、精简货品种类等方式减省成本,定出比沃尔玛还要低的零售价。[20]而当Tesco将在英国的营业额倒退归咎国民收入下跌、生活成本高涨的同时,折扣店Aldi and Lidl增加了在当地的市场份额。[21]

这种大卫挑战歌利亚的故事,香港人应该不会陌生。分店数目三年内增至180间的阿信屋,早前便宣布开设微型超市,与大型超市正面交锋。阿信屋老板林伟骏扬言开设「阿信屋版莎莎」、「阿信屋版的日本城」和「阿信屋版的佳宝」的计划,更令其母公司CEC国际的股价急升。[22]

香港素有购物天堂的美誉,个中原因,除了是大部分货品能够免税自由进出,就是仰赖零售商灵活求变的能力。眼前的困局可视作另一次考验。能否突破、转型,决定了谁是新游戏的生还者。

 


1  「零售业销货额按月统计调查报告-2013年10月」,政府统计处,2013年11月28日。
2  「零售业销货额按月统计调查报告-2013年10月」,政府统计处,2013年11月28日。
3  “Holiday weekend sales dip on discounts; e-commerce jumps”, Reuters, Dec 1, 2013.
4  “Black Friday Billions: $1.2 Billion in Desktop E-Commerce Spending Marks First Billion-Dollar Online Shopping Day of the 2013 Holiday Season”, comScore, Dec 1, 2013.
5  “US ‘Cyber Monday’spending up 16% driven by mobiles”, BBC News, Dec 3, 2013.
6  “Global Perspective On Retail: Online Retailing”, Cushman & Wakefield, July 1, 2013.
7  「中国商务部:重点零售企业前三季网购同比增长34.7%」,新华网,2013年11月20日。
8  「2014两岸网购五大趋势」,《彭博商业周刊》第22期,2013.11.20–2013.11.26。
9  「沃尔玛龙头地位不保?」,《头条日报》,2013年9月2日。
10 “Why Wal-Mart is Losing Market Share in China”, CNBC, Jun 20, 2011.
11 “Tesco sales fall across all major markets”, the guardian, Dec 4, 2013.
12 “Amazon's drone delivery: How would it work?”, CNN, December 2, 2013.
13  Fits.me website. http://fits.me/about/about-fits-me/
14  唐芷欣,「购物天堂美誉危危乎 港要谂计  」 ,《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11月18日。
15 「表017: 按行业主类划分的机构单位数目、就业人数及职位空缺数目(公务员除外)」,政府统计处就业统计及机构记录组,2013年9月23日。
16 「表006: 劳动人口、失业及就业不足统计数字」,政府统计处综合住户统计调查组 (三),2013年11月18日。
17《2012年收入及工时按年统计调查报告》,政府统计处,2013年3月。
18“Main Streets Across The World 2013-2014”, Cushman & Wakefield, November 13, 2013.
19“H&M Flagship Store to Close Amid Rent Rises”, Wall Street Journal, July 27, 2012.
20「沃尔玛龙头地位不保?」,《头条日报》,2013年9月2日。
21“Tesco sales fall across all major markets”, the guardian, Dec 4, 2013.
22「积极转型 撼日本城佳宝」,《苹果日报》, 2013年1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