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9-07-09 | 《明报》

重建职专教育阶梯 让青年乘梦启航



香港中学文凭考试(DSE)明日放榜,又有大批考生要为升学筹谋。除了升读主流大学的学士学位,职业专才教育本来也是助青年向上流动的一道阶梯,但这个选择被不少人视为次人一等,令有志循这方面发展的学生却步。究竟各持份者应如何重塑职专教育的形象,让学生能安心按兴趣和志向踏出人生另一步?

职业教育在香港历史悠久,早于1930年代已成立第一间初级技术学校[1],及后本地工业起飞,政府因应技术劳工的需求,积极发展青少年职业教育。昔日本地中学主要分为「文法中学」、「工业中学」及「职业先修学校」。[2]然而,随着后两者扩展至预科程度,三者的区别变得模糊[3],加上社会受「工字不出头」的思想影响,职业教育渐被标签为「次等」。[4]

职业训练教育式微 学术导向成主流

政府也看到问题所在,于1996年检视工业中学及职业先修学校的功能[5],并提出多项改革措施,包括为前者引入资讯及通讯科技、视觉艺术等新科目。目前仅余少数学校的校名仍保留「工业」字眼[6];后者则朝向一般教育方向发展,并在校名中删去「职业先修」字眼,渐被公众淡忘。[7]

在现行中学制度下,学生完成三年初中教育后,可选择主流学术的新高中课程,或职业教育及培训机构开办的「职业导向教育」课程。[8]选择前者的学生可报考DSE,当中大部分考生报考四个核心科目,以及两至三个选修科目。[9]除了传统的甲类高中科目(例如化学、经济和地理)外[10],学生也可修读着重实用学习元素的乙类应用学习科目,例如室内设计、航空学。[11]选择后者的学生,则可在完成初中课程后,修读职业训练局(职训局)的职专文凭或其他院校开办的毅进文凭等课程。[12]

重建职专教育阶梯需求一:有人无工做 有工无人做

前文提及职专教育一度被社会忽视,但观乎现时社会状况,政府亟需设法令职专教育「翻身」。首先,根据政府统计处的资料,本港15至19岁及20至29岁青年,去年全年失业率分别为10.2%及5.5%,较其他年龄组别介乎1.9%至2.5%为高[13],「有人无工做」的问题,值得关注。

与此同时,部分行业职位空缺比率却偏高,其中长者住宿照顾服务业、酒店业,以及空中、海上及铁道运输设备维修业,于去年12月的相关比率分别为10.0%、5.0%及5.9%。[14]以酒店业为例,本港酒店房间供应持续增加,预期2022年将增至约90,000间,较去年增加逾9,600间[15],未来需要一定数目的人手应付新增的服务需求。但即使薪酬待遇不俗,部分甚至有15个月粮[16],很多年轻人仍然拒绝入行。有酒店总经理称,前线员工需轮班工作、执拾房间和搬运行李等,是年轻人对此行业却步、业界长期欠缺人手的原因。[17]

重建职专教育阶梯需求二:提升学术成绩稍逊学生的就业能力

另一方面,根据考试及评核局(考评局)的数据,去年在DSE考获符合副学位课程入学要求成绩,即于五科甲类学科包括中国语文及英国语文科在内,取得2级或以上的考生,占出席最少五科考试总人数的70.6%,而出席考试的总人数则为57,649人。由此计算,余下近三成考生,即有近17,000人未能升读被视为衔接学士课程踏脚石的副学位课程。[18]这批考生亦可选择修读基础文凭等课程,为日后衔接学士课程,或到海外升学铺路。至于决定出外工作的考生,则可修读有关职业培训的课程,务求在正式投身职场前装备自己。

其实本地机构一直有举办课程,专门为各行业培训所需人才。以酒店业为例,职训局提供多个有关酒店业的课程,包括职专文凭(酒店学)[19]、酒店及餐饮业管理高级文凭和国际款待业管理(酒店、旅游及康乐)高级文凭等。[20]然而,职专教育仍不是学生和家长的升学首选途径,究竟推动职专教育有何挑战?各方又能如何应对?

潜在障碍一:被标签次等教育 学生家长却步

政府于2014年成立「推广职业教育专责小组」,其中一个目标是提高公众对职业教育的认识及对其价值的认可,及后于去年再度成立「推广职专教育专责小组」(小组),检视多项相关措施的落实情况。[21]小组早前已发表文件,咨询各界对职专教育的意见。[22]

文件指出,在2015至2018年间,政府分别进行三次调查,发现公众对职专教育的观感有所改善,但在2018年的调查中,受访学生中只有54.0%认为职专教育是具价值的升学或就业选择,有兴趣修读职专教育的学生更只有20.7%,最多学生不选读职专教育的原因,是「他们的学业成绩足以让他们升读其他更好的课程」,可见相对于大学学位课程,职专教育仍被视为次等的升学途径。[23]

小组认为,现时职专教育在高等教育制度中的角色并不明显,也没有为职专教育的学位课程,另设一条独立路径,并指出加拿大、芬兰和澳洲等国家,已为学生提供不少职专学位课程,以及颁授「技术学士学位」或「理工学位」资历,为选择职专教育路径的中学生和副学位毕业生,提供清晰的进修途径,故建议探讨在学位程度发展专业职业资历的可取之处。[24]

提升资历认可 增加青年向上流动资本

参考小组报告,不难理解建议的大方向是希望确立职专教育在高等教育制度中的地位,让修读的青年在仕途上更具竞争力。智经早年发表的《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研究报告,亦发现「学位及以上」学历而赚取高收入的工作人口比例,多于拥有「专上非学位」人士。因此确立较高学历的青年在往后工作生涯,可透过赚取更多收入而向上流动,学历仍然是向上流动的重要资本。[25]

由此可见,小组建议增设另一路径及引入职专学位,理应可助青年向上流动,增加他们日后晋升的机会,如能把建议落实,相信能提升相关学生在职场上的竞争力,但究竟如何可以推动他们进修,甚至重返校园呢?

智经于2017年发表《职业专才 筑梦未来》研究报告(职业专才报告)指出,目前的资历架构不只涵盖学术教育和培训所得的资历,还设有「过往资历认可」机制,让有意进修的人把工作岗位上所累积的知识和经验,透过评核转化为「资历学分」。智经建议当局推动大专院校,确立以认可的「工作资历」作为入学资格,并提供一定学额,让具备「工作资历」的青年有衔接高等教育的机会,长远改善职前学历竞逐现象,协助有意进修的在职人士升读大专院校。[26]

职业专才报告又分析,现时大专院校有空间让学生同时修读学术及职业导向的课程,故建议设立平台,载列各大专课程获其他院校及机构认可的详细资料,完善大专学分互换互认机制,以鼓励学生发展成为学术与职业知识兼备的人才;同时促进「过往资历认可」机制的发展,让机制涵盖更多行业,并由现时的资历认可级别最高第四级,即高级文凭及副学士学历,提升至学位学历的第五级,藉此鼓励晋身职场后的人士进修。[27]

潜在障碍二:选修应用学习科人数少 对职业导向课程了解存疑

另一方面,考评局的数字显示,近五年DSE平均只有6.15%考生选修应用学习科目。[28]咨询文件认为,政府应吸引更多学生报读与职专内容相关的应用学习科目,令他们能在中学阶段接触职专教育,以增加学生对在工作环境中,应用所学知识和职业导向课程的了解,从而加强职专教育的吸引力。[29]

文件指出,应用学习科目为对学术追求兴趣较低,或较不适合这方面发展的学生,提供学习机会,故建议政府继续透过应用学习科目推广职专教育,同时鼓励院校在设计课程时,进一步参考资历架构下各行业的能力标准说明,以促进行业对课程的认可。[30]

在推广方面,文件指虽然现有不同活动配合推广职专教育,但有持份者希望中学生有机会更全面和深入了解工作环境,使他们能够获得第一手经验及与从业员互动。在初中阶段接触职专教育讯息,则更能让他们早日考虑各个升学选择,以在高中阶段选择合适的选修科目。[31]小组因此建议,丰富职专教育活动的种类,例如安排工作体验活动等,亦要加强推广为初中学生而设的职专教育活动;同时,要为中学教师提供更多有关职专教育的知识和资讯,并加强家长认识职专教育带来的机会和前景,让他们指导学生选择升学路径。[32]

应用学习两变三年制 改变参照评级增认受性

智经在职业专才报告中,也有就应用学习课程提出多项改革建议,例如在现时两年制的应用学习科目上,额外增加一年选修的实习课程,以装备学生在职场上的工作能力,并让学生提前至中四选修有关科目,让发现自己并不适合有关课程的学生,可在中四或中五退修,专注学术发展,有更大弹性转换「跑道」。[33]

第二,现时甲类高中科目的最高可获「5**」评级[34],但乙类应用学习科目的最高评级则只为「4」,相对而言,报读应用学习科目对入读大学课程的帮助仍然有限。智经建议把应用学习科目改为三年制后,进一步改进科目的评级制度,使其参照评级与其他选修科看齐,以扭转该科目在升学方面的形象,增加修读的诱因。[35]

与此同时,智经建议把应用学习科目成绩列为甄选入学准则,让学生直接透过相关成绩入读大专院校的课程,而大专院校中的职业导向课程在收生时,也可考虑优先取录曾修读相关应用学习科目的学生。[36]至于如何调整应用学习科目的内容,使其教授的知识水平及深浅度,与传统甲类高中科目的评级看齐,则有待教育界详细探讨。

智经与小组一致认同,在初中阶段让学生接触职专教育讯息的重要性,故提出学校在中三增设「初中职业体验」课程,内容包括导引课程、工作体验、师友分享会及游戏等。[37]有接受智经访问的学生反映,实地考察、工作实习及工作坊,让他们能从职场的实际体验中,探索自己的工作兴趣;讲座及展览则让家长及学生获取职业导向课程的资讯。由此可见,不同活动性质可带来不同效果,智经建议学校以「学生为本」,作出合适的安排。[38]

与此同时,「学校课程检讨专责小组」近日亦发表咨询报告,提出于小学及初中阶段尽早开展生涯规划教育,让学生和家长早日了解和认清学生的兴趣、能力、需要和志向,为将来升学和就业作出更好的规划。[39]这项建议同时带出让学生尽早探索自己日后发展的重要性,值得研究落实。

推动「双核心」制度 吸引学生多方面发展

说到底,无论当局如何完善制度,升读大学仍然是学生在高中时期的一大目标,部分家长和学生始终舍不得放弃报考DSE升读传统大学的机会。为了让学习阶梯更具弹性,并迎合本港对资讯科技业界的人力需求,智经建议设立以直资中学模式营办的「香港iLab书院」,定位以STEM教育为核心,保留新高中元素的高中书院。至于课程结构,可参考现有的香港兆基创意书院的模式,学生需同时修读新高中课程,以及资历架构第三级的创科文凭课程。[40]

话说回来,处理教育问题,跟处理许多社会问题一样,从来没有一本可以读到老的通书。各持份者需要了解青年的需要,不断完善制度。教育的价值,亦不应建基于「生产」了多少名公开试状元,而应审视制度是否有足够空间及资源,协助青年寻找人生的方向和兴趣,让他们各展所长。

1 「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咨询文件」,教育局,2019年5月,第2页。
2 「香港职业教育发展的回顾」,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IN15/14-15号文件,2015年8月13日,第1、8至10页。
3 同2,第8至9页。
4 戴希立,「让职业教育翻身 『行行出状元』」。取自香港经济
日报网站:https://paper.hket.com/article/165340/,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2月7日。
5 同2,第8页。
6 同2,第9至10页。
7 同2,第8至9页。
8 《职业专才 筑梦未来》,智经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4页。
9 「香港中学文凭简介」。取自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tc/hkdse/introduction/,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30日。
10 「甲类:高中科目」。取自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a_subjects/,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
11 「乙类:应用学习科目」。取自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b_subjects/,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
12 同1,第7及10页。
13 「2018年香港失业人口概况」,政府统计处,2019年5月,第4页。
14 「表E007:按选定行业中类/行业小类/行业小分类划分的机构单位数目、就业人数及职位空缺数目(公务员除外)」。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452_tc.jsp?productCode=D525001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22日。
15 「香港旅游发展局2019-20年度工作计划」,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立法会会CB(4)354/18-19(02)号文件,2019年2月,第11页。
16 「新酒店争相落成 掀招聘潮 餐饮房务员最渴市」。取自Job Market网站:https://www.jobmarket.com.hk/Article/新酒店争相落成%20掀招聘潮%20餐饮房务员最渴市,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5日。
17 同16。
18 「表1 : 2018 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统计概览」。取自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HKDSE/Exam_Report/Examination_Statistics/dseexamstat18_1.pdf,查询日期2019年6月24日。
19 「职专文凭(酒店学)」。取自职业训练局网站:http://www.vtc.edu.hk/admission/tc/programme/fs113679-diploma-of-vocational-education-hotel-studies/,查询日期2019年6月24日。
20 「高级文凭」。取自职业训练局网站:http://www.vtc.edu.hk/admission/tc/programme/s6/higher-diploma/,查询日期2019年6月24日。
21 同1,第2至3页。
22 「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就初步建议展开咨询」。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5/23/P2019052300412.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23日。
23 同1,第2至3页。
24 同1,第16页。
25 《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1月,第79页。
26 同8,第15页。
27 同8,第13至15页。
28「2015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报考统计资料」。取自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5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2月24日;「2016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报考统计资料」。取自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6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2月11日;「2017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报考统计资料」。取自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7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15日;「2018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报考统计资料」。取自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2018HKDSE_registrationstat.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29日;「2019 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报考统计资料」。取自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edia/FactFigures/HKDSE_registrationstat_2019.pdf,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11日。
29 同1,第3页。
30 同1,第15页。
31 同1,第14至15页。
32 同1,第14至15页。
33 同8,第8页。
34 同10。
35 同8,第9页。
36 同8,第9页。
37 同8,第4至5页。
38 同8,第4页。
39 「学校课程检讨专责小组组咨询文件」,教育局,2019年6月,第12及13页。
40 同8,第10至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