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7-22 | 《星岛日报》

以游戏IP推进文创产业的潜力



一年一度的香港动漫电玩节即将开始。可能在某些人眼中,类似的活动只是小众玩意,不值一顾。但随着动漫电玩行业日益壮大,电子游戏产业发展势头尤其迅猛,「二次元世界」的一举一动,早已不局限于小众,甚至衍生出多种周边业务。

根据专注于游戏市场分析的机构NewZoo的研究报告,2018年全球游戏产业总产值已达1,379亿美元,只计算移动游戏(包括手机与平板电脑),玩家总数已达到22亿。[1]而中国内地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总产值达到379.5亿美元。[2]香港方面,调查机构Statista则预估,2019年香港电子游戏产业产值为9,800万美元,并将在2023年达到1.49亿美元。[3]庞大商机当前,香港政府也顺应潮流,着力发展电子竞技,包括提出向数码港拨款1亿元发展电子竞技[4],包括把数码港商场改装成全港最大的电竞场地。[5]有关改装工程近日完工,数码港亦收到数十个使用场地举办电竞赛事和活动的申请。[6]

其实,电子竞技并不是游戏产业的全部,开发出有知名度、具有改编价值的游戏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从而带动文学和影视等周边文化产业的发展,也能为业界带来商机。

改编游戏作品 衍生多元业务

从金庸武侠小说到网络小说,乃至快将公映的港产动画《大侦探福尔摩斯:逃狱大追捕》,改编成影视作品的IP,向来多为文学著作。与主要以文字呈现的文学著作相比,电子游戏融合了美术和影视等不同艺术形式,为玩家提供交互式的体验,也为IP改编和周边产品制作提供了更多可能性。芬兰著名游戏IP《愤怒鸟》,目前IP运营已经涵盖电影、主题乐园、玩具、食品、服装等多个领域。[7]根据游戏改编的电影The Angry Birds Movie于2016年上映,在全球收获3.52亿美元票房。[8]该电影的续集也将于今年8月上映。[9]马来西亚新山甚至开办了一家以愤怒鸟游戏场景为布景的小型室内主题乐园。

一个成功的游戏IP,究竟可以带来多少衍生收益?除了《愤怒鸟》之外,港人耳熟能详的《精灵宝可梦》(前称《宠物小精灵》)或许可以提供些许参考。

1996年,任天堂开发的《宠物小精灵 红·绿》面世,因为独特的捕获和交换小精灵体系而受到玩家的喜爱。很快,第一部《精灵宝可梦》动画于1997年播出,在随后的几年中风靡日本。[10]1997年至2002年播出期间,这部动画的平均收视率达到10%以上;动画主题曲《目标是宠物小精灵大师》,在日本卖出了185张专辑。[11]1998年,任天堂公司和Game Freak合资成立了The Pokemon Company,专门处理品牌授权和衍生产品开发工作。[12]根据网民在维基百科整理的「最畅销的媒体特许经营产品榜单」,在精灵宝可梦作为游戏问世后的20几年中,版权方已经通过周边产品售卖和衍生的影视授权,累计获利超过900亿美元,超过了Hello Kitty、小熊维尼、米老鼠和星际大战系列,高居榜首。[13]一个成功游戏IP的威力,可见一斑。

不少港人熟悉的手机游戏《王者荣耀》也是一例,由腾讯公司天美游戏工作室开发,从2015年上线以来席卷全球,不仅成为中国的「国民手游」,更是成功出海。《王者荣耀》已经成为中国手机游戏的一个现象级IP。2018年3月,《王者荣耀》与阅文集团合办「首届王者荣耀文学大赛」,成功吸引四万多名作者参与。[14]2017年夏天,游戏改编综艺《集结吧王者》在腾讯视频播出。[15]在《王者荣耀》官方网站的周边商城里,我们可以看到公仔、抱枕、衣帽、手机壳和马克杯等多个品类的周边产品。[16]腾讯公司甚至请来马东、蔡康永、窦文涛等文化名人,在腾讯视频开讲《王者历史课》,普及游戏背后的历史知识。[17]节目播出四期后,网络播放量上亿。[18]

芬兰经验:政府补贴、大学培训、业界互助

中国内地市场庞大,游戏用户达到6.3亿人[19],而《王者荣耀》的诞生又背靠腾讯集团。缺乏此等先天优势的香港业界,更理想的参考对象或许是北欧国家芬兰。

芬兰人口仅有551.3万[20],低于香港的748万[21]。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国,却孕育出了《愤怒鸟》和《部落冲突》等全球知名的游戏。[22]《愤怒鸟》更是成为一大游戏IP。[23]游戏研究机构Neogames的报告显示,2018年,芬兰游戏产业从业人数只有3,200人,营业额却已超过20亿欧元。[24]芬兰不仅诞生了Supercall、Rovio等知名的本土企业,也吸引了许多国际知名游戏公司在芬兰设立研发部门,包括艺电(EA,曾开发FIFA和模拟城市等游戏)、育碧(Ubisoft,曾开发波斯王子和刺客教条等游戏)。就连Unity、Nvidia、AMD等游戏硬件开发商,也纷纷进入芬兰。[25]

科技创新研究机构开普乐创新曾调研芬兰游戏产业,将芬兰游戏业的成功归纳为四个因素:广阔的国际视野、政府大力支持、高水平的游戏教育和紧密的产业联系。[26]

这家机构进一步分析,因为芬兰国内市场规模小,所以当地游戏公司从一开始就把目光放眼全球,重视国际游戏产业的趋势,将游戏的受众定位全球玩家,从设计和研发层面吸引他们。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从1995年起便对国内游戏公司提供大量资金支持,在公司的初始阶段,为他们提供补贴和低息贷款,且不需要公司股权作为回报。芬兰的不同大学,提供了超过30个与游戏相关的学习项目供学生选择。此外,芬兰游戏产业内部经常进行经验和资源分享,互相扶持。[27]芬兰的游戏行业组织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 Finland),每个月都会举办会议,为芬兰的游戏开发者提供交流和学习的平台。[28]

当然,芬兰游戏产业早在1980年代已经起步[29],香港要马上达到相若水平,固然不太可能。但从教育做起,配以适当的市场定位,说不定也能培育出能登上国际舞台的游戏IP。

可能路径一:设大学课程 培训专业人员

游戏教育是推动游戏IP的重要起点。一个可供参考的例子是瑞典舍夫德大学。舍夫德市面积有限,却是瑞典其中一个游戏产业的中心,诞生了《模拟山羊》等知名游戏,这某程度上要归功于舍夫德大学率先提供的游戏专业教育。舍夫德大学是瑞典最小的大学,却早在 2002 年就开设了游戏专业,是全世界首批开始游戏课程的大学。舍夫德大学开办了5个游戏本科专业,目前有超过500名学生学习游戏设计。舍夫德大学还在不断探索游戏和其他领域的合作,比如医疗和文化遗产。[30]

对于有志修读游戏设计专业的学生来说,本港大学并无太多选择。目前,香港大学[31]、香港中文大学[32]、香港科技大学[33]、香港城市大学[34]、香港浸会大学和香港公开大学[35],都有提供电脑游戏或移动游戏的设计课程,不过都只是计算机科学系的选修课程。只有香港理工大学在硕士阶段提供了游戏设计的课程。[36]此外,职业训练局也开办了一个两年制的「游戏及动画高级文凭」课程。[37]本港院校或许可以拜舍夫德大学为师,与业界合作,评估香港对于游戏人才的需求量,从而有的放矢,提供相应数量的学位教育。

可能路径二:向内地业界取经

政府向数码港提供资金,支持在数码港发展电竞产业,成效仍需时日观察。但从独立游戏工作室或小型初创公司开始,出发点符合游戏行业的发展规律。

与香港相比,内地游戏产业发展迅猛,产业基础完备,且拥有全球最大的玩家群体。假如能促成两地合作,例如让香港游戏公司派员前往内地大型游戏公司吸取经验;或是吸引腾讯、网易等大型游戏公司,在香港开设游戏工作室,相信有助推动业界发展。上述情况并非电子游戏中的虚构情节,因为大型游戏公司的作品,大多是由旗下的游戏工作室研发完成。《王者荣耀》实际上便是腾讯游戏旗下的天美工作室在位于成都的研发中心做出的成果,而非腾讯公司总部深圳。成都市从2005年就开始涉足游戏行业,有良好的行业氛围和人才储备,天美工作室在成都的成功不是偶然。[38]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游戏产业的进步,是游戏IP的基础。当然,香港在发展游戏产业时,仍会遇到许多限制。本地市场狭小,创科基础薄弱,港产游戏是否真的可以在全球市场打出一片天,仍有待业界努力。若游戏教育跟上行业的发展,香港培育的游戏人才会北上选择已经是业界巨头的腾讯、网易等内地游戏公司,还是留在香港发展尚不完备的市场,也仍是未知数。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香港业界不妨以游戏IP的开发,为自身创造商机之余,带动文创产业的发展,看看能否闯出新天。

1 “2018 Global Games Report,” Newzoo, June 14, 2018, p. 14.
2 同1,第26页、28页。
3 “Video Games, Hong Kong,” Statistia, https://www.statista.com/outlook/203/118/video-games/hong-kong, accessed July 16, 2019.
4 《二零一八至一九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18年2月28日,第70段。
5 〈数码港电竞场竣工 25使用申请获批〉,《明报》,2019年7月11日。
6 同5。
7 「变革进行时 芬兰游戏产业五大发展趋势」。取自游戏产业网:http://www.cgigc.com.cn/internet/1300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14日。
8 “The Angry Birds Movie,” Box Office Mojo, https://www.boxofficemojo.com/movies/?id=angrybirds.htm, accessed June 14th, 2019.
9 “The Angry Birds Movie 2,” Box Office Mojo, https://www.boxofficemojo.com/movies/?id=angrybirds2.htm, accessed June 14th, 2019.
10 Wind,「皮卡丘吸金能力有多强?除了游戏、影视作品,还有综艺、APP和周边」。取自36氪网站:https://36kr.com/p/520989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29日。
11 江宇琦,「全球狂卖900亿美金,皮卡丘如何修炼成第一IP」。取自36氪网站:https://36kr.com/p/5203125,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10日。
12 同11。
13 “List of highest-grossing media franchises”,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highest-grossing_media_franchises, accessed June 14th, 2019.
14 刘呵呵,「IP共创,王者荣耀新文创的『出圈运动』」。取自知乎专栏──娱乐硬糖网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4999399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5日。
15 大福,「王者荣耀:一个猥琐发育的超级IP」。取自新浪财经网站: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2017-11-24/doc-ifypapmz4703517.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4日。
16 「王者荣耀──王者商城」。取自王者荣耀网站:https://pvp.qq.com/mall/,查询日期2019年5月9日。
17 同15。
18 李翠华,<换个方式讲历史──另类历史课>,《看历史》,2017年10期,页31。
19 国际数据公司、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中新游戏研究编,《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摘要版)》 (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18),页4。
20 “Population (Demography, Migration and Projections),” Eurostat, https://ec.europa.eu/eurostat/en/web/population-demography-migration-projections/statistics-illustrated, accessed May 9, 2019.
21 「香港统计资料──人口」。取自政府统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o20_tc.jsp,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8日。
22 Lassi Lapintie, ”Finnish Games Fly Higher And Higher,” this is Finland, January 2013, https://finland.fi/business-innovation/finnish-games-fly-higher-and-higher/,
23 同7。
24 “The Game Industry of Finland Report 2018,” NeoGames, http://www.neogames.fi/wp-content/uploads/2019/04/FGIR-2018-Report.pdf, last modified April 26, 2019.
25 「芬兰游戏产业的前世今生(一)」。取自搜狐新闻游戏频道:https://www.sohu.com/a/150267269_99895245,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9日。
26 同25。
27 同25。
28 “Collaborate,” IGDA Finland, https://www.igda.fi/collaborate, accessed July 11, 2019.
29 同25。
30 顾天歌,「最迷你的瑞典大学,如何建立起了影响全球的游戏发展体系」。取自好奇心日报网站,http://www.qdaily.com/articles/6362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9日。
31 “COMP3329 Computer Game Design and Programming,”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http://www.cs.hku.hk/programme/course_info.jsp?infile=2015/comp3329.html, accessed July 16, 2019.
32 “Undergraduate Course Detail,”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s://www.cse.cuhk.edu.hk/en/education/courses/course-list/undergraduate-course-list/detail/#anchor-820, accessed July 16, 2019.
33 “COMP UG Course Offerings,”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 Engineering, https://www.cse.ust.hk/ug/courses/, accessed July 16, 2019.
34 “CS4367 - Computer Games Desig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s://www.cityu.edu.hk/catalogue/ug/201415/course/CS4367.htm, accessed July 16, 2019.
35 “GDCV1845/GDSS1845 Videogames and Arts,”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General Education, http://ge.hkbu.edu.hk/course/IGE-1845/, accessed July 16, 2019; “Advanced Topics in Computing : Digital Multimedia and Mobile Game Development,”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www.ouhk.edu.hk/wcsprd/Satellite?pagename=OUHK/tcGenericPage2010&c=C_ETPU&cid=191154057400&lang=eng, accessed July 16, 2019.
36 “Multimedia & Entertainment Technology (MSc),”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School of Design, https://www.sd.polyu.edu.hk/en/study-detail/multimedia-and-entertainment-technology, accessed July 16, 2019.
37 「游戏及动画高级文凭」。取自职业训练局网站:http://www.vtc.edu.hk/admission/tc/programme/it114206-higher-diploma-in-games-and-animation/basic-information/,查询日期2019年7月16日。
38 「现象级手游《王者荣耀》为什么诞生在成都? 」。取自搜狐新闻游戏频道,http://www.sohu.com/a/143488684_714773,最后更新日期2017 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