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9-07-24 | 《经济日报》

拯救地球 应该「生多啲」抑或「生少啲」?



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的宣传口号,包括上世纪70年代推出的「两个就够哂数」[1],以至数年前的「钟意热闹不妨四人大合唱,甚至凑够数参加篮球赛」[2],不但深入民心,也侧面反映本港生育率逐渐下降。与香港一样,不少发达国家的生育率均长期处于低位[3],部分更弥漫着「生少啲救地球」的思潮。[4]究竟这股思潮背后的理据何在?多个提倡「生多啲」的国家[5],与年轻一辈推崇的「生少啲」价值观,如何左右人们的生育意愿?

生育与否,往往关乎夫妇二人的抉择,以及对生活模式的取舍,不存在对与错的争论。「生少啲」之所以困扰某些发达国家的政府,是因为若生育率下降遇上人均预期寿命上升,人口便会急速高龄化。这不但意味相关国家的医疗开支会增加,其劳动及缴税人口亦会逐步下降,加重社会负担,俨如埋下「人口计时炸弹」(demographic time bomb)。[6]

生育率逐步下降 50年间减少逾半

根据世界银行开放数据(The World Bank Open Data),全球女性平均生育率,由1964年的高峰每名女性生育5.067个孩子,减少至2017年的2.426个,数字为有纪录以来最低。[7]有人口统计学者推算,全球女性每人平均诞下2.2个孩子,才可维持稳定的人口数目。[8]虽然全球平均生育率稍高于能维持稳定人口的水平,但不少发达国家或地区的生育率,包括南韩、香港、新加坡、美国和匈牙利等,均长期远低于相关水平。[9]

个别地方生育率低企,牛津大学经济学者Max Roser归纳出两大主因[10]:(一)女性拥有的权力较以往增加;(二)儿童的福祉不断提升。[11]

在女性权力方面,Roser解释,当女性教育程度提升,她们的健康知识也相应提高。这不但有助降低婴儿死亡率,还使女性拥有更强的避孕意识,减少孩子多于「理想数目」的机会。再者,良好的教育程度使女性在劳动市场有更多机会,从而降低她们的生育意欲。[12]

Roser另引述一名经济学家的理论框架,指家庭对孩子的需求与生育孩子的代价有关,当中包括「直接成本」,即照顾费用、学费等。他解释,儿童的福祉不断提升,他们接受教育的机会也相对提高,意味家长养育子女的成本会更高,令父母要在孩子数目和每个孩子得到的资源之间作出选择,因而减少了部分家庭生育多名孩子的意欲。[13]

除了「直接成本」,Roser认为生育也有「机会成本」的考虑,例如因怀孕和教养孩子而放弃其他选项[14],那些其他选项中的最高价值者,就是怀孕和教养孩子的「机会成本」。Roser续指,由于母亲一般比父亲多花时间照顾孩子,因此机会成本这项因素影响女性多于男性,而教育水平愈高的女性,因生育付出的机会成本相对较高,所以她们理想拥有孩子的数目也会较少。[15]

在香港,青年创研库去年访问520名青年,18.3%受访者不打算生育[16],当中71.4%受访青年表示原因在于养育子女需要花费很多金钱;另有54.9%则指是因房屋问题。[17]

人口膨胀引伸环境问题 激起「罢生仔」思潮

虽然全球生育率有下降趋势,但随着医疗科技日益进步等多种原因,人类愈来愈长寿,使人口不断膨胀。美国人口研究机构人口资料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则推算,全球总人口将由去年约76亿,上升至2050年的99亿。[18]近年西方国家兴起一股因环境问题,而拒绝生育的思潮。

两名学者早前分析大量学术研究、政府报告和碳排放数据等,推算生活在发达国家的家庭,每养育少一个孩子,每年便可平均减少58.6吨碳排放,相较之下,一个家庭放弃以私家车代步,每年只可以节省2.4吨碳排放。[19]

外国亦有多个主张「生少啲」的民间组织冒起。其中总部设于英国的组织 Population Matters 认为,庞大而持续增加的全球人口,导致生物多样性减少、气候变化、污染、水资源及粮食短缺等问题恶化,因此鼓励人们组织小家庭,以及减少过度消耗资源,让人类生活在地球的自然界限内。[20]

环境气候问题 左右年轻人生育大计

上述组织的倡议,或多或少已跟年轻人connect。美国商业网站Business Insider早前进行网上调查,发现近38%年龄介乎18至29岁的美国人,认同计划是否生育时,气候变化是他们考虑的其中一个因素。[21]其中有居于三藩市的受访者认为,地球存在大量垃圾、环境被大举破坏,是源于人类的出现,而非人们的行为出现偏差,又指假如全球人口下降,人类对环境的影响也会随之减少,因此她于26岁时已决定绝育。[22]

然而,也有人对减少生育的倡议有所保留,认为减少生育不能有效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另有人担心这会分散焦点,甚至免除立法者解决环境问题的责任。[23]

「生少啲」思潮或阻政府「催生大计」 需跨地域合作处理

「生少啲」思潮冒起的同时,很多国家正推出不同的「催生计划」,当中匈牙利于今年初开始,向40岁以下初婚女性,提供1,000万福林,即约27万港元资助贷款[24],若她诞下第三名孩子,即可获全数豁免还款;妇女养育四名或更多孩子,更可免缴个人入息税。[25]南韩亦将容许养育八岁以下儿童的家长,每日减少工作一小时,以及把男士侍产假由三天增加至十天等。[26]

在香港,政府亦有为家长提供不同程度的支援,以减轻他们照顾子女的负担,例如为家长提供12万元的子女免税额。[27]特首亦于去年发表的《施政报告》,提出把法定产假由现时的10星期,延长至14星期[28];并于今年初把男性侍产假,由三天增至五天。[29]

综合前文,不难发现政府推出的「催生计划」,大致是为家长提供经济诱因及育儿配套,以协助解决孩子出生后为家庭带来的变化。但问题在于,如果环保和气候变化渐成为年轻人计划生育时的考虑因素,即代表他们思考范围已超越自身处境,更关心生育对全球带来的影响。因此政府的「催生计划」,长远应与年轻人的价值观接轨,方能对症下药。

再者,气候变化、污染、粮食短缺等深层次问题,从来都不是单一群组,或单一国家可以解决的事情,因此各国设法鼓励生育之时,除了盘算福利及财政支援,日后也许需要促成更多的跨地域合作。

其实,人口问题及政策,的确对不同城市发展有深远影响。虽然智经认为香港并无最理想的人口数字,但社会必须正视低生育率、人口老龄化,以及劳动人口萎缩等问题。[30]

话说回来,「生少啲」能否让地球更加可持续发展,以及日后有多大程度影响生育率,尚有待更多论证。但无庸置疑的是,我们都希望能为下一代创造美好的环境。

1 「香港估估吓:《两个够晒数》主唱者系……」。取自东网网页:https://hk.on.cc/hk/bkn/cnt/lifestyle/20181020/bkn-20181020080042817-1020_0098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0日。
2 李八方,「隔墙有耳:家计会:生5个系夸张法」。取自苹果日报网站: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50725/19231722,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25日。
3 “Fertility rate, total (births per woman),” The World Bank Open Data,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P.DYN.TFRT.IN?end=2017&start=1960&view=chart&year_high_desc=true, accessed July 15, 2019.
4 “The Facts,” Population Matters, https://populationmatters.org/the-facts, accessed May 9, 2019; “What we do,” Population Matters, https://populationmatters.org/what-we-do, accessed May 9, 2019.
5 Gergely Szakacs, “Orban offers financial incentives to boost Hungary's birth rate,” Reuters, February 10, 2019,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ungary-orban-benefits/orban-offers-financial-incentives-to-boost-hungarys-birth-rate-idUSKCN1PZ0I0.
6 Peter Kotecki, “10 countries at risk of becoming demographic time bombs,” 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10-countries-at-risk-of-becoming-demographic-time-bombs-2018-8, last modified August 8, 2018.
7 同3。
8 同6。
9 同3。
10 “Our Team,” Our World in Data, https://ourworldindata.org/team, accessed May 10, 2019.
11 Max Roser, “Fertility Rate,” Our World in Data, https://ourworldindata.org/fertility-rate,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 2017.
12 同11。
13 同11。
14 Max Roser, “Fertility Rate,” Our World in Data, https://ourworldindata.org/fertility-rate,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 2017; “Opportunity Cost,” The Library of Economics and Library, https://www.econlib.org/library/Topics/College/opportunitycost.html, accessed May 8, 2019.
15 同11。
16 「新闻稿-『青年创研库』公布『提高香港生育率』研究报告」。取自香港青年协会网站:https://hkfyg.org.hk/wp-content/uploads/2018/07/青协青年创研库新闻稿_公布「提升香港生育率」研究结果.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6日,第1及5页。
17 同16,第1及6页。
18 Toshiko Kaneda et al., “PRB Projects 2.3 Billion More People Living on Earth by 2050,” 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https://www.prb.org/2018-world-population-data-sheet-with-focus-on-changing-age-structures/, last modified August 24, 2018.
19 Seth Wynes and Kimberly A Nicholas, “The climate mitigation gap: education and government recommendations miss the most effective individual actions,”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12 (2017) 074024, pp. 1-2.
20 同4。
21 Eliza Relman and Walt Hickey, “More than a third of millennials share Rep. Alexandria Ocasio-Cortez's worry about having kids while the threat of climate change looms,” 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illennials-americans-worry-about-kids-children-climate-change-poll-2019-3, last modified March 4, 2019.          
22 Amy Fleming, “Would you give up having children to save the planet? Meet the couples who have,” The Guardian, June 20, 2018,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jun/20/give-up-having-children-couples-save-planet-climate-crisis.
23 Annabelle Timsit, “These millennials are going on ‘birth strike’ because of climate change,” Quartz, https://qz.com/1590642/these-millennials-are-going-on-birth-strike-due-to-climate-change/, last modified April 14, 2019.
24 按2019年6月18日的汇率计算,即1福林等于0.027港元计算。
25 同5。
26 Steve Miller, “South Korea Aims to Turn Around ‘Extreme’ Birth Rate Crisis,” VOA News, https://www.voanews.com/a/south-korea-aims-to-turn-around-extreme-birth-rate-crisis/4748509.html, last modified January 18, 2019.
27 「免税额款额」。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taxes/salaries/allowances/allowances/7years.htm,查询日期2019年5月9日。
28 陈淑霞,「【施政报告2018】产假增至14周 补贴上限3.6万 政府工即日生效」。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44262,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0日。
29 「五天法定侍产假将于一月十八日生效」。取自政府新闻公布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1/11/P201901110034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1日。
30 「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