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12-23 | 《星岛日报》

开拓社企融资新渠道



智经早前发表《社企发展新思维》研究报告,当中提及自负盈亏的商业运作对社企发展的重要性。[1]社企要持续经营,除了达致收支平衡,怎样筹集资金也是一大难题。在欧美地区方兴未艾的群众集资(Crowdfunding)及社会影响力债券(Social Impact Bond),或可提供一些思考方向。

公开集资的概念并不新鲜,但透过互联网向群众集资,却是近年才大行其道。其特点是即使个别投资者出资较少,但只要有大量网民支持,仍有望筹集足够资金。集资者亦可趁机集思广益,根据网民的意见改善产品和服务。投资者的回报不限于金钱,还包括由集资者提供的服务和产品。群众集资发展迅速,2012年全球超过100万个群众集资平台所募得的资金,较2011年增加64%,预计2013年的规模会有81%的增长。[2]

以群众集资方式募捐

群众集资平台琳琅满目,某些国家更发展出专为民生项目及社企集资的群众集资平台,英国的Spacehive就是当中代表。Spacehive是全球第一个专为民生项目进行群众集资的平台,经其审核过的项目,会订下筹款目标,如不达标,所得款项会全数退还。自2011年成立以来,Spacehive促成了24项民生项目[3],最为人称道的是几星期内为威尔斯的Glyncoch社区筹得兴建社区中心的资金。在此之前,该项目用了八年仍未筹得足够款项。[4]要为公共事务集资,不一定要靠专为社企而设的平台。行为艺术家Marina Abramovic便透过著名的群众集资平台Kickstarter筹得60多万美元,兴建表演艺术及教育中心。[5]

群众集资可分为捐献、借贷及股权三种模式。[6]以上例子属于捐献模式,投资者只为公益,并无实质回报。至于借贷及股权模式,由于资金运转时间更长,对支持社企或组织持续发展帮助更大,亦有潜质成为政府一笔过拨款以外的选择。

免息贷款及出让股权

西雅图的社企Community Sourced Capital,是借贷模式的例子。透过其群众集资平台,Community Sourced Capital将集资所得免息借予当地合资格的小型企业,款项须分期退还。[7]Community Sourced Capital希望藉此鼓励社区参与,关心本土生产,如替本地有机红莓农场募资购置榨汁机,制作红莓汁于华盛顿州内贩卖。[8]

借贷模式尚有其他可能。非牟利机构Kiva便发展出一种结合群众集资以及微型借贷(Micro loans)的平台。Kiva与不同的微型借贷机构合作,将群众集资所得款项发放予对应的微型借贷机构,供需要者申请,以支持小型作业。借贷人还款后,资金会回到投资者手上。[9]

股权模式因其金融性质,在三种模式中最为商界关注,亦是有待政府订立游戏规则的一环。不少国家对公开集资换取股权都有严格限制,令群众集资这种新兴集资模式出现樽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下称「委员会」)今年十月就国会去年通过的「新创企业融资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提出具体建议,容许企业以群众集资方式出让股权[10],可说是为股权模式的群众集资亮起绿灯。

据委员会建议,企业的群众集资上限订为每年100万美元;年收入少于10万美元的投资者,每年的投资金额不得多于其收入的5%或2000美元,以较高者为准;年收入10万美元或以上的人,最多可投资年收入的10%。如建议获得通过,不只私人企业,社企也可藉新法案发挥更多的「融资创意」。

发债为公益

当群众集资隐然成为集资新趋势,社会影响力债券则尝试将本由政府拨款支持的社会福利服务,变成一种与表现挂?的投资。整个模式由公众出资,中介组织协调,政府把关,社福机构执行,务求提高政府及社福组织的效率,为社会福利服务注入市场经济的元素,拓展社会投资(Social Investment)市场。

社会影响力债券是一种投资产品,但有别于传统债券,并无二手市场。投资者的回报与社福计划的成果挂?,社福计划达到发行时定下的目标,贷款人便可赚取回报。计划中,与政府拟定服务合约的非政府组织或中介组织,会发债取得资金,再分发予不同社福机构推行计划。如计划取得合约订明的成果,债券到期时政府会向中介组织发放资金,投资者便能取回本金,另加回报;若计划失败,投资者需要承担损失回报的风险。

降低释囚重犯率

英国是最早推行社会影响力债券的国家。在2010年推出的Peterborough SIB计划[11],以减低当地释囚(刑期少于一年)再次犯案的比率。[12]债券由英国非牟利组织Social Finance[13]发行,向17个投资者融资500万英磅,所得资金经中介组织One Service发放予St. Giles Trust和YMCA等社福机构,再由他们执行预防释囚再次犯案的工作。债券发行后八年到期,如到时当地释囚的重犯率减少7.5%或以上,英国司法部和彩票基金(Lottery Fund)便会向投资者发放7.5%至13%的回报。

美国于2012年也推行了类似计划,称为Social Benefit Bond。由高盛贷款960万美元予中介组织MDRC(纽约市长彭博的慈善基金作720万美元担保),再将资金发放予社福机构,以执行减低Rikers Island青年释囚重犯率的计划。[14]如释囚的重犯率减低一成或以上,高盛可从MDRC手上取回成本并得到回报。目前加拿大、澳纽、爱尔兰及以色列等政府,均?手研究发行社会影响力债券。

社会影响力债券的创新之处,在于引入独立或是机构投资者向社福计划注资,为政府单独注资以外提供更多选择,难度则在于怎样量化社会影响力,同时避免项目成败沦为数字游。此外,如何找到有力促成计划的中介组织,也是挑战所在。

群众集资及社会影响力债券的发展尚处于探索期,市场和制度仍在建立。这些结合市场力量和公民参与的融资方式,为社企前路开启了新方向。智经在研究报告中,也提出其他便利社企融资的建议,包括由政府提供免息或低息贷款、为社企利润提供税务优惠,以至容许社企向投资者分派部分利润。长远来说,政府可以鼓励金融中介机构开发满足社企独特需要的产品,以及为社企建立融资平台。[15]社企融资还有很多可能性,能否开拓,视乎我们能否把创新意念付诸实行。

 

 

1 《社企发展新思维》,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10月17日。
2  Masssolution The Crowdfunding Industry Report 2013 excerpt.
3  Spacehive website. https://spacehive.com/
4  “In for a penny: crowdsourced funding saves community projects”, Guardian, June 8, 2012. http://www.theguardian.com/local-government-network/2012/jun/08/crowdsourcing-community-funding-projects
5 “KICKSTART MAI: Performance and education center, home to long durational work and the Abramovic Method”, Kickstarter, retrieved on November27, 2013.http://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maihudson/marina-abramovic-institute-the-founders
6  Masssolution The Crowdfunding Industry Report 2013 excerpt.
7  Community Sourced Capital website. http://www.communitysourcedcapital.com/
8  Anne Field, “'Locavesting' Meets Crowdfunding Meets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Forbes, November 24, 2013. http://www.forbes.com/sites/annefield/2013/11/24/locavesting-meets-crowdfunding-meets-social-entrepreneurship/
9  Kiva website. http://www.kiva.org/about/how/even-more
10 Tom Triplett, “Huge Potential for Social Enterprises: Equity Crowdfunding”, The Social Enterprise Alliance – Twin Cities Chapter website, November 13, 2013. http://www.seatwincities.org/2013/11/13/huge-potential-social-enterprises-equity-crowdfunding/
11 Peterborough Social Impact Bond, Social Finance UK, 2011. http://www.socialfinance.org.uk/sites/default/files/SF_Peterborough_SIB.pdf
12 ONE Service website. http://www.onesib.org/
13 Social Finance UK 于2007年成立,为英国非牟利组织,受英国金融业管理局(FSA)监管。
14 John Olson and Andrea Phillips, Rikers Island: The First Social Impact Bond in the United States, Community Development Investment Review,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 Volume 9, Issue 1, 2013, p.97-101. http://www.frbsf.org/community-development/files/rikers-island-first-social-impact-bond-united-states.pdf
15 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