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8-08 | 《经济日报》

虚拟实境为善终服务带来新可能



生老病死,乃人间常态,如何面对死亡,是人生的终极课题。香港已步入高龄社会,每六个人就有一个年满65岁[1],据政府推算,七年后本地长者的数目便会占全港人口四分之一,到2046年更会超过三分之一。[2]可以说,临终长者能否有尊严地走过最后一程,未来势必成为香港社会的重要议题。而当需要善终服务的人与日俱增,如何满足需求,是一大挑战。面对难题,近年迅速发展的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 VR)技术,或能帮上一把。

按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善终服务可以透过及早发现和仔细评估服务对象在疾病中的痛楚,以至心理、社交和灵性上的问题,为他们预防和减轻痛苦,从而为致命疾病的患者及其家人改善生活质素。[3]这些服务骤看与VR风马牛不相及,然而随VR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应用频频登上报端,原先的不可能,逐渐变得可能。

VR医疗市场近年增长迅猛,根据高盛集团于2016年发布的报告,到2025年,V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800亿美元,其中医疗健康软件领域将占51亿美元,用户数达到340万左右。[4]再参考美国健康媒体MobiHealth News在2017年的统计,VR在当时已应用于15个医疗领域,包括手术培训、疼痛管理、病人教育、医护临床教育、物理及复康治疗、创伤后压力症、转化症[5]治疗、戒烟、克服惊恐、脑震荡评估、护老服务、缓解压力、健身、助产士培训及牙科保健。[6]其中,疼痛管理、物理及复康治疗和护老服务等多项用途,与善终服务的关系尤其紧密。

应用场景一:缓解病患痛苦

以疼痛管理为例,疼痛一直以来困扰着许多慢性痛症患者。参考非政府组织Worldwide Hospice Palliative Care Alliance的数字,全球每年有2,000万人需要临终纾缓治疗,但当中有九成在不必要的疼痛中死亡。[7]慢性痛症也常见于香港长者,影响本港 60 岁及以上人口中的 37.1%,患者中 37.2%报称有多个痛处。[8]

目前缓解慢性痛症的做法是服用鸦片类药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止痛阶梯,从疼痛的第二阶段开始,病人便须要服用鸦片类药物,如可待因;到第三阶段时,须要服用强效鸦片类药物,如吗啡,直到疼痛消除。[9]不过,此类药物服用时须谨遵医嘱,否则容易带来副作用甚至成瘾。很多长期痛症患者都曾自行服食非医生处方药物,或加大某些药物的剂量,如止痛药、镇静剂及安眠药。但长期服用这些药物,患者可能会精神萎靡、记忆力衰退、产生生理及心理上的依赖,药物镇痛镇静效果却会不断减弱。这时即使患者试图减少剂量,也会出现戒断症状,如戒毒一般痛苦,进退两难。[10]

在慢性痛症的治疗中,引入虚拟实境技术,虽不能根治疼痛,但适当缓解患者痛苦,不失为一条可行之路。外国就有医生提出,疼痛是一种强大的讯息来源,而在一段时间内,脑部只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情上。VR缓解疼痛的原理,在于使病人完全沉浸于虚拟环境之中,将其注意力转移到疼痛之外的事情。[11]

在世界各地,尝试用VR技术进行疼痛管理的例子不在少数,部分更获得官方机构认可。其中以色列科技初创VRHealth的一套相关软件,已获得欧洲合格认证和美国食物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作为医疗设备。[12]

另据传媒报道,有英国病人因患上红斑狼疮症,胃部及背部长期承受很大痛楚。但由于她同时患有肥大细胞活跃症,服用止痛药及红斑狼疮药物会令身体出现过敏反应。所以她接受了VR治疗,在半小时的疗程中,她戴上VR眼镜,模拟在泰国的海边潜水。后来她表示,在疗程结束后的三个小时内都感受不到痛苦。[13]

应用场景二:实现临终心愿

VR的另一潜力,是用于实现病者临终心愿。智经过去撰文探讨临终关怀时,曾引述台湾医生高伟尧所整理的临终关怀工作要点,其中之一为协助临终者完成其未了之心愿[14],让他们平静而有尊严地进入另一个世界。

在日本兵库县的一家医院,有一位66岁的胸膜间皮瘤患者,因为身体状况过于衰弱,无法离开病房。他的愿望是「回家看看」,医院于是让他透过VR装置,观看妻子模仿他日常生活时用镜头记录的景象。从他曾经常坐的沙发,到电视里最喜欢的高尔夫球节目,再到卧室、客厅和庭院里,最后是他开了十几年的车──妻子在镜头后模仿他平时开车的样子。[15]这家医院对曾使用VR装置的临终患者做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他们的焦虑程度较使用前有减轻。[16]

运用VR技术帮助临终患者实现临终心愿的不只有日本。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家医院,也曾将非洲的影像制成虚拟实境影片,帮助一名83岁的女病人完成前往非洲「旅行」的心愿。[17]这位病人在体验过VR旅行之后,对帮助她的医生说:「你带我看到的东西是如此美丽。」

应用场景三:培养照顾者同理心

除了协助晚期病患减轻痛苦和实现心愿之外,VR技术还有潜力用于帮助照顾者体验患者的处境,通过他们对患者处境的同理心,提升善终服务的质素。

这样的想法背后有一定的科学支持。在史丹福大学的一项研究中,研究者比较了三种接触无家可归者资讯的方式,包括文字阅读;在电脑上接触视频、图片和音频等2D资讯;以及体验VR模拟的场景。结果发现,体验过VR模拟的人更有可能联署支持无家可归者,且相比只用文字阅读的人,会对无家可归者有更长时间的同情心。[18]

美国缅因州的新英格兰大学骨科医学院和临终关怀医院,已经将这一构想投入实践,他们透过一款虚拟实境模拟器,让使用者化身患有无法治愈的肺癌的66岁男子,以帮助护士、临终关怀工作者和学生学习并对患者产生同理心。研究人员发现,这样的虚拟实境内容可以使用户对他们在VR体验中化身的人──不同种族的人、色盲患者、老人,产生更多同理心。[19]

不过,也有观点指出,用VR装置体验生命临终时的情景,与真实的体验并不一样;也未能替代其他教学方式。[20]

科技为辅 应对高龄海啸

当然,在善终服务中推广VR医疗,并非全无顾虑。虚拟实境技术与医疗领域的结合过程中,仍会遇到硬件平台不成熟、算法不够准确、设备执行指令不够精确等难题,做出产品之后,也不一定符合医生和病人的需求。[21]在追求精确、安全的医疗领域,现阶段的VR技术也许只能锦上添花。不过,新尝试总有望带来改变,在提升传统善终服务的同时,若能将虚拟实境医疗技术结合到缓解痛楚、助临终者实现心愿、培训照顾者等范畴,始终有助应对高龄海啸。

1 「表1.3:按性别及年龄组别划分的人口」,《香港统计月刊》,香港统计处,2019年7月,第5页。
2 「2017年至2066年香港人口推算」,《香港统计月刊》,香港统计处,2017年10月,第FA6页。
3 “WHO Definition of Palliative Car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www.who.int/cancer/palliative/definition/en/, accessed July 24, 2019.
4 “Virtual & Augmented Reality: Understanding the race for the next computing platform”, Goldman Sachs, January 2016, pp. 7-8.
5 转化症患者会出现一些不能归因的神经系统症状,运动系统和感官会受到影响。资料来源:Kathleen Smith, “Conversion Disorder: Definition, Symptoms, and Treatment,” PSYCOM, https://www.psycom.net/conversion-disorder-definition-symptoms-and-treatment/, last modified March 14, 2019.
6 “15 health and wellness use cases for virtual reality”, MobiHealth News, https://www.mobihealthnews.com/content/15-health-and-wellness-use-cases-virtual-reality, last modified June 22, 2017.
7 “About Us,” Worldwide Hospice Palliative Care Alliance, http://www.thewhpca.org/about-us-3, accessed June 20, 2019.
8 「香港长者护理参考概览—长者在基层医疗的预防护理」,基层医疗概念模式及预防工作常规专责小组、基层医疗工作小组、食物及卫生局,2018年12月,第15页。
9 “WHO’s cancer pain ladder for adult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cancer/palliative/painladder/en/, accessed July 11, 2019.
10 「长期痛症知多啲」,香港医院管理局联科综合痛症治理专责小组,2018年1月,第37页。
11 卢劲扬,「【VR医疗】英国医生受打机启发 助病人模拟潜水成功止痛3小时」。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热爆话题/28634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4日。
12 Chris Lo, “Virtual pain relief: could VR start a rehab revolution?”, Verdict Medical Devices, https://www.medicaldevice-network.com/features/virtual-reality-pain-relief-2019/, last modified March 27, 2019.
13 卢劲扬,「【VR医疗】英国医生受打机启发 助病人模拟潜水成功止痛3小时」。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热爆话题/28634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4日。
14 「临终有关怀 生死两相安」。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5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13日。
15 「戴上VR从医院逃亡 这种体验是前所未有的」。取自腾讯网网站:https://new.qq.com/omn/20190614/20190614A0OL2U.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14日。
16 同15。
17 Laura Fraser, “How a Toronto hospital uses virtual reality to grant dying patients a last wish,” CBC News,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palliative-care-virtual-reality-1.4254087, last modified August 19, 2017.
18 Luke Dormehl, “What’s it like to die? This VR experience puts doctors in a dying man’s shoes,” Digital Trends, https://www.digitaltrends.com/cool-tech/vr-end-of-life-embodied-labs/, last modified October 24, 2018.
19 同18。
20 同18。
21 林美炳,「『VR/AR+医疗』有待打通『最后一公里』」。取自电子信息产业网网站:http://www.cena.com.cn/arvr/20170905/89082.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