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9-08-12 | 《星岛日报》

城市空间实验:街道化身游乐场 让儿童边走边玩



8月中旬,悠长暑假接近尾声,仍在尽情玩乐的小孩们,也要准备收拾心情迎接开学。按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香港委员会建议,儿童每日应有多于一小时自由玩乐时间,不过去年香港基督教女青年会以问卷形式访问本港12所学校、共1,060名小学生,发现受访学童中24%学童每日游戏时间不达标,更有9%人完全无游戏时间。[1]

封路建立安全空间 让孩子在街头玩耍

要让学童有合理时间玩乐,当然须避免填满他们的日程表。除此之外,也有人尝试从改造城市空间入手,为小孩子创造「忙里偷闲」的可能。我们每日走在本港街头,或许会觉得城市设计千篇一律,令人无法享受走在其中的时光。其实街道除了供人和车行走,还可以发挥其他用途,让街道以至整个社区变得「好玩」,为市民,以至一众埋首于学业的儿童,增添多一点生活乐趣。这些想法并非空中楼阁,而是本地和海外都在进行的实验。

在英国,2007年已经有人提倡设立「玩乐街道」(Play Streets或Playing Out)[2],即封锁居住社区中的车路数小时,让儿童走出家门,便能自由及安全地在街道上玩游戏,如跟同伴玩捉迷藏、兵捉贼等。[3]提倡者更希望改变公众的态度和行为、政府政策,以至街道和城市的设计和规划,使得「玩乐街道」可以由一个有组织及受监管的活动,变为孩子们的日常活动。[4]

好处:增加儿童运动量 连结社区居民

提倡者认为,「玩乐街道」能够带来多个好处。第一是改善儿童的健康和福祉。英国官方报告指出,英国只有21%男童及16%女童的运动量达至官方最低建议水平——每日最少60分钟的中度至剧烈运动[5],提倡者认为「玩乐街道」可让孩子增加运动量,学习独立和各类技能,亦可结交新朋友。第二是建立更紧密的社区和增加居民对社区的归属感,透过开放街道成为一个游玩空间,使得不同年龄和背景的邻居之间有更多联系、产生友谊和信任。而第三个好处是培育公民意识,透过义务组织「玩乐街道」活动、改变街道用途等社区运动,向儿童展示公民在社区的角色,为社区贡献更多。[6]

关注儿童玩乐权利团体Play England曾委托布里斯托大学,进行一项封锁街道作玩乐用途对公共健康影响的研究,并于2016年发表。[7]研究共有105名年龄介乎一岁半至13岁的儿童参与,他们被安排于临时封路在街头玩耍,研究团队则统计其户外活动和运动时间。[8]结果发现,参与研究的儿童平均进行12.3分钟中度至剧烈运动,他们在户外逗留得愈久,进行中度至剧烈运动的时间便愈长。[9]更重要是,「玩乐街道」外出活动的时间主要取代了孩童静止不动的时间。研究员访问23名父母和37名儿童,假如没有参与「玩乐街道」,同一时段孩子会如何度过,不少均回答会看电视或玩电脑游戏,反映「玩乐街道」有助增加孩子的运动量。[10]他们当中部分人又表示,参与「玩乐街道」增加在社区内与人互动的社交机会,感受到更佳的社区凝聚力。[11]

时至今日,「玩乐街道」概念已扩展至全英国,倡议组织Playing Out声称在他们支持下,来自77个不同管辖区中的逾800个街道社区,均举行过「玩乐街道」活动,逾2.4万名儿童和1.2万名成人亲身参与其居住街道的活动。政府方面,有57个地方议会支持「玩乐街道」模式,当中不少更订立政策配合,如列斯(Leeds)市议会。[12]除了英国,「玩乐街道」在澳洲和美国个别州份也颇为盛行。[13]

看到这里,大家或不禁疑惑为何儿童不去公园或游乐场玩耍?原来不少英国儿童都跟香港儿童一样,由于公园和游乐场距离住所太远,父母担心子女安全,不准他们独自前往,父母又因为太忙,甚少带孩子去玩,无法满足儿童对玩的需求。[14]香港基督教服务处今年4至6月期间,访问456名油尖旺及深水埗区零至三岁幼儿的家长,36%受访劏房户家长认为,由家中步行至最常到达的社区游乐设施最少要15 分钟,路程遥远;有家长更表示,公园环境卫生恶劣,草丛常发现针筒及玻璃樽等。[15]提倡者认为,孩子如能在居所附近的街道安全地游玩,可让父母监察其安全,小朋友不用抬着单车到老远的公园,而且可随时自行回家,比去公园更佳。[16]

布里斯托制度:须申临时许可令 遵守政府规定

为玩乐而封路事关重大,影响到社区中的每一个人,「玩乐街道」如何有效实行,可以参考全英国概念最早开花的地区──布里斯托──的做法。[17]布里斯托市议会于2011试行「玩乐街道」临时许可令(Temporary Play Street Order),并在翌年成为正式政策。[18]居民可免费申请该临时许可令,一次或多次封锁街道供儿童玩乐,最多每周一次,每次最多三小时。申请者需在第一次活动举行前最少六周递交申请,列明街道名称和路段、封路日期和时段,提交简单的封路计划如一份手绘地图,以及咨询附近居民和店铺东主信件的副本。[19]该信件旨在通知整个社区的持份者,有关活动和封路的详情及守则。[20]

申请者也必须遵守一些规定,如须在封路路段两端放置合适的交通标志及路障,通知他人该路段已封闭及可改行的路线。[21]这里指的路段封闭,其实并非完全封锁,居民仍可驾驶车辆出入,以及如常泊车在街上,惟需以步行速度慢驶,紧急车辆亦可随时进入。[22]申请者亦要负责清洁街道,在重新开放前恢复原状;假如有任何街道设施损毁或有其他损失,申请者必须作出赔偿,故市议会建议申请人为活动购买公众责任保险。[23]当然,市议会有权拒绝申请,例如若封锁该条街道会严重影响交通,又或该条并非住宅街道,申请便不会获批。[24]

沟通亦是成功举办「玩乐街道」的关键,倡议组织Playing Out强调,筹办者需充分咨询封锁范围内的每一位居民和商店负责人,给他们机会提出问题或反对,亦要尽力通知封锁范围以外、有机会受封路影响的人。[25]市议会鼓励反对活动或有疑问的市民,先跟发起人沟通,若仍未能释除疑虑,可以将反对意见电邮予市议会交通部门一并审视。[26]

香港实验:选址学校区行人路 学生边行边玩

在街道宽阔、住宅区多为独立屋的地方,人流和车流较少,当然有条件设立「玩乐街道」,回看香港市区街道狭窄,四处高楼大厦,人多车多,「玩乐街道」概念是否可行?

其实本港已经有人做过可供玩乐街道的实验,赛马会「创不同」社会创新实验室于去年3至7月期间,联合政府公务员和社会各界组成22人街头实验团队,成员包括建筑师、城市设计师及社工,更有四名运输署工程师。[27]团队在深水埗进行多个街道实验,其中一个实验便是打造一条边行边玩的「玩乐街道」。[28]

因应本港的社区环境和儿童生活模式,团队在选址及实际执行上与外国的做法有明显分别。选址方面,他们选址东沙岛街学校区外一带,车流较少而且较为宽阔的行人路段。[29]实验室成员解释,或出于交通安全的考虑,学校区的街道通常环境僻静、车流量低,加上单一的土地用途,并不吸引行人使用,令这些街道除了上学和放学时间之外,大部份时间都处于闲置状态,是改造成「玩乐街道」的好地方。[30]

实验室团队共进行了两次实验,分别为期一个下午和三天。[31]他们在街上增设趣味装置,如贯穿整条东沙岛街的街道康乐棋、巨型层层迭、设于栏杆的电流急急棒、打鼓装置及「过三关」等,让儿童可以「边行边玩」。据团队的说法,「边行边玩」的概念是与街坊进行焦点小组讨论后得出,参与的小学生们均表示平日忙于做功课和补习,没有时间停留在街上定点玩耍。团队因而提议将玩耍融入步行当中,让儿童利用必经之路偷闲,增加玩乐时间,也能消除家长对子女流连街上的忧虑。[32]

始终「玩乐街道」在香港是一个新鲜概念,「创不同」社会创新实验室要做实验,事前程序并不简单,当中牵涉多个政府部门,要向地政处、康文署、食环署和民政处申请。[33]实验室建议,运输署订立街道指南及分类,并参考布里斯托临时许可证或纽约「学校趣味街道」的做法,各区可在指南框架下,由区议会或非牟利中介机构共同策动,让社区团体及学校申请,在社区与居民一同推行「趣味和创新街道」。[34]

参与两次实验的学生和家长,均有良好反响,有学生表示希望一直保留游戏装置,亦有家长称,实验让她可跟子女在上学的路程一起享受数分钟的街道趣味。更有趣的是,该街道是附近居民遛狗的地方,不时有狗只随处便溺,学生往返学校时均要避开狗粪,居民和学校曾向食环署和区议员求助皆徒劳无功;但实验期间却没了狗只随处便溺的痕迹,附近学校校长推测,有可能是狗主不想破坏装饰美化后的街道,因而令街道更为整洁。[35]

官社合作的例子,还可以参考北角的「油街实现」艺术空间。它前身是旧香港皇家游艇会,政府曾于1999年将其租出,吸引不少设计师、艺术家及艺团在此聚集和活动,构建成一条艺术村。在2013年,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辖下艺术推广办事处将建筑物改造为「油街实现」艺术空间,让艺术家及市民在空间内交流思想、共同实现艺术创作。[36]这个官社共同创造的艺术交流空间,为社区添上艺术气息,亦深得市民的喜爱,于2016年时在一慈善机构公共空间选举中,被公众选为最正公共空间。[37]

综合各个例子,一些看似平平无奇的城市空间,在社区通力合作下,确有机会获得新生命,造福市民。喜欢和享受玩乐是小朋友的天性,亦是他们的「必需品」。社会大众须要多花一点心思,给予儿童更多的玩乐空间。

1 「女青发布儿童生活模式及社交解难能力调查 均衡全人发展有助提升儿童创意及人际技巧」。取自香港基督教女青年会网站:https://www.ywca.org.hk/news.aspx?id=b5a5b1d5-8480-4d17-b56d-33267c7426a1,查询日期2019年6月11日。
2 “Playing Out Story,”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about/playing-story/, accessed June 12, 2019; “Street Play,” Play England, http://www.playengland.org.uk/what-we-do/street-play/, accessed June 12, 2019.
3 What Is Playing Out?”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about/what-is-playing-out/, accessed June 12, 2019; “Free Play,”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why/free-play/, accessed June 12, 2019
4 “What Is Playing Out?”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about/what-is-playing-out/, accessed June 12, 2019.
5 “Everybody Active, Every Day: An evidence-based approach to physical activity,” Public Health England, September 2014, pp. 5-6.
6 “The Impact of Playing Out,”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why/impact-overview/, accessed June 12, 2019.
7 “Why temporary street closures for play make sense for public health,” Play England, http://www.playengland.org.uk/wp-content/uploads/2017/07/StreetPlayReport1web-4.pdf, accessed June 12, 2019, pp. 1-2.
8 同7,第25及27页。
9 同7,第28页。
10 同7,第30至33页。
11 同7,第36页。
12 “The Impact of Playing Out,”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why/impact-overview/, accessed June 12, 2019; “Play Streets,” Leeds City Council, accessed August 1, 2019, https://www.leeds.gov.uk/parking-roads-and-travel/licences-and-permits/play-streets.
13 “Play Streets,” Play Streets Australia, https://www.playstreetsaustralia.com/, accessed June 13, 2019; “Play Streets Pilot Program,” LA Play Streets, https://laplaystreets.com/about-the-program, accessed June 13, 2019.
14 「行多步实验室:怎样的街区可以鼓励市民行多几步?」,赛马会「创不同」社会创新实验室,2019年7月,第35页;Alice Ferguson, “Why can’t children just go to the park?,”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cant-children-just-go-park/,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5, 2018.
15 〈儿童游乐设施欠佳 4成劏房户亲子活动宁「玩手机」〉,《晴报》,2019年7月5日,P18页;「无地方玩!  劏房户亲子『玩手机』占40% 倡政府增0-3岁社区游乐设施」取自香港基督教服务处网站:http://www.hkcs.org/tc/latest_new/无地方玩!%E3%80%80-劏房户亲子「玩手机」占40%E3%80%80倡政府增0-3岁社区游乐设施,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4日。
16 Alice Ferguson, “Why can’t children just go to the park?,”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cant-children-just-go-park/,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5, 2018.
17 “Playing Out Story,”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about/playing-story/, accessed June 12, 2019.
18 同17。
19 “Playing out on your street,”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streets-travel/playing-out, accessed June 12, 2019; “Temporary Play Street Order application Road closure details,”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streets-travel/playing-out/temporary-play-street-order-application, accessed June 12, 2019.
20 “Resident and business consultation letter,”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documents/20182/32895/Letter+to+residents+TPSO.pdf/96f4192c-13fd-9ebf-106d-9fb20c6fdb20, accessed June 12, 2019.
21 “Temporary Play Street Order application Barriers and diversions signs,”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streets-travel/playing-out/temporary-play-street-order-application, accessed June 12, 2019.
22 “Playing out on your street,”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streets-travel/playing-out, accessed June 12, 2019; “Resident and business consultation letter,”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documents/20182/32895/Letter+to+residents+TPSO.pdf/96f4192c-13fd-9ebf-106d-9fb20c6fdb20, accessed June 12, 2019.
23 “Temporary Play Street Order application Terms and conditions,”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streets-travel/playing-out/temporary-play-street-order-application, accessed June 12, 2019.
24 同23。
25 “FAQs,” Playing Out, https://playingout.net/how/faqs/#ten, accessed June 12, 2019.
26 “Playing out on your street,” Bristol City Council, https://www.bristol.gov.uk/streets-travel/playing-out, accessed August 1, 2019
27 「行多步实验室:怎样的街区可以鼓励市民行多几步?」,赛马会「创不同」社会创新实验室,2019年7月,第18及20页。
28 同27,第31页。
29 同27,第4页。
30 Hermion,「边行边玩的街道?」。取自Medium网站:https://medium.com/healthystreetlab-shamshuipo/边行边玩的街道-250ee3534cfd,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7日。
31 同30。
32 同27,第35及36页。
33 颜宁,「深水埗街道大变身 官民设计康乐棋、LED红绿灯:其实街坊都有say」。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0769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9日。
34 同27,第39页。
35 同27,第38页。
36 「『起动!油街实现』展览」,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油街实现,2013年5月,第4页。
37 「中意去边? 油街『实现』获选最正公共空间」。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54667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