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8-14 | 《经济日报》

以「共享」之名 租衣服务促新消费形态



你是否遇过以下的情况?朝早起床,对着衣柜发愁今天要穿什么,却哪件都不想穿;或者看中了橱窗中的某件衣服,却因为价格问题望而却步。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种新型的「共享租衣」服务在欧美国家流行起来,这种商业模式也传播到内地和香港,或许可以解决上述困扰。

与某些借「共享」之名作招徕的业务相似,「共享租衣」并非真的协助人们共享个人衣物,其运作模式更似月费服务,让按月缴纳会员费用户,从平台上租用一定数量的服装,再以邮递方式交收和归还。换言之,消费者以月费承担衣服租赁的费用,而租衣平台则提供服装和仓储、运输服务。[1]

衣物租赁早已有之 互联网发展造就新商业浪潮

衣物租赁并不是一个新鲜行业,人们为了特定的场合租用礼服、晚装、演出服是很平常之事。互联网的发展为这个行当注入了新的可能性。「共享租衣」起源于美国,2009年,「共享租衣」的鼻祖Rent the Runaway(以下简称RTR)成立,起初以礼服租借为主,随后迅速发展,2016年增加了日常服装的租赁服务,2017年推出了按月租衣的模式。[2]2016年,RTR获得了6,000万美元的E轮融资[3],2018和2019年,又分别获得2,000万美元和1.25亿美元的新融资。[4]另一家美国租衣企业Le Tote也很知名,成立于2012年,一开始就以日常服装的租赁为主。[5]

这股商业浪潮也很快吹到了中国内地。2015年,一家与RTR模式类似的公司衣二三成立,实行月费制,很快获得了资本的青睐。[6]

在香港,类似的企业在2014年就已出现。两位内地女生2014年在香港成立YEECHOO,提供晚装租赁服务。YEECHOO目前已获得阿里巴巴参与两轮融资,并且将市场拓展至上海和深圳,拥有超过1,000件服饰,自称为「全港首个高级时尚服装租赁平台」。[7]不过,YEECHOO暂时未有推行月费制,用户一般以每件服装价格的十分之一,逐次租用。截至2018年10月,平台约有三万名用户。[8]

卖点:减浪费 选择多

「共享租衣」模式的一大好处,就是减少衣物浪费。英国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曾发布《新纺织经济报告书》,指出自2000年至2015年,全球衣物总量增长了两倍,同时每件衣物的平均穿着次数却减少了36%。[9]循环台湾基金会在《天下》杂志刊文,引述了这个报告,并补充到,「快时尚」兴起之后,价格和流行性成为市场的主要驱动力,衣物品质随之下降。他们认为,减少购买和延长衣物使用寿命,是减少纺织废物最直接有效的方式[10],因此「以租代买」,可以促进环保。

除了促进环保之外,租衣相比买衣的低廉价格,也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着装选择。曾有内地租衣平台的创始人这样形容共享租衣服务:「这就像是买了张时装游乐场的门票,只要付个入场费,所有的衣服就可以随心穿。」[11]

困难:衣物易损耗 库存、品质须符顾客要求

不过,「共享租衣」的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仍然备受质疑。2017年内地一家名为多啦衣梦的共享租衣平台就被报道出现资金困难,会员费无法退还等情况。[12]

说到底,「共享租衣」平台在最开始发展时,仍要得到资本的助力,才可以提升每个环节的服务质量,如果没能及时融资,项目很有可能胎死腹中。长远来看,如果平台衣物残旧得太快,也将会大大增加租衣平台的运营成本。这一特性和「共享单车」很是相像,内地共享单车昔日龙头企业ofo,就因为早期的疯狂投入,在没有开始盈利的情况下耗尽融资,陷入资金困境,从2018年起,屡次被传倒闭。[13]

如果将「共享租衣」平台的衣物和共享单车中的单车类比,那么保持衣物新净,就好比保持单车不受损坏,是「共享租衣」平台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ofo的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单车太易损坏,同时又不断向市场推出新单车。[14]不同的是,单车坏了可以维修,衣物若有损坏,即使进行缝补,也不一定有人愿意租用,平台只能再买新的。

另外,「共享租衣」的运营模式较为复杂,对每一个环节的要求都很高。有投资人士认为,由于整个商业链涉及选款、物流、清洁、磨损处理等,因此创业者面临的挑战会比较大。[15]《经济学人》一篇文章中提到,RTR的用户确实会对平台的服务有一些小抱怨。比如,有会员曾收到没有熨烫或者清理平整的衣物,也有用户表示她收到的裙子尺寸偏小。负责RTR销售的Anushka Salinas承认,RTR在刚刚推出付费套餐服务时,还没有足够的库存满足消费者的需要。[16]有效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仍有待从业者发掘。

其他配套:成熟二手市场 互联网支付基建

RTR在美国市场发展顺利,其后也有美国特定文化的支撑。在当地,二手消费市场成熟,租衣服、借衣服都是很平常的事情。[17]

而在内地,社会信用体系[18]和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共享经济的普及,也培养了用户对于共享租衣的接受程度。[19]比如,租衣服务的按金可以被支付宝的「芝麻信用」[20]取代,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互联网则可以提升交易的效率。

香港居住空间狭小 或利好租衣行业

与美国和内地相比,香港消费者是否可以接受「共享租衣」的模式,仍有待检验。YEECHOO的客户群体,多为月入在两三万港元以上的年轻女性,且使用场景较为单一,还未推出日常服装的租赁。[21]如果推而广之,这一模式在基层消费者中是否可行,也仍在未定之天。

不过,香港被誉为亚洲「时尚之都」,各式服装秀轮番上演[22],这样的时装文化,或许可以助力「共享租衣」这种新型消费方式的发展。同时,本港住宅面积狭小,储物空间问题困扰着不少港人,以租代买,或许是无奈选择,却也是另一个解放衣橱空间的方法。

用户习惯须要培养,购物文化也在不断改变。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内地,不同「共享租衣」企业的暂时成功,都表明这一服务拥有市场空间。下一步如何继续开拓这些空间,推广这种新型的消费文化,令香港消费者拥有更多着装选择,就是「共享租衣」的创业者和从业者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1 刘晓颖,「共享租衣,一门复杂的好生意」。取自第一财经网站:https://www.yicai.com/news/10001303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9日;江帆,「美国线上租衣平台 Rent the Runway完成1.25亿美元新一轮融资,估值突破10亿美元大关」。取自华丽志网站:https://luxe.co/post/9779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22日。
2 同1。
3 一般来讲,一家初创公司的融资顺序为:天使轮、A轮、B轮、C轮等。E轮融资,即完成天使轮融资后的第五轮融资。资料来源: Nathan Reiff, ”Series A, B, C Funding: How It Works,” Investopedia, https://www.investopedia.com/articles/personal-finance/102015/series-b-c-funding-what-it-all-means-and-how-it-works.asp, last modified June 25, 2019.
4 陆雨柔,「马云、蔡崇信投资美国租衣平台 Rent the Runway,『租赁消费』风口将至?」取自36Kr网站:https://36kr.com/p/512346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2日;Megan Rose Dickey, “Rent the Runway hits a $1 billion valuation,” TechChurch, https://techcrunch.com/2019/03/21/rent-the-runway-hits-a-1-billion-valuation/, accessed June 27th, 2019.
5 刘晓颖,「共享租衣,一门复杂的好生意」。取自第一财经网站:https://www.yicai.com/news/10001303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9日。
6 梦悦,「阿里巴巴战略投资『衣二三』,巨头持续布局『新租赁经济』」。取自36Kr网站:https://36kr.com/p/515212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7日。
7 “About YEECHOO”, YEECHOO, https://www.yeechoo.com/aboutus, accessed June 27th, 2019; 朱丽娜,「专访Yeechoo联合创始人单珊:时尚衣橱共享平台正式进军内地 阿里巴巴已参与两轮投资」。取自新浪财经网站: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10-16/doc-ihmhafir8689494.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6日。
8 朱丽娜,「专访Yeechoo联合创始人单珊:时尚衣橱共享平台正式进军内地 阿里巴巴已参与两轮投资」。取自新浪财经网站: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10-16/doc-ihmhafir8689494.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6日。
9 “A New Textiles Economy: Redesigning Fashion’s Future,”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and Circular Fibres Initiative, p. 18.
10 循环台湾基金会,「租衣服代替买衣服,快时尚也可以转型循环经济」。取自天下杂志网站: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112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18日。
11 同5。
12 同5。
13 卫诗婕,「ofo的终场战事:戴威主动要求滴滴收购 但被拒绝了」。取自腾讯科技网站:https://tech.qq.com/a/20190617/00217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17日;「共享单车泡沫化?ofo搬离北京总部」。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china.hket.com/article/2200769/,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4日。
14 张珺,「ofo剧中人:我不愿谢幕」。取自36Kr网站:https://36kr.com/p/516560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5日。
15 同5。
16 “Rent the Runway is taking clothes-sharing mainstream,” The Economist, https://www.economist.com/business/2018/06/07/rent-the-runway-is-taking-clothes-sharing-mainstream, last modified June 7th, 2018.
17 「欧美共享租衣模式试水中国市场」。取自新华网网站:http://www.xinhuanet.com/fashion/2018-09/04/c_112337140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4日。
18 内地政府于2014年开始推行覆盖全社会成员的信用评价系统,目标是为每一位国民建立信用记录。资料来源:《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2014年6月14日。
19 同6。
20 「芝麻信用」是支付宝推出的信用分服务,在获得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可以根据用户在支付宝上进行网络支付、使用互联网金融(如通过支付宝偿还信用卡)的行为数据,评判用户的「芝麻分」。「芝麻分」在特定数额以上的用户,可以免除按金使用共享单车等出行服务。资料来源:「个人信用 芝麻分」。取自芝麻信用网站:https://www.xin.xin/#/detail/1-2,查询日期2019年7月11日;「信用生活 免押出行」。取自芝麻信用网站:https://www.xin.xin/#/detail/1-0-2,查询日期2019年7月11日。
21 同8。
22 「图集|香港:时尚之都的风采」。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news.wenweipo.com/2017/06/13/IN170613004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