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9-08-26 | 《星岛日报》

网络色情资讯难防 性教育才是治本良方?



在互联网急速发展的时代,网络世界是青年接触新资讯的重要途径。近年外国及香港均有调查指出,不少学生有接触色情资讯的习惯,令人忧虑心智尚未成熟的儿童及青少年会否因此建立错误的性观念。为了禁止未成年人士接触网络色情资讯,英国屡次透过网络技术层面「出招」,早前更修订法例,要求色情网站营运商对其用户进行年龄认证。这些招数成效如何?对处理香港的相关问题又有何启示? 

网络充斥色情资讯 学生称看色情片学习性知识

网络色情资讯泛滥,处于青春期的学生不难接触。英格兰儿童事务专员办公室及英国全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于2016年,发表一份委托英国密德萨斯大学进行的研究报告。该研究访问逾1,000名年龄介乎11至16岁的青少年,发现有65%的15至16岁受访者,以及28%的11至12岁受访者,曾在网上接触祼露的色情资讯。[1]另有英国调查公司的一项研究指出,当地80%受访青少年认为在网上很容易找到祼露的色情资讯,有70%认为收看色情资讯是很平常的事。[2]

此外,英国全国学生联会于2014年访问超过2,500名学生,发现仅有37%受访者认为学校提供实用的性知识;不足50%受访者认同课堂教授的内容已涵盖应要了解的知识;另有73%学生明言觉得色情影片不尽真实。[3]尽管如此,仍有60%学生称会透过观看色情刊物及影片,了解更多性资讯。[4]由于大部分处于青春期的学生心智尚未成熟,有本地学者认为,若青少年接触色情资讯,有机会扭曲他们对人性和两性角色的看法,并把一切的性渴求合理化。[5]

英国网络商提供过滤程式 惟技术限制多成效小

为免未成年人士沉迷网络色情资讯,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于2013年中,建议网络服务供应商为全国用户的上网设置,提供预设的过滤程式,除非用户选择退出相关系统,否则网络服务供应商会过滤所有色情影像。[6]经过官方与业界一轮商议后,双方最终达成共识,供应商将为所有新用户设置自动过滤程式,但用户事后可选择取消;同时,供应商让现有用户决定是否安装色情资讯过滤程式,若用户不作选择,供应商便会自动激活过滤程式。[7]

然而,过滤程式也有漏洞,未必能完全过滤色情资讯,而且有机会错误地过滤教育、医学及艺术材料。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早年曾就15款过滤软件进行研究,发现最严格的过滤软件可阻截91%色情资讯,但同时错误地阻截23%正常资讯;至于最宽松的过滤软件则较少错误拦截正常网页,但只能阻截40%的色情资讯。此外,过滤软件亦无法有效分辨色情网页和介绍正规性知识的网页。[8]

除了技术限制,过滤程式在执行上也存在疑问。美国一个由官方授权的委员会曾指出,现今儿童和青少年比家长更精通网络科技,而不少家长把程式密码设定为生日日期及车牌号码,很容易被孩子识破,继而关掉家长为他们预设的过滤软件,委员会因此质疑措施的成效。[9]由此可见,过滤程式似乎未能有效保护未成年人士。

英国加推年龄审核措施 须输入信用卡及护照资料

英国政府为了加强规管,早前通过修订《数码经济法案2017》(Digital Economy Act 2017),规定所有商业营运的色情网站均要核实用户的年龄,以确保用户是18岁或以上人士,成为全球首个要求浏览色情网站前必须进行年龄认证的国家。[10]当新措施落实后,用户必须输入信用卡、护照等证明文件资料,或亲身到指定商店购买认证卡。如果输入的资料被确认,过滤色情资讯的软件便会被移除,用户即可浏览相关网站。根据法例,网站营运商如未能提供年龄认证技术,将会面临罚款或被封锁。[11]

此外,负责执行和监测措施的英国电影分级委员会,联同著名网络安全公司NCC Group推出自愿性质的「年龄认证计划」(The Age-verification Certificate,AVC)。假如网站营运商获NCC Group评核其保障私隐资料及数据属高水平,便可获得相关认证。[12]然而,由于一系列规管网站营运商的守则尚未赶及交予欧盟执行委员会,有关措施未有即时落实。[13]

不过,有关措施亦引起不少争议。有英国传媒早前尝试在色情网站注册及进行年龄认证,输入电邮地址及虚构的信用卡号码,竟成功通过认证,显示系统存在漏洞。[14]再者,用户可利用虚拟私人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VPN)等技术「翻墙」,绕过当地的审查程序。[15]此外,不少青少年会在社交平台,例如YouTube、Twitter等,接触大量色情资讯,惟相关措施只针对色情网站,令人对其成效存疑。

至于私隐方面,当地关注网络权利的组织Open Rights Group认为,用户的个人资料及观看色情影片的习惯未有完全受到保障,又批评政府把保障用户资料的责任推卸予营运商。[16]

科技拦截成效有限 教育入手助掌握性知识

从英国的例子可见,加入过滤软件及年龄认证程序等措施均有不同限制,亦未能消除社会对泄露个人资料的疑虑。再者,虽然当地已推出措施,但儿童及青少年接触色情资讯的比率却不低。

在香港,一般而言,报章、杂志、电脑游戏、经电子传递的图文及影像,以及网上的资料,均受《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监管。[17]政府于2008年开始全面检讨有关条例,并在2015年展开第二阶段公众咨询。当局当时所发表的文件提及,青少年上网的时间愈来愈长,因此有需要保护儿童及青少年免受不良资讯影响,并认同教育是最有效的方法,以指导他们处理在网上接触到的不良资讯。[18]另一方面,虽然当局已就提高香港淫亵物品审裁处的代表性和透明度提出修例建议,但至今仍未向立法会提交修例草案。[19]

另一方面,家庭计划指导会早年公布青少年与性的研究报告,指出在中一至中六的受访者中,有33%女生及59%男生曾接触色情资讯,分别较2011年上升约三个和五个百分点[20];另有约五分之一声称有观看色情资讯的男生表示,在受访前一个月内曾观看15次或以上。[21]此外,有关调查亦发现,约57%受访的中三至中六学生及40%中一至中二学生认为,学校应提供更多性教育。[22]

虽然家计会的调查未有如前文英国的研究般,涵盖学生浏览色情网站与校方未有提供足够性教育的关系,但数据反映学生接触色情资讯有上升趋势。再者,观乎外国经验,以网络科技阻止学生接触色情资讯,效果似乎不太理想,加上上述咨询文件也认同教育是最有效的方法,这些理据均提示政府应从教育层面多下工夫,向学生灌输正确的性知识。

教师支援及培训有待提升

在香港,当局的政策是把性教育的主要学习元素和课题,纳入中小学的德育及公民教育课程,以及各个主要学习科目课程内。[23]有教师曾在网上分享教授性教育课的感想,指出最初得悉要负责有关科目时,感到无从入手,因不知如何落实课题、选取适合的教材等。[24]此外,政府早前一项调查发现,受访的134间学校中,仅得66%学校有教师曾接受主要由教育局提供有关爱滋病、性或生活技能教育的培训,又发现每间学校平均有4.9名从未修读任何专业发展课程的教师,曾在上一个学年教授有关课题。[25]

由此可见,在不少教师心目中,教学培训不足是教授性知识的障碍,当局及校方有必检讨,是否要鼓励教师接受更多培训,让他们能以有效和容易理解的方式,教授学生相关知识。再者,现时部分学校会邀请非政府机构及卫生署提供性教育专题探讨课程[26],当局可考虑增拨资源,协助学校加强这方面的工作,以迎合学生的需要。

除了课堂学习,家庭教育也相当重要。例如不少外国父母会利用蜜峰传播花粉及鸟儿卵孵的图片,向子女讲述「鸟儿与蜜峰 」(The birds and the bees)的故事,让他们了解人类如何性交和诞下婴儿。[27]本地家长也不妨透过图像及容易理解的故事,向年幼子女灌输正确的性价值观和知识,使他们懂得尊重别人,同时学懂保护自己。

话说回来,学生踏入青春期,难免对性充满好奇,加上现今网络世界色情资讯泛滥,青少年只要按键搜寻,不难找到大量相关资讯。当局应从教育政策层面多下工夫,助青少年获取正确的性知识,以免他们在网上如瞎子摸象。

1  Elena Martellozzo et al., “‘…I wasn’t sure it was normal to watch it…’,” 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Children, Children's Commissioner for England and Middlesex University London, June 2016, pp.7-8.
2  “Online pornography worrying Britain's 18 year olds,” The Progressive Policy Think Tank, https://www.ippr.org/news-and-media/press-releases/online-pornography-worrying-britaina-s-18-year-olds, last modified August 20, 2014.
3 “Student Opinion Survey: November 2014,” 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 https://www.nus.org.uk/Global/SRE%20Research%20Nov%202014.pdf, accessed August 12, 2019.
4 “Students turn to porn to fill the gaps in their sex education,” 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 https://www.nus.org.uk/en/news/students-turn-to-porn-to-fill-the-gaps-in-their-sex-education/, last modified January 29, 2015.
5 「当青少年与色情资讯『相遇』」。取自明光社网站:https://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e7%95%b6%e9%9d%92%e5%b0%91%e5%b9%b4%e8%88%87%e8%89%b2%e6%83%85%e8%b3%87%e8%a8%8a%e3%80%8c%e7%9b%b8%e9%81%87%e3%80%8d,最后更新日期2008年8月27日。
6 Tom Meltzer, “Why David Cameron's war on internet porn doesn't make sense,” The Guardian, July 21, 2013,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3/jul/21/david-cameron-war-internet-porn.
7 Tom Meltzer, “Why David Cameron's war on internet porn doesn't make sense,” The Guardian, July 21, 2013,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3/jul/21/david-cameron-war-internet-porn;「卡梅伦:英网络公司将自动屏蔽色情网页」。取自BBC中文网站: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uk_life/2013/07/130722_life_web_porn_cameron,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7月22日。
8 Mona Chalabi, “Porn filters: 12 reasons why they won't work (and 3 reasons why they might),” The Guardian, August 8, 2013, https://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reality-check/2013/aug/08/porn-filters-evidence-for-against.
9 同8。
10 “Age-verification for online pornography to begin in July,”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age-verification-for-online-pornography-to-begin-in-july, last modified April 17, 2019.
11 同10。
12 同10。
13 Corazon Miller, “Porn block in UK set to be delayed indefinitely for second time,” The Independent, June 20, 2019,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uk/politics/porn-block-uk-delay-date-when-age-id-check-law-government-a8966596.html.
14 Jim Waterson, “UK's porn age-verification rules can be circumvented in minutes,” The Guardian, April 19,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9/apr/19/uks-porn-age-verification-rules-can-be-circumvented-in-minutes.
15 Isobel Asher Hamilton, “Porn is being age-blocked across all of the UK in July. Here's why people think it's a terrible idea,” 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the-uk-porn-block-is-coming-why-people-think-its-a-bad-idea-2019-3, last modified April 17, 2019.
16 同15。
17 「有关现时规管的制度问题」。取自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网站:https://www.coiao.gov.hk/b5/faq.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31日。
18 「《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检讨第二阶段公众咨询」,商务及经济发展局,2012年5月,第30及33页。
19 「淫亵条例检讨十年 政府应尽早向立法会提交修例草案」。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01观点/21772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日。
20 「2016 青少年与性研究记者会简报」,取自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网站:http://drive.famplan.org.hk/FPAHK/Research/2016YSS_Chi.pdf,查询日期2019年8月19日。
21 「新闻稿──『二零一六年青少年与性研究』报告」。取自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网站:https://www.famplan.org.hk/zh/media-centre/press-releases/detail/fpahk-report-on-youth-sexuality-study,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2日。
22 「性教育」,资料研究组,立法会IN03/17-18号文件,2018年1月9日,第8页。
23 同22,第2页。
24 「一位老师的性教育课后感」。取自共融资料馆网站:https://www.hkedcity.net/sen/id/sex_ed/page_5159635825b719f65d0c000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11日。
25 同22,第6页。
26 同22,第6页。
27  Kim Ann Zimmermann, “What is the 'Birds and the Bees'?” Live Science, https://www.livescience.com/39316-birds-and-the-bees.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29,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