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09-12 | 《经济日报》

「云吸猫」衍生宠物新经济 如何把握商机?



在世界各地,饲养宠物从来都不只关乎个人兴趣,也涉及五花八门的经济活动。2005至2016年的11年间,本港宠物狗猫的数量,由约29.7万只增至约51万只,增幅约76%。[1]也有研究报告预估,内地城市中分别约有5,085 万及 4,064 万只由人类饲养的狗和猫。[2]宠物军团如此庞大,不难想象,相关的商业活动是何等活跃。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宠物经济的目标客群,其实并不限于饲养者,一些非饲养者,原来也愿意为虚拟世界的宠物大破悭囊,形成宠物新经济。他们以年轻人居多,但囿于空间、时间所限,未必有条件养猫养狗,于是转而在网上翻看、赞好及转发其他饲养宠物者发布的宠物相片和影片,以满足自己想要养猫养狗的愿望。[3]这样的行为,在内地被称为「云吸猫」、「云撸狗」,其中又以「云吸猫」的人群最为庞大。

腾讯研究院去年发表《猫次元:中国吸猫现象研究报告》,估计截至2018年,内地的「吸猫人群」[4]接近5,000万,消费者接近3,000万。在问卷调查中,只有35%受访者表示未曾消费过猫咪线上产品(如购买猫咪表情包、付费收看猫咪影片等)。[5]可见,「云吸猫」已经衍生出新的商机。香港是否也能把握住这股新浪潮,有待业界探讨。

「云吸猫」成网络风潮

「云吸猫」是一股全球性热潮。借助于通讯工具和社交平台,形成一个个分享猫咪信息的社群。2010年以前,猫咪的图片还只是在一些网络论坛流传,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热潮。[6]2010到2015年,在YouTube、Twitter、Instagram和微博等平台上,「吸猫者」渐渐涌现。在内地,「云吸猫」更于2015年开始和文化产业结合,以猫咪为主题的游戏、电影都得到了不少关注。[7]

网络吸猫流行的背后,是宠物猫咪的大幅增加。据市场调查公司Euromonitor预测,2018至2024年,全球宠物猫的数量将增长22%,宠物狗会增长18%。[8]猫咪数量的增加,则和猫咪的特点密不可分。有生物研究表明,人类在看到猫咪的「婴儿图式」圆脸时,大脑会释放出更多的多巴胺,使人类和猫咪之间的关系更加亲近、友好。此外,可爱的猫咪能够激活人类的母性和父性,刺激人类提供无条件的爱。在照料猫咪时,人会产生一种责任感,感觉自己是「被需要的」,自我存在感会提升,猫的回馈则会让猫主人在照料中不断获得满足感。[9]《经济学人》的文章则提及,养猫与养狗相比,需要较少的放风时间和活动空间,因此较适应居住在大厦单位里。[10]

另外,以内地情况来看,热衷于「云吸猫」的人群,许多是独自在大城市拼搏的青年,他们被称为「空巢青年」,缺乏情感寄托,居住条件不佳,于是通过网络逃避现实中的孤单。「云吸猫」成了「治愈」他们情感的方式。[11]

「猫经济」源自日本 「猫次元经济」风行内地

因为人们喜爱猫咪而产生的经济效应,最早出现在日本,被称为「猫经济」(Nekonomy)。这是指旅游景点、书籍相册、产品和电影电视等以猫咪作招徕,为商家「招财」。有日本经济学家研究,由猫带来的直接及间接经济效益,一年达2.32万亿日圆(约1,694亿港元[12])。[13]日本的「猫经济」,主要包括带旺旅游景点,如设立「猫站长」和「猫市长」、推广主题旅游、在网购网站中设置猫咪专区,以及在书籍、漫画和电影中加入猫咪元素。[14]

在内地,这两年出现的与猫相关的经济活动,被腾讯研究院总结为「猫次元经济」。与日本不同,「猫次元经济」主要集中在网络世界。比如微博、微信上发布可爱猫狗相片和视频的「萌宠」博主,在获得大量关注之后,通过卖广告、出版书籍和漫画等方式,赚取经济利益。[15]微博账户「回忆专用小马甲」,最初因为发布一只苏格兰折耳猫和一只萨摩耶犬的相片和影片走红,截至2019年8月2日,在微博平台共有3,902万粉丝[16],利用宠物卖广告每年营收数百万元人民币,位列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第5名,凭借影响力出版畅销书《愿无岁月可回头》。[17]

此外,猫咪游戏也是「猫次元经济」的重要一环。一些新兴科技也和这一浪潮结合起来。如早前内地一家科技公司推出扩张实境(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手机游戏「AR喵」。这款游戏希望,无法养猫的人,不再只是通过上网浏览图片、影片的方式「云吸猫」,而是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只「AR猫」。[18]此外,也有开发者应用区块链技术开发猫咪游戏。2017年,虚拟养猫游戏CryptoKitties登录区块链,玩家可以在上面买卖并繁殖不同品种的电子宠物小猫,这个项目一度占据了以太坊[19]15%的流量,官方数据显示,CryptoKitties最贵的一只虚拟猫在2017年就卖到了2.6亿元人民币。[20] 

结合日本和内地的经验可见,与「云吸猫」相关的经济活动,广泛分布在文化产业甚至创新科技等不同领域,拥有一定的发展潜力。

传统宠物经济的新潮流

愈发庞大的宠物数量也为市场带来了新的可能。一般来讲,愿意饲养宠物的人群,大多对自己的宠物爱护有加,愿意为宠物付出金钱。比如2015年一项对美国宠物主人的调查就发现,95%的人认为他们的宠物是家庭的一员,高于2007年的88%,接近一半的人都给自己的宠物买了生日礼物。[21]可见,对宠物的热爱,有机会转化为切实的经济投入。

与宠物相关的经济活动,传统的有宠物食品、宠物美容和宠物医疗等,如今又出现了宠物旅游等新潮流。香港现时就有旅行社提供宠物旅游一条龙服务,从事前旅程策划、出入境检疫手续,到旅途即时兽医视像会诊、宠物旅游摄影及安排私人飞机让主人与爱犬同行,全程包办。若以自由行游日本,套票数万元起,年营业额高达八位数。[22]

原先的传统宠物用品市场,也因互联网普及而有了新发展。比如宠物食品、宠物玩具等商品,就和电子商贸结合起来。美国的宠物电商Chewy创办于2011年,逐渐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宠物电商,并于2019年上市。Chewy的营运相当注重与客人建立关系:有全天候的24 小时真人客户服务、会通过资讯系统收录并跟踪宠物的姓名以及特性,又在节日、生日等日子为客户寄送手写卡片。[23]再比如,若宠物主人离家外游,过往只能选择找家人朋友帮忙照看或是送去宠物寄养店,但宠物寄养店稀少且价格昂贵,家人朋友又未必照料周全。因应这种趋势,内地出现了名为「宠托邦」的狗只寄养社群,当宠物主人有事需要外出时,可在「宠托邦」上根据自己的要求(如地理位置、家庭环境、养狗经验等)筛选合适的寄养师。同时,「宠托邦」上认证通过的寄养师都会明码标价,告诉用户自己擅长养护的犬种、寄养价格等。[24]

猫狗爱好者众多 香港业界可乘势而为

有研究报告估计,2018年内地的宠物市场规模可达1,708 亿人民币[25],香港业界虽然暂时未见相关统计,但51万只宠物猫狗带来的市场前景,仍然不可小觑。

以「猫经济」为例,香港旅游业界或可考虑参考日本,为部分旅游景点打造有知名度的宠物形象。以宠物以及人与宠物关系为主题的文学作品、电影等,文化界亦可大胆一试。上月上映的导盲犬主题电影《小Q》,也许能为业界提供启示。

除了数码业务和文化产品,香港也可乘「云吸猫」从线上发展到线下的趋势,开拓商机。部分吸睛无数的「网红猫咪」与粉丝在现实中交接,便为相关产品和服务带来机遇。「尖东忌廉哥」今年14岁生日时有粉丝为其举办生日会[26],正是市场需求的实证。本港宠物猫的数量由2006年的99,200只,增长逾八成至2019年的184,100只[27],也在在显示猫咪经济的发展潜力。

总括而言,宠物经济,早已不止局限于宠物主人,没有养宠物的人的需求也因为「云吸猫」成为宠物经济的重要一环。随着技术进步,宠物经济与旅游业、文化产业和创新科技的结合愈发紧密,香港若能抓住这一潮流,相信也将助力相关产业发展。

1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Veterinary Profession in Hong Kong,” Mercado Solutions Associates Ltd, May 2017, pp. 3 and 7.
2 《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简版),第6页。
3 杨利伟,「云养猫:一线城市「空巢青年」新生活」。取自新华网网站:http://www.xinhuanet.com/2017-12/26/c_112216547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26日。
4 「吸猫」本意为形容爱猫者对猫咪依恋的一种狂热行为,这种人通常喜欢把鼻子凑到猫咪身上,然后猛然一吸,彷佛「吸毒」一样因此被称为「吸猫」,后来被引申为在网络上不断翻看猫咪的相片和影片的行为。资料来源:「『吸猫』到底是什么?猫奴最懂的十大用语来了!」取自联合新闻网网站:https://udn.com/news/story/7266/357898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7日。
5 《猫次元:中国吸猫现象研究报告》,腾讯研究院,2018年2月,第46页。
6 同5,第18页。
7 同5,第18页。
8 “Pet-ownership is booming across the world,” The Economist, June 22, 2019, https://www.economist.com/international/2019/06/22/pet-ownership-is-booming-across-the-world.
9 同5,第26页。
10 同8。
11 同5,第25页。
12 按2019年8月2日的汇率,即1日圆等于0.073港元计算。
13「日本猫咪经济学 1年『招财』1600亿元」。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72602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7日。
14 同13。
15 同5,第33页。
16「回忆专用小马甲」。取自微博网站:https://www.weibo.com/u/3217179555?profile_ftype=1&is_all=1#_0,查询日期2019年8月2日。
17 同5,第36页。
18 刘士武,「打破『云养猫』内容限制?新瞳科技『AR喵』登陆国内安卓应用市场」。取自36Kr网站:https://36kr.com/p/512824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2日。
19 以太坊,即可以建立区块链应用的开发平台。资料来源:「区块链懒人包:以太坊」。取自区块势网站:https://blocktrend.today/blocktrend101-ethereum,查询日期2019年8月27日。
20 南七道,「一只猫卖到了2.6亿,但这只是猫经济的冰山一角」。取自36Kr网站:https://36kr.com/p/510753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2日。
21 同8。
22 黄蕴华,「带宠物坐私人飞机去旅行 旅行社创千万元宠物旅游生意」。取自TOPick网站: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01300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15日。
23 Jimmy Leung,「【宠物经济】毛孩『占领』华尔街,撑起千亿消费市场?」。取自经济通网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officetips/digitalmarketing/6108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5日。
24 雪姨,「千亿级市场,为何迟迟没有宠物电商巨头出现?」取自商界网站:http://www.kanshangjie.com/article/12273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30日。
25 同2,第7页。
26 何颖琪,「尖东忌廉哥迎接14岁生日 礼物罐罐全数转赠浪浪」。取自香港01 网站:https://www.hk01.com/宠物/358779/尖东忌廉哥迎接14岁生日-礼物罐罐全数转赠浪浪,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1日。
27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 第二十六号报告书,香港统计处,2006年8月,第25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 第四十八号报告书》,香港统计处,2011年8月,第41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 第六十六号报告书》,香港统计处,2019年6月,第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