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9-09-16 | 《星岛日报》

「虚拟偶像」来袭 香港如何把握商机?



月前,数千名衣着各异的人士,聚集在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的演出场地,对着舞台中央的「偶像」挥舞双手。[1]不过,这位偶像并非真人,而是通过全息投影技术[2],投射在舞台上的虚拟艺人「初音未来」。近年来「二次元」世界[3]出现了一批这样的「明星艺人」,他们有代表作也有粉丝,却不是「大活人」,因此被称为「虚拟偶像」。[4]虚拟偶像从日本流传开来,如今在内地风头正盛。这些只存在于虚拟世界中的「偶像」,甚至有机会刺激文化创意及创新科技的发展,香港是否也能把握住这些商机?

源于日本 可当艺人或主播

目前,较为知名的虚拟偶像分为两类,一类是虚拟艺人,或称虚拟歌姬,以歌唱、舞蹈为主,被称为第一代虚拟偶像;另一类则是虚拟主播(Virtual YouTuber,或称V-Tuber),即在YouTube等网络平台上,以动画、虚拟的形象进行直播的主播,被归类为第二代虚拟偶像。[5]

最早的虚拟偶像,是来自日本的初音未来,由 Crypton Future Media 公司基于一款语音合成引擎研发,其形象是一个青色长发、身穿未来感制服的少女,诞生于2007年。[6]初音未来在出道初期,演唱改编自民谣《Levan polkka》的「甩葱歌」,其于动画中手持大葱的形象,赢得网民关注[7],粉丝称之为「公主殿下」。内地最早的虚拟偶像「洛天依」则诞生于2012 年,外形设定为15 岁少女,声音取样自中国配音演员山新和日本歌手鹿乃。[8]

虚拟偶像的浪潮迅速扩展到全球其他地方,不仅是亚洲地区的新加坡、香港、台湾,就连美国洛杉矶,都曾举办初音未来演唱会。[9]2011年,初音未来的洛杉矶演唱会之后不久,Google就邀请初音未来代言浏览器Chrome,其火热程度可见一斑。[10]2017年,虚拟偶像在中国内地迎来了「爆发期」,共有14位虚拟偶像及组合「出道」。其中内地虚拟偶像「鼻祖」洛天依在「出道」五年后,首次举办现场演唱会,其中500张SVIP门票,售价高达1,280元人民币,仍然在开售三分钟内售罄,受欢迎程度不输真人偶像。[11]

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偶像的表演模式,仍与传统艺人类似,虚拟主播则以网络主播的形象和关注者互动。虚拟主播同样源于日本,2016年10月,虚拟主播「绊爱」在YouTube开设第一个个人频道,用作直播,讨论爱情、生活、电子游戏等[12],自称世界上首名V-Tuber[13]。截至2019年8月28日,绊爱在YouTube上的订阅者数量已超过267万人。[14]而截至2018年中,日本全国一共有约4,000 名 V-Tuber,粉丝数合计约1,270万,影片观看次数合计达到 7.2 亿次。[15]日本著名动漫学校代代木动画学院甚至准备将V-Tuber相关知识融入常规课程,将在2020年4月的新学年开始招生。[16]

「订制」时代 虚拟偶像行为由粉丝决定

虚拟偶像受到热捧,与科技发展、二次元文化的流行紧密相关,也与虚拟偶像本身的特质有关。

以初音未来从日本风靡全球为例,日本动漫文化的流行,提高了大众对虚拟偶像的接受程度;全息投影技术的进步,更使得初音未来开演唱会成为可能;互联网传播的快速便捷,则令其可以跨越地域界限发布音乐作品,吸纳异地粉丝。这些都为初音未来的火红提供了技术保障。[17]

此外,由于初音未来的声音来自音乐合成软件,所以其音域、曲速都可大幅转变,能演绎无数种类的歌曲,真人无法比拟。[18]也由于其歌声来自于音乐合成软件,粉丝只需要一部电脑或电话,就可以足不出户地参与其虚拟偶像的创作,有份「创造」、「订制」自己的偶像,继而分享和传播。事实上,初音未来走红之后的作品,很多是由粉丝创作,粉丝也藉此拉近了与「偶像」之间的距离。这样的互动关系,真人偶像同样无法达到。[19]

再者,由于虚拟偶像的行为几乎完全由粉丝掌握,粉丝也就无需担心其「私人生活」。以南韩娱乐明星为例,其一举一动备受粉丝关心,若是传出绯闻,常会引致粉丝「脱粉」,不再成为该偶像的粉丝;而明星的负面行为,亦会影响粉丝的观感。但对于虚拟偶像来说,这些问题并不存在,粉丝因而感到「放心」。[20]有分析相信,虚拟偶像虽并非真正人类,但粉丝却能从中获得比真人更大的慰藉。[21]

在未来,甚至有可能出现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在广告代言市场「争饭食」的情况。真人偶像的负面新闻,如出轨、不当言论,甚至吸毒、犯罪等,影响的不仅是粉丝的观感,还有与之合作的公司的品牌形象。[22]目前,已有一些品牌选择与虚拟偶像合作,包括奢侈品品牌Louis Vuitton,此举不仅可以避免真人偶像丑闻的冲击,亦可开拓年轻人市场,未来或会成为一股新潮流。[23]

可带动周边产业 潜在经济效益庞大

随着虚拟偶像人数和粉丝群体的增加,虚拟偶像相关行业在日本和内地均发展迅速。

在日本,以初音未来为例,有分析指,其于2017年带动了100亿日圆(约7.3亿港元[24])左右的消费,包括广告代言、版权授权、专辑销售、周边产品贩售(如衣物、玩具人偶,甚至无线音箱)、演唱会门票等。另有机构预测,2025年初音未来所属的虚拟偶像群体VOCALOID,将带动日本国内300亿日圆(约21.9亿港元[25])和海外1,000亿日圆的消费市场(约73亿港元[26])。[27]

虚拟偶像在内地的发展更是一日千里。2019年7月19日晚,由视频网站Bilibili主办的Bilibili Macro Link VR演唱会在上海举办,三天的演出吸引了数万人聚集,这次演出使用全息投影技术,集齐了包括中日两大虚拟歌姬洛天依和初音未来、虚拟主播绊爱在内的虚拟偶像,被认为是虚拟偶像的「最强阵容」。[28]这只是虚拟偶像人气的冰山一角。Bilibili的网络直播,观看人数甚至超过600万。[29]目前,Bilibili已经将虚拟主播作为一项重点发展的业务。[30]投资基金红杉资本、中信资本等,也已注资虚拟偶像行业。[31]2019年初,以微博公司为首的投资者,成立了内地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32]

如今,技术的进步有望再次加速虚拟偶像行业的发展。有媒体预测,VR技术以及5G通讯,或许可以强化粉丝与虚拟偶像之间的互动,如一起参加活动、一起旅游等。[33]有分析相信,虚拟偶像有望串连起动漫、游戏、周边产品开发和演唱会等产业,具有可观的商业价值。[34]

此外,虚拟偶像的出现也带动了其他文化领域的新尝试。上海市国际昆曲联谊会去年就与洛天依展开合作,希望能通过贴近90后、00后的传播方式,令昆曲变得更多元、青春。[35]新旧文化相结合,是加深文化传承的好办法。

投资期长 金额巨大  一将功成万骨枯

不过,开发虚拟偶像,仍要受到不少限制。若以南韩娱乐圈为类比,南韩的娱乐偶像,大多经历过漫长的练习生生涯,从出道到成名,需时良久,虚拟偶像也与之类似。以内地虚拟偶像『叶修』为例,其母公司阅文集团从2013年开始,已经准备、培训了六年[36],其间不断调整技术、寻找受众、形成风格,并想办法提高粉丝数量和知名度,直到走红。[37]可见,虚拟偶像的培养,绝非一时一日之功。此外,有内地媒体报道,虚拟偶像的前期投入可能达百万元甚至数千万元人民币,由于涉及多重工序,需要大量资金投入。[38]总括而言,培育虚拟偶像,既需时日,也需资金投入,但最终会成为「摇钱树」还是「败家仔」,却难以说准。以内地情况来看,除了洛天依,大部分虚拟偶像的营运都未有盈利。[39]

香港市场虽小 仍可顺势而为

话说回来,虽说虚拟偶像行业仍未成熟,但其背后商机已经显而易见,香港或有机会趁势而为。香港热爱「二次元」的人数众多,存在虚拟偶像的潜在粉丝基础。初音未来香港演唱会受到热捧也可看出,虚拟偶像在香港拥有一定受众。日后会否出现香港培育的虚拟偶像,值得我们拭目以待。虽然香港本地市场相对狭窄,但如前所述,其不受时间空间所限,具有跨地域流行的能力,且可因应不同市场需求,创造出不同类型的偶像。这些特性,都是业界的机遇所在。

即使现阶段未能造星,香港业界能做的还有不少。初音未来、洛天依等已有庞大粉丝群体的虚拟偶像,本港业界或可与其母公司多多合作,如介绍知名虚拟偶像多来香港举办演唱会、邀请虚拟偶像为本港不同企业代言等,均是可行之路。至于政府的角色,参考电影业的情况,政府于1999年成立电影发展基金,之后多次注资,支援本港电影业发展。[40]相关措施或可为政府支援虚拟偶像产业发展提供参考。

无论如何,不管是利用现有虚拟偶像开发消费市场,还是培育新的虚拟偶像吸引本地及外地粉丝,相信都可令本港文化、科技及旅游业界受益颇多。

1 「【相隔7年】初音未来袭港 开骚两场晒新技术」。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entertainment.appledaily.com/enews/realtime/article/20190728/5987173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28日。
2 全息投影技术又称立体成像技术,不仅可以产生立体的空中幻像,还可以使幻像与表演者产生互动,一起完成表演。资料来源:李栋,〈全息投影技术在演艺活动中的应用〉,《中国传媒科技》6(2013),第129页。
3 「二次元」一词起源于日本,因早期的动画,漫画,游戏作品都是由二维图像构成,所以被称为「二次元世界」,与此相对应的是「三次元」的现实世界。资料来源:「『二次元』文化,从小众走向大众」。取自新华网网站:http://www.xinhuanet.com//book/2017-06/28/c_12964165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8日。
4 沈星佑,「国内阵容最强的虚拟偶像演唱会上,这些虚拟艺人不需要刷量」。取自ifanr网网站:https://www.ifanr.com/123909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22日。
5 米其林,「虚拟偶像进阶录:『洛天依』们的未来在何处?」。取自知乎网壹娱观察专栏网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6462408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4日。
6 同4。
7 陈俊尧,「【初音演唱会】把你MIKUMIKU掉! 初音未来5个小知识」。取自香港01 网站:https://www.hk01.com/开罐/354881/初音演唱会-把你mikumiku掉-初音未来5个小知识,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27日。
8 同4。
9 同7。
10 李禾子,「带货的不止李佳琦们,还有二次元」。取自界面新闻网站: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336845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日。
11 周驰,「洛天依跨年献唱后,初音未来将登央视网络春晚:论中国虚拟偶像的机遇和挑战」。取自36Kr网站:https://36kr.com/p/517199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4日。
12 Thomas McMullan,「从御宅族到虚拟『网红』:面具之下的亚文化」。取自BBC中文网: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6615682,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9日。
13 同5。
14 「A.I.Channel」。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4YaOt1yT-ZeyB0OmxHgolA,查询日期2019年9月5日
15  陈莉雅,「卖萌、耍笨的虚拟主播在日本大受欢迎,视频累计观看数超过 7.2 亿次」。取自好奇心日报网站:https://www.qdaily.com/articles/5555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4日
16 欧敬洛,「日本动漫学校首办常规『YouTuber科』 课程教授新兴虚拟偶像知识」。取自香港01网站:www.hk01.com/世界说/315199/日本动漫学校首办常规-youtuber科-课程教授新兴虚拟偶像知识,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7日。
17 吴孟芯、戴裕蒨,〈虚拟偶像红翻天!初音未来的流行产制〉,《犊:传播与科技》,第五期,2013年7月。
18 同17。
19 同17。
20 陈思吟,「初音未来『出道』已经 10 年了,一个语音软件如何成为了一个偶像?」取自好奇心日报网站:https://www.qdaily.com/articles/4749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2日。
21 同17。
22 李超凡,「你粉的网红可能不是人,但比流量明星好多了」。取自ifanr网站:https://www.ifanr.com/1224321?utm_source=tuicool&utm_medium=referra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15日。
23 同22。
24 按2019年9月10日的汇率,即100日元等于7.3港元计算。
25 同24。
26 同24。
27 「『粉丝经济』风云再起 『虚拟偶像』大举出道」。取自华夏幸福网站:http://www.cfldcn.com/research/industry-insight/2018/12/19/2198.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9日。
28 罗大肥,「初音、洛天依首次同台!虚拟偶像们的『101』时代?」取自知乎网娱乐硬糖专栏网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7473986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22日。
29 同4。
30 同4。
31 高小倩,「二次元兴趣社区『克拉克拉』完成1.2亿元融资,月底推出虚拟偶像直播功能」。取自36Kr网站:https://36kr.com/p/515854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4日。
32 「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成立,克拉克拉董事长刘子正:行业发展十年,已到协同前进时刻」。取自猎云网网站:https://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5082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9日。
33 杜蔚,「虚拟偶像·掘金|出道一年、身价超10亿 他正在抢『TFBOYS们』的流量」。取自每经网网站: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9-07-25/1357296.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25日。
34 同4。
35 诸葛漪,「上海国际昆曲联谊会揭牌,虚拟偶像『洛天依』为何助阵?」。取自上观新闻网站: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11173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1日。
36 同33。
37 吴凌茜,「风口上的『虚拟偶像战场』:一将功成万骨枯」。取自界面新闻网站: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3431023.html#pl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2日。
38 温梦华,「国内虚拟偶像已超20名 目前盈利者仅此一『人』」。取自每经网网站: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3-19/120025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9日。
39 同38。
40 「电影发展基金」。取自香港电影发展局网站:https://www.fdc.gov.hk/tc/services/services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