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9-09-27 | 《經濟日報》

从「治病」到「治未病」 把握发展基层医疗契机



在香港,「有病痛才看医生」是不少市民的金科玉律,他们相信这样就能远离疾病,保持健康。香港人均寿命多年来位居世界前列,部分人更可能因而认为这种求医观念「行之有效」。

然而,近年本港慢性病患者大幅增加;医管局专科门诊一直大排长龙,轮候时间动辄以年计。种种迹象显示,所谓的「行之有效」,其实已日渐失效。更令人担心的是,香港人口正急速高龄化,以上挑战只会日益严峻。社会在投放更多资源于医疗健康服务之外,必须作更大改变。

过去一年,智经透过文献回顾、深度访谈、聚焦小组、实地考察、个案研究,剖析本港现存的医疗问题。适逢位于葵青区的康健中心将于下周投入服务,智经认为香港的当前要务,是将本地医疗服务的重心,由「治疗」转至「预防」、由「专科及医院服务」转至「社区护理」,由「专业主导」转至「市民与跨专业团队共同商议」,当中不但需政策上的配合,更要彻底改变市民的求医观念。

问题一:慢性病人口增加 人口持续高龄化

本地医疗体制面对的挑战,从慢性病问题可见一斑。在2016/2017年进行的统计调查,有近三成人口患有经西医诊断的慢性疾病。[1]另在2009/10至2016/17的七年间,患有选定慢性病,包括高血压、胆固醇过高、糖尿病、心脏病、癌病、哮喘及中风的人数,由1,087,100增加至1,357,500,增幅近四分之一;其占本地人口的比例,亦由16.2% 上升至19.5%。[2]

慢性病不一定即时威胁患者的生命,部分人可能抱着「慢性病、慢慢医」的心态,认为只要定时服药便可,不用刻意改变生活习惯,但其实患者应作出适当的饮食调节及做适量运动,才可控制病情、预防或延缓并发症[3],否则后果可大可小。以糖尿病为例,慢性并发症主要是由于病症引起的血管病变,使身体多个器官出现问题,例如冠心病、肾衰竭、白内障等,严重的更可导致失明、中风、慢性皮肤溃疡,组织坏死,或须截肢等。[4]

更使人担忧的是,由于45岁及以上的慢性病患者比例,会随年龄增长而明显上升,因此相关的治疗及护理服务需求,只会随人口高龄化而递增[5],加重本港医疗系统的负担。根据政府统计处数字,去年65岁或以上长者人口约有127万,占总人口17.8%,相关比例将于2036年达到31.1%,而至少在2066年前,相关比例仍会维持超过三成。[6]不难预期,慢性病将会成为香港未来数十年的重大挑战。

问题二:六成人没定期检查身体 无病不等于健康

另一方面,虽然大部分市民均明白健康重要,不少人亦听过「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大道理,但很多却未能知行合一,他们或因经济负担、工作忙碌等障碍,未有主动采取足够的预防保健措施,只在生病时才求医。

参考卫生署过去的《人口健康调查报告》,在2003/04至2014/15年期间,本港定期检查身体的人口比例由23.2%升至37.6%。虽然比例有所增加,但仍有逾六成人没有检查身体的习惯。[7]

积存问题已久 公营医疗系统「爆煲」

种种问题,俨如为市民健康埋下「炸弹」,亦催化公营医疗系统进入「爆煲」状态。以医院管理局辖下的普通科门诊为例,目前全港设有73间诊所,求诊人次由2013/14年度的581.4万人次,预算上升至2019/20年度的615.4万人次,使用率超过95%。[8]有关注公营医疗问题的团体早前向当局投诉,指门诊预约电话经常「打唔通」及额满,令很多市民无法取筹求诊,但亲身到诊所进行预约又遭拒,结果使部分求诊者转用公立医院急症室服务,加重急症室服务的负荷。[9]

此外,公营医院的专科门诊大排长龙已非新鲜事,医院管理局数字显示,2017/18年度,医管局内科门诊新症的最长轮候时间,达到102个星期,较2013/14年度的75个星期,延长了36%,服务供应远追上不需求。要应付需求,社会固然可考虑增拨资源,但若能加强预防护理服务,相信也有助减轻医院服务的负担,亦可减少不必要的住院。据智经粗略估算,2017年就有至少四万人次可以避免住院。[10]

追本溯源,若市民待身体出现毛病才找专人「补镬」,过分依赖专科及医院服务,终究难以活出健康人生。假如当局能够在医护过程中的首个接触点加强把关,提供涵盖促进健康、预防疾病、治疗及康复方面的服务,不仅有利市民健康,也有助减少专科及医院服务的压力。

促进市民健康 从医护过程首个接触点做起

适度的医疗改革,刻不容缓,推进「基层医疗」发展,更是个中关键。本港医疗体系分三层,第一层是「基层医疗」,是市民在持续医护过程当中的首个接触点,而第二层及第三层则分别是专科及医院护理服务。

基层医疗概念起源于1973年,当时基督教医疗委员会(Christian Medical Commission)就各地为发展中国家的卫生项目进行研究,发现以社区为本的卫生服务能改善社区健康情况,亦使卫生服务提供者改变对医疗卫生的传统思维,即健康服务不再限于医疗工作,社区为本的模式意味服务延展至跨界别的协作,包括农业、教育、住屋、供水与环境卫生等范畴。[11]

1978年,世界卫生组织(世卫)发表《阿拉木图宣言》(Declaration of Alma-Ata),确立世卫与各国对基层医疗的认可,同时象征卫生体系的改革与创新,透过社区为本的跨界别协作与全面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为全民健康奠定基础。[12]世卫于去年公布的《阿斯塔纳宣言》(Declaration of Astana),也重申基层医疗的重要性,并提出未来需多加关注的事项,包括科技发展、人手培训等。[13]

基层医疗是医疗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智经认为当局的角色之一,是为市民提供更全面的社区预防及护理服务,同时提升市民的自我保护意识。同时,政府应建立健全的服务架构,让公私营的基层健康服务均能各司其职。[14]

本港发展龟速 地区康健中心成立是改变契机

然而,尽管本港政府自1990年代起推动基层医疗,但进展一直龟速,大众的预防疾病意识亦未如理想,使基层医疗未能在本港医疗体系中发挥重要角色。[15]本届政府锐意加强基层医疗服务[16],并筹划在全港18区设立康健中心,其中位于葵青区的康健中心将于下周投入服务。[17]智经认为这是一大契机,全速推进本港的基层医疗发展,使服务真正扎根社区,实践为市民「治未病」的理念。

智经认同政府推展基层医疗时,应将服务重心由「医病」转至「医人」,即并非生病才求医,而是透过全面的医疗服务,促进市民健康。这个概念包括由「治疗」转至「预防」、由「专科及医院服务」转至「社区护理」、由「专业主导」转至「市民与跨专业团队共同商议」等。[18]

说到底,本港医疗体系处于四面楚歌的局面,正遭受人口高龄化、慢性病人口比例上升等问题夹击,有必要从预防入手变革,并加强社区服务,让医院与社区服务相辅相成。与此同时,政府应趁葵青康健中心投入运作,协助市民建立新的求医观念。具体该如何执行,市民的「健康旅程」应作甚么改变,我们另文再谈。

1 除选定慢性病外,亦包括骨骼肌肉疾病、耳/鼻/喉疾病、眼病等。资料来源:「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3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7年12月,第15、28至29页;《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23页。
2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3 号报告书」列明癌病为原发的癌症,而不是继发性的癌症,但「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四十五号报告书」则没有列明。资料来源:「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四十五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0年12月,第4、55至56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3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7年12月,第4、29至31页。
3 「糖尿病患者的健康饮食」。取自卫生署长者健康服务网站:https://www.elderly.gov.hk/tc_chi/common_health_problems/diabetes/dmdiet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0日。
4 「糖尿病」。取自卫生署长者健康服务网站:https://www.elderly.gov.hk/tc_chi/common_health_problems/diabetes/diabete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0日。
5 《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22页。
6 《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22页;「香港人口推算2017-2066」,政府统计处,2017年9月,第74至77页。
7 同5,第95页。
8 同5,第24至25页。
9 文森,「预约门诊『打唔通』 新社联倡增『人工接听』」。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5/19/HK180519003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19日。
10 按公立医院住院病人出院人次计算,2017 年有 41,940 人次患有糖尿病,特发性(原发性)高血压,继发性高血压及流行性感冒,占所有住院病人出院人次的 2.4%。资料来源:Yam CHK et al., "A Delphi Study to Identify Potentially Avoidable Hospitalisations in Hong Kong Using the Ambulatory Care Sensitive Conditions," Hospital Authority Convention, last modified May 8, 2014, http://www3.ha.org.hk/haconvention/hac2014/proceedings/downloads/SPP5.7.pdf; "Major Statistics: Number of Inpatient and Day Inpatient Discharges and Deaths in Hospitals under the Hospital Authority by Disease Group," Hospital Authority Data Sharing Portal, accessed August 20, 2019, http://www3.ha.org.hk/Data/HAStatistics/MajorReport;《医院管理局统计年报(2016-2017)》,医院管理局,2018 年 2 月。
11 J.H. Bryant and J.B. Richmond, "Alma-Ata and Primary Health Care: An Evolving Story,"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Public Health, (2008), pp. 152-174.
12 同5,第7页。
13 "Declaration of Alma-At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ccessed June 17, 2019, http://www.who.int/publications/almaata_declaration_en.pdf.
14 同5,第12页。
15 同5,第1页。
16 「局长网志-基层医疗只为基层而设?」。取自食物及卫生局网站:https://www.fhb.gov.hk/blog/cn/2018/post_2018093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30日。
17 「葵青区地区康健中心招标结果」。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3/04/P201903040046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4日。
18 同5,第v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