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9-10-07 | 《星岛日报》

暴雨频频 香港是否准备好?



夏去秋来,香港暂时告别暴雨连天的季节。但常言道未雨绸缪,在风调雨顺的时候,我们也应该防患于未然。尤其全球暖化令暴雨愈见频繁,连带其引发的自然灾害,例如山洪暴发、山泥倾泻及泥石流,也会更为常见[1],不容大众忽视。在极端天气的威胁之下,雨季再来时,香港是否已准备好应对危机?

全球暖化带来更多暴雨 香港未能幸免

或许有人会问:全球暖化与暴雨有何关系?其实当气温上升,大气中的水分也会增加,改变自然降雨的情况。[2]近日一篇刊登在《水资源研究(Water Resources Research)》期刊的论文,指出随着全球暖化加剧,导致全球暴雨天气更常出现。由加拿大萨克斯其万大学(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及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考虑数据的连续性、缺失率等因素后,从全球逾10万个气象站中筛选出约8,730个,以它们在1964至2013年的日常降雨数据集,研究在全球暖化急速加剧的50年间,全球极端降雨的频率及雨量大小[3][4]

结果发现,全球大部分地区暴雨的频率呈现增加的趋势[5],尤其在2004至2013年,极端降雨发生的次数比预期多7%[6],而这种情况难以用自然气候变化去解释。[7]其中,欧洲大部分地区、俄罗斯西部及美国东北部暴雨次数显著增多,而中国中北部以外的大部分地区,则呈现轻微至明显增加的趋势。[8]虽然研究团队强调,是次研究的发现不代表未来暴雨增多的趋势会持续[9],不过研究的第一作者、加拿大萨克斯其万大学土木、地质及环境工程学系教授Simon Papalexiou认为,根据其研究结果及气温上升与暴雨的关系,预计未来将会出现更多暴雨,甚至发生在现时不常出现暴雨危机的地方。[10]

智经翻查香港天文台特殊降雨日数的纪录,可以见到在1961至1990、1971至2000及1981至2010年的三个30年间,香港每年降雨量大过或等于50毫米,以及大过或等于100毫米的平均日数,也是逐渐上升。以降雨量大过或等于100毫米为例,由1961至1990年的每年平均3.30天,增至1971至2000年的3.70天,再升至1981至2010年的3.97天。[11]天文台亦指出,极端降水事件变得愈来愈频繁,以往天文台总部的一小时雨量,每数十年才创一次新高,但近几十年却屡破纪录。[12]

暴雨引发水浸 「人水共存」之余亦应学会「快闪」

令人担忧的是,倾盆大雨带来的危险,可以远超其本身。例如暴雨造成的洪水泛滥,有机会淹没污水处理厂,使水受到微生物污染,威胁公众健康[13];而水浸本身也有机会危及人身安全。例如今年5月27日清晨,天文台发出三个多小时的黄色暴雨警告,天水围数条乡村严重水浸,水深及膝,十多名村民被困。[14]

渠务署在过去五年共接获约400宗水浸报告。发展局表示,随着全港多个主要防洪工程计划相继完成,截至今年3月,已消除了共125个水浸黑点,现时余下只有六个水浸黑点。[15]但显然,面对极端天气来袭,香港需要更多防洪措施,未雨绸缪。

过去智经多次撰文,探讨在气候变化致水浸风险高危的情况下,社会应如何规划填海造地、防洪及抗洪,并建议参考荷兰的「与水共活」治水理念。当中提及需要提高填海土地的平整面高度,又或透过采用渗水路砖、兴建地下蓄水池等方法抗洪,而荷兰不但从工程、科技、教育等入手,改善及预防水淹问题,更将蓄水池化为拥有如公园及游乐场等多功能的空间,达至「人水共存」。[16]

除了从规划入手,市民亦应学会遇上洪水时如何应变。香港赛马会灾难防护应变教研中心提醒市民,水深六吋足以令人因无法行走而被困,故若洪水迎面而来,应该改变行走方向,尽量远离洪水及避免在洪水中行走。假如避无可避要在洪水中行走,可利用竹竿探测地面情况,以防止跌进低于地面的地方,或踏上危险的物件。驾驶者亦切勿尝试在水中驾驶,应立即掉头离开,如洪水从四方涌至,要尽量离开汽车。[17]

连锁效应可触发多种灾害

暴雨引发的其他灾害亦不容忽视,除了洪水,暴雨还可能导致山泥倾泻,令建筑物和房屋受破坏、农作物受损、交通混乱,造成巨大经济损失。[18]香港科技大学土木及环境工程学系的研究指出,随着极端暴风雨在香港愈来愈频繁,未来可能遭遇更多由豪雨引发的山洪暴发、山泥倾泻和泥石流。过往的研究大多仅探讨其中一种灾害的影响,但这些灾害通常不会单独发生,而是同时或接连发生,并且相互影响,如暴雨后大量山泥塌下,洪流挟带这些泥砂、石块,形成泥石流,故只研究其中一种灾害,可能低估其后果。[19]

其团队采用一个物理模型,模拟在三种极端雨量的情况下[20],香港岛出现山泥倾泻、泥石流及洪水共三种灾害,预测山泥倾泻的分布、泥石流及洪水的最高深度。[21]模拟以2008年6月7日一场超强暴风雨吹袭大屿山的数据为基础,其间香港岛共录得37宗山泥倾泻及6宗渠道泥石流。[22]

研究结果显示,山泥倾泻、泥石流及洪水的规模随着雨势增强而扩大,当模拟雨量较小时,泥石流仅发生在人口密度较低的偏远地区,但当模拟雨量上升,大量泥石流便会进入市区,威胁市民的生命和财产。[23]在三种极端降雨情景下,山泥倾泻体积由57至1,838立方米不等[24],等同最多填满四分之三个标准泳池。[25]香港岛内0.11至3.2平方公里面积受泥石流影响[26],即最大覆盖超过16个维园的面积。[27]而8.9%至11.7%的面积淹没至水深逾0.5米,1.3%至4.6%的面积更严重淹没至水深逾1.5米。[28]不过,研究人员亦表示,对比历史纪录,模拟结果有可能高估灾害的严重程度。[29]

减天灾破坏 需靠公私合作

无论研究结果如何,亦警惕政府及市民,在讨论应对频繁暴雨的策略时,不可忽略水浸以外的自然灾害。以山泥倾泻为例,去年土力工程处共接获253宗山泥倾泻报告,较2017年的152宗,多逾66%,亦为2009年以来最高,幸并无涉及人命伤亡。[30]因应极端雨量渐增,土力工程处预计未来发生山泥倾泻的风险亦会逐渐上升。副处长欧阳仁生接受传媒访问时强调,本港仍未解决斜坡安全问题,而为了应付极端天气,政府会持续保养斜坡安全,包括每年巩固150个人造斜坡、为30幅天然斜坡进行风险缓减工程。[31]

惟要减低风险,不能单靠官方之力。目前全港约有2万幅属私人的人造斜坡,土力工程处每年只能为100幅私人斜坡作风险评估,而当中平均约有两成因未有妥善保养,而存在倾泻的危险。另外,即使处方向业主发出危险斜坡修箿令,全港仍有575幅私人人造斜坡未有按令巩固斜坡。[32]私人斜坡业主若不积极检查、保养及修箿斜坡的态度,将会成为山泥倾泻的一大隐患。

当然,有一部分业主可能由于维修斜坡费用太高昂,而无力负担。[33]政府目前透过市建局的楼宇复修平台,向要检验及修葺楼宇外围斜坡或挡土墙的私人业主提供多项津贴或贷款计划,包括公用地方维修资助计划、楼宇更新大行动2.0及楼宇安全贷款计划。[34]不过,当中部分计划的受惠楼宇有限,如参加2.0行动的楼宇必须于2018年10月31日为止,楼龄达到 50 年或以上。[35]面对极端天气的严峻挑战,部分计划是否需要放宽条件,以鼓励业主尽快检验及修葺危险斜坡,值得社会持续检讨。

纵使雨季暂时远离大家,但未来暴雨相信会更为常见,香港必须作好准备。港府固之然要加快防洪、保养斜坡等工程,市民亦应尽其公民责任,清理私人拥有的渠道、妥善保养及维修斜坡,减轻暴雨造成的破坏。

1 Simon M. Papalexiou and Alberto Montanari, “Global and regional increase of precipitation extremes under global warming,” Water Resources Research 55 (2019), p. 4901.
2 同1,第4901页。
3 注:论文未有划定一个雨量数字去定义何为暴雨,研究团队认为暴雨的标准有地域差异,以大于20毫米雨量为例,它可能在多雨地区很常见,但在长年不下雨的地区却从未发生,故当后者出现20毫米雨量纪录,对该地区来说已可称得上为暴雨。研究团队遂将降雨数据经过计算处理后,再分析得出结果。资料来源:同1,第4903页。
4 同1,第4902页。
5 同1,第4911页。
6 Jaclyn Jeffrey-Wilensky, ” Heavy rains are on the rise around the world. Here's why,” NBC news, June 13, 2019, https://www.nbcnews.com/mach/science/heavy-rains-are-rise-around-world-here-s-why-ncna1016961.
7 “Downpours of torrential rain more frequent with global warming—USask-led study,” Global Institute for Water Security, https://water.usask.ca/news-items/2019/rain-frequency-warming.php, last modified June 6, 2019.
8 同1,第4908页。
9 同1,第4911页。
10 同6。
11 「自1885香港录得的降雨量大过或等于50.0毫米报告日数(不包括1940-1946)」。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www.hko.gov.hk/cis/statistic/rf_500_uc.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8日;「自1885香港录得的降雨量大过或等于100.0毫米报告日数(不包括1940-1946)」。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www.hko.gov.hk/cis/statistic/rf_1000_uc.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8日。
12 「香港气候变化:极端天气事件」。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www.hko.gov.hk/climate_change/obs_hk_extreme_weather_uc.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12日
13 同6。
14 〈「超级黄雨」大水浸 天水围三条村重灾〉,《头条日报》,2019年5月28日,P02页。
15 「立法会三题:新界的防洪工作」。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6/26/P201906260058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26日。
16 「土地大思考系列:气候变化怎影响填海造地」。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77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4日;「当『50年一遇』的风暴潮不是偶遇……」。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4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25日
17 「【防灾零距离】洪水当前,前行定掉头?」。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4110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17日。
18 同7。
19 S. Y. Zhou, L. M. Zhang and P. Shen, “Predicting Multiple Hazards under Extreme Rainstorms,” Geotechnical Special Publication 313 (2019), pp.193 and 194.
20 注:研究模拟的三种极端雨量情况分别是24小时最大可能降雨量的44%、65%及85%,分别对应2008年6月7日风暴期间香港19个雨量观测站的雨量纪录、香港历史中的最高降雨量,以及本地水分最大化的雨量。资料来源:同19,第193至194页。
21  同19,第194页。
22  同19,第193页、196页。
23  同19,第197页。
24  同19,第198页。
25 注:一个标准泳池的容量为2,500立米方。资料来源:「年度大事 重点轻描」。取自渠务署网站:https://www.dsd.gov.hk/Documents/SustainabilityReports/1617/tc/the_years_highlights.html,查询日期2019年9月24日。
26  同19,第198页。
27 注:维多利亚公园占地约19公顷,而1平方公里即等于100公顷,即模拟泥石流面积最大可达320公顷。资料来源:「简介」。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维多利亚公园网站:https://www.lcsd.gov.hk/tc/parks/vp/intro.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日;「平方公里 到 顷 转换器」。取自Metric Conversions网站:https://www.metric-conversions.org/zh-hant/area/square-kilometers-to-hectares.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2日。
28  同19,第198页。
29  同19,第198页。
30 张嘉敏,「去年253宗山泥倾泻报告较前一年增三分二 土力工程处料风险续增」。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1438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4日。
31 同30。
32 同30。
33 「立法会二十题:资助出售房屋屋苑范围内或毗连的斜坡/挡土墙的维修和保养」。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5/22/P201905220021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22日。
34 「公用地方维修资助」。取自市建局楼宇复修平台网站:https://brplatform.org.hk/tc/subsidy-and-assistance/integrated-building-rehabilitation-assistance-scheme/schemes-for-buildings/common-area-repair-works-subsidy,查询日期2019年9月5日;「楼宇更新大行动2.0」。取自市建局楼宇复修平台网站:https://brplatform.org.hk/tc/subsidy-and-assistance/operation-building-bright-2-0,查询日期2019年9月5日;「楼宇安全贷款计划」。取自屋宇署网站:https://www.bd.gov.hk/tc/safety-inspection/financial-assistance/index_bsi_loanscheme.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1日。
35 「楼宇更新大行动2.0」。取自市建局楼宇复修平台网站:https://brplatform.org.hk/tc/subsidy-and-assistance/operation-building-bright-2-0,查询日期2019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