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9-11-08 | 《经济日报》

按六大原则 全面评价基层医疗健康服务



预防向来胜于治疗,在社区由跨专业医护人员帮助市民管理健康,对于社会迈向全民健康,甚为重要。自1990年代起,政府一直推展基层医疗健康服务[1],试图从市民与医护制度的首个接触点,提供全面的护理。经过近30年的努力,本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发展成绩如何?智经认为,社会需要循多个面向分析,方可作出全面、准确的判断。

因此,智经参考逾百份国际文献,选出具理论基础、证实有效提升医疗或健康服务水平的评估原则,并考虑国际及本港多年来基层医疗健康概念的变化、本港市民的需要,最终筛选并制订了六项评估原则(6-A)作为分析框架,涵盖服务全面(All-embracing care)、跨界协作(Alliance and cross-sectoral collaboration)、质素保证(Quality Assurance)、可及互通(Accessibility)、健康意识(Awareness and empowerment),以及监管有道 (Accountability)。[2]

国际文献或学术研究一般集中研究个别原则对医院、健康服务水平的影响,世卫评定优质基层医疗的3C原则,即全面(comprehensiveness)、持续(continuity)及协作(coordination)[3],也是针对医疗服务提供者作出评估。智经的6-A评估原则,则加入了评估公民个人及政府等不同持份者在基层医疗健康发展之中的角色。智经相信,6-A原则整合基层医疗的不同面向,能比一般的研究提供更为全面的分析,也更方便市民理解本港基层医疗发展的全局。以下将逐一解释各项评估原则的含意。

原则一:服务全面(All-embracing care)

要保持身体健康,我们需要呵护各个器官,以至精神心灵。因此,我们衡量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是否全面时,也需要考虑身体各部分的健康,例如口腔健康会影响市民日常沟通、进食及自我形象;眼睛是人类的灵魂之窗,良好的视力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光明、色彩;而精神健康亦不可或缺,处于健康的精神状态,人们方能够实现个人能力,对社区作出贡献。[4]

其实很多疾病是可以预防的,提供全面的基层医疗健康服务,从生理、心理和社会多方面照顾市民健康,做好预防、及早发现和治理,至为关键。[5]因此按不同医疗服务范畴,检视本港现行基层医疗健康服务能否全面照顾市民的各种健康需要,是其中一个重要分析面向。[6]

原则二:跨界协作(Alliance and cross-sectoral collaboration)

市民尤其是长期病患者,往往需要接触多种类别的服务提供者[7],但香港的医疗体系复杂而分化,令各类医疗服务难以协调。要提供全面、一站式的基层医疗健康服务,便需由社区内各个界别的团体,包括公私营医疗机构和社区组织协作。[8]

提升市民健康,不能忽略各社区组织,如区议会、地区社福机构的力量,它们不但有助及早识别隐遁于社区的病人,亦可协助解决市民因财政困难、交通不便等非医疗因素而抗拒求医的问题。[9]现时在政府牵头下,公营与私营医疗机构、中医与西医,以及医护与社福界,分别有协作计划为市民提供跨界别的医疗服务,社会有必要审视各项计划的经验,找出基层医疗协作的成功之道。[10]

原则三:质素保证(Quality Assurance)

本港患有慢性病的市民人数正在增加,需要充足和优秀的跨专业医护人员协作,提供高质素的基层医疗个人护理服务。[11]以糖尿病为例,患者除了要对抗糖尿病,还需要预防有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如冠心病、视网膜疾病、糖尿脚等,需要医生、护士、视光师、营养师等不同专业的医护人员持续监察及控制病情。[12]故此,评价本港基层医疗的发展时,应该检视跨专业医护团队合作提供基层医疗健康服务的经验,以及基层医疗规划是否有充足的人手、专业培训及规管。[13]

原则四:可及互通(Accessibility)

拥有高质素的医护团队,也需要市民能享用团队的服务,才能发挥作用。这关乎服务的可及性,即任何人在有需要时均能获得适切的基层医疗护理,条件包括求医地点位置易达、预约诊治及时、费用可负担等。这些经济及非经济因素,都会影响本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的可及性。[14]

另外,利用资讯科技提升医疗水平,已是全球趋势,在香港也有医疗科技企业研发人工智能软件,运用普通的眼底摄影机拍摄一个人的视网膜影像,经软件分析,仅十秒便可得出糖尿病眼疾的诊断结果。[15]本港如何应用数码技术,以提升基层医疗健康服务可及和互通程度,同样值得社会讨论。[16]

原则五:健康意识(Awareness and empowerment)

守护健康,人人有责,市民也需要学习预防疾病、促进健康的知识,培育良好的生活习惯,为个人健康负责。1986年世卫公布《渥太华健康促进约章》,提倡全球健康推广和教育,以提升市民健康意识,让他们更了解个人健康需要及更有能力管理身心与社交健康。[17]故要勾划出本港基层医疗发展的全貌,其中一个面向应从食卫局、卫生署及医管局的健康推广措施出发,看看能否深化市民的健康意识,从而探讨值得发展及有待改善的地方。[18]

原则六:监管有道 (Accountability)

香港发展基层医疗健康仍在摸着石头过河,近十年才陆续落实更多基层医疗的措施和服务[19],相关措施和服务能否切合市民所需、是否安全,资源是否运用得当、公平,均需评估与监管,否则服务水平将难以提升。其中评估是指透过衡量各种服务指标,并进行检讨,藉以持续改善服务质素;监管则是透过政府或第三方机构监察,如立例规管、设立罚则等措施,从而确保卫生服务的问责性。[20]本港现行制度能否有效监察公私营服务的质素、评估指标有何遗漏之处,均需要深入探讨。[21]

近年本港正逐步落实基层医疗健康概念,智经认为社会各界应以上述的6-A评估原则,审视各项基层医疗健康服务的现况,这样方可全面剖析当中的挑战和障碍,找出有利市民健康的发展路向。

1 《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11页。
2 同1,第3页。
3 “A Vision for Primary Health Care in the 21st Century: Towards 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nd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primary-health/vision.pdf , accessed October 16, 2019, p. 13.
4 《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29、33及35页;"Mental health action plan 2013-2020,"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ccessed October 10, 2019, https://apps.who.int/iris/bitstream/handle/10665/89966/9789241506021_eng.pdf, p. 38.
5 同1,第21及23页。
6 同1,第23页。
7 「香港的基层医疗发展策略文件」,食物及卫生局,2010年12月,第13页。
8 同1,第40页。
9 「凝聚医社力量 踏上健康人生路」。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CN/analyses/90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0日。
10 同1,第40页。
11 同1,第23及56页。
12 「香港糖尿病参考概览成年糖尿病患者在基层医疗的护理」,基层医疗概念模式及预防工作常规专责小组、基层医疗工作小组、食物及卫生局,2018年10月,第1、3、17及21页。
13 同1,第56、59及61页。
14 同1,第74页。
15 「香港初创趋势:医疗保健领域」。取自香港贸发局网站:http://economists-pick-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研究文章/香港初创趋势-医疗保健领域/rp/sc/1/1X000000/1X0AARDE.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17日。
16 同1,第83页。
17 "Health Promotion: The Ottawa Charter for Health Promoti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ccessed October 10, 2019, https://www.who.int/healthpromotion/conferences/previous/ottawa/en/index1.html.
18 同1,第94页。
19 同1,第16页。
20 同1,第107页。
21 同1,第110及11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