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9-11-11 | 《星岛日报》

香港基层医疗服务全面吗?(一):以中西医门诊、口腔及眼睛健康服务为例



每个人都希望身体健康,但并非每一位都懂得个中关键,例如主动实践防病意识。虽然政府近年投放不少资源,推动基层医疗,即市民在医疗护理过程中首个接触点的发展,期望提升市民「治未病」的意识[1],但怎样的服务才算完善?市民评价服务时,除了空泛地说「好」与「不好」外,还能以什么作为评估基础?

全面的基层医疗服务 须照顾多种健康需要

智经参考逾百份国际文献,选出六项具理论基础的评估原则(6-A)作为框架[2],以便大众理解基层医疗的发展情况。其中一项原则,是「服务全面」。试想一下,人一生总会出现不同症状,也需要预防多种疾病,而这些健康问题往往不能单靠个别医护人员处理,例如一名有乳癌家族史的人士患上牙周病,她除了需接受家庭医生诊治和观察,也要接受牙科治疗。由此可见,能够涵盖各种需要,即「服务全面」的基层医疗系统,才可周全地照顾市民健康。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去年发表的报告,「全面」的基层医疗是指能提供多项服务,例如妇产科、儿科、传染及非传染疾病、精神健康等,以应对大多数市民的健康需求。[3]另有多名美国学者早年发表研究文章,认为「全面」是指能直接或间接地采取全人方式,照顾市民的生理、情绪和社交等方面的健康。[4]本文将以中西医门诊、口腔及眼睛健康服务为例,审视本港的基层医疗服务能否称得上「全面」。

中西医门诊网络发展成熟 成基层医疗服务重心

根据政府统计处2017年公布有关市民就医情况的调查,询问受访者在统计前30天内的就医次数(不包括牙医),发现当中49.5%是向私家西医求诊,另有31.1%及18.1%则分别向公营西医及私家中医求诊。[5]由此可见,西医在本港市民医护过程的首个接触点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现时本港西医门诊服务体制的发展相对成熟,主要服务提供者为私家医生,包括私人及联合执业的医生,以及12间私家医院附设的门诊服务。[6]这些诊所的地点一般尚算方便,市民可在所属的社区找到相应服务,予人「总有一间喺左近」的感觉,但服务收费则相对较高。[7]公营服务方面,医院管理局则提供73间普通科门诊诊所[8],服务对象主要为经济上有困难的市民,包括无法负担私营医疗服务的人,以及需要负担长期治疗费用的长期病患者。[9]

至于中医门诊,也可分为公营资助及私家服务。其中医管局在全港18区设立的中医教研中心,由非政府机构以自负盈亏的模式营运[10],去年总求诊人次近120万。[11]但政府统计处调查显示,受访者在统计前30天内的就医次数,私家中医由2008年的占13.0%,增加至2016至2017年间的18.1%。而同时期使用医管局辖下中医服务的次数,分别只有0.6%及0.7%[12],可见私家中医为本港主要的中医服务提供者。

而根据当局草拟的投标合约,早前正式投入服务的葵青区地区康健中心,需与该区及邻近地区,至少10名西医及10名中医组织网络,提供健康评估及慢性疾病管理服务。[13]

有中医有西医 未称上「服务全面」

综合以上资料,当局的基层医疗发展蓝图,已涵盖市民最惯常使用的中西医服务,而且这些服务已发展得颇为成熟。不过,「要中医有中医、要西医有西医」是否等于能完全照顾市民的健康需要?

口腔健康:非公营服务主导 地区康健中心未有涵盖

举例,口腔健康也是全人健康的一部分,蛀牙、牙周病、口腔癌等疾病,不但为患者带来疼痛、失眠、因进食困难而营养失衡,更为社会来带沉重的医疗负担。[14]世卫认为,减低全球口腔疾病风险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透过基层医疗系统做好预防措施。[15]

在香港,现时政府、私营机构及非政府机构均有提供口腔健康服务。根据政府统计处调查,受访者在统计前最后一次接受的牙医诊治,在2008年有67.1%属于非公营服务,其后此比例持续增加,到2016 至2017年更达到76.1%;与之相比,接受卫生署及医管局辖下的牙科诊所诊治的受访者,则在同时期由32.9%降至23.9%[16],反映非公营界别多年来均是牙科服务的主要提供者,而且情况愈见明显。至于政府,其角色则是向公众提供教育及紧急牙科服务,同时透过一系列针对性的措施,向公务员、学生、长者、综援受助人等,提供不同程度的牙科服务。[17]

此外,根据卫生署2011年的口腔健康调查结果,49.3%五岁儿童没蛀牙经验,而35至44岁成年人及65至74岁非居于院舍的长者,拥有最少20颗牙齿的比例,亦较十年前有所增加。[18]但同一份调查指,部分市民出现讳疾忌医、洁齿方式无效引致牙周病、未有定期接受口腔检查等情况。[19]

其实,政府于2010年发表的《香港的基层医疗发展策略文件》,亦将牙科服务纳入基层医疗发展的措施当中。[20]不过,智经早前向当局查询地区康健中心会否提供牙科服务,获回复指未有考虑将牙科服务纳入至地区康健中心。

口腔和牙齿属于身体的重要机能,建立牙科检查习惯是管理口腔健康的治本之道,但坊间与牙科相关的治疗费用高昂,故智经认为在资源可持续的原则下,地区康健中心长远应扩大服务至涵盖牙科护理服务。[21]

眼睛健康:预防及治疗服务只针对特定人口群组

除了口腔健康,被喻为「灵魂之窗」的眼睛也会影响市民的生活质素。在世卫的倡议下,基层医疗应教育市民有关保护眼睛健康的知识、为市民预防及治疗常见的眼睛疾病,以及转介有需要病人至专科接受进一步治疗。[22]

目前本港的眼睛健康服务由公营机构、私营诊所及非政府机构提供,主要服务包括由视光师提供的视觉和眼睛护理服务,例如评估视力、验配眼镜等;以及由基层医疗医生及眼科专科医生提供的问诊、眼睛检查、眼科手术和治疗眼疾服务,例如糖尿病引致的眼病变、白内障等。[23]

而政府的眼睛健康服务政策,乃针对特定的人口群组提供预防及治疗服务[24],例如透过长者医疗劵,资助长者到私营市场接受视光服务[25];以及透过学生健康服务中心服务计划,为学生提供视力检查服务等。[26]

至于市民的眼睛健康状况,根据当局提供的资料,2005/06至2014/15学年,患有近视的小学生比例一直维持七成半以上,当中2013/14及2014/15学年更超过八成[27],可见本港学童的近视问题严重。虽然坊间有不少私营眼镜店的视光师,可提供验眼及配眼镜服务,但深近视患者日后出现视网膜脱落、青光眼等问题的可能性亦相对较高。[28]此外,随着年龄增长,眼睛组织会逐渐退化,中高龄人士出现老花、老年性黄斑病变等问题的机会也会增加。[29]

由此可见,现时政府仅为特定人口组别提供基本的检查服务,对于提升整体市民眼睛健康意识的措施实在不足。政府有必要加强眼睛健康教育,鼓励市民培养保护眼睛及维持良好视力的习惯。刚投入服务的首间地区康健中心,虽已为糖尿病患者提供视光检查服务,但对于其他有眼睛健康风险的长者及高血压人士,当局亦应思考如何有系统地为他们提供眼睛健康服务。[30]

总括而言,现时本港口腔及眼睛健康服务,因资源所限只能在社区层面,为特定群组的市民提供公营基层医疗健康服务。[31]在「服务全面」的评估原则下,现行的服务模式大有改善空间。当局应考虑以社区人口健康数据为基础,检视服务内容,并在资源上全力配合,务求有效规划和持续推行预防性护理服务。[32]

人生踏入不同阶段,均可能会因年龄、生活习惯、压力等因素,增加患上各种疾病的风险。构建「服务全面」的基层医疗网络,在中西医服务以外,涵盖口腔、眼睛健康等服务,方能协助市民预防疾病,并降低病情恶化的风险,迈向「全民健康」的目标。

1 「地区康健中心的背景资料」。取自地区康健中心网站:https://www.fhb.gov.hk/dhc/sc/background_information.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20日。
2 《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3页。
3 “A vision for primary health care in the 21st century,”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and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October 2018, p. vii.
4 Jeannie L. Haggerty et al., “Comprehensiveness of Care from the Patient Perspective: Comparison of Primary Healthcare Evaluation Instruments,” Healthcare Policy 7 (2011), pp. 155 and 157.
5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3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7年12月,第41及49页。
6 「医院连结」。取自香港私家医院联会网站:http://www.privatehospitals.org.hk/b5/hospitals.htm,查询日期2019年10月16日。
7 同2,第26页。
8 「医院联网、医院及医疗机构」。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www.ha.org.hk/visitor/ha_visitor_index.asp?Content_ID=10036&Lang=CHIGB&Dimension=100&Parent_ID=10004&Ver=HTML,查询日期2019年10月16日。
9 「普通科门诊诊所的服务」,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2086/04-05(03)号文件,2005年6月28日,第3页。
10 「中医教研中心的角色及运作」,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258/17-18(02)号文件,2018年4月24日,第1至2页。
11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九至二零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答复编号:FHB(H)005)」。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询日期2019年10月16日,第12至14页。
12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3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7年12月,第41、49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41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09年9月,第72及80页。
13 “Tender for the Provision of Services to Operate the Kwai Tsing District Health Centre,” Food and Health Bureau, September 2018, p. 96.
14 Richard G. Watt, “Strategies and approaches in oral disease prevention and health promotion,”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83(9) (2005), p. 711.
15 “Oral health,”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https://www.who.int/oral_health/strategies/cont/en/, accessed October 17, 2019.
16 「增资源 拓渠道 强化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4月,第8页。
17 「牙科服务」。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s://www.dh.gov.hk/chs/main/main_ds/main_d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日;「牙科护理服务」,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632/18-19(03)号文件,2019年6月17日。
18 「2011年口腔健康调查」,卫生署,2013年12月,第30、92及129页。
19 同18,第214至215页。
20 「香港的基层医疗发展策略文件」,食物及卫生局,2010年12日,第33至34页。
21 同2,第35页。
22 “Eye care service assessment tool,”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2015, p. 12.
23 「彩桥通讯」。取自卫生署学生健康服务网站:https://www.studenthealth.gov.hk/sc_chi/newsletters/newsletter_6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5日。
24 「立法会二十题:推广眼睛保健」。取自政府新闻公布网站:https://sc.isd.gov.hk/gb/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711/28/P200711280122.htm,最后更新日期2007年11月28日。
25 「医疗服务提供者」。取自医疗券网站:https://www.hcv.gov.hk/sc/pub_service_area.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26日。
26 「学生健康服务中心服务计划」。取自卫生署学生健康服务网站:https://www.studenthealth.gov.hk/sc_chi/resources/resources_forms/appendixb.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30日。
27 「立法会十五题:学生视力健康」。取自政府新闻公布网站:https://sc.isd.gov.hk/gb/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5/11/P20160511068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11日。
28 「深近视 患三高 青光眼高危」。取自晴报网站: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28804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8日;郭诗诗,「深近视或飞蚊症患者 视网膜易脱落」。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46876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0日。
29 同2,第38页。
30 同2,第38至39页。
31 同2,第39页。
32 同2,第3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