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9-11-29 | 《经济日报》

「青年」公园 唔只讲玩



在香港,不少人都曾到各区公园耍乐、锻练身体,或是跟别人聚会、交流。不难发现,这些公园的设施及环境,许多都会顾及儿童和长者需要。[1]对于儿童和长者来说,这些公园的设计可谓相当贴心,但如果你是年轻人,又会否感到被忽略呢?新一份《施政报告》建议大规模改造本港的公共游乐空间,政府可否藉此契机,在现有的儿童游乐场中,建造同时切合青年所需的公园环境?

想了解本地的公园建设,需同时探讨它们的管理安排。香港的游乐设施目前由三个单位管理,分别为康文署管理的公众休憩用地、私人屋苑内的场地,以及房委会和房协管理的公共屋邨公园。[2]截至今年3月31日,康文署辖下共有26个大型公园、1,566个公园/花园/休憩处,以及648个儿童游乐场。[3]

虽然公园数目逾千,但有调查指出,16至29岁的香港青年,平均每个月前往小型游乐场及休憩处、中型或大型公园和公共屋邨休憩用地的次数,分别仅为1.3次、0.5次及2.3次,少于其他年龄层,例如60至70岁长者的前往次数,分别为4.7、1.5和6.7次。[4]这些数据,反映青年对于公园的兴趣相对不大,当中的原因何在?

原因一:公园设施侧重儿童和长者

有参与上述调查的青年表示,他们觉得这些空间都是为儿童和长者而设,相比休息放松,他们更倾向利用休憩用地做运动,并希望有舒适、宁静和美观的休憩用地与朋友玩乐,而无须花费金钱光顾咖啡店或购物商场。[5]的确,现时本港的公园少有针对青年族群而设的设施,大部分是供儿童及长者使用。例如设有只限12岁或以下人士使用的儿童游乐设施[6],以及长者健身器材、太极园地等。[7]虽然青年可以使用部分为儿童和长者而设的设施,但那些设施毕竟并非针对青年需要而设置。

原因二:设施有限而分散 不便使用

思汇政策研究所去年发表的调查显示,最受16至29岁青年欢迎的设施依次为草坪(56%)、单车/缓跑径(55%)及座位(41%)。亦分别有57%及52%青年受访者认为,增设烧烤区及多用途活动空间,能令区内休憩用地更适合青少年及年青人。[8]

事实上,现时社区内并非完全没有适合年青人使用的设施。随着滑板及极限运动近年在年青人间兴起,除了私人经营的场地,政府亦有兴建相关设施供玩家使用,目前康文署辖下有八个滑板场[9],及五个极限运动场。[10]

不过,上述康体设施一般与公园等休憩设施分开兴建,较为分散,而且供应并不平均。以九龙区为例,该区有两个极限运动场及一个滑板场,分别位于荔枝角、钻石山及黄大仙[11],但根据统计处数字,该区拥有近224万人口,单计15至24岁的青年人口亦有约22万[12],即平均7.3万名青年用一个场地。另一边厢,拥有约26万人口的粉岭/上水区[13],却拥有两个极限运动场地[14],而且两者只相距十分钟步程,若同样以15至24岁人口计算(约2.87万)[15],平均1.4万年青人用一个场地。虽然并非每个年青人都会玩极限运动和滑板,使用这些场地的人,也不是每一个都是当区居民,但相关规划似乎仍有改善空间。

另外,不少用家反映场地的设计问题多多,有滑板场用家以粉岭安福街游乐场为例,称由于场内的障碍物不合比例,如斜台的斜度太大、扶手太矮且加速位置过短,令玩家容易因跳不上扶手而受伤。亦有极限运动组织表示,场内的U型台因设计时弄错尺寸单位,令本应为一呎高的垂直位,最终建成一米高,玩家因而无法做到凌空效果,亦容易受伤,康文署最后也将其封闭。[16]亦有部分场地被指位置偏远,令玩家宁愿在行人路玩乐也不使用场地[17],变相「赶客」。

原因三:青年被贴标签 感觉不受欢迎

除了硬件不合适,社会对青年的既有标签,亦可能令他们感到被公园排斥。有社福机构在2014年就「青少年对公共空间的观感」进行调查,发现862名12至24岁的青年受访者中,超过六成(64.4%)称试过在使用公共空间时被管理员「眼望望」或监视;另分别有超过五成(54.4%及54.2%)受访者称曾被管理人员走来问做甚么事,甚至敕令其停止进行某类活动,亦有逾四成(44.7%)青年曾被人联想成「搞事」,远较受访家长、长者数字为高。[18]

有18岁青年向调查人员表示,曾多次在屋邨公园和朋友玩捉迷藏时被管理员叫停并要求离开,原因是她已超过12 岁;另有24岁受访青年说,每次在公园弹结他都会被保安叫停,后来每次见到保安身影只好「急急脚」离开。[19]前述18岁青年坦言,感觉过了12岁就被剥夺使用游乐设施嘅权利,在公园也找不到合适的空间玩集体活动,不禁问到「咁我哋年青人可以去哪里玩?唔通下下要去消费,或者屈埋系屋企?」[20]由此可见,青年有机会因为觉得不受欢迎,逐渐减少到公园游玩。

施政报告改造逾百公园 社工吁增建青年设施

香港的年轻一族,一方面追求刺激新颖的游乐空间,另一方面亦希望有空间进行静态活动。[21]思汇政策研究所去年发表的调查报告指出,16至29岁的年青受访者中,约52%希望在区内的休憩用地有可供跳舞、打羽毛球、做瑜伽等多用途活动空间;近半数(48%)受访者支持设立可作电影选播、文化表演和极限运动的空间。[22]

近年政府开始着重地区公共空间发展。最近一份《施政报告》提出,计划在未来五年改造全港超过170个康文署辖下的公共游乐空间[23],首年初步选址17个公园,包括佐敦谷公园、深水埗公园、青衣海滨公园、中山纪念公园、香港仔海滨公园等。不过,有关措施较侧重改善儿童游乐设施,有社工建议改造时应顾及青年需要,如划出空间供青年玩滑板、软飞碟等。[24]

「青年友善」公园不只玩乐咁简单?

放眼海外,青年同样面对「青年不友善」的公园环境。作为社区一分子,青年都希望拥有玩乐的空间,但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波德,有被访青年认为当地大部分的公园设施,都是设计给二至五岁的小童游玩,加上公园内的家长不太接受他们的出现,令他们感到不被欢迎。[25]

美国有机构透过访问青年,归纳出十个「青年友善」公园的元素,包括WiFi设备、能举办电影放映会的中央表演平台、美食车及咖啡店、艺术交流空间、任何年龄层均适用的游戏空间、温习的地方、大自然的环境、可以举办音乐会的地方、有充足灯光和安全的环境,以及可以玩水(例如喷泉)。[26]可见有别于儿童需要的玩乐设施,青年希望有更多空间进行不同的艺术活动,以及与朋友相聚的地方。

在2004年,英国有设计公司邀请社区内的青年进行一项试验计划,共同设计适合青年的公园,并命名为Cowley Teenage Space。里面除了有一个五人足球场和篮球场之外,还包括一个休息区,以及利用混凝土制造的大型装置,分别在内部和外部设有空间,供使用者玩乐或聊天。这不单为青年人提供社交空间,同时大大地改善了社区之间的关系,更促成了一支新的足球队,社区对于青少年的投诉也有所减少。[27]

而在美国,多个城市都有和设计公司合作,设立考虑青年所需的公园,例如位于密苏里州黑泽尔伍德市的Howdershell Park,便专为13岁及以上人士设计,将类似训练忍者的设施融入公园内,场内设有12个预先设计的极限挑战项目,包括摇摆吊桥、蜘蛛墙等攀爬设施,鼓励青年以至成年人锻炼身体。[28]

青少年作为社区的一分子,理应有享用公园设施的权利。政府在《香港2030+》其中一个章节提到,计划缔造一个「为不同年龄人士建构共融互助的城市」[29],而要做真正的共融,必须顾及不同年龄层的需要。政府在《施政报告》中提出有意鼓励和促进社区参与和民间共议,改造公共游乐空间[30],虽然主要目的是改善儿童游乐场设施[31],但在改造的过程中不妨参考海外做法,与设计公司合作,并考虑邀请年青人参与设计,改造休憩空间设施和管理,以鼓励跨代互动。

1 「跨代共融游乐空间」。取自理大赛马会社创「骚‧In‧庐」网站:https://www.polyu.edu.hk/disi/images/pdf/S4_Exhibition.pdf,查询日期2019年10月30日。
2 「香港的公共游乐场」。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sc.legco.gov.hk/sc/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718ise04-public-playgrounds-in-hong-kong.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2日。
3 「统计数字报告」。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sc/aboutlcsd/ppr/statistics/leisure.html#fac,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31日。
4 「香港休憩用地公众意见调查摘要报告」,思汇政策研究所,2018年10月,第17页。
5 同4,第25页。
6 「立法会二十题:儿童游乐场内的游乐设施」。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4/26/P2017042600340.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6日。
7 「立法会二题:公共儿童游乐场」。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11/P2018071100445.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11日。
8 同4,第20及24页。
9 「滑板场」。取自康文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clpss/sc/webApp/Facility/District.do?ftid=36,查询日期: 2019年10月30日。
10 「极限运动场」。取自康文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clpss/sc/webApp/Facility/SkateParks.do,查询日期2019年10月30日。
11 「极限运动场」。取自康文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clpss/sc/webApp/Facility/SkateParks.do,查询日期2019年11月8日;「滑板场」。取自康文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clpss/sc/webApp/Facility/District.do?ftid=36#,查询日期2019年11月8日。
12 《2018年按区议会分区划分的人口及住户统计资料》,香港统计处,2019年3月,第26页。
13 「2016年粉岭/上水新市镇的人口特征」,《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香港统计处,2017年12月8日。
14 同10。
15 同13。
16 唐立培,〈板场设计撞板 板仔备战奥运难〉,《大学线》第126期,2016年11月29日。
17 〈探射灯:监狱式管理规矩多 设施两头唔到岸〉,《东方日报》,2018年11月13日,A06页。
18 「『青少年对公共空间的观感』调查」。取自香港基督教服务处网站:http://www.hkcs.org/tc/latest_new/「青少年对公共空间的观感」调查,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15日。
19 〈调查:六成青年用公共空间被「监视」〉,《明报》,2015年3月16日,A13页;「香港休憩用地公众意见调查摘要报告」,思汇政策研究所,2018年10月,第25页。
20 同18。
21 同1。
22同4,第24至25页。
23 《行政长官2019施政报告》,2019年10月16日,第35段。
24 〈「与民共议」7亿改造170公园〉,《明报》,2019年10月17日,A04页。
25 Mara Mintzer, “Growing Up Boulder’s Teen-Friendly Parks Report,” Growing Up Boulder, January 2017, p. 8.
26 Victoria Derr, “Parks for teens: 10 features teens want to see”, child in the city, https://www.childinthecity.org/2015/12/02/parks-for-teens-10-features-teens-want-to-see/?gdpr=accept,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2, 2015.
27 “Cowley Teenage Space”, snug&outdoor, https://www.snugandoutdoor.co.uk/publicspace/cowley1.html, accessed November 8, 2019.
28 “Howdershell Park – FitCore™ Extreme”, landscape structures, https://www.playlsi.com/en/commercial-playground-equipment/playgrounds/howdershell-park--fitcore-extreme/, accessed October 31, 2019.
29 「为不同年龄人士建构共融互助的城市」,规划署,2016年10月。
30 同23。
31 「立法会八题:公园、动植物公园及儿童游乐场」。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11/13/P2019111300356.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