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9-12-13 | 《经济日报》

手机高清多倍变焦拍摄 法律还管得了偷拍者吗?



手机镜头技术愈趋专业,部分更标榜做到50倍变焦[1]及支援4K影片拍摄[2],但与此同时,这些高科技产品却被不法之徒利用,变成偷拍「神器」,方便从远处针对特定部位拍摄。当科技愈来愈发达,本港的法律是否也要与时并进?

偷拍裙底普遍 手机成惯用工具

女士被偷拍裙底不时发生,根据民建联今年8月公布的「偷拍罪行意见调查」结果,615名18岁以上的女性受访者中,超过一成曾被偷拍或目撃有人被偷拍。[3]

随着时代转变,偷拍者不再需要将手提摄录机收藏在公事包,或将针孔相机安放在鞋头[4],只需一部随身的手提电话便能犯案。警方数字显示,今年首六个月共接获176宗涉及偷拍猥亵照片的案件,当中165宗利用手提电话犯案,去年全年接获的301宗案件中,涉及手提电话的案件占288宗[5],反映手机已成为偷拍者惯用的犯案工具。

现有法例欠针对性 举证困难窒碍执法

偷拍行为可耻,但要「告得入」却非易事。本港目前没有就偷拍裙底订立针对性法例,过往控方只循「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罪」及「游荡罪」控告偷拍者;如果有关行为涉及使用电脑(不论是在公众或私人地方),则会根据「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的罪行」作出检控。[6]但由于以上条例并非专门为偷拍裙底的罪行而设,在执行上有一定限制。例如「游荡罪」和「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罪」的构成,都必须有「公众」的元素,私人场所并不适用。至于「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的罪行」亦因今年初的协和小学教师泄露试题案[7],被裁定只要不涉及取用另一人的电脑,则不会违反该项罪行[8],令有关法例不再适用于偷拍行为。

另外,在法律的限制下,控方若要引用上述法例,通常要按照刑事检控的标准,在无合理疑点的情况下掌握有关「时」、「地」、「人」的资料方可成功检控,例如偷拍者在操作电话偷拍时当场「断正」,或受害人在得知被拍后,出面指认事发地点时间,再由执法机关搜证,揪出狂徒。这在实际执行上十分困难。过往曾有女申诉人透露,当她们将网上流传自己被拍的图片或影片拿到警署时,警方往往以证据太少及图片来源难以追踪为由不作检控。[9]

手机摄录技术进化 举证更困难

科技进步亦大大增加举证难度。现时不少手机镜头标榜高清和长焦距,意味偷拍者未必需要「埋身」拍摄,在远距离亦能进行偷拍。加上各式偷拍Apps应运而生,部分在拍摄时,手机屏幕会变成待机状态,只要轻按屏幕便可拍照,其间不会发出快门声或显示任何信息,有些则会保持黑屏[10],令受害人完全不会察觉被偷拍,要当场「断正」可说是难上加难。

偷拍Apps成行成市,安装在手机是否违法呢?据传媒报道,有执业律师认为,由于程式本身并非犯罪工具,可作正当用途如拍下伴侣偷情的证据、拍下疑似对自己不利的人等,故单单安装这些Apps不属违法;也有执业大律师认为,近年手机内的相机镜头质素大幅提升,并设有前后镜头,加上偷拍Apps的出现,料成为相关罪行上升的诱因。[11]

法改会研订窥淫罪 偷拍裙底刑事化?

偷拍者犯案手法层出不穷,坊间不少声音批评现有法例未能与时并进。有传媒引述熟知法律的人士指出,无论是普通法或不同的成文法,都是在智能电话尚未普及,甚至连电脑也未出现的时代订立,未有考虑应对科技资讯发达年代的恶棍歹徒。[12]有关注妇女性暴力的团体亦批评,香港现行法例落后网络技术太多,也没有处理文化的改变,例如目前仍沿用50年前订立的强奸法例,性侵犯的法例亦无更新。[13]

为规管拍摄裙底,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法改会)于今年4月发表《窥淫及未经同意下拍摄裙底》报告书,在参考加拿大、英格兰及威尔斯、澳洲新南威尔士及新西兰的窥淫法例后,建议参照《英格兰法令》第67条新加入一项特定的窥淫罪,将在未经同意下为了性的目的而对另一人进行观察或视像记录(例如以照片、录影带或数码影像形式)的行为刑事化。[14]

英格兰及威尔斯于今年4月实施《2019年窥淫(罪行)法令》[15],在英格兰《2003年性罪行法令》第67条(窥淫)之后加入新的第67A条,内容列明甲方在未经乙方同意下,在乙方的衣服下面操作设备、观察或记录其生殖器官或臀部(不论是暴露或是以内衣遮盖的),或遮盖乙的生殖器官或臀部的内衣的影像,以意图使甲方或另一人(丙)能够得到性满足,或使乙感到受侮辱、惊恐或困扰均属犯罪,一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为期不超过12个月的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处;若循公诉程序定罪,则可处为期不超过两年的监禁。[16]

截至9月26日,当地至少四名男子在新例实施后因偷拍裙底被定罪,首名被捕者被警察发现在音乐节的出入口利用手机拍摄超过两小时,搜查后发现他的手机中藏有16条偷拍女士裙底的影片;有犯案者被闭路电视拍下偷拍过程,其后供出曾拍下过百张裙底照;有犯人在巴士站偷拍期间被当场「断正」;亦有人以「在乙方的衣服下面操作设备」被控。[17]

但法改会指出,由于《英格兰法令》新加入的第67A条,有关罪行的其中一项元素是被控人作出有关行为,目的是为了得到性满足或使受害人感到受侮辱、惊恐或困扰,考虑到犯案者可能有其他犯案原因,故认为应就目的是为了得到性满足的行为订立一项罪行,同时另外订立一项不论行为目的为何的罪行,增加法例的全面性,又建议法例应适用于公众或私人地方[18],冀藉此堵塞现时的法律漏洞。

报告指出,刻意强调「不论行为目的为何」,是希望将受雇于第三者的人所作出的未经同意下拍摄裙底行为刑事化。理由是考虑到这些人干犯罪行,不一定为了得到性满足或为了使受害人感到受侮辱、惊恐或困扰,而可能是为了得到金钱回报。[19]不过,有关条文以「大包围」方式列出,也令人关注会否制造灰色地带,使人无意中堕入法网。

散布私密影像行为 同样不容忽视

但在现实中,偷拍行为对受害者而言只是开端,后续的威胁及散布行为同样需要正视。去年有人揭发通讯软件Telegram出现一个名为「街拍谷」的群组,内有大量偷拍街头少女的照片,当中包括穿着低胸衫少女以及裙底的偷拍照片[20],引发争议。

除了偷拍照到处疯传,「影像性暴力」行为同样值得关注。性暴力危机中心「风雨兰」去年6月至今年4月共收到23宗影像性暴力求助个案,涉及偷拍性爱过程、被对方威胁散布性爱影像(例如要胁发生性行为或勒索)、私密影像在未取得同意下被散布或分享给第三者;当中七成受害人有选择报警,但截至5月初,案件全部仍停留在落案起诉的阶段。[21]

团体认为,法改会的建议未能涵盖其他类型的「影像性暴力」行为,包括未经同意下散布私密影像,例如上载至网络、分享给第三者;以私密影像要胁、勒索威逼对方发生性行为;以及未取得同意下贩卖、印刷私密影像等[22]。认为有关行为同样需要立法规管。[23]

在澳洲昆士兰,任何人在未经对方同意下,要胁散布其亲密照片或私密影像,并令其在所有合理情况下感到困扰或惊恐,即触犯刑事法例,最高可判监三年。[24]法案并允许法院发出「纠正令」(Rectification order),要求犯事者在指定时间内删除、收回、复原、移除或销毁有关照片或影像,否则最多可面临两年的监禁。[25]

虽然现时本港设有《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但有关法例多年来被部分人指内容空泛[26],官方亦曾经表示,由于互联网上的资讯繁多且瞬息万变,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及警方只采取投诉主导的方式,即在接获有关涉嫌属淫亵的互联网资讯的举报或投诉后才会跟进[27],处理手法较被动,令人关注市民能否得到足够的保障。

偷拍行为防不胜防,加上新科技的「加持」,犯事者只会更容易逍遥法外。虽然各国已陆续就偷拍行为订立法例,但法律始终追赶不上科技发展,要遏止偷拍歪风,或需由教育着手,加强公民教育。市民如发现有不当行为,也要适时伸张正义。女士亦应保持警觉,例如在上落楼梯或坐着时适当遮掩有可能走光的位置[28],以免不法之徒有机可乘。

1 蔡浩腾,「Huawei P30 Pro 全焦段详测:0.6 倍 Zoom 到 50 倍细致位冇走样」。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数码生活/314763/huawei-p30-pro-全焦段详测-0-6-倍-zoom-到-50-倍细致位冇走样
,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5日。
2 「iPhone 11」。取自苹果网站:https://www.apple.com/hk/iphone-11/,查询日期2019年10月9日。
3 「偷拍罪行意见调查」。取自民建联网站:http://www.dab.org.hk/post/偷拍罪行意见调查,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2日。
4 麦乐贤周绰莹司徒悦律师行,〈裙底偷拍–这项罪行受何法例涵盖?〉,《香港律师》,2019年5月,第35至36页。
5 「妇女事务委员会偷拍罪行意见调查附件」。取自民建联网站:https://static.wixstatic.com/ugd/560b29_70c4713a0c6f4f9f8a22646460add9eb.pdf,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2日。
6 「窥淫及未经同意下拍摄裙底」,《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报告书》,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2019年4月,第7至8页。
7 中华基督教会协和小学3名女教师,涉向另一学校教师泄露学校小一入学面试试题,4人被裁定不诚实取用电脑罪名不成立,律政司不服上诉至终审法院,惟终院最终颁下判词,裁定律政司一方终极败诉,并对4名教师维持无罪判决。资料来源:「协和小学女教师涉泄试题案 律政司终极败诉」。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317463/协和小学女教师涉泄试题案%E3%80%80律政司终极败诉,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4日。
8 同6,第8页。
9 「速立新罪 遏止偷拍恶行」。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902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0日。
10 谭敏聪,〈手机偷拍Apps 不动声色难举证 可乔装变黑屏 妇团吁安全下阻止〉,《香港经济日报》,2011年5月9日,A27页。
11 同10。
12 同9。
13 李慧筠,「游荡、有违公德不适用 私人地方偷拍无皇管?」。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302565/不诚实取用电脑-游荡-有违公德不适用-私人地方偷拍无皇管,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4日。
14 同6,第9至12、13、15及19页。
15 Katie O'Malley, “WHAT IS UPSKIRTING AND WHEN DID IT BECOME A CRIMINAL OFFENCE?”, Independent, April 12, 2019,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women/upskirting-illegal-definition-crime-uk-sexual-harassment-a8864636.html.
16 Section 1, Voyeurism (Offences) Act 2019 (United Kingdom), Version 2019, http://www.legislation.gov.uk/ukpga/2019/2/section/1/enacted; 「窥淫及未经同意下拍摄裙底」,《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报告书》,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2019年4月,第15至17及20页。
17 Maya Oppenheim, “Four men convicted so far under new upskirting law”, Independent, September 26, 2019,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uk/home-news/upskirting-law-convictions-legislation-cps-gina-martin-a9120481.html.
18 同6,第19至20页。
19 同6,第19页。
20 「Telegram万人群组『街拍』为名偷拍少女 警方:正了解事件」。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820/5858506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0日。
21「法改会报告书填补法律漏洞 唯部份受害人仍被忽略 忧虑无法得到保障」。取自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网站:https://rainlily.org.hk/chi/news/2may2019/lrcibsa,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3日。
22 同21。
23 「立法规管未经同意散布私密影像」。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4038,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9日。
24 Section 229A, Criminal Code (Non-consensual Sharing of Intimate Images) Amendment Act 2019 (Queensland Australia), Version 2019, https://www.legislation.qld.gov.au/view/html/asmade/act-2019-001#sec.9.
25 Section 229AA, Criminal Code (Non-consensual Sharing of Intimate Images) Amendment Act 2019 (Queensland Australia), Version 2019, https://www.legislation.qld.gov.au/view/html/asmade/act-2019-001#sec.9.
26 方钰钧,「回顾淫审制度的荒谬」。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回顾淫审制度的荒谬,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6月20日。
27 「关于淫亵及不雅物品的网上罪行执法情况及网上保安事宜」,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立法会 CB(2)1179/07-08(02)号文件,2008年2月29日,第2至4页。
28 「地下铁碰着CAM?女子侦探教你防偷拍」。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211/2024134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