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9-12-14 | 《信报》

扰人的璀璨夜色



香港这颗「东方之珠」以夜景闻名于世,但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的璀璨背后,部分市民却备受灯光滋扰,影响生活及健康。政府早前完成就香港户外灯光管理措施的公众咨询,由其成立的户外灯光专责小组,预期将于明年上半年提交建议。[1]香港的光滋扰问题,未来将如何处理?

光滋扰来源众多 影响生活损健康

光滋扰,一般指夜间所出现过度或非必要的人造光源,其强烈、闪动或长时间操作,对附近居民造成滋扰,导致降低环境质素。[2]

光滋扰来源众多,在香港,环保署接获的户外灯光投诉,多与「店铺灯光和广告招牌」相关,在2014至2016年间,持续占总数约四成。[3]据传媒报道,一些招牌于入夜时长期开启,令行人被刺眼至「流眼水」,一些不断闪动的光源,更令行人和驾驶者分心,造成交通安全风险。[4]

另外,与包括发光二极管(LED)屏幕等「户外影视设施」有关的投诉,近年亦呈上升趋势。[5]相关装置的亮度,令邻近单位长期曝露于强光中,有居民甚至要戴太阳眼镜洗碗,成为困扰市民日常生活的「亮点」。[6]

另外有研究指,光滋扰亦可能导致一系列健康问题,例如睡眠失调、影响生理时钟运作、令褪黑激素减少从而增加患癌风险等。[7]招牌及射灯等灯光装置虽点亮城市夜空,但光滋扰问题必须正视。

规管问题历经讨论 未达共识 故先推约章

其实政府早已意识到光滋扰问题,并于2011年成立户外灯光专责小组(专责小组)进行研究。小组于2015年提交报告,指当时部分人士要求就光滋扰作出规管,从而为居民提供较佳的睡眠环境,但亦有部分人担心,规管会削弱香港的竞争力。报告认为在未有共识下,可先以约章形式作自愿性规范。[8]

最终于2016年4月,环境局推出《户外灯光约章》(《约章》),鼓励有份签署的户外灯光装置负责人,在预定时间(即晚上11时或午夜12时至翌日早上7时)关掉其户外灯光装置,以减少对附近民居的光滋扰,同时节省电力。[9]

有人肯关灯 投诉持续增 《约章》效果众说纷纭

《约章》推出至今,已逾三年半,其成效如何?环境局在2018年回复立法会议员提问时指,已签署《约章》的近5,000家机构当中,99%均有遵守承诺准时关灯;[10]但另一方面,环保署接获有关户外灯光的投诉,自2014年起一直上升,单计《约章》生效的2016至2018年期间,已增加42.4%。[11]数字增加固然可能与市民投诉意识上升有关,但光滋扰问题是否日益严重,也需要社会注视。

月前环保团体绿惜地球就旺角西洋菜街及港岛维港沿岸地标建筑物,于午夜12时后的关灯率进行调查,数字分别为74%及78%。该团体虽然同意《约章》提出的熄灯时间具指导作用,但质疑不少签署单位如中小学、非政府组织,本来就没大型户外灯具,而不少真正光污染户却没响应《约章》。[12]

绿惜地球的意见,某程度上反映了《约章》的局限性。毕竟光滋扰来源不同,不容易全盘应对。就各种光滋扰来源探讨合适的应对方式,或许才是治本之道。

法国经验:强制店铺深夜关灯 留豁免缓和商界忧虑

以店铺的招牌及灯光为例,香港的街道晚上五光十色,店铺的招牌及灯光可谓「居功至伟」,但当中不少,例如旺角某连锁时装店于晚上12时,店铺关门后店内仍灯火通明[13],亦可能滋扰邻近居民。当大厦或店铺内的日常运作已结束,是否仍有保持开灯的需要?法国强制商户于营业完结后关灯的政策[14],或有地方值得香港借镜。

2013年,法国政府推出政策,要求建筑物外墙及商店内部和外置的灯光,需于午夜1时至早上7时期间关闭,另外办公楼宇亦需于最后一名在内工作人士离开后一小时内,完全关闭楼宇内灯光。上述措施部分与本港的《约章》性质相近,不过却属于强制性措施,违例者有可能会被罚款750欧元(约6,470港元[15]),重犯者更可能被停止供电。[16]

上述强制性措施虽然容易见效,却也有可能打击商业活动,难免令部分人士不满。法国政府就选择为措施保留一定弹性,例如容许重要景点和特定日子(包括假期前夕、圣诞节或地区节庆)豁免熄灯;而如果商户已安装灯光控制装置,或灯光装置内设有监测仪器,亦可望获得豁免。[17]

在香港,虽然现阶段未知政府会否考虑采用强制措施,不过即使当局有意付诸实行,相信也要像法国般订立豁免条款,回应部分人士对经营环境及就业机会的忧虑。事实上,2015年专责小组发表的报告,也建议在圣诞节、元旦和农历新年法定假期之前两星期的晚上,豁免熄灯直至翌日早上一项。[18]这些弹性是否足以释除坊间疑虑,政府不能掉以轻心。

多伦多经验:为招牌呎寸、位置、闪动间距订标准

强光固然扰民,持续闪动的光源,亦令人不胜其烦。早前葵涌一大厦的天台放置了大型广告牌,经常发出强光甚至闪动,令邻近居民需长期关上窗帘以减少滋扰,对生活构成不便及影响。[19]就规管招牌一事,与香港一样商住高楼大厦毗连的加拿大城市多伦多,已有相关专门立法,其经验或许可为香港提供启示。

多伦多市议会因应居民对户外灯光装置造成滋扰的投诉与日俱增,于2010年通过《招牌附例》,列明不同类型招牌,包括座地式、悬空式、挂墙式等的最高可容许呎寸、可展示广告面数量、可占墙身比例,甚至连可摆放位置都有规定。至于电子屏幕,就更进一步规定每个广告信息的转换间距不得少于十秒等,以减少电子屏幕闪动次数对邻近单位所造成的影响。[20]

在香港,环境局、环境保护署及机电工程署也共同草拟了《户外灯光装置业界良好作业指引》(《指引》),以供政府部门和私人机构就装设灯光装置作参考,当中亦有加入电子屏幕闪烁频率、颜色及动态效果相关的建议。[21]专责小组或许可根据有关指引,并参考最新数据,更好地引导检讨时的讨论。

户外影视设施问题多元 需多角度处理

强光和闪光,二择其一已令人避之则吉。若二合为一,其滋扰可想而知。相信大家经过铜锣湾的时候,可能亦会留意到区内设有大型LED屏幕。屏幕一直变化闪动吸引路人目光,但邻近单位就可能不胜其扰。[22]LED屏幕等户外影视设施,因为其可以播放片段及映像的关系,就有如上述灯光装置发出强光和不断闪动问题的混合体,所造成的光滋扰,从亮度、闪动频率及散射角度等不同层面,均对环境及居民造成影响。

LED屏幕构成多种滋扰,因此处理时也应从多个层面探讨解决方案。要应对闪动频率及散射角度问题,除了上述有关电子屏幕广告信息转换间距的方案外,亦可考虑配合《指引》内就LED标志或招牌的指引,即使用具有挡板、百叶和光学散光设施来控制光线的分布[23],以求减少灯光向不同方向散射对环境所造成的滋扰。

就亮度问题上,加拿大主教大学(Bishop's University)早年曾将校内的白光LED灯,换成萤光转换型琥珀色LED灯,并将LED灯的功率降低了一半,结果发现,转换后肉眼所见的人造光源,亮度仅为原来的12%,而褪黑激素抑制程度更降至原来的4%[24],可见减低LED灯亮度对处理光滋扰问题具有重要影响。

意见有分歧 如何平衡各方成焦点

早年环境局曾进行调查,受访者当中有70%认同本港存在光污染问题,但同时有78%的受访者认为,户外灯光有助美化环境、提升本港形象。[25]预定于明年上半年前完成的检讨[26],能否推出平衡各方利益的方案,相信各界都拭目以待。

1 「管理户外灯光的措施及未来发展」。取自户外灯光约章网站:http://www.charteronexternallighting.gov.hk/sc/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5日;「立法会二十一题:光滋扰」。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11/14/P2018111400332.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4日。
2 Jerry A. Nathanson, “Light pollution,”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https://www.britannica.com/science/light-pollution,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1, 2019.
3 「立法会十一题:光污染—附件一」。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7/05/P2017070500407.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5日。
4 周咏雯、陈嘉欣,「马鞍山食肆LED屏幕劲刺眼 职业司机:要刻意避开视线」。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热爆话题/76439/光污染-马鞍山食肆led屏幕劲刺眼-职业司机-要刻意避开视线,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5日。
5 同3。
6 林可欣,「铜锣湾SOGO大屏幕今启用 大如5网球场 环团忧居民被光闪到头晕」。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128780/铜锣湾sogo大屏幕今启用-大如5网球场-环团忧居民被光闪到头晕,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7日。
7 Ron Chepesiuk, “Missing the Dark: Health Effects of Light Pollution,”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17(1), January 2009.
8「户外灯光专责小组报告」,户外灯光专责小组,2015年4月,第3、6及18页。
9「介绍—户外灯光约章」。取自户外灯光约章网站:http://www.charteronexternallighting.gov.hk/sc/introduction/introduction.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5日。
10「立法会二十一题:光滋扰」。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11/14/P2018111400332.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4日。
11 梁志杰,「户外灯光滋扰的规管措施」。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sc.legco.gov.hk/sc/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819ise08-regulation-of-nuisance-caused-by-external-lighting.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2日。
12「有效管制光污染 强制熄灯 控制LED 缺一不可」。取自绿惜地球网站:http://greenearth-hk.org/2019/10/2019102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29日。
13「有效管制光污染 强制熄灯 控制LED 缺一不可」。取自绿惜地球网站:http://greenearth-hk.org/2019/10/2019102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29日;「搜寻门市」。取自H&M网站:https://www2.hm.com/zh_asia1/customer-service/shopping-at-hm/store-locator.html,查询日期2019年11月21日。
14 Paul Bogard, “Bringing Back the Night: A Fight Against Light Pollution,” Yale Environment360, https://e360.yale.edu/features/bringing_back_the_night__a_fight_against_light_pollution, last modified August 19, 2013.
15 按2019年12月2日的汇率,即一欧元等于8.63港元计算。
16 Paul Bogard, “Bringing Back the Night: A Fight Against Light Pollution,” Yale Environment360, https://e360.yale.edu/features/bringing_back_the_night__a_fight_against_light_pollution, last modified August 19, 2013; Sara Gates, “Paris Illumination Ban: ‘City Of Light’ Begins Turning Off Its Lights At Night To Save Energy ,” Huffpost, https://www.huffpost.com/entry/paris-illumination-ban-city-of-light-dimming_n_3529378, last modified July 1, 2013.
17 “Light pollution,” Ministry of Ecological and Solidarity Transition, https://www.ecologique-solidaire.gouv.fr/pollution-lumineuse,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7, 2019; “Google Translate,” Google,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google+translate&rlz=1C1GCEU_enHK867HK867&oq=goo&aqs=chrome.1.69i60j0j69i59j69i57j69i60l2.4207j0j4&sourceid=chrome&ie=UTF-8, accessed November 20, 2019.
18 同8,第4及6页。
19 黄桂桂,「葵涌工厦上演『幻彩咏香江』 居民:投诉完都冇用」。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18区新闻/298717/光污染-葵涌工厦上演-幻彩咏香江-居民-投诉完都冇用,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6日。
20 梁志杰,「户外灯光滋扰的规管措施」。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sc.legco.gov.hk/sc/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819ise08-regulation-of-nuisance-caused-by-external-lighting.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2日;CHAPTER 694, SIGNS, GENERAL, Toronto Municipal Code, Version 2010, Section 14(J)(1), 21(C)(1)-(5).
21「户外灯光装置业界良好作业指引」,环境局、环境保护署、机电工程署,2015年6月,第1及4页。
22 邓丽婷,林若勤,「铜锣湾六层高电视墙闪爆 青衣工厦『发光神主牌』轰炸民居」。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48337/光污染-铜锣湾六层高电视墙闪爆-青衣工厦-发光神主牌-轰炸民居,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25日。
23 同21。
24 「光污染—香港版」,国际天文联会天文推广办公室、香港大学光污染研究小组,2019年7月,第13页。
25 「香港的户外灯光装置」,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 1673/10-11(03)号文件,2011年3月28日,第5页。
26 同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