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9-12-20 | 《经济日报》

高龄社会的宗教危机



全球多个地区人口结构急遽变化,影响社会多个领域,就连宗教都要面临信众「青黄不接」的危机。近年不少宗教团体致力革新,在传统宗教文化中加入科技元素,冀将传统宗教文化推广给年轻一代,薪火相传。不过,有关举措却引发不少争论,到底科技的应用对宗教发展有何影响?

佛教徒出生率低影响传承 穆斯林人数料2050年与基督徒看齐

不少人讨论人口结构变化时,都会关注其对经济和社会民生的影响,然而其触发的挑战不止于此,就连宗教界也无从幸免。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于2015年就全球宗教趋势发表研究报告(皮尤报告),揭示在出生率、青年人口,以及人们改变信仰等因素改变下,全球宗教布局正步向急速的改变。[1]

皮尤报告指出,在2010至2015年间,每名穆斯林女性平均育有3.1名子女,是所有宗教信众中生育率最高的一群,其次为天主教(2.7)、印度教(2.4)、犹太教(2.3)等,当中以佛教徒的生育率最低,平均每名女教徒仅有1.6名子女。

青年教徒占信众总数的比例,同样是穆斯林最多,在2010年,15岁以下的穆斯林占整体穆斯林的34%,反观15岁以下佛教徒的占比仅20%,较全球平均数低七个百分点。[2]皮尤报告由此推断,至2050年,全球穆斯林的人数将增加至与基督徒人数相若[3],反映人口变化下,宗教版图亦受到影响。

日本面临人口萎缩 佛教庙宇信徒齐减

要数宗教版图受人口变化影响的国家或地区,不得不提日本。近年当地民众在各个宗教的信徒均大幅减少。根据日本政府统计,2007年约有1.06亿人信奉神道教、8,954万人信奉佛教、214万人信奉基督教。[4]但在2017年,各宗教信徒人数分别跌至8,617万、8,533万及192万[5],跌幅为18.6%、4.7%及10.4%。

信徒递减对宗教发展影响甚深,以佛教为例,皮尤报告预计,日本佛教徒将会由2010年占当地人口的36.2%,跌至2050年的25.1%,属全球人口超过十万人的国家或地区中,跌幅最大的一个。[6]另有研究报告指出,由于愈来愈少人愿意成为僧侣,日本已经有不少佛教庙宇需要关闭,庙宇数量由1970年的96,000间,大跌两成至2007年的75,866间,消失的庙宇中,绝大部分(约20,000间)均没有足够的常驻僧侣,即使有,但在欠缺继承人的情况下,仍难以维持庙宇的发展。[7]

京都寺庙创「观音机械人」 吸引年轻人信佛

近年,有日本佛教团体意识到信徒减少对宗教发展的威胁,开始「搞搞新意思」,期望招揽更多青年信徒。拥有400年历史的京都高台寺,便伙拍以研究机器人著称的大阪大学教授石黑浩,共同研发出能讲道的「观音机械人」Mindar。[8]Mindar高6呎,重70磅,主要以铝制造,其手、脸及肩膀,均被模仿人皮的硅胶覆盖,其身躯、手臂及头部可以移动,左眼配置微型镜头。[9]Mindar目前可以用日文向信众讲解《心经》[10],游客亦可以透过其背后的墙壁,看到中文及英文翻译。[11]

高台寺住持后藤典生接受外媒访问时解释,机械人永远不死,并会自我更新,不断进化,可以无限地储存知识,故希望透过有人工智慧的Mindar普渡众生,同时接触传统僧侣无法触及的年轻一群。[12]

Mindar自今年3月起摆放在高台寺供信众参观。有信众认为Mindar意外地散发一种温暖的感觉,讲道的方式亦易于跟随。[13]一名日本女士接受传媒访问时称,原本以为会好恐怖,但亲身到场体验后却觉得它很美。另一名日本男士则认为,Mindar像人类一样说话,令他感到十分亲近。[14]不过,机械人传道的方式似乎不是人人能够接受。大阪大学调查显示,不少外国人批评高台寺玩弄宗教神圣。后藤典生其后在访问中指出,有西方人将Mindar与科学怪人相提并论,但他认为西方人有此想法可能是受圣经影响,又否认此举是亵渎神明,强调佛教信仰不是信神,而是追随佛陀之路,所以不管佛理是以哪种形式呈现,都没有关系。[15]

为吸年轻信徒 香港道教革新「飞甩老土」

在人口高龄化严重的香港,亦有宗教因为年青信徒不足而面临断层危机。[16]有道教人士分析,由于现时的道教活动大多是酬神庆典或超渡法事,道士有道士做法事,观众有观众看热闹,青年人只视为娱乐节目,对背后的宗教意义认识不多,不少人更视道士是「喃呒佬」,或电影中专门降魔捉妖的术士,甚或利用法术骗财骗色,令道士形象严重受损,青年则敬而远之,形成道教信徒高龄化的问题。[17]

为了提高年轻人对道教的兴趣,本港著名的道教庙宇啬色园黄大仙祠,近年加入不少新元素,例如新增月老铜像和佳偶天成男女金漆铜像,吸引年轻善信入祠求姻缘[18],又加插崭新科技,务求摆脱「老土」形象。[19]在2008年推出的「免费网上祈福服务」,由啬色园机构传讯专责组主席柯伟顺负责推行,他在传媒访问中忆述,自己当年在海外留学,不时联络在港家人为他祈福,故想到推出「网上祈福」服务,让身在海外者都能祈福。[20]祠方其后又与AlipayHK合作,让善信用QR Code添香油[21],追上无现金支付的潮流。

此外,为了吸引更多年轻新血,黄大仙祠自2006年起,一改父传子或兄弟朋友介绍的招募方式,以公开招聘吸新人,成功吸纳不少年轻人加入成为道长。[22]刚于今年7月举行的正式道长入道仪式中,最年轻的只有19岁,是一名大学生。他在接受传媒访问时称,由于家人信奉黄大仙,自小受熏陶,对道教典故十分感兴趣,加上父辈也是道长,故自幼已有慕道之心,并希望透过入道深悟道理,普善济世。[23]

革新不会一帆风顺 需争取管理层和信众支持

当然,革新不保证会一帆风顺,既要找对方向,也要争取教派领袖和信众的支持。柯伟顺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最初他建议把资讯科技融入啬色园的时候,也未能获得一批资深委员支持。[24]除了内部意见,信众的接受程度同样影响革新的成果。以2011年启用、以电子方式拜神的「太岁元辰殿」为例,便有善信质疑过程如同玩电子游戏机,担心「这样拜神灵唔灵?」亦有善信对于要收入场费及收钱「上表」大感不满,直言「互联网有许多虚拟求神祈福服务都是免费,为何元辰殿要收钱?」[25]

根据《香港年报2017》,本港信奉佛教和道教的人数,为各宗教之首,各有约100万信众[26],人数仍十分可观,但面对人口急遽变化,各宗教若要薪火相传,除了要坚持宗教背后理念,在弘扬爱、善、包容和尊重的前题下结缘、果报外,可能要因时制宜,在弘扬传统之余,也要懂得与现代文化结合,例如基督教、天主教透过办学从小灌输宗教知识,或由传道人为年轻人解惑,方可走进更多年轻一代的内心。

1 “The Future of World Religions: Population Growth Projections, 2010-2050”, Pew Research Center, April 2, 2015, p. 5.
2 同1,第10页。
3 同1,第6至7页。
4 「宗教组织,如全国的神社和教堂,教师和追随者的数量」,《平成20年度宗教统计调査》,政府统计总合窗口,2009年9月30日。
5 「宗教团体/教师/信徒的数量」,《平成30年度宗教统计调査》,政府统计总合窗口,2019年1月7日。
6 同1,第234至245页。
7 Ian Reader, “Buddhism in Crisis? Institutional Decline in Modern Japan,” in Buddhist Studies Review. Vol. 28, No. 2, 2011, 233-263, p. 242.
8 「日本京都高台寺亮出机器观音普渡众生」。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427716/日本京都高台寺亮出机器观音普渡众生【有片】,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15日。
9 Peter Holley, “Meet ‘Mindar,’ the robotic Buddhist priest”, The Washington Post, August 23, 20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19/08/22/introducing-mindar-robotic-priest-that-some-are-calling-frankenstein-monster/?noredirect=on.
10 同8。
11 同9。
12 同8。
13 同9。
14 “Japan's buddhist robot preacher”, DW New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10&v=_XdQugsDz8E, last modified March 14, 2019.
15 同8。
16 林汉标,〈如何使道教信徒年轻化〉,《香港道讯》第150期(2015年12月),第4页。
17 同16。
18 洪蔼婷,〈黄大仙祠供奉月老吸年轻人 善信结红绳祈求好姻缘〉,《星岛日报》,2011年9月17日,A12页。
19 林碧仪,〈摆脱老土 吸引年轻新血〉,《头条日报》,2016年9月9日,P70页。
20 林碧仪,〈资讯科技结合传统建品牌〉,《头条日报》2016年9月2日,P86页。
21 「黄大仙祠都收AlipayHK」。取自明报财经网站:https://www.mpfinance.com/php/instantf2.php?node=1518594652906&issue=2018021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14日。
22 同19。
23 伍轩沛,〈黄大仙祠有志入道者趋年轻化〉,《大公报》,2019年7月25日,A17页。
24 同20。
25 〈电子拜神 劣评如潮 黄大仙祠搞出大头佛〉,《东周刊》,2011年1月19日,A058页。
26 「宗教和风俗」,《香港年报2017》,政府新闻处,2018年7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