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12-27 | 《经济日报》

儿童网红窜起 社会准备好未?



网红文化盛行,连小朋友都争相做直播主、YouTubers,这些另类「明星」,广告界称他们为「kidfluencers」。现时Facebook、YouTube、Instagram及抖音等社交平台,都不难发现小朋友的踪影。他们的成就一方面教不少成年人汗颜,但网络世界危机四伏,面对「粉丝」骚扰、负评压力及不法分子的威胁,小朋友又是否懂得应对?在这个阶段曝光于社交媒体,甚至成名,有甚么需要注意?

梦想做YouTuber 成新志愿趋势

在这自设网上频道大行其道的时代,当上网络红人已成为不少儿童的志愿。Childwise Monitor Preschool Report 2018 指出,英国五岁以下儿童中有75%在调查前12个月有使用平板电脑、个人电脑及手提电脑,是机构进行调查以来最高比率的一次;另外,近一半学前家庭会定期观看YouTube内容,是机构进行调查以来的最高水平。[1]在长时间的接触下,一些儿童因看到YouTuber受大众欢迎,影片内容有趣吸引,都开始萌生加入YouTuber行列的想法。[2]

日本也有相似的情况,京都大谷大学教育系今年3月进行的民意调查指出,超过两成小学高年级男生,希望将来做YouTuber;日本财务策划协会去年发表的类似调查,则发现希望将来成为YouTuber的小学男生人数较2017年大幅增加,仅次于第五位的「建筑师」。[3]

至于本港,香港基督教女青年会在2016年初访问过千名本港小五至小六学童,了解他们的志愿。结果发现,一些传统的理想职业如教师、医生、律师,分别只排第四、第五及第九位,反映新一代对薪高粮准的传统行业兴趣不大,反而有男学生在「其他」一栏填上YouTuber、网络红人及游戏实况主播等志愿。[4]而智经委托香港教育大学,于2016年6月至12月进行的《职业教育与青少年发展研究》亦显示,中学家长对于子女从事YouTuber的平均愿意度为2.40(4分为非常愿意,1分为非常不愿意),较领犬员(2.32)、骑师(2.13)及保安员(1.90)等高[5],由此可见,YouTuber或网红这类新兴职业,已成为包括香港在内各地儿童的新兴志愿,而家长亦开始接受子女从事有关行业。

别笑这些小朋友「大想头」,事实上近年已有不少年轻YouTuber窜起,[6]他们的影片内容一般围绕玩具开箱、科学实验等,吸引大批「粉丝」追踪。美国一名年仅八岁的儿童Ryan在YouTube经营频道「Ryan's World」超过四年,主要分享玩具开箱、科学实验等影片,截至12月16日,已获得超过2,290万个订阅[7],订阅数量较著名歌手Lady Gaga的官方YouTube频道多出800万。[8]该频道更令Ryan在2017年6月到2018年6月间赚取2,200万美元(约1.7亿港元[9])收入,荣登《福布斯》2018年YouTuber收入榜榜首。[10]

突破年龄界限 随时随地分享生活点滴

除了定期发布影片,各路平台的直播功能,也吸引一众新生代使用。近年一些受欢迎的社交媒体例如YouTube、Facebook、Instagram、抖音等都加入直播功能,大大小小的直播Apps纷纷冒起,当中不乏儿童参与。台湾儿福联盟在2017年进行「台湾儿少直播现象检视报告」,抽取了150位直播主持资料进行分析,发现29位是18岁以下,占整体近两成,当中两位只有11岁。[11]

尽管目前Facebook、Twitter、Instagram、Pinterest、Snapchat及YouTube等社交媒体均限制帐户申请人必须为13岁或以上[12],但却无阻大量儿童活跃于影片平台。英国BBC的一项调查也指出,有78%年龄介乎10至12岁的儿童已拥有社交媒体帐户。[13]另有内地调查显示,逾一成受访7岁儿童曾在网络发布图片、影片和文字,另外有部分更自称拥有追踪者。[14]甚至有婴儿未出世已经有社交平台帐户。[15]

小网红的优势之一,是前人意想不到的创意。部分成年人却担心,这些网络生力军的行为太过「突破框框」。去年内地抖音平台出现一段名为「我妈妈死了,能给我一个赞吗?」的影片。根据网络流传的一张短片截图显示,一名女童对着屏幕哭诉,下方文字写着:「妈妈被车撞死了,去医院晚了」,截图上还有「直播死妈」四个字,内容引发其他青少年模仿。[16]香港方面,近年不少中小学生都有玩抖音,去年平台上出现一个需要跟随音乐弄湿自己身体的影片主题,吸引身穿校服的香港学生拍摄,动作露骨,不少家长都指出影片动作不雅、无聊及暴露身体。[17]

影片内容太出格,固然备受关注,不过在内容以外,一众网络童星其实还要面对各种大大小小的危机,社会同样需要提防。

危机一:热情「粉丝」滋扰 孩子无力应对

儿童YouTuber堪称「网络时代的童星」[18],以美国的Ryan为例,除了靠庞大追踪者带来的观看短片广告收益赚取收入,更吸引到零售商Walmart为他生产一系列玩具销售,他甚至会拍摄电视节目,进军大屏幕。[19]

「粉丝」愈多意味收入愈多,但一旦遇到热情「粉丝」,儿童又如何招架?台湾亲子YouTuber 便有经验分享。YouTube频道「NyoNyoTV(妞妞)」由妞爸、妞妈和女儿妞妞共同经营,目前约有79万订阅。[20]妞妈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曾经有太热情的「粉丝」向他们查询屋企地址,称希望跟他们当朋友,更试过有人透过Facebook私讯传送色情影片给他们,他们随即封锁有关人士[21],以保障女儿安全。

英国一位名为克里斯的父亲在接受BBC访问时亦透露,他的10岁儿子在没有得到他同意下登入抖音,不久有人透过平台向儿子的手机发送讯息,内容大概是「我知道你是谁,我要来抓你」等具威胁性的字句。他表示,发送人是一名成年男性,虽然内容并不涉及色情讯息,但足以令他忧虑,若儿子与对方展开对话会有何后果。他其后从儿子的手机删除抖音,又向儿子就读的学校通报事件。[22]

危机二:被父母当摇钱树

儿童在学龄阶段本可专注学业,但亦有人选择䮕学,专职做YouTuber。日本10岁男童中村逞珂在YouTube上以「少年革命家」自居,宣扬「不上学并非不幸」的信息,个人频道目前有超过9.6万个订阅。[23]他指出,自己在学校曾经受过欺凌,更有想死的念头,故从小学三年级起辍学,并决定留家做YouTuber。[24]

他现时除了会定期更新YouTube频道外,亦会固定到电台节目分享理念,父母也会帮他举办讲座。[25]不过,中村逞珂发表的「不上学论」却引起日本社会广泛讨论,不少网民批评他的观念扭曲,留言劝告「十年内一定会后悔」,又批评他的父母把「不想上学」合理化,质疑他们想捧红儿子当「摇钱树」。[26]

危机三:不懂应对负评和欺凌

在网上分享影片,若无人观看、赞好,固然会让部分人感到沮丧,但成为群众焦点,也不保证快乐。毕竟再红的YouTuber都有机会面对负评,过往更曾有YouTuber因不堪社交媒体的压力而自杀身亡。[27]有社会服务机构的负责人接受传媒访问时指出,儿童若想成为YouTuber,需要先了解到未必每位YouTuber都受欢迎,可能会收到很多负评,认为这可能会对儿童构成心理压力。[28]

不过,英国10岁YouTuber Louise却选择正面面对负评。Louise目前经营一个玩具开箱的YouTube频道,有近一万个订阅。[29]她表示,频道开设初期曾收到不少恶意留言,学校亦有男同学取笑她,说她是付钱买广告。但她的妈妈叫她不要理会,并认为留言者只是妒忌,而她亦会与妈妈一同看网民的留言并进行讨论,「这令我学会如何回应生活中的好事与坏事。」[30]

危机四:直播即时互动难监督 恋童者教唆小童脱衣

近年各式直播apps在年轻一辈盛行,却令犯罪分子有机可乘。英国《泰晤士报》去年发布的调查报道指出,娈童者利用YouTube的直播功能,唆使儿童脱衣及摆出模仿性交的动作,个案超过100宗,估计三成参与直播的儿童只有六至十岁。[31]其中一个个案是两名八岁以下的女童在直播时,被唆使脱下裤子及模仿性交。[32]

《镜报》早前亦报道,该报记者趁学校假期时使用抖音,发现有少女网上直播跳舞时,遭观众叫她脱去身上衣服;另有一位15岁的少女视频,引来一批男子发出关于性动作的粗暴评论。[33]反映不少不法之徒利用直播平台作案,威胁儿童用家的安全。

各方协作 保护儿童安全

事实上,YouTube为保障儿童安全,在今年3月已推出全新措施,包括针对内容涉及13岁以下儿童的影片,一律自动关闭留言区功能。[34]该公司6月份再发通告,就直播部份针对所有未成年使用者,在没有成年人现场陪同监护下不得进行直播,并进一步关闭部份现有的未成年YouTuber的影片内容[35],希望藉此保护儿童免受不法份子骚扰。

而作为家长,美国育儿专家Melissa Heckscher建议可与子女合作拍片,从成人角度提供意见,又可以建议子女拍摄电玩评论、玩具表演等不需要用真名或露脸的短片,以保安全。[36]至于面对网上欺凌,家长应聆听子女的感受与经历,让子女体会到家长的陪伴;同时要尊重子女,与子女探讨进一步的行动;亦要教导子女为网络欺凌的受害者提供协助,切勿只做沉默的旁观者,并避免在了解详细情况前批判子女。[37]

美国当代普普艺术大师Andy Warhol在1968年预言:「在未来,每个人都能于全球成名15分钟。[38]」踏入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年代,的确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网红。明白作为家长,难免会担心子女的发展,但若然子女想要尝试,家长大可善加辅导,尽可能让他们在过程中得益。

 

1 “New report into lives of preschoolers in 2018”, Childwise, http://www.childwise.co.uk/uploads/3/1/6/5/31656353/press_release_preschool_monitor_2018.pdf, last modified, October, 2018.
2 陈乐希「YouTuber成新兴志愿 社工:慎选内容学懂保护自己」。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亲子/101694/小朋友志愿-youtuber成新兴志愿-社工-慎选内容学懂保护自己,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7日。
3 刘小黄,「平成日剧是港人集体回忆 『令和孩子』梦想做YouTuber」。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realtime/article/20190430/5953996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30日。
4 「女青公布『儿童志愿调查』结果 小学男生向往当游戏设计师 女生憧憬做明星」。取自香港基督教女青年会网站:https://www.ywca.org.hk/news.aspx?id=8f8a1cb9-1428-4891-bc40-b6778fad9e93&locale=zh-HK,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1日。
5 「『职业教育与青少年发展』研究(最终报告)」,智经研究中心、香港教育大学,2017年8月,第46页。
6 庄南生,「7岁YouTuber Ryan 吸金2200万美元」。取自信报网站:https://www2.hkej.com/monthly/article/id/2095294/7岁YouTuber+Ryan%E3%80%80%E3%80%80吸金2200万美元,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1日。
7 “Ryan's World”,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GJGhZ9SOOHvBB0Y4DOO_w, accessed December 10, 2019.
8 “Lady Gaga”,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user/ladygagaofficial,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9.
9 按该时期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83港元计算。
10 「【Ryan Toys】靠玩玩具年赚8000万!七岁成全球收入最高Youtuber」。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职场/269650/ryan-toys-靠玩玩具年赚8000万-七岁成全球收入最高youtuber,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4日。
11 「台湾儿少直播现象检视报告」,儿童福利联盟,2017年7月24日。
12 Sophie Jamieson, “Children ignore age limits by opening social media accounts”, The Telegraph, February 9, 2016,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health/children/12147629/Children-ignore-age-limits-by-opening-social-media-accounts.html;「YouTube Kids、YouTube 与您子女的Google帐户」。取自Youtube网站:https://support.google.com/families/answer/7124142?hl=zh-HK,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1日。
13 “Newsround survey reveals majority of 10 to 12 year-olds are on social media”, BBC, February 9, 2016, https://www.bbc.co.uk/mediacentre/latestnews/2016/newsround-survey-social-media.
14 「内地调查揭网络占据新世代 3岁上微信 7岁识网购」。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两岸/article/20170925/s00004/1506331607462/内地调查揭网络占据新世代-3岁上微信-7岁识网购,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25日。
15 Jack Morse, “So it's come to this: An unborn baby 'kidfluencer' has 112,000 Instagram followers,” MashableAsia, https://mashable.com/article/unborn-kidfluencer/, last modified March 2, 2019.
16 姜庚宇,「女童抖音直播称「妈妈死了」求like 多人模仿已遭禁」。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大国小事/227384/女童抖音直播称-妈妈死了-求like-多人模仿已遭禁,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30日。
17 「【家长喊惊】社交软件『抖音』杀入小学界 小学鸡湿身露肩扭箩」。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special/daily/article/20180602/20408622,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日。
18 〈法律零保障 小网红沦「摇钱树」〉,《文汇报》,2019年8月4日,A12页。
19 同6。
20 「NyoNyoTV妞妞TV」。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GGwv7agoMmd3BAu4Fv3jQ,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1日。
21 卢映慈、丁维瑀、周亭玮,「被酸拍片「卖」小孩赚暴利 7岁YouTuber萌回:这是我喜欢的事」。取自ETtoday新闻云网站: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71217/107420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7日。
22 「抖音海外版色情留言泛滥,英国政府关注」。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7824036
,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5日。
23 「少年革命家ゆたぼんチャンネル」。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Mod1HDUu_SZslmDApR8zOQ,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1日。
24 谢茜嘉,「日本10岁童称学校无用 辍学留家做YouTuber 网民狠批观念扭曲」。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热爆话题/351602/日本10岁童称学校无用-辍学留家做youtuber-网民狠批观念扭曲,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4日。
25 同24。
26 「10岁仔做网红宣扬「不上学」理念 父母撑辍学惹争议:十年内必后悔」。取自晴报网站: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401826/10岁仔做网红宣扬「不上学」理念%E3%80%80父母撑辍学惹争议:十年内必后悔,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6日。
27 “Etika: Body found in search is missing YouTuber”, BBC, June 25, 2019,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48756120.
28 「YouTuber成新兴志愿 社工:慎选内容学懂保护自己」。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E8%A6%AA%E5%AD%90/101694/,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5日。
29 “Louise's Unicorn Power Puff Girl”,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1eIgjgSNgZAuILGdgCLJA,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9.
30 Deborah Linton, “'When I’m 16, my baby brother will take over': the rise of the kidfluencer”, The Guardian, March 23,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media/2019/mar/23/rise-of-the-kidfluencer-tekkerz-kid-mcclure-twins.
31〈澳拟严管 Google Fb〉,《东方日报》,2018年12月11日,A23页。
32 「YouTube直播漏洞 娈童者唆使儿童模仿性交」。取自东网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amenews/20181210/bkn-20181210162732337-1210_0097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0日。
33 「校方警告家长 抖音随时成为娈童狩猎平台」。取自东网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aeanews/20190224/bkn-20190224222749718-0224_0091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4日。
34 “An update on our efforts to protect minors and families”, YouTube, https://youtube.googleblog.com/2019/06/an-update-on-our-efforts-to-protect.html, June 3, 2019.
35 「Youtube护童新政策出炉 未成年人不得径自开直播、频道」。取自自由时报网站: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81180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4日。
36 Melissa Heckscher, “What You Should Do When Your Kid Wants His Own YouTube Channel”, Red Tricycle, https://redtri.com/what-you-should-do-when-your-kid-wants-his-own-youtube-channel/,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9.
37 「『共建更好的网络世界』六.沉迷上网与网络欺凌」。取自香港教育城网站:https://www.hkedcity.net/parent/s_elearningseries/page_590338b8903443c77a000000,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4日。
38 Josh Tyrangiel, “Andy Was Right”, TIME, December 25, 2006, http://content.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570780-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