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9-12-30 | 《星岛日报》

电话亭不一定荒废 留低都可有发挥



现今社会几乎人人都拥有手提电话,大众对于公众收费电话的需求减少[1],但电话亭似乎仍随处可见。通讯事务管理局两年多前开始就公众收费电话机数目及分布情况进行检讨,初步确认在十个地区剔除共472个电话亭,占总数约三成。[2]有关检讨预计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对于电话亭的去留,社会上众说纷纭,其实除了拆除和保留,我们还有其他选择。

电讯商无利可图 补贴费转嫁用户?

曾几何时,电话亭是不少人与亲朋戚友联络的主要工具,高峰时更大排长龙。[3]在1999至2000年度,公共收费电话机数量曾高达11,710部[4],后来随着流动电话逐渐普及而大幅减少[5],在2018年3月底仅余约2,800部[6],使用率更持续低企。根据通讯办从全面服务供应商[7]获得的资料,在2014和2015年间,该公司所营运的电话机中,约56%平均每天收入不多于一元。[8]

由于在「全面服务责任」[9]下,所有固定与流动服务营办商,须共同承担营运公众收费电话机的净成本[10],又称「全面服务补贴额」。这笔补贴在2012、2013和2014年的补贴费分别为2,720万,2,760万和2,160万元[11],反映公众收费电话机几乎无利可图,有人担心电讯业界会将相关费用,透过调整服务收费,转嫁给本港固定和流动服务用户[12],又或者已经转嫁,市民却不得而知。

影响公共卫生兼阻街 市民吁拆除

另一方面,部分无人光顾的电话亭更已「占领」。有传媒报道,尖沙咀星光行对外的两个电话亭挂满环保袋,成为派传单职员的「仓库」及休息点,而近天星渡轮码头平排的三个电话亭则成为「白鸽亭」,遍布白鸽排泄物,影响街道卫生。[13]

通讯局亦表示,不时有市民要求移除公众收费电话机,理由包括公众收费电话机阻挡行人及驾驶人士的视线,或占用原已狭窄的行人路空间等。[14]例如新蒲岗爵禄街因附近食肆林立,加上邻近小巴上落位,人流畅旺,但该路段却设有两个电话亭,有区议员反映街坊希望迁移或清拆电话亭,以增加行人路空间。[15]

有见及此,通讯局计划针对使用率极低的公众收费电话机进行检讨,但检讨并不涵盖设于郊野公园的紧急求助电话,并建议在每个现时设有室内电话机的地点,保留最少一个室内电话机,以应付市民不时之需,而在没有流动网络覆盖而附近亦没有其他电话亭电话机的偏远地区,亦建议保留一个电话亭电话机。[16]

因应时代变迁,电话亭的存废,无疑受到关注,但在去与留之间,社会其实还有其他选择。针对各种现有问题,坊间不少人提出建议,冀透过新增功能、改变外形等方法,活用电话亭本来占据的空间。

改变方向一:调整电话亭大小

无论是殖民时代的英式电话亭,或现时立于街上的「胶箱」电话亭,体积都不小,颇占用街道位置。但参考外国例子,其实电话亭可以不同面貌呈现。例如德国有部分电话亭的设计较为简单,只有一块玻璃盖顶和一面玻璃墙(见下图),既能遮雨,又能腾出街道空间;而美国有些电话亭只有路牌大小(见下图),占用道路的面积也较少。

改变方向二:发掘新用途

现时,香港电话亭的功能较为单一,但若能善用铺设在地底的电线和光纤等现有设施,或能为其注入新生命。另有区议员指出,现今世代在危急时需要的是一部有电的电话,故提议在电话亭内增设手机充电功能;又建议加入八达通增值服务,方便居住偏远地区、附近没有便利店的市民。[17]

也有区议员建议将电话亭改建成吸烟房,认为虽然本港政策不鼓励人吸烟,却没有良好的规划配套,令很多人在商场出入口、天桥、主要街道上吸烟。他因此提议,将位于人流较旺、较多人吸烟的地区的电话亭,加建成备有空气过滤器、按分钟收费的吸烟房,有助将吸烟者与非吸烟者分隔,减少吸入二手烟。[18]

改变方向三:放宽牌照规定 容许在电话亭卖广告

在「全面服务责任」安排下,电话机供应商在兴建电话亭电话机前,须先向地政总署申请集体牌照,而电话亭的运作亦需根据有关牌照而定,例如不能利用电话亭刊登广告。[19]

有个别人士建议,如供应商日后没有获得「全面服务补贴」,通讯办可考虑放宽牌照规定,让供应商提供电话亭的功能,例容许赚取广告收益代替业界补贴,避免其运作成本被转嫁至消费者身上。[20]但具体的实行方法、广告收益的分配等细节,仍有待探讨。

上述建议或予人天马行空之感,但为电话亭发掘更多用途,确是业界的努力方向。收费电话机全面服务供应商香港电讯去年与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合作,计划推出智能电话亭,保留电话亭的原有功能之余,还有显示香港旅游资讯、交通资讯、即时新闻、购买eSim、利用二维码缴交多种帐单费用等功能,所有安装及生产费用全数由香港电讯承担,但鉴于项目需要多个政府部门批准,故暂未推出市面。[21]另外,通讯办亦已推展前期工作,协助营办商在电话亭等政府物业及道路设施设置5G小型基站,配合发展。[22]

按现时的法例规定,电话亭受地政总署发出的集体牌照规管,提供的服务有既定限制,要改变用途首要获得地政总署批准。若电讯供应商对增加电话亭功能有兴趣,亦须向通讯办提交建议书,再由当局与各政府部门跟进及协调[23],可见要作出改变并非片刻可以做到。

案例一:英国电话亭变身手机充电站

不只本港,不少国家也尝试运用创意为电话亭注入新生命,个中的成果与挑战,或能为香港带来启示。在英国,红色的电话亭虽然是经典的文化标志,却同样难逃时代洗礼,逐渐变成白鸽的栖息处及市民进食外卖的地方。据报道,英国电话亭的使用量每年下跌20%,在十年间下跌超过九成,在2017年,每日约有33,000个电话从电话亭打出,但有约三分之一的电话亭每月只使用一次,部分更已无人使用。[24]

早于2014年,英国已开始将部分电话亭涂上绿色,并改造成免费手机充电站。充电站依靠电话亭顶部太阳能板的储电运作,每日可充100部电话,十分钟可充20%电量。另外,站内除了有多种型号的手机充电器,还有一个电子屏幕播放广告,供用户等待充电时观看。[25]

案例二:纽约电话亭变Wi-Fi站 却沦露宿者之家

而在美国,纽约市政府于2016年推出智慧城市计划「LinkNYC」,把旧电话亭改造成Wi-Fi服务站,配备可上网的平板电脑、USB充电埠、耳机插孔、可联络紧急服务的911按键,以及用来打电话的键盘,装置的两面则各装嵌一块55吋屏幕,用作展示广告,广告收益会用作支付所有服务站的安装成本和营运开支。[26]

根据纽约市资讯科技及电讯局与营运商签订的合作协议,市政府可在未来15年向该公司收取逐年递增的最低年费,并可获得广告收入的一半。[27]意味市政府非但不用付出,更可以获得额外收益。

不过,计划推行后却遇上不少问题。例如初期发现有露宿者公然利用服务站浏览色情网页,营运商只好立即安装过滤软件。[28]计划试行两年后,广告收益亦只是仅仅过关,约为4,340万美元(约港币3.4亿元[29]),仅超过协议中承诺的最低年费4,250万(约港币3.3亿元[30])。另外,合约本身要求方案商在2024年前建成7,500个Wi-Fi服务站,但截至2018年纽约市内只启用约1,771个。[31]可见成效仍有待提升。

案例三:化身艺术装置  英日赋予电话亭新生命

除了发掘电话亭的商业潜力,部分国家更试图另辟蹊径,为电话亭探索更多用途。在2017年,英国最大电讯商英国电信公司便计划拆除英国一半的公众电话亭,然后将每个电话亭以一英镑(约港币10.08元[32])售予有心人,冀重新改造成其他用途,结果在计划推出的同一年,已经约有4,300个电话亭给改造成微型图书馆、艺术中心及储存急救用品的站点等。[33]

在日本,大阪市中之岛公园的一个电话亭,更化身成行为艺术品。一名日本艺术家将电话亭变成巨型水族箱,原有的公用电话仍放在里面,但同时放有数百条金鱼。该名艺术家希望透过水族箱,让民众反思金鱼的存在意义,以及牠在人类文化中的地位。[34]

英国剑桥郡一座旧电话亭亦被改装成社区艺术馆,电话亭由地方政府以一英镑从英国电信公司购入,当地的平面设计师Nick Edell,将它变成街头的艺术展示空间,为艺术家、手艺人、画家、摄影师或学生提供开放的艺术空间。[35]

香港关于公众收费电话机的检讨,初步建议剔除使用率极低的电话亭。但如前所述,在检讨电话机的数量及去留之外,局方也不妨跳出框框,参考海外的做法,赋予电话亭新的意义,活用空间之余,也让这些曾经服务几代港人的工具不至被人遗忘。

1 「公众收费电话机数目检讨」,《电讯服务用户及消费者咨询委员会文件第4/2018号》,通讯事务管理局办公室,2018年7月19日,第5页。
2 「公众收费电话机数目检讨」,《电讯服务用户及消费者咨询委员会文件第4/2018号》,通讯事务管理局办公室,2018年7月19日,第5页;陈筠怡、罗尹彤,〈全港电话亭「大屠杀」 逾五成无得留低 西贡成重灾区 叮走达86%〉,《星岛日报》,2019年3月18日,A02页。
3 〈英式电话亭 仅存西港城〉,《明报》,2015年3月2日,A10页。
4 「一九九八/九九至二零一七/一八年财政年度的香港电讯指标」。取自通讯事务局办公室网站:https://www.ofca.gov.hk/filemanager/ofca/tc/content_297/hktelecom-indicators_summary.htm,查询日期2019年11月19日。
5 截至2018年9月,超过650万(96.6%)的十岁及以上人士拥有手提电话。资料来源:「资讯科技使用情况和普及程度」,《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 67 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9年6月,第54页。
6 「营运基金报告书2017/18」,通讯事务管理局办公室,2018年10月24日,第21页。
7 全面服务供应商,有责任遵照牌照条款,合理地向所有在香港境内的人士以不高于公布的收费提供基本服务,当中主要包括基本的固网话音电话服务及公共收费电话机。现时,香港电话有限公司及Hong Kong Telecommunications (HKT) Limited为本港唯一的全面服务供应商。资料来源:「全面服务责任及服务覆盖」。取自通讯办网站:https://www.ofca.gov.hk/mobile/sc/consumer_focus/education_corner/guide/advice_lfs/uso/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13日;「公众收费电话机数目检讨」,《电讯服务用户及消费者咨询委员会文件第4/2018号》,通讯事务管理局办公室,2018年7月19日,第2页。
8 同1。
9 全面服务责任指由负有责任的传送者牌照持牌人向所有在香港境内受该责任保障的人提供良好、有效率和持续的基本服务。资料来源:香港法律第106章《电讯条例》第2条,版本日期:2019年4月11日。
10 「立法会九题:香港的公众收费电话机服务」。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6/07/P2017060700442.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7日。
11 同10。
12 「通讯事务管理局检讨按《电讯条例》(第106章)全面服务责任提供的公众收费电话机数目」。取自通讯事务管理局网站:https://www.coms-auth.hk/sc/media_focus/press_releases/index_id_146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9日。
13  陈筠怡,〈部分沦「白鸽巢」或杂物迷你仓〉,《星岛日报》,2019年3月18日,A02页。
14同12。
15 吕诺君,「行人路窄 新蒲岗电话亭要拆定要留?」。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14191/再见电话亭-行人路窄-新蒲岗电话亭要拆定要留,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4日。
16 同1,第5、7页。
17 徐嘉莼,「过半电话亭冇人用建议拆除 区议员倡『增值』:同时代一齐进步」。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26269/过半电话亭冇人用建议拆除-区议员倡-增值-同时代一齐进步,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30日。
18 「荃湾区议会第十七次(二/一八至一九)会议记录」。取自荃湾区议会网站: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tw/doc/2016_2019/tc/dc_meetings_minutes/TWDC_17_Minutes_20180731.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31日,第11页;徐嘉莼,「过半电话亭冇人用建议拆除 区议员倡「增值」:同时代一齐进步」。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26269/过半电话亭冇人用建议拆除-区议员倡-增值-同时代一齐进步 ,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30日。
19 「第十六次会议记录」,电讯服务用户及消费者咨询委员会,2018年7月19日,第6页。
20 「第十六次会议记录」,电讯服务用户及消费者咨询委员会,2018年7月19日,第6页;徐嘉莼,「过半电话亭冇人用建议拆除 区议员倡「增值」:同时代一齐进步」。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26269/过半电话亭冇人用建议拆除-区议员倡-增值-同时代一齐进步,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30日。
21 马健彰,「香港电讯推Smart Kiosk取代旧式电话亭 惟须过政府一关」。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财经快讯/262841/香港电讯推smart-kiosk取代旧式电话亭-惟须过政府一关,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3日。
22 「早着先机 迎5G新时代」。取自政府新闻网:http://sc.news.gov.hk/TuniS/www.news.gov.hk/chi/2018/05/20180523/20180523_142715_692.html?type=ticker,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3日。
23 「荃湾区议会第十七次(二/一八至一九)会议记录」。取自荃湾区议会网站: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tw/doc/2016_2019/tc/dc_meetings_minutes/TWDC_17_Minutes_20180731.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31日,第12页。
24 Maev Kennedy, ‘BT to scrap half of UK's remaining phone boxes after usage falls 90%,’The Guardian, August 15,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culture/2017/aug/15/bt-to-scrap-half-of-uks-remaining-phone-boxes-after-usage-falls-90.
25 “Phone boxes turn green to charge mobiles,” BBC, October 2,2014,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29455992; “London's iconic phone boxes go green to charge your mobile for free,” euronews, https://www.euronews.com/2014/10/15/london-s-iconic-phone-boxes-go-green-to-charge-your-mobile-for-free, last modified October 15, 2014.
26 “Key Features,” LinkNYC, https://www.link.nyc/, accessed November 21, 2019;「纽约电话亭变身Wi-Fi站问题多多:露宿者扎营,仲有人上咸网?」。取自经济通网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officetips/larryleung/5768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1日。
27 Rich Calder, “NYC’s free public Wi-Fi kiosks aren’t making much money,” New York Post, May 1,2018, https://nypost.com/2018/05/01/nycs-free-public-wi-fi-kiosks-arent-making-enough-money/.
28 Philip Messing, Matthew Allan and Reuven Fenton, “Horny homeless men use Times Square Wi-Fi to watch porn,” New York Post, June 19, 2016, https://nypost.com/2016/06/19/horny-homeless-men-use-times-square-wi-fi-to-watch-porn/.
29 按2019年12月24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9港元计算。
30 按2019年12月24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9港元计算。
31 Rich Calder, “NYC’s free public Wi-Fi kiosks aren’t making much money,” New York Post, May 1,2018, https://nypost.com/2018/05/01/nycs-free-public-wi-fi-kiosks-arent-making-enough-money/; 「纽约电话亭变身Wi-Fi站问题多多:露宿者扎营,仲有人上咸网?」。取自经济通网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officetips/larryleung/5768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1日。
32 按2019年12月24日的汇率,即1英镑等于10.08港元计算。
33 同24。
34 「日本电话亭变身金鱼缸」。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s://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16520,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11月2日。
35 「废弃电话亭变身街头艺术馆」。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uk/2010/10/101013_ent_phonebox,最后更新日期2010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