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20-01-15 | 《经济日报》

让「时间银行」渗入社区 使基层医疗服务更「贴地」



「预防胜于治疗」是老生常谈的大道理,但不少人自觉无病无痛便「阔佬懒理」。政府近年推动基层医疗发展,期望透过市民求医过程的首个接触点,深化全民的防病意识,同时把医疗服务重心由「治病」转至「治未病」。然而,说来容易,做来难,即使基层医疗规划再好,如何有效实践,把「治未病」的理念渗入社区,让大众健康真正受惠,才是个中关键。

建立支援网络 让基层医疗惠及弱势

试想一下,一名独居和行动不便的老伯,因为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疾病,而需要定期到普通科门诊覆诊。但受经济能力所限,他没法聘请家佣照顾,加上提供资助陪诊服务的「综合家居照顾服务」,名额僧多粥少,[1]若无亲友陪伴,这位老伯便会难以外出覆诊,有碍管理个人健康。

随着本港人口高龄化,上述的情景恐怕会愈来愈常见。如是者,纵使当局投放大量资源在基层医疗服务,并增加社区的健康护理建设,弱势人士也不容易受惠,更遑论达至「全民健康」的愿景。

要解决上述问题,固然可以要求政府、医护专业人员、非政府机构等单位加紧合作,构建覆盖更全面的基层医疗网络。同时,我们也不应忽视民间力量,因为街坊邻里也可成为支援网络的一分子,把社区的无形力量转化为社会资本,共同促进大众健康。

建议一:推广「时间银行」 促社区健康互助

故此,建设机制发掘和整合社区资源,也是完善基层医疗体系的重要工作。而在外国实行多年的「时间银行」概念,相信能发挥一定作用。

「时间银行」的概念由学者Edgar Cahn于1980年设计[2],当时美国总统列根逐步削减该国投放在多个社会项目的开支,Edgar Cahn认为假如没有足够资金,民间便要构思「新资金」支持社区项目继续运作,并设计名为「时间金钱」(time dollars)的服务积分(service credits),旨在凝聚社区力量,鼓励各界人士参与社区工作,长远带来经济和社会效益。[3]这个概念及后获得美国政府和多个慈善机构资助,并被引用在社区卫生、教育、公共房屋、社区建设等服务范畴。[4]

建立可行运作机制 提升医社合作

目前全球已有逾300个社区落实「时间银行」概念[5],本港也有社福机构应用,其中香港圣公会福利协会在将军澳推行的「织福──长者互助发展计划」,让已登记人士每参与一分钟义工服务,即可赚取一「时分」[6],留作日后换取各种照顾服务和康乐活动。[7]有社福界人士接受传媒访问时指,长者照顾服务供不应求,「时间银行」能加强邻里之间的照顾,让长者对居家安老更有安全感。[8]

若将「时间银行」移植至本港的基层医疗,模式可以是「以义工时数换取健康护理服务」,从而吸纳居民参与地区康健中心的义务工作。这些义工可以是具经验的医护人员或退休人士,也可来自大专院校、工商机构等界别,在社区形成庞大的义工网络。[9]

现届政府期望在全港18区设立的地区康健中心,正好可作为「时间银行」的试点,透过善用义工网络,向居民提供预防护理服务,例如协助进行基本血压检查等健康评估工作、陪诊服务等。[10]

这种运作模式,不仅有助加强康健中心的服务容量和支援,让更多弱势人士受惠于基层医疗发展之中,居民在提供义工服务时,也可加强自我保健意识和知识。计划亦有助释放社区潜藏的力量,连系居民,从而形成一个行之有效的支援网络。[11]

当然,「时间银行」概念若要成真,政府必须研究一套可行的运作机制,包括义工时数的回馈方式、服务与培训内容等,才可提升社区的医社合作。[12]

建议二:引入「流动检康车」 助康健中心走入社区

除了应用「时间银行」概念凝聚社会资本外,政府也应采取更积极的策略,进一步把防病意识渗入社区,同时让更多居民了解地区康健中心的资讯,鼓励他们主动使用服务,做好健康管理。

要将健康教育和宣传深入社区,卫生署辖下名为「健康直通车」的流动健康资讯中心[13],是颇值得讨论的案例。「健康直通车」在2010年起投入服务,除了到访各屋邨和公众场所作巡回展览外,也会外借给团体和学校进行健康推广活动。[14]根据卫生署向智经回复,在2011至2018年间,直通车平均每年举办约140项活动,当中团体借用的日数平均每年约33日,惟由去年9月起,直通车不再作外借用途。[15]

「健康直通车」的概念值得肯定,但它仅在星期一至五上午10时至下午4时运作,服务时间有限,同时未有公布服务地点,不但上班一族难以使用,也惹人质疑宣传成效。[16]

因此,各地区的康健中心可参考「健康直通车」,以及葵青地区康健中心去年曾一度推出的「流动宣传车」[17],并在改进服务范围、服务时间和宣传手法后,再推出「流动检康车」,以协助医护人员接触有需要人士,提升市民健康意识之余,加强基层医疗健康服务与区内市民之联系,从而形成更紧密的服务网络。[18]

巡回社区 识别更多隐患人士

首先,「流动检康车」的服务范围,可不限于推广健康生活讯息,亦应增设基本健康评估服务,例如量度血压、护士或中医咨询等服务,再配合科技及趣味活动,使服务内容及形式更具吸引力。其次,服务时间应尽量包括假日,方便市民参与,而有关车辆的停驻地点和时间也应在网站定时公布,以便公众查阅。[19]

只要「流动检康车」的服务时间和地点能更方便,居民便有更多机会接触预防护理的讯息。由于居民同时会接受基本健康咨询和评估,故「流动检康车」也有助他们被识别患上不同疾病的风险,并获转介至地区康健中心接受跨专业护理。[20]

随着多间地区康健中心陆续落成,相信基层医疗服务在整个医疗系统中的角色将愈见重要。在过程中,当局应适时深入检视推展的情况,引进不同的配套措施,让普罗大众不再是医疗改革的「旁观者」,而是能切实推动政策的「参与者」,为「全民健康」作贡献的同时,也能从中受惠。

1 「综合家居照顾服务」。取自社会福利署网站:https://www.swd.gov.hk/sc/index/site_pubsvc/page_elderly/sub_csselderly/id_618/,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5日;「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九至二零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答复编号:LWB(WW)0123)」。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fc/fc/w_q/lwb-ww-c.pdf,查询日期2019年11月19日,第377至378页。
2 “Time banking’s beginnings,” TimeBanks USA, https://timebanks.org/about/, accessed November 20, 2019;「视点31:九西补选;大坑西邨;时间银行」。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gbcode.rthk.hk/Tuni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thisweek201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7日。
3 “Time banking’s beginnings,” TimeBanks USA, https://timebanks.org/about/, accessed November 20, 2019.
4 “Edgar S.Cahn, PH.D., Father of Time Banking, Co-founder of Antioch School of Law, Washington, DC,” Ethical Markets, https://www.ethicalmarkets.com/about/research-advisory-board/edgar-s-cahn/, accessed November 20, 2019.
5 「视点31:九西补选;大坑西邨;时间银行」。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gbcode.rthk.hk/Tuni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thisweek201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7日。
6 同5。
7 徐嘉莼,「将军澳首推『时间银行』长者做义工换服务:有人帮不用入老人院」。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11375/将军澳首推-时间银行-长者做义工换服务-有人帮不用入老人院,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3日。
8 同5。
9 《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145页。
10 同9。
11 同9,第145至146页。
12 同9,第145至146页。
13 「健康直通车巡回各区推广健康信息(附图)」。取自政府新闻公布网站:https://sc.isd.gov.hk/gb/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009/15/P20100915022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0年9月15日。
14 「健康信息宣传新法—『健康直通车』与吉祥物」。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s://www.csb.gov.hk/hkgcsb/csn/csn81/81c/pdf/p29.pdf,查询日期2019年11月14日。
15 同9,第105页。
16 同9,第148页。
17 「葵青地区康健中心流动宣传车一连四日走访葵青区大街小巷」。取自葵青地区康健中心网站:https://www.kwtdhc.org.hk/cn/2019/10/11/11-14-october-2019-kwai-tsing-district-health-centre-promotion-truck-was-travelling-around-kwai-tsing-district-to-meet-public_sc//,查询日期2020年1月3日。
18 同9,第148页。
19 同9,第148页。
20 同9,第14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