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20-02-14 | 《经济日报》

动起来! 突破时空界限的「挥汗产业」



运动风气日盛,「瘦」不再是现代人对身型的唯一标准,不少人为了追求完美的体态,更开始投入健身运动,六嚿腹肌、马甲线、麒麟臂等,已成为不少健身爱好者梦寐以求的锻炼目标。近年健身中心不仅遍布全港,不少更24小时营业,也有公司在本港引入健身课程预约平台,使用户可以「玩几多、买几多」,为健身爱好者提供更大弹性。究竟「挥汗产业」的发展潜力如何?上述招数又能否使经营者在庞大的竞争中突围而出?

全球总收入达940亿美元 欧美市场最蓬勃

全球掀起一股运动及健身热潮,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根据国际健身、球类及运动俱乐部协会(International Health, Racquet & Sportsclub Association,IHRSA)去年5月发表的报告,在2018年,全球共有21万间健身会所、拥有约1.83亿名会员,为健身产业带来高达940亿美元的总收入,较2017年的872亿美元上升7.8%,并推算健身产业于去年及今年的总收入,将分别进一步升至999亿及1,060亿美元。[1]

该报告同时分析全球65个地区,指出2018年健身产业总收入最高的三个市场依次序为美国、德国及英国,金额分别达323亿美元、63亿美元及62亿美元。[2]由此可见,健身产业在欧美国家已发展得颇为成熟,而且收益也呈稳步上升之势。

本地调查:三分之二人有运动习惯 健身中心数目急增

回到香港,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于2015年底访问723名18岁或以上的市民,发现66%受访者表示自己间中或经常做运动;另有70%受访者表示做运动的原因是「锻炼体能、保持健康」,14%则说「想减肥或使身材更好看」,8.7%认为「可以减压」。当被问及最经常做哪项运动时,43.9%受访者称是跑步、10.6%称是远足、8.1%说是健身或举哑铃、6.3%说是瑜珈或健康操等、3.9%则称是伸展运动等。[3]从上述调查所见,很多市民都有运动习惯,部分更是健身爱好者。

实际上,不少香港人都愿意「出钱出力」健身,反映健身行业的市场潜力。根据本地健身网站「香港健身Guide」的调查,去年本地健身产业的市场销售额为28亿港元;另有20.7%受访者称每月的健身支出为1,000至2,499元,32.3%受访者的每月健身支出为500至999元。在健身的支出中,42.5%受访者表示主要花费在健身中心的月费;14.9%称主要用于聘请私人教练;12.6%则表示大多花费于购买健身用具、装备、运动按摩膏。[4]

在健身及运动场地数目方面,调查又指出,本港的场地数目由2012年的608间,逐步增加至去年的975间,并发现愈来愈多人透过开设「健身工作室」及「瑜伽及普拉提中心」创业。[5]

其实,健身中心和工作室近年在商场、工厦及街头的确随处可见,数目急增,其营运模式也随着香港人的生活习惯和科技发展而起了变化,消除市民不愿投入健身运动的障碍,以扩大客源,使健身运动更为普及。

趋势一:24小时经营 打破时间界限

本港很多打工仔的上班时间并非「朝九晚六」,需要轮更或夜班工作,例如医生、护士、记者、纪律部队、零售及饮食从业员等,他们下班的时间可能已是深夜,当中或有部分「夜猫子」希望到健身中心锻炼身体。

在机场任职售货员的赵先生是一位健身爱好者,他接受智经访问时指出,每星期最少三次到健身中心锻练,保持健硕的身型。他表示,以往曾是一般健身中心的会员,但由于工作时间不稳定,有时深夜才下班,因此只好上班前尽量抽空健身,认为训练受时间约束。因此,他近年转至24小时营业的健身中心,即使深夜也能锻炼,并认为这种经营模式让生活在不同「时区」的人随时做运动,能切合不同人的需要。[6]

为迎合不同健身爱好者的需要,有投资者于2014年看准商机,以特许经营方式,把美国健身中心品牌Anytime Fitness引进香港市场,并选址九龙城开设第一间分店,希望把健身运动带入社区。[7]该品牌现时在香港有12间分店[8],每天24小时开放,一年365日无休,但教练及职员并不是全天候在场,会员将获发一条专属自己的钥匙,再配合登入软件及保险系统,随时进入健身中心。[9]

24小时健身室近年在香港愈开愈多,「香港健身Guide」的一项调查指出,24小时健身室由2018年的9间,急增至去年的37间,升幅逾3倍。[10]另一24小时健身中心品牌24/7 Fitness行政总裁去年接受传媒访问时指,该品牌当时的分店数目为18间,约20%至30%的会员于晚上9时至凌晨3时到旗下健身中心做运动[11],反映24小时健身室有一定需求。

虽然不少港人是「夜猫子」,但在深夜健身会否影响身体?香港浸会大学体育及运动学系副教授雷雄德博士去年底在报章撰文,指出他留意到24小时营业的健身中心,近年在全球多个城市冒起,并引述研究指,在黄昏至晚上时分,进行提升肌肉力量的锻炼,效果一般较为理想,但部分人的睡眠质素或会因进行高强度剧烈运动而受到干预,故建议市民避免在睡前一小时进行剧烈运动。[12]

综合前文,24小时经营模式在本港似乎颇有发展空间,不但能吸引大批健身爱好者加入,更重要的是能切合现今社会需求,为消费者摒弃时间的界限,随时锻炼身体。

趋势二:引入「平台经济」 一个预约平台会籍玩尽港九新界课程

另一方面,消费者亦会因会籍欠缺弹性,而抗拒参与健身课程。一般而言,坊间的健身课程需要以会员制参加,即会员缴付特定费用后可在某期间内参加指定节数的课堂。举例,有拳馆推出会员套票,一个月480元四节及800元八节的课堂,单堂则为每节150元,较月费计划昂贵。[13]虽然这种模式能确保健身中心能有较稳定的收入,但部分学员或因工作地点经常转换、旅游、公干等原因,或想不断尝试不同类型的健身课程,未必想长期到某指定中心上课。

有见及此,外国有初创公司于2013年建立健身课程预约平台ClassPass,平台采用会员收费方式,用户购买积分后,便可预约全球健身中心的课程和提供的器材,包括一次性健身中心门票、瑜伽班、泰拳班、按摩疗程等[14]。而每节课堂及疗程扣减的积分均有不同,视乎类别、上课时间、受欢迎程度等,让用户可以「玩几多、买几多」。[15]

该平台目前已于全球超过50个城市,与逾万间健身中心成为合作伙伴。[16] 其于香港提供的服务,有多个月费计划予用户选择,愈贵的月费计划,平均每个积分的价格愈低,课堂价格暂时亦比一般健身中心和工作室的月费课程便宜。。[17]由于与平台合作的单位多元化,而且遍布香港多个地区,甚至全球多个国家,因此更能让用户因应所在位置,参与更多元化的课堂。[18]

社交网络涌现教学短片 冲击实体健身中心发展?

全球以至香港的实体健康中心愈开愈多,但面对网络世界迅速发展,也有愈来愈多健身教练及网络红人在社交媒体上载短片,教授使用健身器材、体能运动、拉筋、瑜伽等不同动作[19],让观众留在家中,也可以多种方式锻炼身体。

英国《卫报》早前有一篇文章探讨运动数码潮流对健身产业的冲击,并访问一名不时使用手机应用程式SWEAT训练的女子,她表示在家中锻炼会穿着运动内衣和短裤,并直言如果在健身中心穿着这些服饰会使她感到尴尬,因在场不少男士会对女性评头品足,而且有时在健身中心训练不知从何入手,相反在家中跟随应用程式训练可以更清楚训练流程。再者,跟随应用程式自行训练的费用,一般较到健身中心锻炼便宜。[20]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两面,该报道也提及跟随手机应用程式训练的危机。美国一名女子于2016年买了训练应用程式后,开始沉迷高强度间歇训练(high intensity interval training,HIIT),她更为了在短时间内取得成果,经常进行训练,岂料患上由严重肌肉拉伤而引起的横纹肌溶解症,而该病症最严重可以致命。[21]此外,有意见指出健身中心并不只是做运动的地方,亦是重要的社交场所,让会员训练时也可与不同界别人士交流,扩阔生活圈子。[22]

再者,社交平台可能有尚未取得专业教练资格的网红「呃like」,向追踪者介绍一些不正确的健身或拉筋动作,初学者若无专门人士指导,稍一不慎,有机会拉伤筋骨,随时弄巧反拙。

美国零售及服务业专家Richard Kestenbaum于去年底撰文[23],指出「在家健身」目前仍不是健身产业中的趋势,只有很少数发展「在家健身」的公司盈利有所增长,他虽然未有说明个中原因,但认为社区的健身设施仍是最能推动消费者锻炼的方法。[24]至于透过应用程式进行运动训练对实体健身中心有否带来冲击,仍是未知之数,但科技网络发展日新月异,相信实体健身中心的经营者也应密切留意。

话说回来,为了把健身运动和训练更加「唾手可得」,业界不断推出更切合健身爱好者需要的经营模式,为消费者突破时间和地域界限。但在另一方面,面对运动数码潮流来袭,业界应适时了解客户的需要,以及行业的大趋势,方能保持竞争力,在业内的市场分一杯羹。

1 Kristen Walsh, “IHRSA Report: Worldwide Health Club Membership Now 183M Strong,” International Health, Racquet & Sportsclub Association, https://www.ihrsa.org/about/media-center/press-releases/ihrsa-report-worldwide-health-club-membership-now-183m-strong/, last modified May 30, 2019; “Fitness Industry Statistics Growth, Trends & Research Stats 2019,” Wellness Creative Co., https://www.wellnesscreatives.com/fitness-industry-statistics-growth/#overview,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 2019.
2 Kristen Walsh, “IHRSA Report: Worldwide Health Club Membership Now 183M Strong,” International Health, Racquet & Sportsclub Association, https://www.ihrsa.org/about/media-center/press-releases/ihrsa-report-worldwide-health-club-membership-now-183m-strong/, last modified May 30, 2019.
3 「中大香港亚太研究所民调:港人生活忙碌 三成人少做或不做运动」。取自香港中文大学传讯及公共关系处网站:https://www.cpr.cuhk.edu.hk/sc/press_detail.php?1=1&id=2166&t=,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月15日。
4 「【体路专栏】健身行业市场销售额达28亿 24小时健身室激升3.1倍」。取自体路Sportsroad网站:https://www.sportsroad.hk/archives/27694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8日。
5 「【体路专栏】健身行业市场销售额达28亿 24小时健身室激升3.1倍」。取自体路Sportsroad网站:https://www.sportsroad.hk/archives/27694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8日;「香港健身行业进入爆发期 每年市场销售额达20亿」。取自体路Sportsroad网站:https://www.sportsroad.hk/archives/17061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21日。
6 智经于2019年12月18日透过电话访问赵先生。
7 「月费$488 24小时健身室攻港」。取自经济通网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officetips/birthofideas/28335,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1月3日。
8 「找到健身房」。取自Anytime Fitness网站:https://www.anytimefitness.hk/find-gym/,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8日。
9 同7。
10 同5。
11 同4。
12 雷雄德,「是非雷台——24小时健身中心利与弊」。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992/20191221/82198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21日。
13 「Price(收费)」。取自青联网站:https://www.youthunionsportsclub.co/pice,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9日;「Time table(时间表)」。取自青联网站:https://www.youthunionsportsclub.co/price,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9日。
14 “Fitness Group,” ClassPass, https://classpass.com/search/hong-kong/fitness-classes/4bnYJ2Etfiw, accessed December 19, 2019.
15 黎明芝,〈健身市场好景 ClassPass线上预约全球课程〉,《香港经济日报》,2018年11月9日,A42页;Sara Ashley O'Brien, “ClassPass once again changes its business model,” CNN, March 1, 2018, https://money.cnn.com/2018/03/01/technology/classpass-credit-model/index.html.
16 同15。
17 “Available plans on ClassPass,” ClassPass, https://classpass.com/pricing/hong-kong, accessed December 19, 2019.
18 同15。
19 「Coffee林芊妤」。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CZqbizSsnntlz6w0fN8hA,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9日;「健人盖伊」。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pGGLFkG4heKm6hnJYn5HxA,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9日。
20 “The rise of digital fitness: can the new wave of high-intensity home workouts replace the gym?,” The Guardian, August 19,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19/aug/19/the-rise-of-digital-fitness-can-the-new-wave-of-high-intensity-home-workouts-replace-the-gym.
21 同20。
22 同20。
23 “Richard Kestenbaum,”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richardkestenbaum/#559b8c986eda, accessed December 19, 2019.
24 Richard Kestenbaum, “The Biggest Trends In Gyms And The Fitness Industry,” Forbes, November 20, 2019, https://www.forbes.com/sites/richardkestenbaum/2019/11/20/the-biggest-trends-in-gyms-and-the-fitness-industry/#39b8e4547465./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