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03-11 | 《经济日报》

接过烂摊子 站在玻璃悬崖的女性领袖



经历长达半年的社会动荡,再加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的打击,本港经济陷入寒冬,不少企业的业务面对断崖式的萎缩,相继传出有更多公司要求员工放无薪假期、减薪、裁员、甚至倒闭的消息。[1]面对着前所未有的逆境,一个意想不到的现象或会出现——更多女性晋升成管理层,冀助公司渡过难关,但她们也可能随时被推下「悬崖」。这看似假设情境,却有一定的实证研究依据。

女性在职场,长久以来面对「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须抗衡各种男性不会遇到、却令她难以晋升为最高管理层的无形障碍。[2]但即使成功登上一国或一企业之首,接下来的路仍然崎岖难行。如2016年文翠珊接下英国首相之位时,英国已经陷入脱欧困局,有不少评论都预言她或要面对「玻璃悬崖」(glass cliff)的困境[3],最终也似乎不幸言中。

「玻璃悬崖」是指当企业、组织出现危机时,女性特别有可能被擢升为领导者,接手一个烂摊子,危立于玻璃悬崖之上,随时因未能化解危机而「堕崖」。[4]美国通用汽车CEO Mary Barra可被视为「玻璃悬崖」的经典例子。她于2014年1月上任后,公司随即要收回数百万辆怀疑有问题的汽车,令她要出席国会听证会解释事件。但有证据显示,公司决策层在任命Barra为CEO前,已经知道公司即将爆发危机,这个特殊的任命时机,反映Barra是被擢升去应对一场危机。[5]

企业面临危机 倾向起用女性任管理层

「玻璃悬崖」一词由两位英国学者Michelle Ryan及Alexander Haslam创造。事缘2003年英国《泰晤士报》刊登的一篇文章,指愈来愈多的女性在企业董事会担任重要职位,但这些女性领袖对公司的业绩产生负面影响。文章作者Elizabeth Judge分析了当时富时100指数(下称指数)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及其女性董事成员比例,发现那些女性董事比例最高的十间企业中,有六间的股价表现均跑输指数;反而五间董事全为男性的企业,表现则优于指数,因而得出结论「没有女性出任董事,英国企业会表现得更好」。[6]

不过,Ryan及Haslam仔细分析上述的研究后,认为当中的论证有问题,包括文章作者未能交代其中两间只有男性董事的企业的业绩表现,而经他们覆查后,发现这两间企业实际表现亦是跑输指数;另外,二人认为作者单纯考虑女性在董事会的比例,而未有考虑女性董事人数的变化及她们服务的年期,亦属思虑不周。[7]两位学者于是再检视指数企业的董事组成,量度企业2002年12月至2003年12月的股价变动,以及在董事成员变动前后六个月的每月平均股价。[8]

结果发现,当整体股票市场下滑时,那些新任命女性董事的企业,在任命前的两至五个月,其股价已经持续疲弱[9];而在任命女性加入董事会后,其股价是明显上涨,与Judge的结论正好相反。[10]简单来说,他们认为女性管理层并非导致企业表现不济的原因,反而是因为企业表现差,才造就女性领袖上场的机会。

Ryan及Haslam指出,在普遍经济下行及企业表现下滑时,女性更大可能被推上领导位置,而她们在组织面临危机的环境中上场,情况更加岌岌可危,有如置于「玻璃悬崖」之上。[11]

原因一:性别刻板印象 男性人际关系技巧逊女性

「玻璃悬崖」一词诞生后,不少学术研究尝试寻找现象背后的原因,其中一个说法跟社会大众对性别的刻板印象(gender stereotypes)有关。该研究设计了一个实验,测试人们对男性和女性在领导能力方面的刻板印象,如何影响人们选择合适的领袖。[12]结果发现,人们预期企业身处危机时,其领袖需要拥有更多想当然的女性特质,即良好沟通技巧、愿意合作、能够与团队合作,以及鼓励他人的能力;相反当企业处于顺景时,领袖应有更多的既定男性特征,例如独立、有竞争力、充满活力、追求权力、果断及理性。[13]

此外,参与实验的122名大学生在企业顺景及逆境时作出截然不同的选择,企业顺景时,67%参与者会选择男性候选人,而逆境时则63%会选择女性候选人,出现「玻璃悬崖」现象。[14]需注意的是,参与者并非认为女性候选人在逆境时远比男性合适出任管理层,而是觉得男性候选人欠缺一些帮助企业应对危机的人际关系特质,即沟通技巧、团队合作等典型女性强项,因而选择女性候选人。[15]

原因二:为突破「玻璃天花」 自愿踏上悬崖

另一个造成「玻璃悬崖」的原因,与当事人有关。受限于「玻璃天花」,女性在职场晋升机会上通常比男性少,为了向上爬,一些或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愿出任无人愿接手的高危职位。美国犹他州立大学两名学者Christy Glass及Alison Cook分析,2014年《财富》500强企业中52位女性CEO的职涯发展轨迹,以及访问12位来自多个行业、不同种族的女性领导层,谈及其晋升过程中所遇到的障碍。[16]

研究除了证实《财富》500强企业的女性CEO,的确更大机会在公司面对危机时获任命,亦发现不少受访的女性高层,尽管很清楚晋升后会面对极大挑战,但为了证明自己可胜任领导角色,因而积极接手这些「高危」职位,将之视为一个机会。[17]这批成功带领公司度过危机的女性领袖,在过程中发展出强大的领导技能,从而得到公司认可和重视,建立有效带领变革和转型的声望。其中一名受访者表示,在她工作生涯中,每一次参与公司重大改革均成为她事业的转捩点,又指自己不会视困境为危机,反而只着眼可以做的事。[18]

姑勿论女性到底是「被摆上枱」,还是自愿成为领袖,但上场后若无法得到团队中的男性同僚支持和尊重,便会令她们陷入困境,进行改革时难上加难。Glass及Cook的研究发现,女性领导人往往被排除在男性主导的专业和社交网络,甚至在最高层对公司策略的讨论之外;男性下属亦对抗她们,不承认或挑战其权威。[19]当企业面对重重挑战,女性领袖的行动却陷入被动,对她们可谓极为不利,因根据过往的学术研究,在传统领导思维中,往往会将企业的失败,归咎于领袖的性格及个人能力,例如是他们的领导风格,多于企业周遭环境的因素。[20]就像历来不少企业「出事」都会认为CEO要负上最大责任,选择撤换CEO来挽救[21]。女性在企业逆境时成为管理层,尤其是若公司表现未有改善,会被认为「还是要让男人来」。[22]

本港上市公司董事 仅一成多为女性

前文所述的种种情况,反映突破「玻璃天花」、担起领袖之职的女性,仍然面对很多冲着性别而来的不平等,值得社会关注和设法改善。

有研究指出,「玻璃悬崖」现象不适用于有由女性领导历史的机构,反映当人们愈习惯见到女性身居要职,女性才不会仅于危机时被委以重任,并有更多机会去经营前景看好的组织。[23]

由此可见,要避免女性立于「玻璃悬崖」,长远应推动企业建立更性别平等的领导文化。例如企业董事会应尽量达至性别平衡兼多元化,多元观点有助企业减少偏见及公正地评估领导者;企业亦可使用数据分析工具,去分析在招聘、晋升决策、绩效评估和决定工资的过程中,会否不自觉地存在偏见。[24]

本港职业女性有否面对「玻璃悬崖」,目前难以评论。不过,本港女性领袖数量远少于男性,相信是不争的事实。以上市公司女性董事为例,根据非牟利机构社商贤汇今年1月的统计,恒生指数企业的594名董事中,只有13.6%、即81人为女性。[25]再者,所有上市公司的女性董事席位比例亦相若,前年10月时逾1.8万个董事席位中,只有约2,400席女性董事,而且当中有不少名人如罗范椒芬、何超琼等,同时兼任多间上司公司女性董事。[26]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2018年《施政报告》发言中,亦呼吁上市公司多委任女性出任董事局成员。[27]

女性打破玻璃天花板并不容易,若其后又遇上玻璃悬崖,道路其实依然难行。社会应摒除性别成见,用人唯才,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尽展所长。

1 「赤字预算」。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网站:https://www.fso.gov.hk/sim/blog/blog20200216.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16日。
2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The glass cliff: When and why women are selected as leaders in crisis contexts,” 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49 (2010), p. 433.
3 Julia Yates, “Are women party leaders set up to fail? What business tells us about the ‘glass cliff’,” The Conversation, https://theconversation.com/are-women-party-leaders-set-up-to-fail-what-business-tells-us-about-the-glass-cliff-62242, last modified July 12, 2016; Jena McGregor, “Congratulations, Theresa May. Now mind that ‘glass cliff,’ The Washington Post, July 12, 201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on-leadership/wp/2016/07/12/congratulations-theresa-may-now-mind-that-glass-cliff/?noredirect=on.
4 Michelle K. Ryan and S. Alexander Haslam, “The Glass Cliff: Evidence that Women are Over-Represented in Precarious Leadership Positions,” British Journal of Management 16 (2005), p. 87.
5 Christy Glass and Alison Cook, “Leading at the top: Understanding women's challenges above the glass ceiling,”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2015), p. 6.
6 同4,第82页。
7 同4,第82页。
8 同4,第84页。
9 同4,第86页。
10 同4,第85至86页。
11 同4,第87页。
12 注:实验找来122位大学生阅读有关一间连锁超级市场的文章,其中一个版本描述超级市场营运得非常成功,在另一版本则正在挣扎求存。而在两个状况中,企业均要聘请新行政总裁。学生分别阅读一名男性和女性候选人的介绍,就十种典型男性和女性领导特质为他们评分,并选择一位出任行政总裁。资料来源:同2,第440至441页。
13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How Women End Up on the ‘Glass Cliff’,”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2011/01/how-women-end-up-on-the-glass-cliff, accessed August 6, 2019;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The glass cliff: When and why women are selected as leaders in crisis contexts,” 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49 (2010), p. 442.
14 同2,第440 及442页。.
15 同2,第447页。
16 同5,第2及 5页。
17 同5,第7页。
18 同5,第7页。
19 ’同5,第8至9页。
20 Michelle K. Ryan and S. Alexander Haslam, “The Glass Cliff: Evidence that Women are Over-Represented in Precarious Leadership Positions,” British Journal of Management 16 (2005), p. 87; Clara Kulich and Michelle K. Ryan, “The Glass Cliff,” 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s, https://oxfordre.com/business/view/10.1093/acrefore/9780190224851.001.0001/acrefore-9780190224851-e-42?print=pdf, accessed August 8, 2019, p. 17.
21 〈国泰地震换主帅 何杲接替朱国梁 为业绩负责 调太古中国〉,《星岛日报》,2017年4月13日,B02页;吴映璠,「3大致命错误!波音CEO惨被炒」。取自中时电子报网站: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91226000006-260408?chdtv,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26日。
22 DG McCullough, “Women CEOs: Why companies in crisis hire minorities - and then fire them,” The Guardian, August 8, 2014, https://www.theguardian.com/sustainable-business/2014/aug/05/fortune-500-companies-crisis-woman-ceo-yahoo-xerox-jc-penny-economy.
23 Susanne Bruckmüller snd Nyla R. Branscombe, “How Women End Up on the ‘Glass Cliff’,”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2011/01/how-women-end-up-on-the-glass-cliff, accessed August 6, 2019.
24 “Which is the bigger issue for women leaders: the glass ceiling or the glass cliff?,” EY, https://www.ey.com/en_gl/diversity-inclusiveness/which-is-the-bigger-issue-for-women-leaders-the-glass-ceiling-or-the-glass-cliff, last modified March 13, 2019.
25 “Women on Boards Hong Kong 2020: Q1,” Community Business, https://www.communitybusiness.org/women-boards-2020-Q1, last modified January 2, 2020.
26 李晓佳,「增加女性董事 难解管治症结」。取自明报财经网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daily2.php?node=1539199750050&issue=2018101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1日。
27 「行政长官向立法会发表《行政长官2018年施政报告》的发言」。取自行政长官2018年施政报告网站:https://www.policyaddress.gov.hk/2018/chi/speech.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0日,段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