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03-16 | 《星岛日报》

港青运动不足 体育课需要改革



因应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教育局宣布全港学校不早于4月20日复课。虽然不少学校都有电子教学,但学生们变相多了空余时间,有些在家「打机」,也有些趁这个机会多做运动,增强抵抗力。

但复课后,他们是否仍有充足时间运动,恐成疑问。过去多项调查均显示,香港青少年运动量未达世界卫生组织(世卫)标准[1],而且众所皆知,香港学生的课余时间多被学业占据,莫说运动,连睡眠时间都不足够。[2]虽然现时本港中小学均设有体育课,但平均课时仍低于全球平均数[3],甚至有学校削减体育课让学生补课。[4]香港是否需要改革体育课,以提高学生的运动量,并协助他们培养运动习惯?

体育教育是持续运动的切入点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于1978年将体育教育列为每个人的基本权利[5],其后在《国际体育教育、体育活动和体育运动宪章》中,明确界定体育教育是学校课程中,唯一涉及增强学生在体育运动和体育活动方面的能力和信心的领域,并认为体育教育为终身参与这两方面所需的技能、态度和知识提供了学习途径[6],奠定了体育教育的重要性。

体育教育当中又以体育课发挥着显著作用。美国Physical Activity Council一项调查指出,78%美国人若于在学期间有参与正规的体育课,长大后会更倾向保持运动的习惯。[7]瑞典一项针对7至9岁学童进行的研究亦证实,每周上200分钟中等强度体育课的学童,其下肢肌肉力量、净体重的表现均较每周只上60分钟体育课的学童好,反映前者更有助提高儿童的肌肉力量。[8]

港学童学业繁重 课余无暇运动

当然,体育教育除了固定的体育课,还包括课堂外组织的体育活动。[9]但对于本港学生而言,要在课后参与体育活动并不容易。有中三学生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功课较少的日子尚可抽约一小时跑步,但功课一多,随时要做到夜深,即使是假日,仍要花约五至六小时做功课或上补习班[10],空余时间无多。

以往亦有研究指出,本港近六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有大学教授估计与现今父母多为虎爸虎妈有关,孩子用在补习时间增加,以致放学回家后仍需赶工,睡眠时间因而减少。[11]可见学生大部分的课余时间都被学业占据,想抽空运动,谈何容易。

既然课余时间无暇运动,校内的体育课便成为学童运动的主要渠道。然而,有中学生表示,虽然学校提供每周两节、共80分钟的体育课,但扣除更衣时间,实际上课时间其实不足一小时,坦言并不足够。[12]亦有小学老师指出,即使校内每周有合共70分钟的体育课、每天20分钟的小息时间和25分钟的午休,每周在校内的运动时间为295分钟,但在囚人士每周却有300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可见香港学生的运动时间比在囚人士更少。[13]以上情况均反映本港现有的体育教育无论是在课时安排上,或课余的运动时间上均存在问题。

问题一:香港体育课时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虽然现时国际间对于体育课时并无划一标准,但在香港,教育局规定全港中、小学须按照《体育学习领域课程指引》,分别在小学及初中提供占总课时5%至8%的体育课(每周约80至120分钟),高中则占总课时5%(每周约80分钟)。[14]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全球小学和中学平均每周花103分钟及100分钟进行体育课程,但香港的中小学生每周的体育课时平均只有90分钟,明显少于英国、韩国(120分钟)、德国(135分钟)和日本(125至130分钟)等地。[15]

课余的运动时间本已不足,体育课时又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可谓进一步突显香港学生缺乏运动。再者,课时过短也可能影响课堂成效。有中学生举例指,老师用三堂教导曲棍球,令他对该项目产生兴趣,却因为时间关系,教了三节后便转教另一个项目,令他难以延续对曲棍球的兴趣。这个例子,反映课时不足或会阻碍学生深入了解个别运动项目,削弱他们学习运动的兴趣[16],与教育局希望透过体育教育提升学生参与体艺活动兴趣的学习宗旨[17]背道而驰。

问题二:校方忽视体育课 扣减作其他课堂

在校内推广体育教育,学校气氛的配合是关键之一。但青年创研库一项调查显示,受访的520名13至19岁学生中,36.7%认同香港学习环境不鼓励学生上体育课。有专家指出,普遍学校担心学生过度参与运动会影响学业成绩,故不论为了迎合社会需要,抑或维持学生成绩的质素,学校在两者之间必然会倾向舍弃体育。[18]

甚至有中学体育教师及学生表示,学校会利用政策扼杀体育空间,例如将体育课堂改作生涯规划讲座或补课[19],变相扣减学生的运动时间。

对策一:额外增加体育课课时 助学生培养运动兴趣

事实上,青少年运动量不足的问题并非香港独有。世卫早前发表的全球青少年运动量调查发现,全球逾八成青少年运动量不足。[20]近年不少国家及地区都冀望从调整体育课时入手,解决有关问题。

在台湾,体育课过往同样不受重视,并经常沦为被「借堂」的对象。[21]其教育部在2013年发表的《体育运动政策白皮书》亦指出,国小至高中职阶段的体育课时数皆明显不如先进国家,对学生运动技能学习与体适能发展极为不利,故提出把国小至高中职阶段的体育课时数,由原来每周平均约74.8至110分钟,增加至120至150分钟,课堂节数由每周两节增至三节。[22]

在内地,中央政府在2007年出台的《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亦提及要「确保学生每天锻炼一小时」,并划一要求小一、小二每周上四节体育课,小三至小六和初中则每周三节,高中每周两节。即使没有体育课,学校亦必须在午后组织学生进行一小时集体体育锻炼。[23]

增加体育课时 变相要其他学科让步

虽然增加课时看似行得通,但套用在香港,却有其他问题需要解决,当中包括课时的限制和课堂内容的改革。

在本港现有的教育框架下,中小学的全年总课时均有限制[24],要增加某一科目的课时,意味要牺牲其他学科的上课时间。而在着重学术发展的香港,增加体育课时无疑令其他学科的上课时间更加紧迫,加上体育科并非学校重点发展科目[25],要学校贸然削减其他学科课时改上体育课,确是十分困难。有中学体育科老师亦坦言,如没有硬性标准,无限伸展体育堂,只会令学生牺牲其他学科的学习或延迟放学,不会有学校愿意。[26]

对策二:体育课多元化活动 启发学生兴趣

除了上课时间,课堂质素同样需要关注。现时本港小学的体育课程可分为单堂(35至45分钟)或相连堂(75至80分钟),但有调查指出,只有不足一半受访学童对相连课堂感兴趣[27],有评论认为是体育课内容沉闷所致。[28]这反映即使课时增加,也需要在课堂内容配合,方能达到预期效果。

目前本港的体育课程分为三个学习阶段,教学内容包括基础动作技能、田径、球类活动、体操、水上运动、舞蹈、体适能及户外活动。[29]但有中学生认为传统的体育项目较乏味,反复练习令人感到沉闷,希望学校能增加更多种类的项目,例如射箭、保龄球和榄球等。[30]

其实,不少国家近年都在体育课程及课外活动中加插较新颖的运动项目,冀提升青少年运动的兴趣。例如新加坡会在课程中加入露营活动,让学生学习野外求生技能[31];日本则有柔道、相扑等富有国家特色的运动[32],反映增加课时之外,改革课堂内容同样重要。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和卫生署在2018年推出《香港非传染病全球行动计划》,并订下2025年前将青少年体能活动不足的普遍率降低10%的目标。[33]要达到上述目标,社会需要探讨改革体育课,同时推广全民运动,让更多年轻人在课堂内外都能参与运动。与此同时,家长、学校,以至社会也应该调整心态,不应只着重学生的学术表现,为学生提供更多运动的时间,锻炼好体魄,即使面对突如其来的疫症,也有健康的身体应对。

1 「香港青少年生活状况调查2018」,香港游乐场协会,2018年5月,第7页;「中学生对体育教育的意见和取态」,青年创研库,2016年11月,第i页。
2 「6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 10年倍增」。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95457/6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E3%80%8010年倍增,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8日。
3 “World-wide Survey of School Physical Education Final Report 2013,” UNESCO, 2014, pp. 7, 113.
4 「中学生对体育教育的意见和取态」,青年创研库,2016年11月,第34页。
5 “International Charter of Physical Education, Physical Activity and Sport,” UNESCO, http://www.unesco.org/new/en/social-and-human-sciences/themes/physical-education-and-sport/sport-charter/, accessed December 17, 2019.
6 「《国际体育教育、体育活动和体育运动宪章》」。取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https://unesdoc.unesco.org/ark:/48223/pf0000235409_chi?posInSet=1&queryId=04387631-ca38-45df-848d-8b5d46e12f3d,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7日。
7 “Physical Activity study shows 28% of Americans inactive,” Physical Activity Council, http://physicalactivitycouncil.com/PressRelease/,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8, 2018.
8 Löfgren B, Daly R, Nilsson J-A, Denker M, Karlsson Magnus K, “An Increase in School-Based Physical Education Increases Muscle Strength in Children,” Medicine & Science in Sports & Exercise, May 2013 ;45(5):997-1003, pp. 1000-1001.
9 「体育学习领域课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课程发展议会,2017年,第ii页。
10 黄静薇,「初中女生日做15份功课至凌晨 仅空余时间抽一小时休息跑步减压」。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12646/初中女生日做15份功课至凌晨-仅空余时间抽一小时休息跑步减压,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31日。
11 同2。
12 同4,第29页。
13 Laura Ma, “Hong Kong prisoners get more exercise time outside than our schoolchildren, research reveals,” SCMP, March 21, 2016,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education-community/article/1926893/hong-kong-prisoners-get-more-exercise-time.
14 「体育学习领域课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课程发展议会,2017年,第ii页;「立法会三题:改善青少年体能及健康的措施」。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gb/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3/18/P20150318033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18日。
15 同3,第7、112至119页。
16 同4,第29页。
17 同9。
18 同4,第i、ii及22页。
19 同4,第22及34页。
20 Regina Guthold, Gretchen A Stevens, Leanne M Riley, Fiona C Bull, “Global trends in insufficient physical activity among adolescents: a pooled analysis of 298 population-based surveys with 1•6 million participants,” 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 (2020); 4: 23-35, pp. 31.
21 「别再排挤体育课! 研究:体适能佳者考试成绩也好」。取自苹果即时网站: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60517/863279/,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17日。
22 《体育运动政策白皮书》,台湾教育部,2013年9月,第21、27、32页;「台湾的体育课太少了」。取自台湾醒报网站:https://anntw.com/articles/20190922-dU0e,最后更新时间2019年9月22日。
23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7/content_663655.htm,最后更新日期2007年5月7日。
24 根据教育局规定,小学每个学年的总课时为792小时,初中为1,013小时,高中三年总课时为2,400小时。资料来源:「2 学校整体课程规画 - 课程规画与资源运用」,《基础教育课程指引-聚焦‧深化‧持续(小一至小六)》,教育局,2014年;「分册2︰学习宗旨、学校课程架构和规划」,《中学教育课程指引》,教育局,2017年,第10、26页。
25 同4,第23页。
26 同4,第23页。
27 「香港精英运动员协会促请学校增加学童在校体育活动时间」。取自香港精英运动员协会网站:https://www.hkelite.org/tc/新闻稿,查询日期2019年12月19日。
28 〈九成学生少运动 怎样让体育课更好玩?〉,《香港01周报》,2019年10月28日,A12页。
29 同9,第iv页。
30 同4,第33及48页。
31  “Speech by Mr Heng Swee Keat, Minister for Education,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Physical and Sports Education (PSE) Conference at Republic Polytechnic, on 31 July 2013, at 10.20am,” Ministry of Education Singapore, https://www.moe.gov.sg/news/speeches/speech-by-mr-heng-swee-keat--minister-for-education--at-the-opening-ceremony-of-the-physical-and-sports-education-pse-conference-at-republic-polytechnic--on-31-july-2013--at-1020am, last modified July 31, 2013 ; Amanda Lee, “More outdoor activities under new PE syllabus,” Today, August 1, 2013, https://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more-outdoor-activities-under-new-pe-syllabus
32 「日本学校体育:从小学至大学都有“运动部”」。取自人民网网站:http://sports.people.com.cn/BIG5/n1/2016/0115/c382934-2805538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月15日。
33 《迈向2025香港非传染病防控策略及行动计划》,食物及卫生局、卫生署,2018年5月,第2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