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20-03-18 | 《信报》

善用4.5亿预算 多元资讯渠道提升法治意识



最新一份《财政预算案》宣布预留4.5亿元,推行法治教育,加深香港市民对法治概念的认识及实践。[1]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每名香港市民均应认识和尊重法治,但到底从何认识?不少市民或在接受学校教育时,从不同科目涉猎到本港的法律制度、公民权利和义务等等与法治相关的知识。[2]其实法治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离开校园后,大众仍可从不同渠道,例如电视、报章、社交媒体,接收与法治议题相关的资讯,从而形成他们对法治的看法和观感。

以反修例风波为例,在过去大半年,市民每日均透过多方渠道,接触到与法治相关的资讯,包括逃犯条例的修订内容、因修订而引发的法律专业讨论[3]、警方在反修例运动中的执法[4],以及法庭对相关案件的判决[5]等。

不同的渠道和媒体,对同一事件的报道都可以有各自的侧重点。例如去年警方多次进入商场执法,有报章引述警方解释《警队条例》赋予警方权力,就算没有手令,也可到私人地方搜查及拘捕;但亦有电视台访问大律师,指警方若没有明确的拘捕目标,不可在未获得处所合法授权人同意之前,随意进入商场清场。[6]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今年初在法律年度开启典礼致辞时表示,近月社会就司法机构提出不少问题,亦对法庭的工作与法官作评论,惟有部分是建基于错误的观念和出于误解,并对法律和法制应有的客观和恰当概念有所曲解,有些甚至近乎不能接受。[7]

其实,在不同渠道发放的资讯,对各个年龄群组的市民如何看待一些公共政策或社会时事议题,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力。政府统计处在数年前的调查,邀请受访市民在其得知公共政策或社会时事议题资讯的常用渠道中,选取最影响他们对议题取态的渠道,结果显示电视在不同年龄组别中均排名第一,但影响力有明显差异。15至24岁有41.8%选择,但65岁或以上的比率高达78.6%;至于网上媒体,在15至24岁组别中属第二具影响力的渠道,在65岁或以上则排第六位。[8]由此可见,若要针对性地提升市民的法治意识,必先了解他们接收法治资讯的渠道。

新媒体成市民最常用法治资讯渠道

为了解市民对本港法治状况的观感,智经自2017年起,连续三年委托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进行市民意见调查,2019年的最新调查共访问了1,003名15岁或以上的本港市民。有见人们对不同议题的看法或感受,往往与他们接触相关议题资讯的渠道有关,因此在新一轮调查新增了有关市民日常获取法治议题资讯主要渠道的问题(可选多项),并进一步询问受访者最信任哪一个资讯渠道。[9]

结果显示,首三位最多受访者提及的渠道分别是网上媒体(54.2%)、电视(42.6%)及社交媒体(40.5%),其后为报章(35.9%)及即时通讯平台(25.2%),电台则最少人使用(16.7%)。[10]由此反映,网上媒体及社交媒体等新媒体,已成为市民获取法治议题资讯最常用的渠道。

更仔细地看,不同年龄、学历、就业状况及政治倾向的受访者,偏好使用的资讯渠道明显不同。青少年至中年(15至24岁及25至54岁)、大专或以上教育程度、在职人士和学生,以及倾向非建制派的受访者,皆偏向透过网上媒体获取法治议题相关资讯,比率均超过六成,其中学生的百分比更高达71.7%。另外, 15至24岁和学生受访者,亦较常使用社交媒体获取资讯,比率同样超过六成。而55岁或以上、小学或以下学历、其他非在职(如家务料理、退休[11])及倾向建制派受访者,则多于一半透过电视获取资讯。[12]总括而言,新媒体较受年青人、高学历人士、学生和非建制人士的青睐;而长者、较低学历和建制派人士,则主要依赖电视接触法治资讯。

学生最信任网媒 建制派拥护电视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新媒体最多人使用,并不代表其最获市民信任。当被问及最信任哪个资讯渠道时,最多受访者信任的仍然是电视(22.3%)及报章(20.7%)等传统媒体,网上媒体的信任度排在第三位(17.7%),社交媒体更只得第六位(6.5%),连较少人使用的电台,其信任度(9.7%)也比社交媒体为高排行第四位。[13]这个结果与2015年政府统计处的调查结果相似,当时有59.4%市民选择电视为最影响他们对公共政策或时事取态的渠道,其次为收费报章(12.6%)及网上媒体(10.1%),社交媒体则排第四(3.5%)。[14]由此看来,新媒体的公信力似乎仍然不及电视及报章等传统媒体。[15]

不过,若按受访者的社经背景分析,结论却没有那么绝对。上述提及最常透过网上媒体,得到法治议题相关资讯的群组,包括15至24岁和25至54岁、大专或以上教育程度、在职人士和学生,以及非建制派的受访者,他们最信任的其实亦是网上媒体,其次才是报章或电视。至于55岁或以上、小学或以下及中学学历、内地出生、其他非在职及倾向建制派的受访者最常用和最信任的渠道均是电视。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不同社经背景的受访者对报章的信任度没有明显差距,除了15至24岁和学生之外,大多群体均有逾两成受访者选择报章,稳占该群体最信任资讯渠道第二位。[16]结果反映,若要向广泛市民宣扬法治精神,不论传统媒体或是新媒体,其对市民对法治的观感、评价及意识的影响均不可忽略。[17]

透过教育 培养公民法治素养

为了提升市民的法治意识,社会需要法治教育。法治教育与法律教育不一样,前者是面向社会大众、目的是培养法律意识和公民意识,后者以培育法律专业人士为目的。法治教育的内容可以包括法律权利(权益)及人权意识、公平公义意识,或是对特定法律范畴或法条的认识,以培养出公民的法治素养,例如法治精神、守法精神、权利和义务意识、法律制度的基本知识等。[18]

最新一份《财政预算案》宣布预留4.5亿元,让律政司推行「愿景2030——聚焦法治」计划,加深香港社会对法治概念的认识及实践。[19]计划目前尚处于构思阶段,现正着手邀请国际专家成立专责小组进行研究。[20]这笔钱要用得其所,整理本港法治的客观资料,厘清评价法治的方法,并不断透过多元渠道面向市民作法治教育及推广,以建设市民对法治的掌握能力,十分重要。[21]

为了促进市民对法治和本港法律制度的认识,港府一直在透过多种渠道做了不少工作。在中小学,法治教育虽没有独立成科,但渗透在不同科目,包括过去的公民教育科、经济及公共事务科[22],以至现时小学的常识科、初中的生活与社会课程,以及高中的通识教育科。[23]课程发展议会正研究通识课程内容,规范法治相关课题的教授方法。[24]

律政司和执法部门亦有负责公众教育,其中律政司会出版一些法律刊物,如《香港的法律制度》,向市民介绍法治、《基本法》、刑事和民事法、法院制度等[25],亦举办参观、讲座、模拟法庭及不同类型的比赛等公众活动,加深市民对司法制度的认识。[26]警方则透过少年警讯及警察学校联络计划,加强与青少年及学生的沟通,让他们明白尊重法纪的重要性,又透过网络及社交媒体平台,发布警队最新资讯,提高青少年的守法及防罪意识。[27]

法律界亦出力建设社会的法治意识。例如由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及计算机科学系合办的香港大学法律及资讯科技研究中心,在律政司拨款支持下,营运双语法律资讯网站「社区法网」多年,旨在为香港市民提供切身法律事项之参考资料、协助市民于聘请律师前为有关法律事项取得基本概念,以及告知市民如何寻求免费或资助的法律支援服务。[28]香港律师会则会每年举办大型社区活动「法律周」,透过一连串公众活动如免费讲座和咨询服务,教育市民大众贴身的法律知识和宣扬尊重法治精神的讯息。为了增添趣味,律师会亦会邀请不同界别的表演者拍摄短片,于网络上透过生动有趣的故事形式,分享不同的法律知识。[29]

制作法治教育懒人包 另辟新径接触市民

不过,这些宣传渠道和方式每次接触到的受众有限,部分主要针对青少年,似乎未能广泛接触到普罗大众,政府不妨透过新媒体另辟新径。基本法治意识对市民来说可能有些艰涩,政府可以考虑制作一系列的「懒人包」,在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上传播。所谓的「懒人包」,是指将一复杂事件整理成简要的重点,以单篇文章、影片、网站或连续多张图文的形式出现,方便大众快速掌握。[30]就像台湾去年通过同性婚姻立法,当地行政院制作了一系列的图文式懒人包,用简洁语句解释法官对当时婚姻法例违反宪法保障人民婚姻自由的判决、同性婚姻法案重点,并针对外界谣言辟谣。[31]正因懒人包简单易明,吸引不少当地网上媒体转载[32],自然增强其在互联网上的传播能力,让更多社会大众能够接触到相关资讯。

香港警察近来经常使用社交媒体发布资讯,有时也涉及法治意识教育,但偏向陈述法律条文和强调守法[33],对其他法治相关概念的解说,尚有改进空间。

同时,政府亦不应忽略加强透过电视、报章等传统媒体,宣扬法治精神。例如,透过多与电视台合作,制作法律实况剧集,讲解法治概念,从而加强市民对法治的认识和支持。[34]就像香港电台去年与香港大学法律学院联合制作纪录式电视剧,诉说在香港社会转变下,法律教育担当的角色、以及如何迎接挑战。[35]

另外,虽然教育公众并不属于律政司的服务承诺[36],但过往律政司曾在中文报章上撰写一系列的文章推广法治,作为公民教育的一部分。[37]近年这个做法似乎被律政司司长网志取代,以每周一篇的网志表达司长对法律议题和事务的看法。[38]网志虽然也算是直面市民的渠道,但直接浏览的市民恐怕不多,最终可能还是靠媒体报道得悉其内容,但媒体的报道重点,却未必落在原文所宣扬的法律知识[39],变相局限了其教育功能。

资讯渠道可以影响市民对不同时事议题的看法。透过智经的法治调查,可以了解到不同社经背景的市民获取法治议题资讯时,有各自最常用和最信任的资讯渠道,年轻人、高学历人士等偏向网上媒体,长者和建制派人士则倾向电视。政府若想提升广大市民的法治意识,便需针对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特性,善用预算,多渠道与市民沟通。

1 《二零二零至二一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2020年2月26日,第20页,第83段。
2 吴达明,〈法治万千,如何教育?— 香港的社会法治教育〉,汤德宗、钟骐编,《2010两岸四地法律发展》(台北: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2011),第1,180至1,184页;《小学常识科课程指引(小一至小六)》,课程发展议会,2017,第28至30页。
3 “Albert Chen's Commentary on Proposed Changes to Hong Kong's Extradition Law,” HKU Legal Scholarship Blog, http://researchblog.law.hku.hk/2019/05/albert-chens-commentary-on-proposed.html, last modified May 3, 2019; 「香港大律师公会就保安局对第 525 章《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
和第 503 章《逃犯条例》修订建议的意见书撮要」。取自香港大律师公会网站:https://www.hkba.org/sites/default/files/Summary%20of%20HKBA%27s%20Observations%20%28Chi%29%20Final.pdf,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4日。
4 「话你知/警有权入商场执法」。取自大公报网站: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104/36919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4日;「有大律师称警方进入商场清场或违反警察通例」。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5550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5日。
5 「法官指禁蒙面法违宪 限制基本法赋予市民权利」。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3058-2019111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18日。
6 同4。
7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二○二○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演辞(附图)」。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1/13/P2020011300621.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13日。
8 「新媒体的使用情况 执行赡养令的情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 61 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6年11月,第26及65页。
9 《市民对香港法治状况意见调查》,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12月,第1及4页。
10 同9,第60页。
11 同9,第iii页。
12 同9,第61至63页。
13 同9,第64页。
14 同8,第65页。
15 同9,第64页。
16 同9,第61至66页。
17 同9,第69页。
18 吴达明,〈法治万千,如何教育?— 香港的社会法治教育〉,汤德宗、钟骐编,《2010两岸四地法律发展》(台北: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2011),第1,170至1,171页。
19 同1。
20 「郑若骅:四亿拨款助推广港法治」。取自星岛日报网站:https://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detail/2160270/日报-港闻-郑若骅-四亿拨款助推广港法治,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28日。
21 同20。
22 同18,第1,181至1,182页。
23 「立法会八题︰法治」。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gb/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5/06/P20150506033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6日。
24 「向出版社就通识教科书提意见 教局冀新学年用改版教材」。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00055-2019122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29日。
25 「香港的法律制度」。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网站:https://www.doj.gov.hk/sc/legal/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8日。
26 同23。
27 同23。
28 「关于社区法网」。取自社区法网网站:https://www.clic.org.hk/sc/aboutus.shtml,查询日期2020年3月6日。
29 「法律疑难免费解答 律师会法律周提供免费法律咨询【附详情】」。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7870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9日。
30 张志祺,「懒人包历史大解密:原来懒人包也有这么多学问!」。取自Medium网站:https://medium.com/shasha77/easy-to-know-69e9b8cfdba,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7日。
31 吴秉蕙,「同婚专法懒人包来了! 一篇搞懂法案重点 带你了解同婚规范」。取自风传媒网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97215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
32 吴秉蕙,「同婚专法懒人包来了! 一篇搞懂法案重点 带你了解同婚规范」。取自风传媒网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97215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别相信谣言!政院同婚专法草案 辟谣懒人包出炉」。取自经济日报网站: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7307/365551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0日;「同婚专法懒人包,七张图带你快速了解释字 748 号解释」。取自性别力网站: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1813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1日。
33 「【 『起底』令你留案底 】」。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PoliceForce/photos/a.964784386942859/2906444712776807/?type=3&theater,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15日;【 造谣者被捕!发放某商场有多名员工发烧的假消息 】」。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PoliceForce/photos/a.964784386942859/2948448388576439/?type=3&theater,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4日。
34 「推广法治和司法独立,以及加强各界对香港法律制度信心的措施」,立法会 CB(2)1698/99-00(03)号文件,2000年4月,第11至13页。
35 「纪实电视剧《现身说法》追溯半世纪香港法学足迹」。取自香港大学网站:https://www.hku.hk/press/c_news_detail_19245.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20日。
36 「服务承诺」。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网站: https://www.doj.gov.hk/sc/about/ple.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30日。
37 同34,第6至7页。
38 「司长网志」。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网站: https://www.doj.gov.hk/sc/public/blog.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5日。
39 梁妍玲,「【逃犯条例】被法律界批无问责 郑若骅网志只谈法律科技」。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政情/360930/逃犯条例-被法律界批无问责-郑若骅网志只谈法律科技,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