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20-03-30 | 《星岛日报》

太空爱漫游 冲出宇宙的法律思辨



新型冠状病毒全球肆虐,多国政府被迫封关抗疫。本来有意在短期内外游的人,除了飞往太空,恐怕已没太多选择。虽然现时疫症正威胁无数人的健康及环球经济,令人难有心情旅游,但飞往太空之说却非空谈。航天科技进步,早已令太空旅行变得可能[1],各国巨贾亦相继投入发展太空事业[2],美国更已成立太空军团[3],人类在太空的活动,相信会愈见频繁及多元。

问题是,在领空不知谁属的太空活动,该以什么法例维持秩序,保障各人权益?事实上,地球人在太空的法律问题已存在多年。去年,一名美国女太空人便被指在国际太空站执行任务的半年期间,非法登入已分居配偶的银行帐户,成为全球首宗发生在太空的罪案。[4]现时国际太空站由美国、欧洲、俄罗斯、加拿大及日本的官方太空机构共同营运,根据五方于1998年签定的协议,任何一方在太空站的国民均受其国家法律规管,即该名美国女太空人将会按美国法律审判。若然罪行涉及另一国,受影响国家可与疑犯所属国家协商,对疑犯行使刑事司法管辖权,及进行引渡。[5]

超级富豪大举进军航天业务

上述案件的处理方法早已有法可依,不过,染指浩瀚无边宇宙的又岂止上述五方?现今愈来愈多国家有其航天计划,一些富可敌国的商人也有能力进行太空活动。全球首富、亚马逊创办人Jeff Bezos近年积极发展太空业务,不但制作火箭,更有太空殖民的愿景。去年5月他展示了旗下公司Blue Origin的月球登陆器和火箭引擎,未来希望运送人类及货物到月球。[6]他认为,未来人类将会在宇宙不断开拓,创立数以千计的太空企业,而他们这一代人的工作,就是为下一代建立发展太空所需的基础建设。[7]

Bezos计划将Blue Origin的月球登陆器发送到月球南极,预料降落位置是一个充满了冰、近乎持续有阳光照射的陨石坑,那些冰可化成人类赖以为生的水,然后用来制造火箭燃料,是人类开拓宇宙非常重要的资源。[8]Bezos的举动,令人猜想他或有意开采月球上的资源,但他这样做是否合法?开采者是否有权拥有该些资源?其他太空经济活动及其带来的潜在问题,当中的法律责任由谁负起?

法律问题一:太空资源拥有权谁属?

根据目前国际和美国的太空法,私人企业开采太空资源符合美国法律,但有太空法专家质疑,这或与国际法相违背。美国在2015年通过《商业太空发射竞争法案》(Commercial Space Launch Competitiveness Act),容许美国公民拥有、出售及转让他们开采的太空非生物资源,包括水和矿物。[9]不过,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律学院兼职教授兼美国太空总署高级律师Steve Mirmina指出[10],美国的法案与国际《外层空间条约》有冲突。全球逾百个国家签订或缔约了联合国的《外层空间条约》,规定所有国家不得透过使用、占据或其他方式,声称拥有太空主权,但出于和平目的,则可自由探索和使用太空。[11] Mirmina质疑,国家有责任将国际法案应用在其国民身上,当美国本身也不能占有外太空,又怎能准许其国民占有太空的资源呢?[12]

有国际律师建议,可以参考地球上两套国际做法去规管太空采矿,一套是公海模式,即没有国家拥有主权,任何人在公海开采资源如捕鱼,均无须国际许可;另一套则是海底采矿,目前受一个名为「国际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的组织的严格批准及监管。[13]查看官方网页,国际海底管理局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设立的独立国际组织,由167个国家和欧盟组成,负责组织及控制国际海底区域的所有采矿相关活动,在国际海底区域开展的勘探海底矿物活动,均要经该局批准。[14]

法律问题二:如何合理分配地球轨道?

另一个可预见的情况是未来发射上太空的物体数量将会大增。另一位超级富豪Tesla创办人Elon Musk,为了建立一个极高速的信息传输网络,正计划于旗下的太空企业SpaceX计划发射1.2万颗人造卫星上太空。[15]截至今年3月中,该公司已有360颗人造卫星在太空运转。[16]

现今使用的通讯卫星,大多处于距离地球3.6万公里的静止轨道,由于距离地球较远,数据传输有约600毫秒的时延。SpaceX的计划是发射卫星到距离地球500至1,200公里的低轨道,可大幅减低时延至数十毫秒。两者的另一分别在于,位处静止轨道的卫星,由于运转速度和地球的自转速度相同,故近乎固定在同一位置;在低轨道的卫星,则是以每秒8公里的速度快速环绕地球,运行期间只能短时间地连接地面上的接收器,需要大量低轨道卫星建立稳定互联网网络。[17]

卫星营运商需得到其国家通讯监管机构批准发射及轨道计划,惟像SpaceX规模如此庞大的计划,占用大量轨道,某程度上损害了其他航天国家的利益,当今世上却无可以处理这类争议的跨国监管机构。研究太空法20多年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法律学系主任赵云[18],在接受智经访问时表示,国际间,特别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对地球轨道的分配和利用一直存在不少争议,例如发达国家占用了大量地球静止轨道,部分国家更登记尚未发射、但又不计划发射的卫星,务求占用轨道资源,令如何合理地分配地球轨道,成为关键问题。[19]

法律问题三:如何处理太空残骸?

此外,其实地球已被大大小小的太空残骸重重包围,在外太空已知有超过2.3万件直径大于十厘米的轨道碎片、约50万块直径一至十厘米的小碎片,大于一毫米的微粒更超过一亿颗。[20]如上文提及,未来发射上太空的物体数量相信会大升,预料太空垃圾亦会随之大幅增加。去年3月印度完成反卫星导弹试验,便产生至少400块太空碎片,虽然当中大部分已在进入地球大气层时燃烧殆尽,但美国空军仍追踪到50多块碎片在太空飘浮。[21]

太空残骸问题将会更加严峻。根据国际太空法,遗留在太空的物体属于其发射国家。[22]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太空委员会在2007年通过《空间碎片减缓指南》,要求会员国或国际组织,通过国家机制尽力减少空间碎片,并提出减少方案。[23]惟指南不具约束力,至今联合国亦未有颁布任何具约束力的文件,目前的讨论焦点,主要落在赔偿责任以及空间碎片的处理成本。[24]全球国家之中,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及欧盟均发布了轨道碎片减缓的指引,以尽力减少产生新的太空残骇。[25]有太空政策专家提出,建立一个类似海上打捞的制度,使指定机构可在未经准许下回收残骸,或加快得到准许回收残骸。[26]

法律问题四:发生碰撞 责任谁负?

在太空愈来愈多卫星及太空垃圾的情况下,这些浮游在外太空的物件有可能相撞。美国非牟利航天研发中心Aerospace Corporation的研究员发现[27],假如所有大规模发射卫星计划全部实行,以当前的追踪技术,每年将会发出6.7万次碰撞警报,操作员或需每日操作卫星数百次预防碰撞。即使操作员只错过一次正确的警报,也有可能做成灾难性的后果。[28]

根据目前的太空法,发射者需为发射物体所造成的损毁负责,但发射者未必是该物体的拥有者,亦可能涉及官方航天机构及私人企业,令法律问题更为繁杂。另外,当两个物件在太空中碰撞,要厘订由哪一方负责任将会相当困难。[29]

以法律规管太空活动 各国欠共识

世界各国均意识到,在太空发展上不能再各自为政。联合国外太空事务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Outer Space Affairs,简称UNOOSA)前年与俄罗斯政府合办首届「太空法和政策会议」,有来自47个国家的太空机构、政府代表、学术研究人员等出席。[30]大会注意到愈来愈多的太空物体和活动创造新机遇,但也带来和太空活动的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挑战,各方需要合作,部分与会者甚至认为必须调整和加强国际监管框架。[31]

会议当中重点讨论减缓和补救太空残骸,以及探索、开发和利用太空资源所涉及的法律问题[32]。对于太空残骸的问题,与会者就是否界定太空残骸持不同意见,部分人认为应确定一个普遍接受的法律框架,亦有人认为应考虑以双边协定形式规管。[33]至于开采太空资源,与会者认为,抱商业目的开采太空资源,已经超出《外层空间条约》赋予国家可自由探索和利用太空的范围。有与会者提出,国际社会需要适时制订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书,规范太空资源商业开采的条款和条件。[34]

惟赵云教授表示,随着航天国家的增多、各国利益的考量,达成国际条约愈来愈难,所以现在的重点已转向软法的制订和实施,例如一些指导性文件及行为准则等。[35]如此看来,太空开发引伸的法律问题,要得出具法律约束力的国际规范,尚有很远的路。不过法律只是道德义务与责任的一部分,如果人类探索太空不自律制约,即使法律条文写得多详细、多严厉,恐怕也徒劳无功。

开发太空看似离香港市民的生活很远,其实以上的问题和大众息息相关。赵云教授指出,太空垃圾会危及地面人员的财产和人身安全,以及妨碍电子通讯;部分国家垄断卫星轨道,则导致一些市民使用通讯产品或接受通讯服务时,要承担高昂价格,阻碍相关领域创新新型通讯产品和服务的出现。[36]随着太空活动愈见频繁,多元的商业活动及其所带来的潜在问题,对香港从事卫星业务的企业,以至市民的通讯可能有一定影响。不只有意到太空旅游的市民,社会亦应持续留意国际规管太空活动的进展。

1 「日本富商前泽友作 公开征求女性伴侣参加太空之旅」。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1119215,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15日。
2 「世界亿万富豪太空竞赛忙」。取自大公报网站: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11/2019/0511/286635.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11日。
3 「美国创建太空军 应对中国俄罗斯竞争与威胁」。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0878499,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21日。
4 Danielle Garrand, “NASA reportedly investigating first allegation of crime committed in space,” CBS News, August 25, 2019, https://www.cbsnews.com/news/anne-mcclain-summer-worden-nasa-reportedly-investigating-first-allegation-of-crime-committed-in-space/.
5 “Civil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Agreement Implementation Act,” Government of Canada Justice Laws Website, https://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C-31.3/FullText.html, last modified July 26, 2019.
6 Jackie Wattles, “Jeff Bezos wants Blue Origin to go to the moon. Here's why that's a big deal,” CNN, May 28, 2019, https://edition.cnn.com/2019/05/10/tech/jeff-bezos-blue-origin-blue-moon/index.html.
7 “Going to Space to Benefit Earth (Full Event Replay),”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Q98hGUe6FM, last modified May 9, 2019.
8 Nadia Drake, “Why the moon's south pole may be the hottest destination in space,” National Geographic, May 9, 2019,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science/2019/05/why-moons-south-pole-may-be-hottest-space-destination-blue-origins-shackleton-crater/.
9 Nadia Drake, “Why the moon's south pole may be the hottest destination in space,” National Geographic, May 9, 2019,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science/2019/05/why-moons-south-pole-may-be-hottest-space-destination-blue-origins-shackleton-crater/; 〈《商业太空发射竞争法案》〉,《信报》,2019年2月11日,A14页。
10 “Steven A. Mirmina,” Georgetown Law, https://www.law.georgetown.edu/faculty/steven-a-mirmina/,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11 “Treaty on Principles Governing the Activities of States in the Exploration and Use of Outer Space, including the Moon and Other Celestial Bodies”, 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Outer Space Affairs, http://www.unoosa.org/oosa/en/ourwork/spacelaw/treaties/introouterspacetreaty.html, accessed August 28, 2019.
12 同8。
13 “Star laws,” The Economist, July 20, 2019, pp. 47-48.
14 “About the 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 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 https://www.isa.org.jm/authority,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FAQS),” 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 https://www.isa.org.jm/frequently-asked-questions-faqs,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15 Greg Ritchie, “Why Low-Earth Orbit Satellites Are the New Space Race,” Bloomberg, August 9, 2019,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8-09/why-low-earth-orbit-satellites-are-the-new-space-race-quicktake.
16 Darrell Etherington, “Watch SpaceX launch 60 more Starlink satellites and attempt a Falcon 9 re-use record,” TechCrunch, https://techcrunch.com/2020/03/18/watch-spacex-launch-60-more-starlink-satellites-and-attempt-a-falcon-9-re-use-record/, last modified March 18, 2020.
17 同15。
18 柴婧,「港大学者研『太空法』 成亚洲先驱」。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4/08/HK190408003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8日。
19 根据港大法律学院法律学系主任赵云教授于2020年2月21日回复智经的电邮查询。
20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stromaterials Research and Exploration Science Orbital Debris Program Office, https://orbitaldebris.jsc.nasa.gov/faq/#,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21 Loren Grush, “More than 50 pieces of debris remain in space after India destroyed its own satellite in March” The Verge, August 8, 2019, https://www.theverge.com/2019/8/8/20754816/india-asat-test-mission-shakti-space-debris-tracking-air-force.
22 同13。
23 黄明明,「太空垃圾防不胜防 “天宫”舱体装特殊装置 (4)」。取自人民网网站:http://scitech.people.com.cn/BIG5/1623414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11月14日。
24 同19。
25 同20。
26 同13。
27 “About us,” Aerospace Corporation, https://aerospace.org/about,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28 Mark Harris, “Why satellite mega-constellations are a threat to the future of space,” MIT Technology Review, March 29, 2019,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3239/why-satellite-mega-constellations-are-a-massive-threat-to-safety-in-space/.
29 同13。
30 「关于联合国/俄罗斯联邦空间法和政策会议的报告」,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2019年1月,第1至2页; ”First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Space Law and Policy,” 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Outer Space Affairs, http://www.unoosa.org/oosa/en/ourwork/spacelaw/first-united-nations-conference-on-space-law-and-policy.html, last modified March 11, 2019.
31 「关于联合国/俄罗斯联邦空间法和政策会议的报告」,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2019年1月,第4页。
32 同31,第3页。
33 同31,第6页。
34 同31,第6至7页。
35 同19。
36 同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