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20-04-13 | 《星岛日报》

市民不满法治状况 源于意识不足?



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早前批评年轻人的守法意识薄弱,担心会酿成法治灾难。[1]另一边厢,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政府和警察带头破坏法治,是真正严重冲击法治的一方。[2]虽然各界对引起法治危机的源头各有所指,但同样反映社会对现有的法治状况感到不满。

法治精神的动摇,市民看在眼内。根据智经最新一轮《市民对香港法治状况意见调查》,市民对于本港法治状况满意度评分每况愈下[3],也有不少人认为,港人的法治意识较为薄弱。[4]以上结果,实在需要社会正视。

逾半港人不满法治状况

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也是维持社会安定的基础,智经早前发表多篇文章探讨了市民对于十个法治层面的评价,大部分都倾向负面,其中「维持治安及保护人身安全」和「防止政府滥用权力」两个层面的评分,更分别只有4.05分和3.61分(以0至10分评分,0分代表「完全做不到」,5分为「一半半」,10分代表「完全做到」)。[5]

整体而言,2019年只有11.7%受访者满意香港的法治状况,比例较2017(36.1%)和2018年(34.5%)低逾三分之二;表示不满意的受访者则达到52.2%,比例几乎是2017(27.3%)和2018年(27.5%)的两倍,反映出市民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的整体满意度有显著跌幅。[6]

再了解受访者的社经背景分析,在三轮调查中,55岁或以上、内地出生、非在职(如家务料理、退休)或倾向建制派的受访市民,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的满意度较高;相对而言,15至24岁、香港出生、学生或倾向非建制派的受访市民,满意度则较低。调查亦发现,教育程度越高的受访者,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的满意度也较低,但整体来说,2019年不同社经背景分组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满意度,与2018年比较都有明显的下跌。[7]

法治意识是建构法治社会的重要元素

法治意识是人们关于法治的知识、观点和心理的总称,而公民法治意识的强弱,可用作衡量一个地方的法治发展程度。[8]这意味若市民的法治意识不足,一个地方的法治程度将受到影响,或因此引起大众的不满。那么,港人又如何评价其他人及自身的法治意识?

智经调查显示,2019年调查中,46.7%的受访者认为香港人的法治意识不足够,较2018年的36.1%,上升超过十个百分点。[9]不同社经背景的受访者,对于「香港人法治意识」足够度的看法呈显著差异。其中女性、55岁或以上、小学或以下教育程度、内地出生、非在职人士或政治取向倾向建制的受访者,认为不足够的百分比较其他组别为高。但无论是什么社经背景,在2019年认为「香港人法治意识」不足够的百分比,均较 2018 年的相对应分组为高。[10]

不过,被问及「个人法治意识」是否足够时,却有45.4%的2019年受访者表示足够,较2018年的调查结果上升了4个百分点;相反,认为不足够的只有18.8%,较去年下降了3.7个百分点,当中教育程度愈高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具足够法治意识的百分比愈高。[11]从上述结果可见,受访者似乎愈认为个人的法治意识更「胜人一筹」,这亦反映市民对法治状况不满加剧,可能与认为其他人的法治意识不足有关。

方向一:巩固教师法治意识

要加强市民的法治意识,教育不可或缺,而利用正规课程,让新一代了解法治的内容,是最直接做法之一。

学校教育要做得好,不仅需要完备的课程内容,师资同样十分重要。不过,早于2011年,香港教育大学(前称香港教育学院)曾进行了一项名为「通识教师的人权法治态度调查」的研究,发现不少受访通识教师对人权法治的核心内容,即司法独立、程序公义、基本人权及嫌疑犯的尊严等方面的意识薄弱。[12]

该项调查显示,约47.5%的受访者同意法官在审案时应考虑公众意见,这显然违反司法独立的原则。此外,35.3%受访者接受警方为采集证据而以私刑拷问罪犯,36%受访者也同意法庭可以接纳一些由不合法途径取得的证据,去将一个确实犯了罪的人定罪。[13]有负责调查的学者当时指出,教师培训不足、政府忽视人权课题等问题,均令人担心会导致错误的观念延续,破坏本港的核心价值,建议将提升法治与人权的内容正式纳入教师教育课程[14],以免教师没有足够知识教授学生。

有关调查虽然在多年前进行,现在的情况或已转变,但要提高市民的法治意识,教育是重要的一环,而目前法治是通识教育和公民教育中不可或缺的元素[15],然而,若教师的法治意识不足,便会影响法治教育的成效。当然,正如文首所言,不同人士对法治理解有所不同,因此,如何确保教材、教师对法治的理解和陈述准确,处理时必须谨慎。

方向二:从社区对话入手 提升市民法治知识

法治意识要从小培养,学校教育固然重要,但不能忽略的是,若市民普遍认为其他人缺乏法治意识,只有自己相信的才是真理,便容易衍生严重的对立与争拗,对建立尊重法治的社会毫无裨益。因此,如何提升整体市民的法治意识,同时维护法治精神,是重建及共建法治社会必须面对的课题。[16]

要在学校以外提高市民的法治意识,又有哪些方法呢?欧洲联盟委员会去年提出,计划在多方面与欧洲民众接触,以提高人们对法治在欧盟价值观和职能中的核心地位的认识,包括每年举办活动与民间进行对话,专门讨论法治原则,从而在整个欧洲推广共同的法治文化。[17]上述做法,或有助拉近市民与法治知识的距离,将法治推至公众层面,而非停留于专家学者讨论的范围。

另一方面,委员会亦计划加强与欧洲委员会、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以及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的合作。而为了确保措施效益,委员会将设立法治审查周期,以及通过与成员国持续对话,建立撰写年度法治报告的基础,从而加强监督,而报告将有助于向成员国和公众证明,欧盟为应对违反法治而采取的任何欧盟行动,都是客观、相称,且没有歧视。[18]

方向三:善用媒体 宣扬法治理念

除了直接对话,媒体也是传播法治资讯的重要渠道。在尼日利亚,非政府组织「人类发展倡议」(Human Development Initiatives)为了提高当地人对法治的认识和理解,并强调法治在促进政府对市民负责方面的作用,在2008年至2009年间,与当地媒体合作开发了广播节目「法治观察」,节目内容涉及法治和人权问题,同时提供一个平台,让市民与政府官员进行讨论,以帮助公众了解侵犯人权等问题。[19]

香港电台去年与香港大学法律系合作推出的法制节目《现身说法》,亦混合纪录片和戏剧手法,展示在香港社会转变下,法律教育如何迎接挑战。[20]不过,在网络世界盛行的年代,单靠电视节目作为传播方式并不足够。近年,不少法律学者都开设Facebook专页[21],在网上分享法律知识,此举无疑更贴近年轻一辈的生活,达到教育的效果。

总括而言,要维护香港的法治精神,社会各界的法治意识都有必要提高。当然,巩固法治精神没有一劳永逸的法门,持续的教育、恒常的守护,才能保障香港的核心价值。

1 「罪案率增9% 邓炳强指守法意识弱慎防本地恐怖主义」。取自星岛日报网站:https://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213303/,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日。
2 陈娉婷,「【果籽人话】为抗争者打官司 大状刘伟聪叹政府破坏法治:『年轻人犯了法,但政府及警察带头破坏法治』」。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ifestyle/20191210/UHWJKLFZG7YZJGMRHNJVCONJIE/,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0日。
3 《市民对香港法治状况意见调查》,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12月,第40页。
4 同3,第55页。
5 同3,第i页。
6 同3,第40页。
7 同3,第41至43页。
8 朱景文,〈不断增强全社会法治意识〉,《人民日报》,2019年11月7日,13页。
9 同3,第iv、55页。
10 同3,第56页。
11 同3,第57-58页。
12 「人权与法治教育岌岌可危 研究发现通识教师尚待装备」。取自香港教育大学网站:https://www.eduhk.hk/basiclawedu/view.php?m=321&secid=321&id=355,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6月9日。
13 同12。
14 夏志礼,「人权法治意识低至吓人 四成通识教师认未够班」。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10610/15329226,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6月10日。
15 「『香港法治当前的挑战 2019』讲座」。取自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网站:https://www.hkptu.org/5658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1日。
16 同3,第v页。
17 “Strengthening the rule of law through increased awareness, an annual monitoring cycle and more effective enforcement,”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IP_19_4169, last modified July 17, 2019 ; Thomas Wahl, “Commission Presents New Concept to Strengthen Rule of Law,” Eucrim, https://eucrim.eu/news/commission-presents-new-concept-strengthen-rule-law/,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9, 2019.
18 “The European Commission’s Enhanced Rule of Law Mechanism,” Germ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ecurity Affairs, https://www.swp-berlin.org/10.18449/2019C48/, accessed February 13, 2020.
19 “Rule of Law Watch and Awareness,” World Justice Project, https://worldjusticeproject.org/our-work/programs/rule-law-watch-and-awareness, accessed February 13, 2020.
20 「现身说法」。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legaljourney,查询日期2020年3月24日。
21 「张达明(法律学者)」。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Tmcheungeric/,查询日期2020年3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