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04-27 | 《星岛日报》

在「疫」境中学习 移师网上尚欠什么?



新型肺炎肆虐,全港学校由2月初起停课至今近三个月,复课仍遥遥无期。为求停课不停学,不少中小学都改于网上继续上课,如此浓厚的网上学习风气,可谓前所未有,亦令传统教学起了微妙的变化。这是否意味在香港广泛推行网上教学的时机已到?学生和教师又该如何应对网上教学时遇到的软、硬件问题?

网上教学并非新鲜的概念,香港政府于1998年已开始为电子教学铺路,推行「与时并进─善用资讯科技学习」五年策略,为学校配备个人电脑、宽频上网等设备,同时为教师及教学助理提供资讯科技培训。[1]其后,教育局亦开拓电子教科书市场,在2012年推行相关计划,鼓励开发商按本地课程编制电子教科书。[2]

不过,尽管电子教学在香港发展多年,但鉴于教育局向来以校本方针(即由学校领导层制订及推行)落实资讯科技教育,在学校资源各异的情况下,难免有学校因设备不足等问题,难以规划长远的电子学习方案[3],形成学校之间发展进度的差异。在每间学校各自修行下,突如其来的疫症所引发的长时间停课,令不少学校无所适从,部分教师也只能「临急抱佛脚」,四处寻找支援[4],希望尽快掌握网上教学的技巧。

沙士停课曾推网上教学

其实,因为疫症而「被迫」进行网上学习的做法并非第一次发生。在2003年,因为沙士疫情严重,全港中小学及幼稚园经历共51天的停课[5],由于当时的网上学习发展未算成熟,部分学校选择以邮寄方式派发功课,当时少有的网上学习平台包括网上阅读计划「每日一篇」[6],以及香港教育城推出的「非典型网上学习」。[7]其中,「非典型网上学习」是全港首个实时网上视像互动课室,由教师、社工、医生和心理学家义务担任客席讲师,提供实时视像互动课程,教授内容包括中、英、数的本地公开试秘诀、应对危难的心理辅导方法等,同时提供自学课程及互动的网上课室和学习资源,让100多万学生可在家中上课及完成习作。[8]

然而,与新型肺炎疫症不同的是,沙士的停课时间较短,而今次疫情由2月至今已停课近三个月,夏天前复课的机会亦不大[9],意味实行网上学习以往更具挑战,包括课堂内容需要更全面,并且涉及更多的教学资源等。再者,网上学习的发展在17年间已有一定程度的改变,对于技术、教学质素的要求更高,除了维持学生学习的心态,还要追赶原有课程的进度,不能单纯地提供讲故事和公开试攻略等内容[10],而要按照学校定下的课程目标进行教学,以免学生因长期停课而荒废学业。最近多间学校亦采用实时视像教学,让学生不论在何地都可以同时透过网络上课,但要避免因太多人同时登入而引致网络「大塞车」,网上教学系统的承载力便十分重要。[11]

困难一:基层学童支援不足

虽说网上学习发展多年,但如上文提到,要广泛地实施,充足的资源十分重要。但对于一众基层家庭而言,要在家进行网上学习却非易事。首先,其居所可能缺乏空间和宁静环境,令学生难以专心上课。再者,他们家中是否具备支援网上学习的软、硬件,也是疑问。

有基层家庭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每月只靠领取4,900多元综援维生,扣除租金等生活费后,只剩约1,900元,无力负担所居唐楼每月200多元的宽频月费,若面对网络数据不足,只好到附近借用亲戚家的Wi-Fi,奈何亲戚家的小孩同样需要使用网络做功课,故不敢经常打扰。[12]

近年,就基层家庭的网上学习支援,政府及非政府机构都有参与,但当中仍存在不少问题。例如由教育局提供的「上网费津贴计划」,2019/2020年度的平均全年津贴额为1,203元,虽说全额津贴可达1,500元[13],但连同通胀导致的其他生活费用上涨,宽频费用对于基层家庭而言仍有一定负担。至于关爱基金的资助项目,虽然可资助有经济困难的学生购买流动电脑装置,但前提是申请学生的学校有推行「自携装置」教学政策,并需经学校代为购买装置[14],意味若所读学校没有参与计划,学生便无法获得资助。

另外,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资科办)自2011年起推行「上网学习支援计划」,委托「香港小童群益会」及「有机上网」,分别为低收入家庭会学童提供专题电脑课程及资讯科技体验活动、免费电脑及上网技术支援、由注册社工提供「健康上网」的辅导服务,以及向全港合资格家庭提供价格优惠的宽频上网服务。[15]不过,有立法会议员反映,计划只涵盖少数旧型号且运行速度慢的电脑,配套硬件和软件亦不理想。同时,计划与各部门的相关政策未能配合,例如教育局推行的资讯科技教育策略、在职家庭及学生资助事务处推行的「上网费津贴」等,资科办在无法掌握该等家庭的全面资料下,难以作出支援,影响计划成效,而计划亦于2018年8月31日结束。[16]

因应新型肺炎疫情爆发,各界亦陆续推出支援计划,包括政府透过「防疫抗疫基金」增加学生津贴至3,500元[17],以及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与香港青年协会和小童群益会合作推出的「在家学习网宽支援计划」,为十万名基层学生提供为期四个月的免费流动宽频数据卡等。[18]不过,前者只属于单次津贴,无法长远支援基层家庭网上学习的需要,而后者则有基层家庭表示申请逾两星期仍未收到校方消息[19],反映支援计划仍有改善空间。

事实上,即使有支援计划,仍有部分基层家庭因为居住偏远地区村屋或旧式唐楼劏房,宽频公司无法「拉线」,故即使买了家居宽频,也未能享有优质的网络。[20]由此可见,在广泛应用网上教学前,对基层学生的支援必须改善,并要设法助他们突破学习软硬件的限制。

困难二:教师缺乏网上教学培训

网上学习亦令部分教师感到为难。在中学任教地理的陈老师向智经表示,其任职的中学并非以电子教学为主,事前并无为教师提供相关训练。当校方要求他拍摄短片及以直播形式授课,令他手足无措,坦言面对镜头和面对学生完全是两回事。[21]

的确,有别于传统课堂,网上教学需要配备各种电子设备,教师亦需要具备相应的技术。不过,教育工作人员总工会早前的调查发现,344名受访教师中,近八成受访教师认为教育局提倡「停课不停学」却未有提供足够支援。而在实施网上学习时,有教师指出在制作教材及实时教学上遇上技术困难。[22]

除了技术问题,教师在直播课堂上难以知道学生的投入程度,虽然不投入的学生未必会影响课堂秩序,却往往令教师们为课堂的善后工作头痛。近日网上流传一段老师的「追功课」声带,后来更有网民将声带「恶搞」成歌曲,收看次数近16万。[23]另外,有学生在老师安排小组讨论时「熄咪」,拒绝参与课堂。[24]陈老师表示,网上学习无法像面授一样与学生有即时互动,学生再顽劣亦无办法,唯有课后花额外时间向每名学生查问学习进度。[25]

善用网上教学资源 增进授课技巧

教师培训对于网上教学发展十分重要,除了政府或学校本身提供的训练,私营机构提供的相关课程及资源,也是另一个选择。目前,有商业机构会为教师提供到校的影片处理、多媒体制作、网上平台及工具应用等课程,助教师掌握网上教学所需软件的应用技巧。[26]

陈老师指出,由于传统教学大多使用纸本教材,要转为网上教学便要重新准备一些合适和可以吸引学生的教材,例如有趣的影片、图片等。[27]其实,目前有机构可提供现成或为学校度身订造的教学资源,包括「学校课堂内容管理及学生互动学习系统」,协助老师制作网页及互动学习内容,并与学生分享,同时提供老师及朋辈间的评分机制,配合中、英文科创意写作课程的推行[28],让老师在教材准备上节省一点工夫。

除了软硬件的技术应用,教师实行网上教学的另一难题是说话方式的改变。有老师接受传媒访问时指出,在进行网上教学时需要变成YouTuber,除了学懂拍摄、剪接影片及准备教材,更要模仿网红的搞笑口吻[29],务求提升课堂的趣味性,吸引学生听课。网上教学的不同之处,在于教师要对着镜头说话,如何自然而清晰地表达想说的,又不显得尴尬十分重要。现时网上有不少教学影片教导拍摄技巧,当中包括面对镜头说话、新媒体的网络语言等拍片新手入门教学[30],教师可以用作参考。陈老师亦表示,自己有观看大量YouTube片段,参考YouTuber的说话方式,冀吸引学生专心学习。[31]

近年,社会因应疫症或大型社会事件需要停课的情况时有发生[32],网上学习为教育带来机遇,资讯科技界已有共识促进其发展,可以预期,网上学习的应用只会愈趋普及。但要持续发展,社会仍需为教师、家长、学生扫除障碍,学界亦要做好准备,包括为教师提供培训,好让不同背景、程度的学生能从中获益。

1 「香港积极发展网上学习」。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406/28/0628146.htm,最后更新日期2004年6月28日。
2 「立法会十七题:资讯科技教育策略」。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gb/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6/01/P20160601070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1日。
3 「支援校本资讯科技教育发展资源套 (2019年1月更新版)」。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s://www.edb.gov.hk/s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it-in-edu/ITE4/ite4-resourcepack.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3日;莫乃光,〈科技教育参差不齐 政府责无旁贷〉,《信报财经新闻》,2019年3月19日,A19页。
4 「IT科主任:疫情逼出网上教学发展」。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港闻/article/20200331/s00002/1585593301677/,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31日。
5 「资料库:15年内4因疫情停课 沙士历时51天」。取自on.cc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80207/bkn-20180207151757579-0207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7日。
6 〈SARS网上在家学习先驱 「每日一篇」再免费开放〉,《明报》,2020年3月2日,A05页;「以积极学习 对抗因肺炎停课 中文大学为百万中小学童提供网上学习」。取自香港中文大学网站:http://www.cuhk.edu.hk/ipro/pressrelease/030403.htm,最后更新日期2003年4月3日。
7 「非典型网上学习」。取自香港教育城网站:http://www.hkedcity.net/sars/
,查询日期2020年3月31日。
8 「非典型网上学习」。取自香港教育城网站:http://www.hkedcity.net/sars/
,查询日期2020年3月31日;「香港积极发展网上学习」。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406/28/0628146.htm,最后更新日期2004年6月28日。
9 陈沛冰,「【全城禁聚】政府最新评估『禁聚令』或延长14日 料本学年全报销」。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20200402/QXZHBIQHZX4DPWYFMVM37VY664/?utm_campaign=hkad_social_hk.nextmedia&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utm_content=link_post&fbclid=IwAR12MhJk1Q95RnrxFGHk9GAGVp5cFTh-mB_LE731C7CnMpr8eE5OBnWmI7U,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2日。
10 「实时课室」。取自香港教育城网站:http://www.hkedcity.net/sars/,查询日期2020年3月31日。
11 罗保熙,「【武汉肺炎】停课不停学 教师变主播 疫情下的网上教育契机」。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世界说/434834/武汉肺炎-停课不停学-教师变主播-疫情下的网上教育契机,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18日。
12 周满铿,「【停课不停学】网上学习背后 基层家庭去亲友家借Wi-fi做功课」。取自众新闻网站: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8056/停课-武汉肺炎-网上学习-28058//,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0日。
13 「中、小学生资助计划」。取自在职家庭及学生资助事务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sc/primarysecondary/tt/further/statistics/sia.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31日。
14 「关爱基金援助项目–资助清贫中小学生购买流动电脑装置以实践电子学习」。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s://www.edb.gov.hk/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it-in-edu/ITE-CCF/ccf_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30日。
15 「上网学习支援计划」。取自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网站:https://www.ogcio.gov.hk/sc/our_work/community/past_di_initiatives/internet_learning/,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31日。
16 「立法会十七题:支援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在家上网学习」。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2/06/P2017120600442.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6日;「上网学习支援计划」。取自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网站:https://www.ogcio.gov.hk/sc/our_work/community/past_di_initiatives/internet_learning/,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31日。
17 「学生津贴」。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s://www.edb.gov.hk/tc/student-parents/support-subsidies/student-grant/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日。
18 「在家学习网宽支援计划」。取自在家学习网宽支援计划网站:https://elearningsupport.hk/,查询日期2020年4月1日。
19 「【武汉肺炎】逾9成基层学生网上学习遇困难 限速影响未能即时答问题被当缺席」。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315/BOBHRICFVB7JWSFDMN2F6R3LWY/,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15日。
20 同12。
21 智经于3月30日透过电话访问中学教师陈老师。
22 「近八成教师批教育局支援不足 工会倡中小幼逐步复课」。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711140/,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27日。
23 「边个未入Google Classroom未交功课㗎 - 停课的悲歌(由于有错别字,敬请开启字幕)」。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i76A4JUqqE&feature=emb_title,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20日。
24 钟耀恒、朱得志,「【疫情百日】网上教育大茶饭!Zoom成抢手货 老师变身KOL:同学积极过平时」。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0309/27DCTKRW3UVSZLJFT7RGVMC4LI/,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9日。
25 同21。
26 「关于CLASSROOM」。取自CLASSROOM网站:http://www.classroom.com.hk/elt/#eLearning,查询日期2020年4月2日。
27 同21。
28 同26。
29 同24。
30 「Video Maker 影音创客」。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pigQyP7SnvSpKMn-WazX1g/videos,查询日期2020年4月2日。
31 同21。
32 「教育局宣布周一停课 学校网页公布小一自行分配学位结果」。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闻/article/20191117/s00001/157396361586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17日;「资料库:港过去17年曾5次因疫情停课」。取自on.cc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124/bkn-20200124121429097-0124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