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20-04-29 | 《信报》

为企业设缓冲期 破产保护可成急救药?



从中美贸易战升温,到本港发生反修例社会运动,继而全球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本港各行各业,特别是零售、酒店及旅游以及出口等行业均严重受创,经济步入衰退。[1]本港大大小小企业正经历艰难时刻,裁员、结业时有所闻,早前就有书局结束全线16间门市的业务,并遣散估计过百名员工。[2]

除了派钱和贷款担保,政府还有甚么方法可以拯救濒临倒闭边缘的企业?前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怡翔早前接受外媒访问,透露计划设立类似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的企业拯救程序法案,以帮助企业应对经济困境。[3]这项在香港讨论多年的法定程序,或可成为企业「吊命」的急救药。

环球经济疲弱,中小企首当其冲,本港多个行业正承受生意断崖式下跌、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过去数月,政府已推出多项纾困措施,包括在预算案中提出由政府100%担保的特惠低息贷款计划,担保费全免、首六个月可以「还息不还本」,以向周转困难的中小企提供资金,最快于本月开始接受申请。[4]政府又成立两轮分别300亿及1,375亿元的「防疫抗疫基金」,为受今次疫情重创的行业提供财政缓助,更史无前例地为雇主提供工资补贴,希望保住打工仔的饭碗。[5]虽然政府大力加码「撑企业」,企业亦正陆续获发基金资助,惟部分行业被勒令停业,其间收入全无,仍要缴付租金及员工薪金等开支,有企业直指所获资助都不够交租,加上疫情尚未有完结的兆头,倒闭潮会否出现仍有待观察。[6]

破产清盘求助个案升 料更多企业倒闭

有「清盘王」之称的德勤中国副主席黎嘉恩3月初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观察到本港大中小企业全面受到影响,破产数字呈上升趋势,他每日均接获一至两单清盘或破产案件,涵盖零售、餐饮、酒店及物流等众多行业,甚至有上市公司。[7]根据破产管理署统计数字,今年1月提交破产呈请个案共703宗,较去年同期的665宗上升5.7%。[8]不过黎指出,此数据一般滞后三个月至半年,他预料将有更多公司倒闭。[9]

假如企业不敌财政困难,最终要清盘,将所有资产变卖套现以偿付债务,并将公司结束,不同持份者均会有损失。[10]有律师指出,企业清盘,员工不但失去工作,亦未必能够领取全数欠薪;供应商和股东均属无抵押债权人,获发还债项的次序较后,变相可以取回货款或投资的机会较低;而消费者购买了预缴式服务、商品,也很大机会追诉无门。[11]

其实并非每间面对经济危机的企业均必须「即时死亡」——落得清盘或破产收场。黎嘉恩指出,他接手的个案中,大部分公司是现金流出现问题,或短期内不能清偿债务,并非返魂乏术,只是需要专业人士协助。[12]本港若有一个良好的企业破产制度,或可以让企业多一段缓冲期,在破产前有绝地求生的机会。[13]

破产保护暂禁债主追债 让企业趁机重组业务

在美国,财困的企业不一定要直接清盘,它们可以根据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申请「破产保护」(bankruptcy protection),进行重组和寻求「白武士」融资,给予东山再起的机会。[14]较为熟悉的例子有美国玩具连锁店玩具反斗城和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两间公司因为负债累累,分别在2017年及去年申请破产保护,并得到融资维持业务运作。[15]

破产保护的特别之处,在于企业一旦提出破产申请,便可以拥有一段时间的保护期,期内债权人不得就提出破产呈请之前的任何债务,向企业追讨、收回财产、没收抵押品,和要求法庭判决,为负债企业提供了喘息的机会,从而有更多时间专注制定重组业务计划,改善财政状况。[16]破产保护可由企业自愿入禀申请,也可由债权人入禀申请(非自愿呈请)。[17]在提出申请法庭颁布暂免令后,企业要在120天内提出重组计划,相关日数经法庭准许最多可延长至18个月,然后等待债权人及法庭接纳重组计划。[18]

为了确保债权人的利益,重组计划内容必须包括索偿分类,以及如何处理企业目前面对的每项索偿。债权人在重组中亦有角色,一般会由七个最大的无抵押债权人,组成债权人委员会,他们可以与负债企业协商、调查企业的操守和经营状况,并参与制订重组计划。而债权受到损害的债权人,均可参与投票表决重组计划。[19]重组计划要得到各索偿分类中,按债权价值计算、持有至少三分之二债权价值的债权人,和按人数计算、超过一半的债权人赞成,方可获通过。若重组计划得到接纳,企业在提出破产申请前的大部分债务大多会得到解除,并签订新的合约,然后根据重组计划的条款来偿还债务。[20]另外,为支持企业得到新资金继续营运,经法庭批准后,企业可获得新的贷款,而提供资金的「白武士」可获优先还款。[21]

通用汽车起死回生 惟供应商及雇员仍受打击

透过申请破产保护,有美国企业成功起死回生,经典例子有美国通用汽车。2008年时,该公司因品牌策略不当、人力成本沉重,并受到高油价打击,导致部分车种业绩大幅衰退,加上金融海啸爆发,全球经济下滑,其财务状况急速恶化,终在翌年申请破产保护。其后,通用汽车大刀阔斧重整业务,出售旗下多个被视为不良资产的品牌,裁员逾三万人,关闭13间工厂,又实施以股票换公司债券,并接受美国和加拿大政府的贷款。结果通用汽车在2010年第二季获利13亿美元,并重返股市,将上市募集资金偿还予美加政府。[22]

不过,需注意的是,破产保护虽为陷入财政困难的企业增添缓冲期,让企业有机会寻找新资金和改善业务,但它并非万能仙丹,因企业重组不一定会成功,可能最终还是要清盘。另外,重组业务过程中,相关持份者如处于同一产业链上下游的厂商和雇员仍会受到冲击。例如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会拖延付款,令供应商短时间内无法收回货款;再者,业务重组后,或许只有小部分的供应商能够再和企业签订新合约[23],其余供应商则无法受惠。

为保障供应商,在美国破产法中设有一些条款,例如,若货物是在买家申请破产前45天内交付及由买家收取,供应商则有权行使货物索回权,以取回货物、在破产索偿中优先、甚至即时收回欠款。然而,这些条款在实际执行时却有技术困难,因企业在取得新融资时,作为融资条件,贷款人通常会对买家的几乎所有财产设下留置权(lien),使供应商几乎没有可能在企业偿清债务前行使货物索回权。[24]而企业要改善财政状况,少不免节流,有可能裁走部分员工。在通用汽车的案例中,虽然该公司拯救成功,但也拖累三万名员工失去生计[25],以及逾百间亚洲的供应商受重创。[26]

香港意见分歧大 建议逾20年尚未立法

目前,当本港企业陷入财困,在进行清盘法律程序以外,主要有两条出路。第一条出路是自行尝试与债权人磋商,以达成一个可行的还债妥协方案,从而看债权人会否撤回清盘呈请。另一条出路是根据《公司条例》第166条提出债务重组之建议,法庭或会颁令召开会议,让所有相关人士商讨及谈判债务偿还安排的细节。[27]不过,这两个方法都没有明确订定在偿债安排计划制订期间,有一个具约束力的「暂止期」,限制债权人不得采取法律行动[28],未能做到美国破产保护般,暂缓清盘,为企业提供喘息活命的空间。

其实早于1996年,法律改革委员会已经建议以「临时监管」方式,在香港设立法定企业拯救程序,为陷入财政困难的公司,提供不予采取法律行动的「暂止期」。[29]另有会计界专业人士多次表示,本港若有破产保护,可助部分企业避过清盘厄运。[30]港府曾在2001年向立法会呈交订立企业拯救程序建议草案,未获通过,又在2014年公布「设立法定企业拯救程序」的详细建议,但由于有关立法建议相当复杂,加上持份者意见分歧,政府决定进一步咨询相关持份者,及拟备有关的修订条例草案,结果多次推后向立法会提交修订条例草案的时间表。[31]

本港企业拯救程序立法其中一个主要分歧,是对劳工权益的保障。在2017至18年度,新的立法建议曾咨询劳工顾问委员会的意见。[32]有劳方代表质疑财困企业进入企业拯救程序持续营运,雇员虽不会被即时遣散,同时令欠薪情况加剧,甚至超出破欠基金保障上限,及可能失去债权人身份,更无谈判筹码,最终申索无门。[33]

因应现时经济状况,政府计划于明年初推出法定企业拯救程序新草案。纵使在现时经济环境影响下,社会均希望能够保住企业,从而保住打工仔的饭碗,反对声音或有所减退[34],政府在拟定法案时,仍应尽力保障各方获得公平的待遇。

另外,若政府认为法定企业拯救程序能帮助企业渡过今次经济困境,应考虑加快立法准备工作,尽快提交上立法会,及努力凝聚社会共识,力求在今届立法会任期完结前通过,让「急救药」尽快应市,使更多「病人」及早恢复健康。

1 「二零一九年经济概况及二零二零年展望」,财政司司长办公室政府经济顾问办公室,2020年2月,第1至2及21页。
2 〈大众书局全线结业 员工傍晚突接大信封〉,《明报》,2020年3月19日,A03页。
3 Alun John, “Hong Kong drawing up plans for Chapter-11 style bankruptcy system,” Reuters, March 17, 2020,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ongkong-economy-bankruptcy/hong-kong-drawing-up-plans-for-chapter-11-style-bankruptcy-system-idUSKBN2140CT.
4 「陈茂波网志:力保经济元气」。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s://sc.news.gov.hk/TuniS/www.news.gov.hk/chi/2020/03/20200322/20200322_092818_986.html?type=ticker,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2 日。
5 「分目700 一般非经常开支新项目『防疫抗疫基金』」,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立法会FCR(2019 -20)46号文件,2020年2月21日,第1、4及5页;「行政长官抗疫记者会开场发言(只有中文)(附图/短片)」。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4/08/P2020040800828.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8日。
6 「【电影业停工】政府补贴不足 黄百鸣为业界发声︰点解得戏院有补助」。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entertainment/20200409/2LKYQTQMMSCRIS2PMPA53ZC6M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9日。
7 李嘉茹,「【专访】『清盘王』黎嘉恩:每周最少接一单清盘案 最坏情况恐见倒闭潮」。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0302/6S3MMKJCWUVI5E76LEUYANJB2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日;邝月婷,「【专访】日接一宗破产清盘案 『清盘王』教财困企业如何断舍离。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专题人访/444192/专访-日接一宗破产清盘案-清盘王-教财困企业如何断舍离,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11日。
8 「强制公司清盘案及破产案统计数字」。取自破产管理署网站:https://www.oro.gov.hk/cgi-bin/oro/stat_sc.cgi?stat_type=B&start_year=2015&start_month=1&end_year=2020&end_month=1&Search=%E6%90%9C%E5%B0%8B,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3日。
9 邝月婷,「【专访】日接一宗破产清盘案 『清盘王』教财困企业如何断舍离。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专题人访/444192/专访-日接一宗破产清盘案-清盘王-教财困企业如何断舍离,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11日。
10「A. 哪类公司可被清盘?」。取自社区法网网站:https://www.clic.org.hk/sc/topics/bankruptcy_IndividualVoluntaryArrangement_Companies_Winding_up/companies_Winding_up/What_kind_of_companies_can_be_wound_up/index.shtml,查询日期2020年3月24日。
11 曹佩钧,「遇上公司清盘倒闭 员工与消费者怎么办?」。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wealth.hket.com/article/245959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25日。
12 李嘉茹,「【专访】『清盘王』黎嘉恩:每周最少接一单清盘案 最坏情况恐见倒闭潮」。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0302/6S3MMKJCWUVI5E76LEUYANJB2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日。
13 同12。
14 「保障你的利益— 认识美国破产法第11章」。取自香港出口信用保险局网站:https://main.hkecic-eclink.com/compass/eng/200806/003-COMPASS-summer-2008.pdf,查询日期2020年3月24日。
15 「玩具反斗城美国申请破产保护」。取自信报财经新闻网站: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international/article/1660306,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19日;” Fashion retailer Forever 21 files for bankruptcy protection,” The Guardian, September 30,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9/sep/30/forever-21-global-fast-fashion-retailer-files-for-bankruptcy.
16 “Chapter 11 - Bankruptcy Basics,” United States Courts, https://www.uscourts.gov/services-forms/bankruptcy/bankruptcy-basics/chapter-11-bankruptcy-basics, accessed March 25, 2020.
17 同16。
18 同14。
19 同16。
20 同16。
21 同16。
22 YiJu,「破产保护后的通用汽车重返荣耀」。取自Stockfeel网站:https://www.stockfeel.com.tw/破产保护后的通用汽车重返荣耀/,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3日。
23 黄亦筠,「通用破产 台湾供应商靠中国救命」。取自天下杂志网站: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01557,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4月13日。
24 「出口商须知- 《美国破产法》第11章」。取自香港出口信用保险局网站:http://www.hkecic.com/files/glancepdf/chapter_tc20171228110326875.pdf,查询日期2020年3月26日,第28至29页。
25 同22。
26 同23。
27 「E. 清盘以外之解决方法」。取自社区法网网站:https://www.clic.org.hk/sc/topics/bankruptcy_IndividualVoluntaryArrangement_Companies_Winding_up/companies_Winding_up/Alternatives_to_winding_up/index.shtml,查询日期2020年3月24日。
28 「把公司破产法例现代化」,立法会财经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237/11-12(05)号文件,2011年10月31日,第2页。
29 「检讨企业拯救程序立法建议公众咨询」,立法会财经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191/09-10(01)号文件,2009年10月,第1页。
30 陈雪蕾,「德勤吁港设破产保护 黎嘉恩:较中美落后 累企业失救」。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71006/2017419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6日;李嘉茹,「【专访】『清盘王』黎嘉恩:每周最少接一单清盘案 最坏情况恐见倒闭潮」。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0302/6S3MMKJCWUVI5E76LEUYANJB2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日。
31 「检讨公司破产法例及设立法定企业拯救程序最新背景资料简介」,立法会财经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1668/13-14(02)号文件,2014年7月4日,第2及7页;「在财经事务及库务局财经事务科保留两个首长级编外职位背景资料简介」,立法会财经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625/17-18(08)号文件,2018年2月28日,第5页;Alun John, “Hong Kong drawing up plans for Chapter-11 style bankruptcy system,” Reuters, March 17, 2020,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ongkong-economy-bankruptcy/hong-kong-drawing-up-plans-for-chapter-11-style-bankruptcy-system-idUSKBN2140CT.
32 「劳工顾问委员会报告2017-2018第三章2017-2018年度的活动」。取自劳工处网站:https://www.labour.gov.hk/chs/public/dd/lab/report/2017/chapter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日。
33 毕础晖,〈邓家彪拒撑 企业拯救程序   忧雇员讨欠薪无筹码 如糖衣陷阱〉,《信报财经新闻》,2019年1月8日,A12页。
34 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