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20-05-04 | 《经济日报》

从隔离心理入手 打赢抗疫持久战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极易传染[1],居家抗疫、保持社交距离,成为全球阻止病毒传播的抗疫手段。惟近来发生多宗违反检疫令的个案,部分需要在家检疫人士擅自离开寓所,外出用膳,甚至尝试离境到内地游玩。[2]市民抗疫亦有所松懈,多了外出聚众消遣,出现酒吧群组和唱K群组多人染病的情况。[3]这些行为在外界看来出于「自私」,其实背后可能受到其他心理因素影响,在一面倒批评之余,社会不妨尝试理解民众的心理状态,找出用「重典」以外、让大众安然度过居家抗疫日子的方法。

目前,除了确诊病人会送到医院隔离治疗,政府规定与确诊者有密切接触者,以及从外地入境人士需在检疫中心或家中接受14天强制检疫[4],不得外出,亦要把与家人及朋友的接触减至最少。[5]单单在3月13日至26日期间,本港便有逾1.36万宗个案需接受强制检疫。[6]不少市民也选择居家抗疫,减少社交接触,拒绝朋友聚会,部分在家工作的上班族和在家上课的学生,更可能全天候待在家中,足不出户。惟疫情反复,长时间处于隔离和限制活动的状态,人们的心理健康亦可能转差。

文献:隔离有碍心理健康 易情绪低落、愤怒

因应严峻疫情,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一班心理学家,回顾了世界各地24篇研究隔离检疫(quarantine)[7]对人民造成心理影响的文献,涵盖SARS、中东呼吸综合症及伊波拉等疾病爆发时,感染风险较高的医护人员和市民接受隔离检疫的情况。[8]

大多数文献均指出,隔离检疫对人们心理健康造成不良影响,研究对象普遍出现心理困扰和障碍,包括情绪低落、压力、易怒、抑郁及恐惧等,只有少数人表现积极情绪。当中有五个研究显示,接受隔离检疫的人较未有隔离者,出现心理健康问题的比例较高,例如有28%接受隔离检疫的父母,出现与创伤相关精神健康障碍的征状,较无需隔离的父母高22个百分点。虽然这些问题或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减退,但亦有可能在数年后仍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其中一项研究追踪沙士爆发三年后的情况,发现曾接受隔离检疫的医护人员,和酗酒及酒精依赖征状呈正向关系。[9]

与外界隔绝、资讯欠清晰 诱发情绪问题

心理学家又从文献归纳出,检疫期间人们出现情绪问题的数个因素。第一是隔离检疫持续时间,隔离愈久,精神健康状态便愈差,部分人出现创伤后遗症病征、回避行为和愤怒。忧虑感染是另一因素,他们担忧个人健康和害怕感染他人,特别是家人。若他们出现类似感染的病征,便会变得极为忧虑,担忧自己染病,这种心理状况可能持续数月。另外,困在家中隔离打破了日常生活规律,无法进行日常活动,减少与他人的社交和亲身接触,也会导致无聊、沮丧,以及被世界孤立的感觉。[10]

检疫期间食物、水、衣服、药物等基本生活用品不足,也会造成沮丧,甚至有研究指,受访者在完成隔离后四至六个月仍伴随焦虑和愤怒。若政府提供疾病和检疫措施指令的资讯不足及不清晰,被隔离人士不清楚要采取的行动、隔离的目的,以及不同的风险级别,都令人感到压力和混乱。[11]

一些外在因素也值得社会留意。例如是因为接受检疫无法工作,隔离人士出现财政损失和困难,也会产生持久的心理影响,例如焦虑,当中低收入人士的影响更大。此外,完成隔离重新进入社会后,接受检疫的人士有可能面对他人厌恶、歧视、恐惧的目光,其他人会避开他们,撤回社交活动邀请,雇主怕被传染,亦未必愿意让他们立即复工。[12]

身心会疲劳 难一味靠坚持

另一边厢,多了市民外出聚会、少戴上口罩、联群结队行山,甚至有隔离人士违反检疫令外出,惹来播毒的疑虑。[13]这些行为,或会被批评妄顾安全,却也可能是「行为疲劳」所致。有心理学家在电台节目中分析,「行为疲劳」是指因持续重复地做同一件事,身心觉得疲倦从而放弃,除非事情对执行者来说非常重要,否则单凭恒心未必能维持下去。[14]

算起来,自1月底、农历新年假期时,政府宣布除紧急和必须公共服务人员外,政府雇员均改为在家工作,并呼吁私人机构跟随,以减低疫情在社区扩散风险[15],至今本港进入抗疫紧张状态已经超过三个月,部分市民确有可能感到疲惫,选择暂时降低戒备,重拾社交活动。

早前大批港人从海外回港,令本港进入第二波疫情,虽然近来每日确诊数字均录得单位数,市民仍应尽量留在家中,减少社交接触,否则之前抗疫的努力恐怕会「一铺清袋」。[16]惟「行为疲劳」和长期与外界隔绝的心理负荷,不能只凭坚持克服,政府、社会机构和市民个人均需要采取一些行动,让所有人都能安心、齐心地度过抗疫日子。

建议一:资讯要适时充足 指示要清晰

前述文献提及,如果政府提供疾病和检疫措施指令的资讯不足及不清晰,会令受检疫人士感到压力和混乱。这些问题,相信也会出现在一般市民身上。因此政府应向受隔离检疫人士和市民发放清晰资讯,让他们正确认识疾病的病征和后遗症、他们所面对的风险,以及检疫措施的安排和其背后理据,强调居家抗疫是为了保护自身和他人,使市民不会过于恐慌,亦不会看轻疫情,得以自律抗疫。[17]

在香港,虽然港府每日都透过记者会和专题网站等多个途径,向市民发放最新的疫情发展和抗疫措施[18],但当局个别事出突然的做法,却使业界和市民无所适从,其背后理据也令人费解。例如4月1日,政府宣布当天下午6时起卡拉OK、麻雀馆、夜店或夜总会将要关闭14日,惟政府在下午5时56分,即生效指令4分钟前才发稿宣布新措施,并于晚上7时才召开记者会解释措施,令业界措手不及。[19]再举例,政府早前宣布「限聚令」,禁止多于四人在公开场合聚会,被问到界线订于四人的原因,特首林郑月娥承认相关规例并无科学基础。[20]

而措施在执行时对前线执行人员的指引不足,亦同样令市民不安。例如排队可获豁免「限聚令」,却有警员以多于四人为由,驱散排队等取外卖的食客。[21]当连执法者也不了解措施,只会令市民无所适从和制造混乱,并产生更大压力。

要令市民全心抗疫,政府必须汲取经验,确保资讯能够适时、充分和清晰地发布,以减少业界、市民,以至政府前线人员的不确定因素。

建议二:加强网上心理支援服务

除了资讯发布,本港政府和社会机构可以仿效内地,为检疫人士和市民提供心理支援服务,疏导他们的负面情绪。内地中央政府发布了冠状病毒疫情的心理危机护理指南,指导各级政府掌握民众的心理健康变化,并提供心理疏导、心理健康教育等服务,又设立心理支援热线队伍,透过电话和线上通讯方式,支援确诊者、医护人员、居家隔离者、家属以至一般民众。[22]

香港纵使人手上或未能提供一对一服务,社会机构也可考虑透过网上讲座及拍摄影片,在网上提供心理锦囊,教导市民如何应对及纾缓抗疫日子以来的不安、紧张、焦虑等情绪。[23]

建议三:确保基本日用品和食品供应 定期公布数据

在疫情阴霾笼罩下,市民心中不安,稍有风吹草动,便担心粮食和日用品将会短缺,继而引发恐慌,纷纷抢购大米、食水、厕纸和卫生巾,超级市场被一扫而空。[24]纵使抢购潮一度平息,但早前越南一度宣布暂停出口大米,随即又引发新一轮抢购。[25]

当市民陷入恐慌,确保基本物资供应充足,是政府首要工作[26],尤其是当某些国家传出禁止出口某些必需品时,应尽快与本地进口商沟通,并拟订对策,然后向市民发放最新消息,例如考虑像第一轮抢购潮时,从食品和日用品供应商处收集供应数据[27],集中定期向市民发布,让市民知悉物资充足,助其稳定情绪,免得动辄抢购,变相制造短缺。

建议四:重整日常 保持心理健康

最后,市民可以自行采取一些方法,提高个人心理质素,度过这段断绝社交活动的时期。提到与世隔绝,太空人绝对是佼佼者,有曾在国际太空站上工作一年的美国退役太空人,早前便撰文提出几项应对隔离的建议。他提议,即使不可亲身见面,市民可以利用电话或视像通话,与家人朋友保持联络,以免产生孤立感。另外应制订时间表,严格遵守作息安排,以助调节和适应生活习惯,并且要适时玩乐。[28]

长留家中令人向往大自然,市民可以在家中播放自然环境的声音,像是鸟鸣和树叶摩娑声等,令自己仿如置身自然,放松下来。[29]当大众被限制在狭小空间生活,可选择替自己设立目标完成一个任务,例如阅读一本书、发展一个兴趣像是透过网上课程学习一款乐器,更有意义地打发无聊时间,以减轻抗疫疲劳。[30]

抗疫路仍漫漫,社会在对抗疾病的同时,也要照顾大众的心理健康,理解在减少社交接触的家居隔离期间,可能产生的心理问题。市民如有需要,亦应咨询家庭医生,做好治疗及预防工作,保障生理、心理及社交健康,面对抗疫持久战。

1 「钟南山:新冠肺炎发病早期更高传染性」。取自信报财经新闻网站: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2414363/,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5日。
2 「【隔离令】24人违检疫令转送禁闭检疫中心 儿子剪防疫手带母亲大义灭亲举报」。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600145/,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5日;〈3男违检疫令 囚10日至3个月 一人称闷想回内地玩 官斥自私到极点〉,《明报》,2020年3月31日,A03页。
3 「【疫情焦点】港增51确诊 RED MR唱K群组7人全中招 1家人亦染疫(附真疫厦名单)」。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401/3MTHCZACI2UKDSVX6Q7MFMJJ4U/,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1日。
4 「专家认同维持隔离确诊病人策略」。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s://sc.news.gov.hk/TuniS/www.news.gov.hk/chi/2020/02/20200217/20200217_213715_460.html?type=ticker,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17日;「抵港人士的家居检疫须知」。取自政府同心抗疫网站:https://www.coronavirus.gov.hk/sim/inbound-travel.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1 日。
5 香港法律第599C章《若干到港人士强制检疫规例》第8条,版本日期:2020年3月25日;「强制检疫须知」,卫生署,2020年3月。
6 「根据香港法例第599C章正在接受强制检疫人士所居住的大厦名单」。取自卫生防护中心网站:https://www.chp.gov.hk/files/pdf/599c_tc.pdf,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16日。
7 注:检疫是指分隔和限制可能感染传染病者的活动,以查证其身体有否不适,从而减少他们感染他人的风险。资料来源:Samantha K Brooks et al., “The psychological impact of quarantine and how to reduce it: rapid review of the evidence,” The Lancet 395(10227) (2020), p. 912.
8 同7,第912、 914及915页。
9 同7,第913至914页。
10 同7,第916页。
11 同7,第916页。
12 同7,第916至917页。
13 「【行山登高】港人行山避疫郊区人头涌涌 化学博士教疫情中行山礼仪【内附高危行山径】」。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580808/,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4日;「【隔离令】24人违检疫令转送禁闭检疫中心 儿子剪防疫手带母亲大义灭亲举报」。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600145/,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5日。
14 「第三辑 #80 疫症瘾隔离心理」。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5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9日。
15 「政府雇员明起在家工作」。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s://sc.news.gov.hk/TuniS/www.news.gov.hk/chi/2020/01/20200128/20200128_114401_545.html?type=ticker,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28日。
16「【武汉肺炎】香港医学会:正面对第二波疫情 部分市民『抗疫疲劳」 吁勿松懈」。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武汉肺炎-香港医学会-正面对第二波疫情-部分市民-抗疫疲劳-吁勿松懈/,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6日。
17 Samantha K Brooks et al., “The psychological impact of quarantine and how to reduce it: rapid review of the evidence,” The Lancet 395(10227) (2020), p. 918;「第三辑 #80 疫症瘾隔离心理」。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5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9日。
18 黄金棋,「【新冠肺炎】张竹君连续52日出席记者会:我唔系工作时间最长嗰个」。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454658/新冠肺炎-张竹君连续52日出席记者会-我唔系工作时间最长嗰个,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31日;「同心抗疫」。取自政府同心抗疫网站:https://www.coronavirus.gov.hk/sim/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2日。
19 「生效前四分钟公布 卡拉OK、麻雀馆等傍晚 6 时关闭 陈肇始:唔好意思,时间都系好急」。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生效前四分钟前公布-卡拉ok-麻雀馆等傍晚-6-时关闭-陈肇始-唔好意思-时间都系好急/,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1日;「社交戒严令或延长 业界无所适从忧损失扩大」。取自东网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402/bkn-20200402122139604-0402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2日。
20 「政府禁四人以上聚会 林郑承认这人数限制并无科学基础」。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8585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7日。
21 「驱散外卖客 强制四人同坐 警方巡查龙门冰室 指令与政府防疫措施不同」。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驱散外卖客-强制四人同坐-警方巡查龙门冰室-指令与政府防疫措施不同/,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30日。
22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要点解读」。取自疾病预防控制局网站:http://www.nhc.gov.cn/jkj/s3578/202001/253b43870a5744b8b938429e737e9e9f.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28日。
23 「『情绪GPS』心理防疫锦囊」。取自新生精神康复会网站:https://www.nlpra.org.hk/EN/theme/165/163,查询日期2020年4月9日。
24 林祖伟,「武汉肺炎疫情触发香港出现『集体歇斯底里』抢购潮」。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1396305,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6日。
25 「越南暂缓出口禁令 港仍现抢米潮」。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84420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8日。
26 同7,第918页。
27 「同心抗疫 共渡时艰 关键时刻 沉着应对」。取自政务司司长网志:https://www.cso.gov.hk/sc/blog/blog20200216.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16日。
28 Scott Kelly, “I Spent a Year in Space, and I Have Tips on Isolation to Share,”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21,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21/opinion/scott-kelly-coronavirus-isolation.html.
29 同28。
30 「第三辑 #80 疫症瘾隔离心理」。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5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29日;Scott Kelly, “I Spent a Year in Space, and I Have Tips on Isolation to Share,”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21,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21/opinion/scott-kelly-coronavirus-isolat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