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05-09 | 《经济日报》

抗疫思长远 加强培训助「后五十」转型



近大半年本港经济转差,大量雇员饭碗不保,其中一众中高龄人士,更令人担心他们的生计。另一方面,纵使香港因当前逆境而减少劳动力需求,长远却仍然需要面对高龄化和生育率低的挑战。

政府去年底预计,香港在2027年将欠缺约17万劳动人口[1],过去亦曾表示需要鼓励50岁或以上年长人士(下称「后五十」)重投就业市场。[2]因此,无论是为目前保就业或是为长远计划,协助「后五十」装备,以配合劳动市场需求,都是香港的挑战。

为了解本港潜在的劳动力,特别是一众「后五十」,智经整理本港于 1998 至 2018年间的劳动人口参与率(下称「劳动参与率」)数据,并按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及婚姻状况等人口特征进行分析,冀助社会重新规划就业策略。[3]

60至64岁人士较20年前更活跃于职场

从1998至2018年,本港整体劳动参与率微降一个百分点至59.2%,「后五十」劳动参与率却不跌反升,由31.8%升至43.1%,升11.3个百分点。而「后五十」的劳动人口则录得79.7 万人增长,抵消15 至 49 岁劳动人口的约 27万人负增长[4],成为本港人力主要增长来源。

「后五十」之中,愈年轻的在职场上愈活跃。2018年50至54岁的劳动参与率为78.3%,55至59岁、60至64岁和65岁及以上的依次为67.6%、47%和11.7%。惟若以劳动参与率变幅来分析,1998至2018年间各年龄群组就业抉择的转变,则以 60 至 64 岁人士,较以往更活跃于职场,劳动参与率升幅达17.1个百分点,为各年龄群组之冠,其次为55至59岁,升幅为 12.3 个百分点。[5]

「后五十」学历愈高 愈有意投入职场

近年「后五十」的特点,是整体教育水平有所提升。比较2011 及 2016 年按教育程度划分的劳动人口数据,「后五十」中拥有中学及专上教育学历的劳动人口有明显增长,由2011年的50.2万及16.6万人,增至2016年的68.0万及27.1万人,分别增加17.8万及10.5万人,相反具小学及以下学历者则由2011年的30.3万人减少1.1万人,至2016年的29.2万人。[6]

在2016年,本港小学及以下、中学及专上教育程度的整体劳动参与率,分别为27.6%、60.6%及75.5%,较2011年跌0.6至1.4个百分点。[7]然而,同期不同学历的「后五十」参与率均逆势上升。具专上教育学历的「后五十」,其劳动参与率由2011年的57.7%,涨至2016年的61.4%,增幅为3.7个百分点;具中学学历的,也由51.1%增加1.9个百分点至53%;小学及以下教育程度的,则只由24.8%升至24.9%,仅增加0.1个百分点[8],反映学历愈高,投入职场的意向较以往愈为强烈,就业机会也愈多。

求职屡碰壁 部分长者疑受年龄歧视

年长人士劳动参与率上升,可归因于一系列的因素,例如健康状况改善和教育水平较以往的年长人士提升、职场文化对在职长者更加友善,以及长者对退休金或退休储蓄不足的担忧。[9]

惟无论是个人有意退而不休,还是为了维持生计,不是每名年长人士也能轻易地获得一纸聘书,部分人求职时更是屡屡碰壁。去年67岁拾荒者黄姐在立法会公听会上,向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哭诉长者难以找到工作,便引起全城热议。黄姐的经历正是「后五十」求职艰难的活生生例子。她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她曾是公立医院病房服务员,后来因健康出现问题,于50岁提早退休。为了生计,她休息大半年便再找工作,但几乎每次见工也没有下文,之后唯有成为拾荒者。[10]即使立法会一役后,劳工处向黄姐介绍了七至八份工作,但她应征后鲜有回音,或到场面试时被告知已有其他人获聘。[11]

「后五十」不获聘用有多种原因,部分是涉嫌受到年龄歧视,像黄姐向传媒表示,曾与一名年轻女生一同在快餐店求职,但经理只向该女生提供申请表格。[12]部分人不获聘,则与体力或健康状况未能满足工作需求有关。平等机会委员会2016年发布的职场年龄歧视研究中,有受访物业管理雇主表示,管理员需要巡楼,年纪较大者若长时间巡楼,或会出现头晕等健康问题,无法完成工作。[13]

经济转型 需求装备新技能

「后五十」搵工难的另一个原因,涉及香港人力需求的转变。随着香港转型为知识型高增值经济体,加上科技和人工智能的应用,本港需要更多掌握新技术和具较高学历的人才。[14]根据政府数据,本港对经理及行政人员、专业人员及辅助专业人员等白领的实际人力需求比例,由2012年的39.9%,增至2017年的42.8%;而同期对较高学历(副学位、学士学位及研究院)的实际人力需求比例亦增加,由30.6%升至37%,料两者未来将进一步上升。[15]

而近年以至未来十年,有数以十万计战后婴儿潮出生、具初中至高中学历的劳工退休。[16]这批「后五十」的技能,未必尽数追得上工作要求的转变,例如仍未掌握办公室工作所需的电脑应用知识。[17]上述平机会研究中,有曾聘用退休人士的雇主表示,获聘者多数曾在该公司工作,或是具备所需技能的退休人士,缺乏所需技能的则通常不获考虑。[18]

由此可见,要发挥「后五十」的职场潜力,帮助他们获取切合市场需求的专业技能,至为重要。当局现正致力保就业,但长远也应持续投放教育及培训资源,同时增加在职培训和持续进修的诱因,让「后五十」有更多机会和动力装备自己。[19]

德国推个人化就业辅导 联手业界提供培训

世界上不少已发展经济体的政府,特别是人口高龄化严重的地方,均落实了一系列支持年长人士就业的政策。以2018年55至64岁年长人士的劳动参与率达73.6%的德国为例[20],其专为「后五十」而设的就业政策,便值得香港探讨。

德国联邦劳工及社会事务部于2005至2015年实行Perspective 50 Plus计划,旨在支援低技能及长期失业的50岁及以上人士,为他们提供职场辅导、个人特征分析、沟通及求职技巧培训、工作培训、实习和工资补贴。计划与国内几乎所有就业中心、企业、商会、工会、地方政府、培训机构,以至社会服务机构等多个地区的持份者合作,设立了77个地区就业公约,组成地区网络帮助长者求职,而地区伙伴可以按各地的就业需求调整计划。[21]

就业中心的顾问会为求职者提供个人化的社会和职场特征分析,以配对适合的工种,与传统的就业计划、采取较被动的咨询方式不同,这个计划其中一个成功关键,在于更为主动和以人为本,在求职过程提供个人化辅导,更着重求职者可以做什么和有什么资源可以使用,而非他不能做什么与有哪些缺陷。[22]

而与多方持份者,特别是企业和行业组织合作,协助长者发展技能及就业,是该计划的另一成功因素。为了增加就业成功个案,就业中心的顾问会透过帮助雇主撰写职位招聘简介,了解雇主要求,以寻找最适合的失业人士。计划又提供工资补贴,以鼓励雇主聘用长者,补贴金额上限为薪水的一半,最多为期36个月,补贴期完结后,雇主必须持续聘用该名年长雇员,强制聘用期最长12个月。聘用期间雇主可持续得到就业中心的顾问建议,以助年长雇员融入工作。[23]

计划又跟业界合作为失业者提供培训,协助他们学习新技能和取得专业资格,例如有IT业组织利用此计划,为失业的IT人才设置虚拟职场 FUTEX(Future Technologies for Development Expertise),让他们从网上平台获得训练机构和专家顾问的支援,以助取得专业资格与就业机会。[24]

计划于2005至2010年间有近46.7万人参与,成功协助近13万名高龄人士重返职场;2011至2015年期间亦每年帮助约20万人。[25]惟计划亦有为人诟病的地方,成功找到工作的高龄人士在群组中属年纪偏轻,平均只有54岁,重新投入劳工市场的参与者,也仅有3%是60岁及以上。[26]

资助进修 提升「准五十」就业本钱

德国政府不但聚焦在「后五十」人士,亦为即将成为「后五十」的在职雇员早作准备,资助他们终身学习,避免年老失业。当地设有名为WeGebAU的计划,主要服务对象为低技术劳工和45岁以上雇员,资助根据《职业培训法》定义,未完成职业资格、未完成大学学位,或从事不需专业训练非技术工种至少四年的低技术劳工,修读认可课程,以取得专业资格。另外 45岁以上、受雇于少于250人企业的员工,亦可申请在工作场所以外,接受与一般人力市场技能相关的培训。当局会视乎情况全额或部分资助进修费用,雇员其他费用如交通费,同样有可能得到资助,而雇主因员工出外进修缺勤造成的薪金和社会保险成本损失,也可以报销。[27]

港府为鼓励长者重投劳工市场,亦推行了多项措施,部分与上述德国政策类似,例如中高龄就业计划,雇主每聘用一名60岁或以上失业年长求职人士,便可获取每月最高达4,000元的在职培训津贴,为期6至12个月。[28]另外,去年雇员再培训局(ERB)亦推出「后50.爱增值」活动,资助50岁或以上合资格人士,免费报读一项ERB半日或晚间制「新技能提升计划」课程或通用技能培训课程,以提升竞争力,现时计划经已结束。[29]

惟审计报告指出,在2014至2018年间,合资格参加中高龄就业计划的个案虽然每年平均有2,660宗,但实际提交初步申请年均只有565宗,占约两成,数字偏低,而就业个案留任率亦有下跌趋势。[30]观乎政府网站所介绍,计划对雇主的诱因只限金钱上的资助,但未有更多介入和支援,例如就业配对和聘用后帮助长者融入职场的就业支援。[31]以招聘过程为例,有意参加计划的雇主先向劳工处刊登职位空缺,然后求职人士自行获悉相关职位空缺资料后,视乎雇主选定的应征方法,透过劳工处转介或直接联络雇主应征该职位[32],过程中劳工处只担任资讯平台和联络的角色。

政府或可考虑参考德国,针对「后五十」人士提供更多非物质而且持续的支援。其实劳工处各就业中心均有提供就业咨询服务,求职人士可以预约与就业主任会面,倾谈他们的就业需要、改善求职技巧、索取就业市场和培训课程的资讯,以及进行职业志向评估。[33]在中高龄就业计划之中,就业主任可以在求职人士要求转介时,主动介入提供求职建议,助「后五十」面试一击即中。另外,社署亦有委托非政府机构,为健全综援申领人提供个人化和针对性的就业支援服务,当中除了就业辅导、选配,及提供最新劳工市场和培训课程资讯,还提供最少三个月的就业后支援服务。[34]政府应检讨这类就业跟进服务的成效和限制,考虑是否值得引进至针对中高龄的就业支援计划。

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冲击环球经济,香港人既要保持健康,也要保住饭碗。包括「后五十」在内的雇员,都需要适切的支援。而当经济复苏,拥有丰富经验的「后五十」,长远也是本港未来不容忽视的职场生力军。为了人尽其才,社会应尽力协助「后五十」保持竞争优势,并因应各项阻碍他们投身职场的因素,作出改善,为香港经济注入新动力。

1 《2027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9年12月,第ii及xii页。
2 「善用人力资源 推动经济发展」。取自政务司司长网志网站:https://www.cso.gov.hk/sc/blog/blog2018041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5日。
3 《生力军何处寻:「后五十」弹起 香港人力策略再出发》,智经研究中心,2020年3月,第13至14页。
4 同3,第21页。
5 同3,第21至22页。
6 同3,第32页。
7 同3,第29至30页。
8 同3,第32页。
9 「长者就业情况:本港最新发展及海外政策比较」,政府经济顾问办公室,2019年8月,第3页。
10 「港故:快餐店政府部门都唔肯请 拾荒黄姐日做18小时冀被尊重」。取自on.cc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421/bkn-20190421120010846-0421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21日。
11 「六旬拾荒妇黄姐找劳工处助就业全无回音 团体指对长者支援不足」。取自明报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闻/article/20190422/s00001/155590691903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22日;邓颖琳,「拾荒妇黄姐听罗致光建议求助劳工处 获安排见工但未面试已无空缺」。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18417/拾荒妇黄姐听罗致光建议求助劳工处-获安排见工但未面试已无空缺,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5日。
12 同10。
13 「职场年龄歧视的探索性研究」,平等机会委员会,2016年1月,第38页。
14 《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5年4月,第vii页;《2027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9年12月,第ix至x页。。
15 《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5年4月,第vii至ix页;《2027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9年12月,第ix至xi页。。
16 《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5年4月,第23页;《2027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9年12月,第23至24页。。
17 「推动耆壮人士就业」,香港青年协会青年创研库,2018年6月,第27页。
18 同13,第38页。
19 同3,第49至50页。
20 “Labou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 OECD Data, https://data.oecd.org/emp/labour-force-participation-rate.htm, accessed March 19, 2020.
21 “Key Policies to Promote Longer Working Lives in Germany,” OECD, https://www.oecd.org/els/emp/Germany%20Key%20policies_Final.pdf, accessed March 19, 2020, p. 12.
22 “Germany - Perspective 50plus - Employment Pacts for Older People in the Region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social/PDFServlet?mode=mlpPractice&practiceId=27, accessed March 19, 2020; 「目录」。取自台湾就业通网站:https://www.taiwanjobs.gov.tw/upload/104/4e6bca83-34d6-4e3d-a668-ecba1587d121.pdf,查询日期2020年3月19日,第68至69页。
23 “Germany - Perspective 50plus - Employment Pacts for Older People in the Region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social/PDFServlet?mode=mlpPractice&practiceId=27, accessed March 19, 2020.
24 「延后退休可行性方案之研究」,中华民国劳动部,2015年10月,第95页。
25 同24。
26 同21。
27 “Further training for low skilled and older employees in companies (WeGebAU),” European Centr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Vocational Training, https://www.cedefop.europa.eu/en/publications-and-resources/tools/financing-adult-learning-db/search/further-training-low-skilled-and-older-employees-companies, accessed March 20, 2019; “Germany - On-the-job training for low skilled and older worker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social/PDFServlet?mode=mlpPractice&practiceId=18, accessed March 20, 2020.
28 同9,第11页。
29 「『后50.爱增值』活动」。取自雇员再培训局网站:https://www.erb.org/upgrading/chi/,查询日期2020年4月21日。
30 周满铿,「罗致光叫黄婆婆找劳工处 审计报告揭『中高龄就业计划』等搵工服务成效不彰」。取自众新闻网站: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19916/审计报告-劳工及福利局-长者就业-19937/罗致光叫黄婆婆找劳工处-审计报告揭「中高龄就业计划」等搵工服务成效不彰,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8日。
31 「雇主常见问题(Q11)」。取自劳工处互动就业服务网站:https://www1.jobs.gov.hk/1/0/WebForm/information/cn/epem/employer/page3.aspx,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30日。
32 「中高龄就业计划计划介绍」。取自劳工处互动就业服务网站:https://www1.jobs.gov.hk/1/0/WebForm/information/cn/epem/page1.aspx,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7日。
33 「就业服务」。取自劳工处互动就业服务网站:https://www1.jobs.gov.hk/1/0/WebForm/information/cn/our_service/info_services4.aspx#,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31日。
34 「就业支援服务」,社会福利署,2020年4月,第1至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