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20-06-01 | 《星岛日报》

加强保障 缔造动物友善城市



在文明社会,虐待动物是不容接受的行为,如果施虐者是为宠物提供服务的人员,则更惹人反感。今年初,大埔一间宠物美容店被揭发有宠物美容师涉嫌虐待狗只[1],再度引起大众对动物权益的关注。

其实,香港已经有多条与保护动物相关的法例,也有不少争取动物权益的团体,但虐待动物的情况仍时有发生。这是否反映既有做法有所遗漏?要进一步保护动物福祉,应从何入手?

保护动物法例多 虐待情况仍持续

饲养宠物的风气在本港颇为盛行,即使只计算猫狗,全港已约有24.2万住户饲养,占所有住户的9.4%,涉及超过40万只猫狗。[2]但同一时间,虐待或暴力对待动物的个案亦不罕见。在2016至2018年间,政府每年便平均收到约300宗涉嫌残酷对待动物的怀疑个案。[3]

为了保障动物福祉,本港至少有十条有关法例[4](见下表),其中《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主要针对虐待动物行为,内容涵盖残酷地打、踢、恶待、过度策骑、过度驱赶任何动物或残酷地使任何动物负荷过重或折磨、激怒或惊吓牠们;疏于对被关禁动物提供充足的食物和清水;运送动物的用具令动物承受不必要的痛楚等,违法者一经定罪,可被罚款20万元及监禁三年。[5]

除了法例规管,警务处自2011年10月起联同渔护署、食环署、爱护动物协会、香港兽医学会、中国(香港)兽医学会及保护遗弃动物协会推出「动物守护计划」,从教育培训、宣传、情报收集及调查四方面打击残酷对待动物行为。[6]警方也在本港22个警区设立专责调查队,专责处理当区的残酷对待动物个案。[7]

纵然如此,虐待动物的情况仍不断发生,其背后原因,至少可从刑责层面及行业规管层面进行探讨。

刑罚过轻 欠阻吓力?

在刑责层面,有动保团体认为,虐待情况不断是由于现有的《残酷对待动物条例》刑罚过轻,欠缺阻吓性。这是否实情?

政府数据显示,2016至2018年间根据《残酷对待动物条例》而成功检控的个案共有47宗,而自2006年以来,法院判处最重的刑期是监禁16个月[8],不可谓不重,然而部分案件的判刑,确容易令人质疑阻吓力是否足够。

在2017年,元朗逢吉乡被揭发有非法狗场繁殖101只狗,部分被发现营养不良、脱毛、白内障等问题,也有部份被割去声带,法官最终因被告初犯、主动回港自首及认罪,并考虑到其坎坷背景及涉案狗只没有严重伤亡,判处监禁七星期及罚款2.7万港元。有关判决引来关注团体不满,但根据香港爱护动物协会事后所指,案件的受害动物被用作商业繁殖,所繁殖的狗只,每只大约可以为狗主带来7,000至2万港元的利益。[9]潜在利润如此丰厚,难怪判刑被质疑过轻。

以上结果,可能与现有法例没有涵盖部分虐待行为有关。在现有法例下,施虐者需在确认动物受到实质伤害后,才会被法律惩处[10],而残酷对待动物只涵盖踢、打等威胁动物生存的行为,但如上述案例所指切除声带、除爪、断尾等令动物伤残的行为,因没有影响其生存所需,故并不包括在法例之内。[11]

宠物美容服务欠专门监管

至于行业规管层面,现时经营宠物寄养所、宠物酒店、经营动物售卖生意的宠物店及商业繁殖场,均需领有渔护署签发的牌照,并受相关法例规管。持牌人必须遵守法例规定有关场所的准则,例如《公众卫生(动物)(寄养所)规例》列明,寄养所需有结构良好的围封物及畜舍设施,包括通风的环境、充足食物和水和清洁卫生的环境等[12],确保动物不会因此而受到伤害,并在执法时有据可依。

不过,某些提供宠物服务的行业,现时却不受牌照制度规管,令人担心是否存在监管漏洞。例如,近年不少人开始着重宠物的外表,带动宠物美容服务的发展,但这类店铺却无须申领牌照。这类场所主要靠渔护署恒常巡查店铺,监察非法售卖动物或怀疑残酷对待动物的情况。[13]

除了宠物美容店,政府亦未有就宠物美容师和相关课程作出专门规管。在香港,想「入行」成为宠物美容师,可以在宠物美容店当学徒,或者报读宠物美容课程[14],部分课程声称最快只需要10堂课,便可成为初级宠物美容师[15],然而,业界对有关资格并无统一标准,亦没有正式的发牌制度[16],宠物美容师的专业程度,或许只能靠顾客口耳相传。

方向一:将爱护动物元素融入正规教育?

要建立动物友善的社会,教育是关键之一。目前渔护署透过电视宣传短片、登载广告、举办推广活动及动物领养日、讲座等方法教育市民动物福利的资讯[17],但部分宠物主人对动物相关法例并不了解和重视,例如不知道提供寄养服务的宠物店需要领牌,甚至明知宠物店无牌经营,仍选择光顾。[18]

要培养大众的爱护动物意识,其中一个方法是由学校做起。在台湾,高雄市政府为解决校园的流浪犬问题,自2013年起推行「高雄市校园友善犬-旺旺计划」,学校会收留流浪犬,或是从收容中心领养合适犬只,成为校犬,有中学将公民课、美术课等课程,加入校犬元素,又设立「动保社团」,每周由动保处人员或专家担任社团讲师,教授正确动保观念。[19]当地政府其后又推出「旺旺2.0计划」,鼓励老师领养流浪动物,进入校园成为校园书僮犬/猫,经训练后帮助原本不爱阅读的小朋友,慢慢可以静下心来读书,从而养成阅读习惯。[20]

至于公众教育方面,台北市动物保护处自2015年起,赞助社区学院为宠物主人与宠物猫狗,定期举办及提供免费课堂训练课程。此外,由台北市政府设立的电子学习网络台北e大,亦提供类似课程,涵盖宠物主人的责任、宠物主人与宠物关系的建立、宠物社交和宠物行为管理,从而促进市民与宠物和谐共处。[21]

方向二:加强宠物美容服务业监管?

现时对宠物美容业的监管,未有如某些宠物服务场所般受牌照制度监管。消委会发言人于2018年回应传媒查询时表示,有部分宠物美容店或寄养场所,会订立针对宠物受伤的条款,例如表明顾客若不使用指定兽医诊所的服务,便不会负责治疗费用。[22]在欠缺监管之下,顾客或因顾虑宠物的生命危险只好就范,就此,政府可考虑研究扩大牌照制度至宠物美容业,为业界提供营业守则,保障动物安全。

为宠物「扮靓」之余又不想宠物受到伤害,选择专业的宠物美容师十分重要,除了确保美容师有美容知识外,还要严守专业操守。在新加坡,所有宠物店职员必须强制参加政府辖下动物福利及管制中心举行的基础班,课程内容包括职员的责任、牌照的要求以及最佳操守。[23]而日本的宠物美容师必须完成两年的全日制课程,并拥有宠物美容执业证照方可工作,有关执照需通过相关能力考试,并由指定机构发出,专业性较有保证。[24]

方向三:厘清法例细节

政府为提升动物福利,去年就修订《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进行公众咨询[25],并提出多项建议,其中最为人关注的是「谨慎责任」,即对动物负有责任的人必须采取合理措施,确保动物有适当的营养饮食、合适的环境、能够表达出正常模式的行为(包括社交需要),以及受到保护,免受痛楚、痛苦、疾病和伤害,当中动物负责人包括动物拥有人、管理动物的人或看管动物的人(长期/暂时性质)等。[26]

有关报告早前已经完成,2,500多份意见书当中88%人支持引入谨慎责任,另分别有56%及44%人认为应提高罚则至最高监禁十年及罚款200万元[27],反映不少公众认同有必要透过修例提高动物福利。

政府已踏出一步,将现有法例由防止和惩罚残酷对待动物的行为,扩展至要求积极妥善照顾动物[28],但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法例可涵盖的范畴,尚有讨论空间。

以多个地方均有订立的《动物保护法》为例,其背后的精神便值得参考。台湾在1998年推出《动物保护法》,标明立法目的是尊重动物生命及保护动物[29];瑞士的《动物保护法》则是「严管宠物繁殖业」与「确保动物福利」[30],两者皆以动物作为出发点。反观香港部分与动物有关的法例,出发点主要与公众卫生有关,例如《狂犬病条例》旨在「对狂犬病的预防及控制以及其他有关事宜作出规定」,而非针对遗弃动物。

另外,要保障动物福利,首要是照顾动物的身心健康。新修订的《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加入「谨慎责任」,规定主人需给予宠物合理的生活质素,其好处是提出监管的大原则,但当中欠缺细节,也可能令部分主人无所适从。反观意大利在《动物保护法》之下,狗主若三天不遛狗,将会被处以最高达650美元(约港币5,000元)的罚款。而在英国,主人若不慎走失宠物,也需缴交25英镑(约260港元)的罚款[31],这些细微的规定,对某些人眼中可能是过度规管,却能进一步说明主人该负的责任,有其可取之处。

另外,本港有关注动物权益的人士指出,在普通法下,举证责任在于控方,然而动物因为无法亲身指证,变相「口同鼻拗」,导致虐待动物的疑犯,往往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定罪。有民间团体提倡将此类案件的举证责任转移至被告,并表示现有的交通案件正是由辩方举证。[32]这类建议是否可行,有何利弊,同样值得社会讨论。

圣雄甘地曾经说过:「一个国家道德进步与伟大程度,可用他们对待动物的方式来衡量」。[33]动物作为社会的一份子,其权益及福祉应得到充分保障,市民也需要提升善待动物的意识,携手缔造一个动物友善的城市。

1 「大埔『御犬舍』女东主涉虐狗 加控至10项残酷对待动物罪准保释5月再讯」。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闻/article/20200214/s00001/1581665910098/大埔「御犬舍」女东主涉虐狗-加控至10项残酷对待动物罪准保释5月再讯,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14日。
2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6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9年6月,第63及73页。
3 《提升香港动物福利建议》,食物及卫生局、渔农自然护理署,2019年4月,第5页。
4 「香港的动物保护法例」。取自爱护动物协会网站:https://www.spca.org.hk/ch/animal-welfare/welfare-law-development/animal-laws-hong-kong,查询日期2020年4月27日;「动物售卖及繁育」。取自渔农自然护理署网站:https://www.pets.gov.hk/tc_chi/animal_business/animal_trading_and_breeding.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1日。
5 香港法律第169章《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第3条,版本日期:2018年6月28日。
6 「计划简介」。取自香港警务处网站:https://www.police.gov.hk/ppp_tc/11_useful_info/aws_intro.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
7 「动物守护计划」。取自香港警务处网站:https://www.police.gov.hk/ppp_tc/11_useful_info/aw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
8 同3。
9 黄允锶,「【虐待狗只】爱协狠批101狗货柜繁殖场虐待案判刑太低 『每只狗赚2万但仅罚款$27,000,无阻吓作用』」。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ifestyle/20200408/QHI62GK3YDRUQCHXN3IHF2OF2Q/,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8日;刘伟琪,「101只宠物犬被困货柜 大部份缺水缺粮周身病痛 狗场女东主潜逃两年今被判监七周」。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408/2SKH7IADG7AHJJZ32WSFKCGG7A/,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8日。
10 「政府积极修改动物法例 香港动保能否进一台阶?」。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01观点/26936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0日。
11 郭金锋,「郭金锋:虐待动物执法力加强 法例亦要与时并进」。取自思考香港网站:https://www.thinkhk.com/article/2018-06/14/27546.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14日。
12 香港法律第139I章《公众卫生(动物)(寄养所)规例》第4条,版本日期:2000年1月1日;香港法律第139B章《公众卫生(动物及禽鸟)(售卖及繁育)规例》第4(1)条,版本日期:2018年2月1日;「收费没划一准则 光顾宠物酒店宜先比较」。取自消费者委员会网站:https://www.consumer.org.hk/ws_chi/news/press/471/pet-boarding-service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月14日。
13 「立法会十五题:兽医及宠物店的服务」。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3/18/P2020031800549.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18日。
14 「毛发可修饰的一对手」。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myway2018/episode/491403?lang=en,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7日。
15 「财金解码——宠物美容师『入屋』 需求大成新扎职业 入行门槛不高 月薪可逾三万」。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350/20170529/57063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9日。
16 「财金解码——宠物美容师『入屋』 需求大成新扎职业 入行门槛不高 月薪可逾三万」。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350/20170529/57063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9日;李宝善,「宠物美容难发牌 爱协吁市民亲力亲为」。取自说在线网站:https://jmc.hksyu.edu/shuo/宠物美容难发牌-爱协吁市民亲力亲为/,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0月31日;何颖琪,「做宠物美容师有咩途径? 本地8间机构相关课程一览」。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宠物/27880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4日。
17 「推广动物福利及尽责宠物主人方面的工作」,立法会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有关动物福利及残酷对待动物事宜的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1097/15-16(01)号文件,2016年3月22日。
18 邓卓玲,「无牌宠物寄养所充斥各区  渔护署执法不力」。取自SYMediaLab新传网网站:https://www.symedialab.com/talk/无牌宠物寄养所充斥各区-渔护署执法不力/,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8日。
19 游丽丝,「生命教育」。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730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29日;「107年高雄市政府校园友善动物-旺旺2.0计画」。取自高雄市动物保护处网站:https://livestock.kcg.gov.tw/FileDownload/Activities/20180521090427177609935.pdf,查询日期2020年5月19日。
20 「107年高雄市政府校园友善动物-旺旺2.0计画」。取自高雄市动物保护处网站:https://livestock.kcg.gov.tw/FileDownload/Activities/20180521090427177609935.pdf,查询日期2020年5月19日。
21 「选定地方的动物友善措施」。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819in20-animal-friendly-measures-in-selected-places-20190827-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7日,第8页。
22 「探射灯:宠物美容零监管 毛孩扮靓惨受罪」。取自东方日报网站: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403/00176_075.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3日。
23 「要求港府加强监管宠物店营运以及立例规管所有动物繁殖者」,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 1755/08-09(06)号文件,       2009年6月9日。
24 「常见问题」。取自国际专业宠物美容学院网站:https://www.groomingschool.com.hk/zh/faq,查询日期2020年4月29日;「财金解码——宠物美容师『入屋』 需求大成新扎职业 入行门槛不高 月薪可逾三万」。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350/20170529/57063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9日。
25 「有关提升动物福利建议的公众咨询」,立法会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381/18-19(03)号文件,2019年5月14日。
26 同25。
27 「提升香港动物福利建议 –公众咨询结果报告」,立法会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832/19-20(04)号文件,2020年4月21日,第2-3页。
28 陈康麒,〈保育观念变 圈养动物不合时宜 海洋公园取消海豚表演的启示〉,《香港01周报》,2020年2月3日,A13-A15页。
29 「动物保护法修正简介」。取自行政院农业委员会网站:https://www.coa.gov.tw/ws.php?id=2502702,查询日期2020年4月29日。
30 「人狗共融 ~ 社区共融建议书」。动物福利及残酷对待动物事宜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1112/15-16(09)号文件,2016年3月22日。
31 禤宏俊,「【香港几时先有?】综观各国《动保法》 就知香港有几落后……」。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宠物/14429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26日。
32 陈紫晴、刘轩,「政府将立动保法 民间团体批『太hea』 周日游行抗议」。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179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6日。
33 B.K. Sharma, Seema Kulshreshtha, Asad R. Rahmani, Faunal Heritage of Rajasthan, India: General Background and Ecology of Vertebrates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2013), xix.